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里的磨難(一)  
   
藥谷里的磨難(一)

大澤鎮外的荒郊,一輛靈獸車在路上飛快的行駛著.

"老鱉,跑那麼快,找到好貨了?"車後一車夫駕著一輛靈獸車追了過來.

那個叫老鱉的車夫"嘿嘿"笑了兩聲,"是個煉氣五層的小丫頭,看上去十歲都不到,好像是雙靈根的,就不知道資質如何.你呢?"

"嘖嘖,不管是什麼資質,光是雙靈根就夠你領上十塊中石了!"另一名車夫羨慕的說道,"我倒是找了五個,不過不是五靈根的就是四靈根的.唉,可費了我不少銀子!為了這五個小子,我還特地去了趟小千界呢!"

"現在孩子不好找,五個也有五十塊下石了,那不比銀子貴多了."老鱉安慰道,"再說你上次不也找到過一個雙靈根的."

"唉,就遇上了那麼一個,那些雙靈根的弟子,哪個不是早早的被門派收了進去?虧得那個孩子家里幾代都是凡人,對了,你這丫頭從哪里買來的?修真者,別是那個門派的弟子啊!"那人順口問了一句.

"不知道,身上穿的衣服也沒哪個門派的標志."老鱉說,"是我從小千界里找來的."

"那倒是,那些大門派的弟子,就算是雜役,哪個外出不穿上門派的衣服?"

"是啊!"

兩輛靈獸車一路疾行,很快來到了一座荒山前,兩人停下,掏出了一塊玉牌,朝山壁丟了過去,然後兩人跳下了車,各自打開車廂.

"咦?"老鱉大驚,"那丫頭呢?"

"什麼?"那人把自己車上的五個孩子丟下車,湊了過來見車廂里,果然是空無一人,"會不會逃了?"

"不可能,這車你也知道,別說是煉氣期了,就是築基——啊!"兩人同時捂住眼睛慘叫,隨即兩人的身體被人踢飛了出去,車廂里竄出了一條小小的身影,身影一落地,四處望了望,發現四周除了一座大山外,其他三面皆是眼界開闊,一目了然的空地,她瞄了一眼地上躺著的五個孩子,頭也不回的往山上逃去.

"快!快抓住那死丫頭!"老鱉捂著眼睛狂吼道.

"這死丫頭到底撒的是什麼!"另一名車夫咬牙切齒的說道,"抓到了非剝了她的皮不可!"

"轟隆"一聲,整塊山壁打開,走出五位男修,"怎麼回事?"為首的一名男修問道.

"有個煉氣五層的小丫頭逃了!"老鱉似乎很怕那五位,唯唯諾諾的說道.

"煉氣五層?是哪個門派的弟子?我不是說不要門派弟子嗎?"男修皺了皺眉頭,陰狠的表情讓老鱉和車夫嚇得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不是,是我從小千界里找來的."老鱉說道,"身穿的衣服沒門派的標志."

男子從懷里取出一個畫滿符咒的玉盤,嘴角輕揚,"你們把人帶進去,我去找人."吩咐完後,他長袖一甩,轉身就上了山.

"廢物!"另外四名男修罵道,"連個煉氣五層的小丫頭都看不住!要你們有什麼用!"

一名男修丟了一包靈石到車夫身上,"拿了靈石快滾!"

"我——我的呢?"老鱉雖然怕那些修士,但他更在乎自己的十塊中石.

"人都沒有了,你還想要靈石?"修士冷笑道,"沒追究你私自放跑人就不錯了!還不快滾!"

老鱉還想說什麼,被車夫悄悄的拉了拉袖子,再見那幾名修士目露凶光,老鱉顫了顫,悶頭忿忿的走了.

兩人離開之後,那車夫松了一口氣,對老鱉說道:"老鱉,你今天膽子還真大!居然敢跟那些煞星較勁!"

"嘿嘿."老鱉嘿嘿笑了兩聲.

杜若在樹林里不停的跑著,她自然知道自己這麼漫無目的跑,在森林里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但進了森林總比在平地上跑要好!她坐了一會靈獸車就覺得不對勁,她又不是那種沒修煉過的凡人,怎麼可能因為身體累一點而暈暈欲睡呢!但是杜若沒想到居然有人在門派的眼皮子底下對自己動手!她到底暈迷了多久?那個車夫又是什麼換走的呢?連車都不是同一輛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是誰這樣可以針對自己.上次門派試練的時候就不對,這次就更加明顯了!是誰!是誰?

她醒來後在車廂里嘗試了半天,也沒法子突破車廂的車壁,這車廂絕對是特制的!上次遇到那個最後她只能把墊子上的罩布拆了.後來自己干脆進了小空間里,等著車夫把門打開,虧得那兩個車夫修為不高,給了她這個機會!過了一會,她自覺跑的較遠了之後,選了一個安全的地方,身體一閃就跳到了自己的小空間里!

"呼!"杜若躺在小空間大口的喘氣,可惜她無法控制這個小空間行動,不然她就待在小空間里飛了.她朝外頭望了望,好像沒人追來,她不由松了一口氣.杜若並不敢隨便出去,生怕那些人還在外頭,她就干脆待在小空間里修煉.

杜若在小空間待了整整一個月,這期間見過有些人上山似乎在找什麼的,但是找了四五天之後,就漸漸散去了,她又耐心的等了二十多天,見路過身邊的都是零散的修者後,才放心的出了小空間.出了小空間之後,她不敢稍作停留,准備直接回云霧宗的別院,這麼大的荒山,她又不熟悉,可不敢胡亂闖,萬一有什麼厲害的妖獸怎麼辦?

就在杜若往云霧宗別院跑的時候,突然一雙大手冷不防搭上了她的肩膀,"總算找到你這個狡猾的丫頭了!"陰森森的冷笑聲想起,大手一下子把她拎了起來,杜若駭然的回頭一看,居然是一名面容青白的年輕男修,那位男修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就拎著她就往回走.

杜若不假思索,又朝男修丟出兩包特制的辣椒粉,手一轉亮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刺上那只拎著自己衣領的手.

"小丫頭挺心狠手辣的嘛!"男修一聲嗤笑,手一松,杜若連忙往樹林處跑去.心里暗暗明白,自己怕是在車廂失神的那瞬間就著了別人的道了!

男修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杜若知道他在玩貓捉老鼠,但不到最後一步,她總是不甘心!她跑了幾步,佯裝快要跌倒了,那名男修果然停下了腳步,輕笑了一聲.

就是這個時候!杜若手一抖,兩顆黑色的小鐵彈珠朝男修飛過去,她在身上拍了兩張飛行符,不要命的朝前跑.

"轟隆"一聲巨響,地面狠狠的晃動了一下.這兩顆鐵彈珠是阿芸臨走時塞給她的,說是築基期以下的修士,基本可以秒殺,如果是築基期以上的,阿芸很懇切的告訴她,她還是束手就擒吧……

"小丫頭挺有幾手!"陰測測的笑聲響起,男修又悠閑的站到了杜若面前,雙手背在身後,"你以為我是那兩個廢物?小丫頭,老實點!不然有你苦頭吃的!"

杜若震驚的望著毫發無傷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修,"我投降."杜若抱住頭蹲在地上大聲喊道.

男修冷不防杜若來這麼一手,愣了愣,隨即淡淡的問道:"小丫頭,你身上居然還有高階隱身符,還有爆破雷,是哪個門派的弟子?說出來聽聽,要是誤傷了朋友的後人那就不好了."

杜若一怔,怯怯的搖了搖頭,"我沒有門派."

"不可能."男修恐嚇道:"天木地火雙靈根,無論去哪個門派,都會有人收下,你怎麼可能沒有入門派嗎?小丫頭不說實話,到時候吃了苦頭可別怪我!"

杜若憤怒的仰頭道:"我有爹爹,為什麼要入門派?你快放了我,等我爹爹找到我了,你吃不兜子走!"

"哦?你爹姓甚名甚?"男修挑眉問道.

"我爹爹叫杜陽."杜若驕傲的說道,一臉自己父親很偉大的表情.

"杜陽?"男修低頭想了想,似乎沒聽說過什麼比較出名的修士叫杜陽的,"那麼你爹爹呢?"男修放緩了語氣,和聲問道.

"我爹爹出去買東西了,等我回來看不到我,一定會找我的!"杜若瞪大眼睛,"你快放了我!"

"放了你?"男修聽了杜若的話,心里就放心了,看來這丫頭沒什麼背景,"放了你,我不是白費了十顆中石?"

"你們放我走,我爹爹會給你很多很多靈石的!"杜若連忙說道,她揮了揮手,看到空無一物的衣袖口,心又一沉.

男修冷笑不語,伸手就想拎起杜若,又轉念一想,這小丫頭古靈精怪,若是再被她丟上幾顆爆破雷……男修手一抬手狠狠的劈暈了杜若,然後一把扛起她,幾個起落回到了杜若一個月前逃離的地方.

剛回到洞口,幾名一起出去找杜若的修者便圍了上來恭維道:"晏管事果然好手段,任這丫頭翻到天上去,還把她抓回來了."四人打量了昏迷的杜若一眼,齊聲笑道:"哈哈,這丫頭資質不錯啊,天木地火靈根的!"

晏管事臉上也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是啊,還是資質好點的孩子好,那些四五靈根的廢物,幾天就死了,還要麻煩我們丟到亂葬崗去."

"是啊是啊!"一人猥瑣的摸了摸杜若粉嘟嘟的小臉,"一看就知道是個小美人胚子,云姑見了肯定開心."

這時從山壁里走出一名胖胖的中年男修士,那晏管事見了那名修士,忙說道:"要不是有朱老未雨綢繆,先在車廂里安置了禁制,我也抓不住這狡猾的丫頭!"

胖修士聽了晏管事的話,臉上的肥肉笑成了一堆:"哈哈,有些修士總有自保的手段,不是我吹牛,除非這人能幾息之間逃出千萬里,不然誰也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朱老英明."大家連忙恭維道.幾人說話間走入山壁里,山壁瞬間又合上了,從外面看又是一塊完整的山石了.

山壁里是一條長而曲折的通道,每百步就嵌了一顆照明的夜明珠,晏管事走到一個岔道口後,就同四人分開走了,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昏暗的通道口突然一亮,原來這條通道通往一個種滿了草藥的山谷里.

"云姑,今天又來了一個天木地火靈根的孩子."晏管事走到了一間小茅屋前喊道.

"咳咳!天木地火,上好的煉丹師料子啊!"嘶啞蒼老的聲音想起,一名滿頭白發的佝僂老婦緩緩的從茅屋里走出,"小晏,你可問清楚了,這孩子有背景沒有?"

"問清楚了,這孩子說她爹叫杜陽,似乎是個散修.衣服上也沒有門派的標志."晏管事似乎對云姑很尊敬,說話語氣都十分恭敬,"云姑,這丫頭鬼的很,剛才還朝我丟了兩顆爆破雷呢!之前還有高階隱身符躲了大半月呢!"

"高階隱身符?爆破雷?"云姑懷疑的摸了摸杜若身上,"普通的散修會給孩子這麼貴重的東西防身?"

晏管事聞言也神色凝重了起來,要是真是什麼大門派,世家里出來的,這孩子就是禍害了!兩人從杜若身上搜出了兩個儲物袋,打開一看,一個里面放了好些靈珠,靈石,一個里面放了些符咒和防身的東西.兩人又仔細看了一遍她身上的衣服,的確沒有任何門派的標志.

"這衣服質地倒是不錯,算得上是靈器了,高階符咒也不少,不過這些都是花靈石能買到的東西,看來還是個小有身價的散修."云姑看了這些東西就放心了,要是世家或是大門派的弟子,身上定有一兩樣比較出奇的東西,如果沒有,就是不受寵的,那他們也不在乎.至于散修,除了少數幾個修為極高的散修之外,他們可不怕其他散修.

"我看那丫頭刁蠻的很,顯然被寵壞了.帶那丫頭來的老鱉也說了,是小千界里找來的.高階隱身符,爆破雷雖然貴些,但都是市面上買到的."晏管事笑道,想起那丫頭對他說,她父親會給他很多很多靈石的模樣,"一會把她身上的東西都除了,省得她爹找上門來."

"到了我云姑手里,再刁蠻的丫頭也會很乖的."云姑"桀桀"怪笑,"她爹找上門來也不錯,我們正好缺幾個傀儡呢!"

"這倒是!"晏管事同云姑相視而笑.

云姑向拖死人一樣,把杜若拖到了她的小茅屋里,順手把她甩到了一張滿是褐色汙跡的木板上,仔細打量著,"嘖嘖,瞧這眼睛,鼻子,小嘴,還真是一個美人坯子."云姑宛如枯木般的爪子慢慢的撫摸著杜若柔嫩的小臉,"云姑我最喜歡漂亮的小姑娘了,就給你吃這瓶今天剛剛弄好的藥液吧!這可是云姑配制到現在最完美的藥劑了!說起來也是最適合女孩子的了!哈哈哈哈——"

云姑大笑著走到了一個低矮的架子前,伸手取了一個玉瓶,然後回到杜若身邊,一手掰開了杜若的嘴,一手將玉瓶里液體近乎粗暴的灌進了杜若的嘴里,那液體的顏色是豔到極致的粉紅色!云姑灌完液體之後,將杜若的嘴牢牢的捂住,確定她將液體全部吞下去之後,才啞聲喚道:"來人."

一名粗手大腳,滿臉傷痕的女子無聲的來到了云姑面前.

"要是活下去就把丟到天字乙三十一號房里."云姑吩咐道.

女子抱起了杜若,無聲的離去.

"嘿嘿,小丫頭,你可不要讓云姑我失望啊——要是毀了云姑這麼好的藥劑,我會讓你死也不得安生的!嘿嘿嘿——"

上篇:草木年華     下篇:藥谷里的磨難(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