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四)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四)

"呼——呼——"杜若氣喘籲籲的靠在樹樁上,汗水把頭發都打濕了,幻象一結束,她衣服上沾染到的黃綠色液體就消失了,但杜若還是決定回去要好好的洗個澡!她喘了一口氣之後,抬頭可憐兮兮的瞅著云松子,希望他別再來一個蛇堆之類的幻象,雖然她知道云松子這麼做是為了自己好……

云松子見她那可憐兮兮的小模樣,嘴角難得彎了彎,"這麼點蟲子就不行了?以後蛇堆怎麼辦?如果遇到真的怎麼辦?"

"……"杜若決定從現在開始,她不胡思亂想了!不然她遲早死在自己胡思亂想上!

"小師妹,來喝點蜂糖水."蕭瑀將一碗蜂糖水遞到杜若嘴邊.

"多謝蕭師兄."杜若沖著他感激的笑笑,接過蜂糖水慢慢的喝了起來,一瞄那水底尚未融化的淡黃色蜂蜜,她忍不住又反胃了,"嘔!咳!咳!"

云松子見杜若難受的模樣,在她的蜂糖水里投了一粒藥丸,一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一手慢慢的揉著她的心口,"喝慢點."

杜若感覺到云松子手上帶了一股暖暖的熱流,就這麼拍了兩下,她就感覺舒服多了,反胃的感覺也壓下去不少,她不由自主的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蕭瑀見她眯著大眼,舒服的就差沒咪咪叫的憨態,忍不住伸手撓了撓她的下巴誇道,"阿若很勇敢."其她小女孩要是遇到這種情況早就嚇得嚎啕大哭了,可她臉色雖難看了些,卻一直忍著沒哭,還不折不扣的完成了夫子布置的任務,難怪夫子會破例收個小女娃.

杜若被他這麼一誇,反而她覺得不好意思,多少歲的人了,還怕蟲子的幻象,雖然這蟲子稍微多了一點……

"在看靈器的書?"云松子瞄過了已經被杜若揉得稀巴爛的書.

"我隨便看看."杜若努力的把揉皺的書按平,這可是書閣的書.

"你現在還不適合用靈器."也不見云松子有什麼動作,他話音剛落,書就煥然一新了,"從明天開始我教你劍法."

"嗄?"杜若望著云松子面無表情的俊臉,沒敢說自己不想做劍修.

云松子掃了她一眼,"不想做劍修?"

"嗯……"杜若低下頭輕輕的應了一聲.

"頭起抬起來."云松子望著她垂下的小腦袋吩咐道.

"是."杜若下意識的仰頭,正對上云松子深不見底的黑眸,其實夫子生的非常好看呢!杜若不由有些恍神,膚色如玉,眉目如畫,容貌精致俊美卻不帶一絲脂粉氣,要不是那張冷臉嚇走了不少愛慕者,他受歡迎的程度肯定比蕭師兄還高.

"以後無論在什麼場合,都要把頭抬起來,哪怕輸人也不能輸陣."云松子教導道.

"是."

"學劍術不代表你以後就要做劍修."云松子說道,"必要的自保能力還是要有的."這丫頭心性說的好聽些是純善,說的難聽點是軟弱,平時連條魚都不敢殺,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也不求她變成殺神,但必要的自保能力還是要有的!他不可能永遠護著她.

"我知道了,夫子我會努力學的."杜若暗暗苦笑,她又忘了自己已經不在那個和平年代了!杜若咬了咬下唇,自己為人處事的理念和這個世界差的太遠了!看來以後要注意了.

云松子和蕭瑀聽了杜若的話,眼底同時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犯錯沒什麼關系,無知也不是什麼大問題,這些都可以慢慢教,最怕的就是知錯不改,拿無知當個性.

"夫子,為什麼說我現在不能用靈器?"杜若好奇的問道.

"你剛開始修煉,根本之法尚未學會,就開始擺弄這些奇技淫巧,將來又怎麼提升修為呢?"云松子說道,"須知修真一途本就為逆天行事,平時遇險說不定還能依靠靈器逃命,可在面對天劫之時,一切外物都是虛無,只有依靠自身修煉方能渡劫."

蕭瑀見杜若神色依然懵懂,就知道她還不理解夫子的意思,不由微笑的解釋道:"小師妹,你身上的那根青云簪來說,你只要略微輸入些靈力,那根簪子便能一口氣放出三道劍氣,就想面對剛剛那些蟲子的時候,這三道劍氣起碼可以殺死五個蟲子……"

蕭瑀話還沒有說完,杜若就懂他的意思了,一個不用修煉就能直接上陣殺敵,而另一個則需要日夜苦練方能成事,難怪夫子不讓自己用靈器了,會產生惰性心理啊!平時依靠慣了靈器了,等靈器失靈的時候,不就成廢物了?在現代職場上也混了不少年的杜若深知,這年頭靠山山倒,靠水水干,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蕭瑀見杜若一點就透,不由有些驚訝,這孩子還真有悟性啊!要知道這些道理很多修煉了數百年的修者都不一定能想透呢!

"不過如果有機會得到一樣天材地寶也是你的機緣."云松子補充道,"那些修為精深的修者除了本身刻苦努力之外,絕大多數都是有大機緣者,畢竟能遇到大機緣並且擁有它,也跟自身的努力是分不開的.但——如果得到了那些東西就開始貪圖享受,不思進取,就算天劫落不到自己身上,也遲早會把自己壽元耗盡."

杜若聽了云松子的話,頓時有一瞬間的茫然,這樣的話修真者不是沒有一絲喘息的機會,永遠都在跟時間賽跑?這樣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杜若隨即用力的搖了搖頭,她又鑽牛角尖了!無論身在哪個世界,人都是為了活著奮斗啊!只有活著才能有更高的追求啊!一個人要是連死都不怕,還怕奮斗嗎?

"小丫頭你干什麼?頭暈?"蕭瑀按了按她的小腦袋.

"沒有."杜若拉著蕭瑀的衣袖問道:"師兄,你看我身上還有什麼寶貝?"

"有啊."蕭瑀刮刮她的小鼻子,這幾乎成了他對這丫頭的招牌動作了.

"什麼?"杜若勉強讓自己的笑容不變,他看出自己身上有玉佩了?

"你不就是個小寶貝嘛!"蕭瑀笑著抱起了她,往上拋了拋.夫子今天的這番舉動已經代表了,他已經將這丫頭視作弟子了,他們實質上已經是同門師兄妹了,兩人所缺的不過就是最後那道拜師儀式而已,故蕭瑀對杜若頓時大感親近.在外人面前維持自己風度翩翩的模樣,是因為怕那些花癡女想歪,可對還是小豆丁的杜若,他自然不需要顧忌什麼!

"疼!"杜若呻吟了一聲,她原本肌肉就很酸疼,被蕭瑀這麼一拋,她覺得自己骨架都要散了.

"你這嬌氣丫頭."蕭瑀嘴上取笑道,但還是小心的把她放了下來.

杜若余光掃到云松子正面無表情的望著兩人玩笑,不過以杜若這些對他的了解,他應該目前心情還不錯,不然早阻止蕭師兄的舉動了,她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這是不是代表她那塊玉佩沒有被人發現?或者那塊玉佩本來就不是寶貝.

"好了,放你師妹下了吧."云松子從懷里掏出一罐藥膏,"回去讓丫鬟給你揉揉,不然你明天手就抬不起來了."

"是,夫子."杜若現在就覺得自己手抬不起來了.

"如果揉了藥膏還是疼的話,回去吃顆補靈丹運氣一周天."云松子囑咐道.

"補靈丹還有這個效果."杜若驚訝的問道.

"補靈丹里蘊含的靈氣純正溫和,就算是受了內傷的人都吃了都有效,更不要說你小小的手疼了!"蕭瑀解釋道,隨即半開玩笑的對云松子說,"夫子,您還真偏心!"他當年跟餓狼搏斗後,渾身傷痕累累,也不見夫子給自己弄什麼藥膏,更別說讓他拿補靈丹當糖丸吃了.

云松子清淡的掃了他一眼,"你要我幫你上藥?"

想著夫子幫自己上藥的情形,蕭瑀不由連打了幾個寒顫,"不用!"

杜若仰頭認真的安慰蕭瑀道:"師兄,以後你受傷了,夫子不幫你上藥,我幫你上!"

"……"

,

,

,

"嗯——哼——"杜若趴在柔軟的褥子上,輕聲的疼哼了幾聲.

"杜姑娘,你要是疼就喊出來吧."朱嫂心疼的給杜若揉著傷藥,真是造孽啊!才多大的小娃娃啊,這林仙長還真夠狠心的!

"朱嫂,我不疼."杜若勉強笑了笑,又輕輕的哼了幾聲,好酸啊!她還真是缺乏鍛煉!

朱嫂喃喃的說道:"林仙長也是的,也不想想你一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家,怎麼能跟那些皮粗肉糙的臭小子比呢?"

杜若聽了朱嫂的話,突然想起蕭師兄的那雙手……是不是她這麼修煉下去,手也會變成蕭師兄那樣?蕭師兄有那雙手可以稱之為有男人味,她要是有那雙手就是畸形了!杜若小姑娘默默的流淚了,她可不可以不要啊!

朱嫂給杜若按摩完之後,安慰了她幾句後,就走了.

杜若拖著酸疼的四肢勉強翻了身,側臥于榻上,雙目垂簾,開始修煉起來.先前夫子用靈氣在自己身上按了幾下,她就舒服很多了,如果她現在運氣一遍,應該會讓緊繃的肌肉放松很多吧?平時杜若修煉的時候,很少側臥修煉,因為她定力還不夠,時常煉著煉著就睡著了,但她今天實在沒力氣爬起來了,心里暗想能修煉多少時間就多少吧!雖說夫子說疼的受不住就吃顆補靈丹,可她昨天才剛吃過一粒,藥性還沒完全吸收呢!讓她再吃一粒,純粹為了止疼,她可舍不得.

果然杜若修煉不過一會就睡著了,而她胸口的那塊玉佩,這時卻開始變得越來越燙,睡夢中的杜若嘟噥了一聲,伸手就想扯開胸前的玉佩,卻不想她手剛接觸到玉佩,就"啊"的一聲,"好燙!"杜若驀得睜開了眼睛,剛一睜開眼睛,她就愣住了,"這是什麼地方?"

她疑惑的四處打量,她躺在正處在一個約有五六十平米的小空間里,除了一個裝滿水的小池子外,四周什麼都沒有,里面的光線明亮柔和,整個空間似乎是用羊脂玉石砌成,空氣中彌漫著濃濃的霧氣……杜若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果然空落落的!

這就是玉佩里的小空間?杜若扶著牆壁站了起來,杜若以前看過很多本小說,里面的主人公都有這種奇特的小空間,所以她在發現自己玉佩的時候,也曾不止一次的希望自己能有小說里那些主人公的好運氣,可現在美夢變成現實了,她又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在欣喜的同時,她的第一反應是,這空間會不會被人看出來?這個擔憂讓杜若不免有些坐立不安,連帶原本應該欣喜若狂的心情也低落了不少.不過她也安慰自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把這塊玉佩煉化了,更不要說是其他人了!她都已經得到這寶貝了,想甩手也晚了……再說她要真甩手那才是傻瓜呢!

想到這兒,杜若輕松了很多,扶著牆壁往水池處走去,沒法子,這地板的質地也是玉的,她腳上又穿了綢襪,走幾步就要滑一下,"哪來這麼多霧氣?"杜若嘟噥的了一聲,望著那池子幾乎要溢出來的水,難道是水蒸發來的?可這里不熱啊?杜若跺了跺腳,這質地應該種不了什麼東西吧?她四下打量著,地方也小了一點,應該不能用來種東西.

水池的整體也是用羊脂白玉砌成,離地高約七八十公分,水深約半米,直徑也差不多有半米左右,里面的水看起來和尋常的水沒什麼兩樣,清澈見底,水底居然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純白色鵝卵石.這算什麼?給自己洗澡用的嗎?還是——養魚?杜若茫然了,伸手劃了一下池水,不少水隨著她的動作溢了出來,杜若注意到水一流到池子外面就瞬間消失了!蒸發了?還是被玉石吸收了?

"咦?"杜若突然覺得指尖傳來絲絲縷縷的暖流,暖流在她周身湧動,不一會肌肉的酸疼感就消失了,這種感覺她最熟悉不過了,就像是她服用了補靈丹後的感覺!難道這水里有靈氣?杜若抬手驚訝的發現自己手上已經沒有任何水跡了!她再次試探著將手指伸到水池里輕輕的沾了一下,指尖上沾到的水跡在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而體內又多了些靈力.

這水里有靈力?杜若興奮的跳了起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還愁什麼?修者修煉最需要的不就是靈氣嗎?杜若仰頭望著彌漫在四周的霧氣,這些是靈氣嗎?這麼說來,她不就是單獨坐擁一條靈脈了嗎?杜若干脆雙膝盤坐在地上,這里是不是充滿靈氣,她修煉過後就知道了.

上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三)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