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五)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五)

清晨淡淡的薄霧在繁枝茂葉的大樹輕輕的漂浮著,初春朝陽的柔光透過葉縫,在林地灑下一片片光的碎片,沁涼的空氣帶著微微的濕意和草香.蕭瑀晨練完畢,悠閑的負手在森林里慢慢的散步,突然他眉頭一皺,身形微微一晃,整個人就憑空消失了.

"阿若,為什麼在這兒哭?誰欺負你了?"蕭瑀蹲下身子,柔聲問著正在埋頭鏟土的杜若.

"師兄——"杜若大眼紅紅的,聲音沙啞,顯然是哭了很久,"沒人欺負我."

"那你為什麼在這里哭?"蕭瑀拿出絲帕給她拭淚,"想爹娘了?"

"不是——"杜若用力的眨著眼睛,努力的想讓淚水不掉下來,但眼淚還是控制不住的撲撲流了下來,"咪咪死了."

"咪咪?"蕭瑀一愣,"誰是咪咪?"

"咪咪是劉師伯給我的小貓."杜若哽咽的說道.

"原來是小貓死了."蕭瑀松了一口氣,輕笑道:"阿若不哭,師兄再送你一只."心里暗想,到底是女孩子,死了一只小貓就哭成這樣.

"不要——"杜若低聲說道:"我不會照顧小貓,把小貓都養死了."要不是自己太沖動,咪咪也不會死的那麼慘!

"沒事,我多送幾個給你."蕭瑀暗想干脆給她抓只大貓過來,大貓不容易養死,不過大貓養不熟,或者給她送只靈獸?靈獸不容易養死.

杜若默默的把一個坑的土填好後,又開始挖洞了,"阿若,你干嘛挖這麼多洞?"蕭瑀奇怪了.

"劉師伯給我的蘭花也死了."杜若悶悶的說道,蕭瑀這才注意到杜若身邊還有幾株枯死的植物.

"哦,蘭花也死了——"蕭瑀還是沒弄懂小丫頭挖洞干嘛?

杜若挖了一個小洞後,把枯死的蘭草埋到了小洞里.

"……"蕭瑀無語的望著小丫頭的舉動,"好了,阿若別哭了,我們回去吧."說著一把抱起她,往林外走去,"師兄送個養不死的靈獸給你,好不好?"這丫頭也是,昨天那麼多蟲子都沒嚇哭,今天死了一只貓就哭成這樣子!他還以為她怎麼了呢!

"我不要,我不要養小動物了."

"好,我們不養靈獸,師兄教你怎麼在水上走路好不好?"

"好."

劉師伯在杜若因為養死自己送來的小貓,居然躲在樹林里哭了一場之後,哈哈大笑,過了幾天又送了一只小奶貓過來.

"阿若,你看這個你喜不喜歡?"劉師伯手掌里的那只小奶貓估計才剛出生不久,眼睛都沒有睜開,軟趴趴的小身子不停的顫抖著,嘴里"咪咪"的叫個不住,嫩嫩的小爪子徒勞的在劉師伯滿是厚繭的手心里撓著.

"師伯,我——"杜若望著劉師伯爽朗的笑容,咽下了婉拒的話,小心的接過小奶貓,"喜歡,謝謝師伯."

"哈哈,喜歡就好."劉師伯愛憐的輕拍她的小身子,"阿若,這小貓是我從外面撿回來的,沒了母貓的小貓本來就不容易養活,你把它養大了,便是救它一命,養不到也是它的命數如此,以後別偷偷躲著哭了,知道嗎?"

杜若知道劉師伯是在安慰他,笑著點點頭,"我知道了."

劉師伯刮刮她的鼻子,"這才對嘛!這只小貓還沒斷奶呢,你要是想讓它養的壯點,就去靈獸院要點靈獸奶來喂它."

"可以嗎?"杜若抬頭問道,"靈獸奶里有靈氣嗎?會不會讓咪咪爆體?"

"爆體?你說自爆嗎?"劉師伯愣了愣,沒懂小丫頭好端端提到這個,"當然不會,你又不給小貓吃什麼九級妖獸的奶,不過只是尋常的靈獸而已,怎麼會自爆呢?"

"好,我一會就去."杜若將小奶貓放在手心里,溫柔耐心的一遍遍的撫摸著,努力的讓它平靜下來,可憐的小東西一定被嚇壞了!杜若想起之前那只被她養的白白胖胖的小東西,神色一黯.

劉師伯見她注意力已經轉移了,不由一笑,揉揉她的腦袋,心里暗想養死了一只小貓就難受成這樣子,這丫頭心性也太軟弱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啊!

而杜若心里暗想,一會去問小雅要點牛奶好了,別喝什麼靈獸奶了!萬一再喝的爆體,她可受不了了!自打那天杜若發現了自己的小空間里充滿靈氣,在里面修煉比吃補靈丹修煉效果要好很多,而且時間也能支持更久之後,就想著是不是可以把自己養的動植物也放到那個小空間里吸收點靈氣.可杜若萬萬沒想到,自己的異想天開,居然讓她養的小貓死的那麼的淒慘!

那天她滿懷的希望的把自己養的蘭草還有那只也叫"咪咪"的小貓帶到了玉佩空間了,一開始蘭花和小貓都是好好,可不過才幾秒的功夫,她的那幾盆蘭草就以肉眼可見的迅速枯萎了!在杜若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咪咪也開始淒厲的慘叫起來,鮮血從它周身各個毛孔溢出,眨眼功夫小白貓就變成了一只血貓,就在杜若想把咪咪抱出空間的時候,空間里的濃霧突然緊緊的把咪咪裹住,一聲淒厲的慘叫的過後,她眼睜睜的看著咪咪變成了一個凝固的血塊!

"喵——"小貓喵喵的叫聲讓杜若回過神來,杜若將臉埋在小貓茸茸的小身體上,"對不起咪咪,我都是我不好!"如果她再謹慎點,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喵——"小貓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舔了舔杜若濕漉漉的臉,杜若被它逗的輕輕一笑,用鼻尖輕蹭那粉嫩濕潤的小鼻子,"餓了吧?你乖乖待著,我給你要牛奶去!"杜若把小貓塞到了一個鳥籠里,讓它躺在軟軟的墊子上睡覺,她拿了一個小杯子去靈獸院要牛奶.

出生不到三星期又沒有吃過初乳的小奶貓是非常難養的,無論白天黑夜,平均三四個小時就要吃一次奶不說,免疫力也不高,很容易染病,還會隨地大小便,所以劉師伯送給杜若第一只"咪咪"的時候,杜若本意上是不想養的,實在是見那只小貓叫的可憐,才心軟收下的.收下之後,她也花了很大的心思養這只小寶貝,好容易把它養的活蹦亂跳的時候,卻發生了這麼一件事,如果咪咪是病死的或者是其他的死亡方式,杜若或許不會這麼難受.

咪咪的死讓她明白,她那個小空間里或許靈氣真的很濃厚,但絕對不適合放除她以外的活物!她原本還想著手沾點水就能感受到靈氣,是不是喝下去會更好一點,現在看來幸好自己沒傻乎乎的去喝那水,不然說不定自己也爆體了!不過那個水也很古怪,似乎離開了那個池子就保存不了多久,她曾把池子里的水帶出空間過,不過才放了兩三個小時,那水里就沒有靈氣了,和普通清水沒什麼區別了,看來她以後只能去小空間里修煉了,可惜這空間時間流逝的速度和外界是一模一樣的,虧杜若還想著就算不是空間一日,人間一年,也好歹慢上幾個小時吧?

"阿若!阿若!你怎麼來了?"蹬蹬的腳步聲伴隨著孫小雅歡快的叫聲響起.

"小雅."杜若見到許久未見的好友,陰霾的心情開朗不少,"你最近好嗎?"

"很好啊."孫小雅兩只袖子都濕濕的,"我剛剛給靈獸洗了個澡,你等等,我去換衣服!"

"我跟你一起去."杜若跟著孫小雅身後說道:"我是來問你要牛奶的."

"咦,你的咪咪不是——"孫小雅想起那只小貓咪也很傷心,多可愛的小貓啊!就這麼突然死了,等她知道的時候,阿若都已經把它埋了.

"劉師伯又送了我一只貓咪."杜若勉強笑了笑.

"真的?給我看看."孫小雅興奮的說.

"等它大一點吧,它現在還小呢."杜若說道,剛出生的小貓抵抗力太差,杜若抱它的時候都是洗了手之後才抱的,但她無法讓其他人也做這種事,所以干脆把小貓關在自己屋里里,等它大點在放出去.

"對了,阿若你去看過阿芸嗎?"孫小雅問道.

"去過三次,她好忙啊!都沒時間跟我說話."薛靈芸在的煉丹房比靈獸院和蜂舍都要忙,杜若每次去看她的時候,就見她不停的在打掃丹房.

"是啊,她這樣連修煉的時間都沒有."孫小雅心有余悸的說道,"他們那邊的管事凶死了!整天板著臉的!什麼活都讓阿芸做."孫小雅性子活潑嬌憨,又喜歡小動物,只要事關小動物,她什麼髒活累活都肯干,她修煉資質雖不好,可在靈獸豢養方面卻一點就透,所以靈獸院的管事非常喜歡她,給她安排的活也不多,閑暇時還會不時的提點她如何修煉,連補靈丹都私底下給了她好幾瓶,說起來三人之中薛靈芸最倒黴.

"煉丹房那個地方人多,事情就多."杜若說道,這也是她不願去煉丹房和煉器室的緣故,有時候在清水衙門里干活並一定比肥缺差.

孫小雅在云霧宗待了也不短時間了,自然明白杜若話里的意思,她歎了一口氣,打起精神笑道,"明天武師伯放我休息一天,我們一起去看阿芸吧."

"可我明天想去集市上一趟."杜若說道.

"好啊!我也好久沒出去玩了,我們拉上阿芸,一起出去玩吧!"孫小雅開心的提議.

"先問問阿芸吧,她可比不上我們輕松."杜若暗想明天她早點起來把蜂箱處理一下,讓靈蜂出去采蜜,她的任務就完成了,咪咪可以拜托朱嫂照顧下,至于夫子布置的作業,她可以回來在弄,再說她去集市也是為了日後的修煉,磨刀不誤砍柴工!

"你去集市干嘛?"兩人去煉丹房找到薛靈芸,同她說了明天的打算後,薛靈芸問杜若道,她明白孫小雅或許會花一天時間去集市上玩,但杜若肯定不會.

"我想買兩個鐵環戴在腳上,順便讓人給爹爹送封信."杜若說了自己的計劃.

"鐵環戴在腳上?"薛靈芸和孫小雅同時一愣.

"你們有試過在鍛煉的筋疲力盡後再開始修煉嗎?那樣靈力吸收的程度要比尋常修煉快上起碼一倍."杜若在夫子教導她劍法的第一天,她就試過極限訓練這個理論的可行性了,"而且你們想想,如果我們常年負重走路,等走到和尋常沒有兩樣的時候,再把鐵環去掉,我們走路的速度肯定能提高."

這個設想其實杜若很早就有了,但那個時候她沒底氣,畢竟這樣的訓練花費肯定不小,但現在她有了那個小空間,雖然限制多多,可不妨礙她修煉.夫子教導她的功法,劍術,她礙于門規不能跟兩人分享,但她自己琢磨出來的法子,告訴她們應該沒關系吧?

薛靈芸聽了杜若提出的設想,眼睛一亮,"你說的對!"

孫小雅迷迷茫茫的說道:"這樣不累嗎?"

"現在累,總比將來沒命好."薛靈芸說道.

"阿芸你說什麼啊."孫小雅微微撇嘴,"好端端誰會來殺我?你又嚇人了."

"你不知道?"薛靈芸疑惑的望著孫小雅.

"知道什麼?"孫小雅反問.

"你不會以為你這輩子就修煉這麼一本心法吧?"薛靈芸瞪著她說道:"再說我們修煉的這本心法只教我們到煉氣期,築基期怎麼修煉就沒有教了,你突破之後沒心法修煉怎麼辦?"

"是啊,怎麼辦?"孫小雅呆呆的問.

杜若見孫小雅呆呆的小臉,"噗嗤"一笑,伸手捏了捏她嫩頰,"當然是用靈石換啊!"

"靈石?那不是要內門弟子才能有嗎?"孫小雅吃了一驚.

薛靈芸見她還是一副不開竅的模樣,不由撇了撇嘴,直接說:"所以要賺靈石,只能出去干活,殺妖獸也好,采靈草也好,要不你種靈植什麼的,反正只有這些東西才能換靈石."

"我聽說門派還有一些任務,你完成那些任務,也能獲得上好的功法."杜若說道,就跟網游里打怪升級做任務一樣.

"我們在門派里自然是沒危險,可要是出了門派,要是本事不強,別說對付妖獸了,就算是外面那些壞人——"薛靈芸不知道想到什麼,神色突然一黯.

"阿芸,你怎麼了?"孫小雅和杜若關切的問道.

"我有一個姑姑就是在外出游曆的時候,被人抓走的."薛靈芸說著說著眼眶紅了,"祖父派人找了好久都沒有找到姑姑……"

"那些人真壞!"孫小雅小拳頭握地緊緊的,"阿芸不怕,以後誰欺負你,我幫你打他!我力氣很大的!"

杜若嘴角一抽,孫小雅這話到真沒說錯,她的力氣的確比同齡的男孩子還要大點,所以食量也很大……

"噗嗤!"薛靈芸破涕為笑,狠狠的敲了她腦袋一下,"我才不要你這個飯桶救呢!"

"我們明天一起去集市吧."薛靈芸說道,"一起去買鐵環."

"你那個凶管事會答應嗎?"孫小雅擔心的問.

"沒關系,我們不是一年有兩次探親假嗎?我就說我回去探親好了."薛靈芸擺手說道.三人說定好,見薛靈芸又被管事遣著去打掃丹爐,也不跟她多說了,就匆匆離開了.

上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四)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