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大澤曆練(五)  
   
大澤曆練(五)

"嘩啦!"杜若用樹枝小心的挑開一束枯萎的藤蔓,在繁枝糾結的密林里開辟出一條窄窄的羊腸小道.森林里陰暗潮濕,不時能聽到遠處的獸吼聲,杜若抿了抿嘴,從儲物袋里掏出幾條黑色堅硬的蜈蚣往前一丟,只見不知道從哪兒伸出一根翠綠的藤蔓把蜈蚣一股腦的卷住,"撲哧"一聲,連堅硬的刀劍都無法在鐵甲上留下痕跡的蜈蚣變成了一團血沫,鮮血詭異的並沒有滴落到地上,而是全部被藤蔓所吸收,吃完蜈蚣那藤蔓慢慢的揮動了一下,似乎在伸懶腰一樣.

杜若見此情形,果斷的轉身,另找其他出路,她曾經親眼見過這種藤蔓把一頭高壯如大象,體態如黑熊的妖獸死死的卷住,不過半個時辰功夫,那頭妖獸就化成一大灘血水被藤蔓吸收了.杜若不清楚那頭熊妖叫什麼名字,不過看它的模樣就知道它一根指頭就能把自己碾死,那麼厲害的妖獸也斗不過這種藤蔓,她還能去送死嗎?唉!這紫丁草也太難找了!她花了十天的時間,也才挖到了十株而已!倒是那種惡心的鐵背蜈蚣殺了一大堆!還有二十天時間,她能順利采到一百株草藥嗎?杜若心中焦慮,舉止卻小心輕柔的挑開擋路的樹枝,盡量不驚動附近的一草一木.

突然杜若心頭莫名一涼,她眉頭一皺,拍了一個金剛符和風行符在身上,雙腳一蹬,身體奮力向前一沖,跳到一塊較為空曠的平地上.

"索索——"像是一種爬行動物在地面上快速游走的聲音,杜若腳一蹬,輕輕的躍到了一根略粗的枝干上,又拍了一張斂息符在身上,整個身子如果一片樹葉般趴伏在樹枝上.

杜若剛做完這一切,就看到一條長有數十米,如水桶粗細,身上附著一層黑硬鐵甲的巨大蜈蚣快速的游曳而過,"鐵背蜈蚣王!"杜若震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這幾天她采了不少紫丁草,當然也殺了不少鐵背蜈蚣,可她第一次看到這麼大這麼可怕的蜈蚣!這條蜈蚣起碼修煉了千年吧?鐵背蜈蚣不算什麼高級妖獸,但近千年的蜈蚣起碼也有築基期五六層修士的實力,而且同境界的妖獸實力一般來說還要比人類修士更強大些.見此情形,杜若更不敢動了.她知道這種妖獸視力不怎麼好,但感覺極靈敏.

也不知道是不是杜若人品爆發,或是她太弱小,人家蜈蚣王對她不屑一顧,很快那條大蜈蚣就離開了.待蜈蚣王離開的遠遠之後,杜若松了一口氣,抹去了額頭上嚇出的冷汗,怪不得她剛剛就覺得這里安靜的過分,連普通的蛇蟲鼠蟻都不見一個,原來是這里有這麼大一條蜈蚣啊!想來這里是它的領地吧?杜若心念微微一動,鐵背蜈蚣是最喜歡在紫丁草附近出沒的,這麼大一條蜈蚣,想來它的洞穴附近一定有很多紫丁草……杜若失笑的搖了搖頭,這麼大一條蜈蚣,她可打不過!不怕死和沖動是兩碼事.

杜若她輕輕的跳下了枝頭,決定用風行符,快點走出這蜈蚣王的領地,指不定它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就完了!

"你怎麼在這里?"一聲壓的極低的問話聲響起,一條矯健的身影也從枝頭躍下.

"羅峰?"杜若一怔,隨即暗暗懊惱,為什麼自己每次都發現不了他呢?

羅峰神情凝重,"別說了,快跟我走!"說著身體似飛箭般直射而出.

杜若想也不想,緊緊的跟在他身後,兩人跑出沒多遠,"吼——"突然一聲巨大的獸吼響起,聲音里充滿了暴虐憤怒的情緒.杜若聽得心頭一顫,渾身打了一個哆嗦,這羅峰不會捅了什麼馬蜂窩吧!

羅峰聽到獸吼,臉色急變,身影一頓,"到我前面去!"

"你干了什麼事?"杜若躍過他,奮力奔跑問道.

"采了幾株紫丁草而已."羅峰語氣輕描淡寫的說道.

"你!"杜若倒吸了一口氣,"你膽子也太大了!"

"富貴險中求!"羅峰冷哼.

"放屁!"杜若心里毫不淑女的吐槽,他這叫不知道死活!不過在知道羅峰居然采了那蜈蚣王的紫丁草之後,她再也不說話了,一心一意的往前跑.

突然她驀地停住,兩人同時臉色慘變,前面赫然站著一條身體已經高高豎起的大蜈蚣!那蜈蚣兩只血紅的雙目惡狠狠的盯著兩人,嘴里發出"吼吼"的怒吼,數以千計的鐵爪在半空中揮舞著.

"蜈蚣也會叫?"在這麼緊張的時候,杜若突然浮現了這麼一個古怪的問題.

羅峰立刻攔在杜若面前,"我來攔住它,你快逃."

"逃不了!"杜若緊緊的握著短劍,"只有拼了!"兩人走得那麼快,這條蜈蚣都能串到他們前面,難道羅峰還妄想他們能逃走?兩人現在分開逃,只有加速被它殺死的時間,只有一起沖上去說不定還有一條生路!

"鐺鐺鐺!"羅峰丟出了三個通體冒著火焰的大鐵釘,三個鐵釘卻只在蜈蚣的黑硬的甲殼上留在三個淡淡的白痕,"吼!"蜈蚣王發出一聲怒吼,兩人高高的跳起,"砰!"蜈蚣巨大的尾巴狠狠的砸在兩人剛剛站的地方,留下來一個深數尺的巨坑!

杜若在半空中靈巧的翻了一個身,"唰唰"丟出了兩個帶著森森寒氣的鐵釘,鐵釘直射蜈蚣王血紅的雙目.

"吼——"蜈蚣王巨大的腦袋用力的一搖,"叮叮"兩個寒冰釘被打落了下來.

弱點是眼睛!羅峰起身一躍,抽出一柄長劍,身體直直的往蜈蚣王的眼睛沖去,杜若順手拋出一根絲帶緊緊的裹住蜈蚣王的頭部.

"撕拉"一聲,蜈蚣王尖銳的鐵爪把絲帶撕裂了,杜若臉色一變,雙手急抖,把自己所有的絲帶全部放了出來,牢牢的裹住蜈蚣王,同時無數破爆符往蜈蚣王的身上固定某一處丟去.

"砰砰砰!"原本破爆符威力對于蜈蚣王的鐵甲來說,不過只有撓癢的功效,但在堅硬的鐵甲也擋不住連環破爆符的爆炸,尤其是杜若專門對著一處地方丟.劇痛難忍的蜈蚣王暴怒了起來,身體用力的一晃,無數根大樹應聲倒下,羅峰再次被蜈蚣王從身上摔了下來,杜若的絲帶也利爪被撕成了一條條.

"嘶!"蜈蚣王突然猛的一吸,周圍倒下的花草樹木,沙石……全部都被它一口吸了進去,蜈蚣王的雙頰高高的鼓了起來.

"不好!"羅峰拉起杜若就往反方向跑.

杜若也顧不得什麼了,從儲物袋里取出了一大疊起碼有千張金剛符塞到了他的手里.羅峰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一手將她抱住,一手塞了一根紫丁草在她的嘴里,兩人拼命往身上拍金剛符.

"呼!"巨大的綠霧夾帶著剛才被蜈蚣王一口吸進去的東西如同一根根淬毒利箭向兩人直射而來,這些東西一噴的威力可能比一般的攻擊法器的威力還要強大,兩人用的金剛符是最低級的金剛符,根本擋不住這麼多的東西的噴射,瞬間兩人身邊的防護圈就碎了!幸好杜若帶的金剛符夠多,兩人雙手飛快的一張張的射出符咒.所有的異物射到兩人周身三寸之處落了下來,腳下的地面都被毒霧腐蝕的坑坑窪窪一片.要不是有紫丁草,兩人不被砸死也被毒死!

等一切安靜下來的時候,杜若覺得自己的手都快抽筋了,虧得這幾年自己時常鍛煉,不然肌肉肯定拉傷了,而此時兩人手里的金剛符也去了一半.

"砰!"羅峰抱著杜若險險往旁邊一滾,避開了蜈蚣王帶著毒刺的尾部攻擊.

"你身上有多少爆裂符?"羅峰問道.

"大約五六百張吧."杜若後悔自己當初畫符咒的時候,只注意防禦沒太注意攻擊了.自從夫子告訴她,寫符咒可以鍛煉神識,同時還能快速把她身上的靈力消耗一空之後,杜若就把每天練毛筆字的任務變成了畫符咒,雖然她這些符咒礙于她自身能力不高的緣故,都是初級符咒,但螞蟻多了還咬死大象呢!

"夠了!"羅峰低聲說道,"我大約可以困住它幾息時間,你盡量把爆裂符往它身上丟!"

"可以."杜若再度甩出幾張爆裂符,引開了蜈蚣王的注意,給羅峰施法的時間.

羅峰臉色漸漸漲紅,不一會整個人宛如滴血一般,他大吼一聲含混不清的話,杜若目不轉睛的注視著蜈蚣王,也不知道羅峰用了什麼法子,它的整個身體似乎被什麼東西裹住了,杜若不假思索,掏出兩把短劍對著蜈蚣王血紅的雙目狠狠的刺過去,"噗!"惡臭的鮮血直噴而出,淋了杜若一身,蜈蚣王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叫,身體不停的抖動起來.

"噗!"羅峰也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不好!"杜若知道羅峰堅持不了多久,驀地拔出短劍,雙手不停往那兩個血洞里丟爆裂符.

無數聲輕微的響聲過後,蜈蚣王的眼睛徹底被她炸成了兩個血洞,不過它畢竟是千年妖獸,生命力極其頑強,在眼睛受傷的情況下,身體還能發狂的扭動起來,尖銳的尾部高高的豎起,不停的在四周戳著,所到之處,任何東西被劇烈的毒液燒為灰燼,杜若也不戀戰,一把扛起癱軟的羅峰,往遠處拼命跑去.這種瀕死的野獸最可怕了!嗚——她成怪力女了!

"咳咳!"羅峰不停的咳血,臉色由血紅變成慘白,"往左邊走."他虛弱的說道.杜若一邊跑一邊撒斂息符,幸好那蜈蚣王身受重傷,行動力大為降低,感知也因為劇痛而降低不少.

杜若順著羅峰的指示順利的找到了一個干燥隱蔽的洞穴,一到洞穴羅峰就暈了過去.杜若把外面的藤蔓恢複原狀後,又撒了專門用來除去修者氣息的藥水,再在洞口設置了幾個防禦陣法,又放出了一群小蟲在洞口當探子.這些小蟲就是她之前瞞著紀大哥和穆氏買的小東西,這些蟲子沒什麼能力,但這次曆練過程中幫了她不少忙,靠著它們她事先避開了不少危險.

杜若布置完一切後,也整個人癱軟在洞穴里,喘氣了半天氣,才顫抖的從儲物袋里取出一瓶蜂蜜水灌了下去.一瓶蜂蜜水喝完,她臉色好了些,爬到羅峰身邊,輕輕的推了推他,見他臉色慘白,雙目緊閉,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想了想,杜若扒開他的嘴,喂了他一滴靈泉水,又在他手心各滴了兩滴泉水.做完這些事,杜若自己也含了一滴靈泉水閉目打坐起來,她得抓緊時間恢複回來,羅峰看樣子肯定是元氣大傷了,短期內恐怕恢複不了了.

上篇:大澤曆練(四)     下篇:大澤曆練(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