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里的磨難(五)  
   
藥谷里的磨難(五)

夜幕低垂,星月閃爍,藥谷里安靜的只剩下蛙叫蟲鳴聲.

杜若跪坐在玉鼎邊,專注的注視著鼎下的火候,那些問她要藥的人似乎很急,還不等她熬好,就已經派人來催了,幸好她昨天也熬過天乙水,先送了些過去.杜若低頭沉吟,看這些人的樣子,應該是真想背叛藥谷,這幾天也可能是個好機會,不然他們不會把希望壓在她一個陌生人身上.幫他們熬天乙水不算什麼,畢竟她還指著他們沖在前面,自己好順水摸魚!但就怕他們過河拆橋,或者說是——殺人滅口?

"好了嗎?"陰測測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大約還有一刻鍾."杜若頭也沒回,反正回頭也看不出長什麼模樣.突然她感到脖子處一沉,"別耍花樣!"陰沉的聲音說道,一把短劍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刀口微微前挑,似乎想要在她臉上劃一刀.

杜若手指一彈,"鐺!"一聲,短劍落地,杜若反手抓住准備狠抓她臉的手,手下一用力,便將威脅自己的人狠狠的摔出屋外,"哼!"那人痛苦的悶哼傳來.

"想要耍狠,最好先掂掂自己的份量."杜若一邊將玉鼎下的火勢減下來,一邊慢條斯理的說道.

"你!"被她摔出去的人猛地跳了起來,"你不要命了!我殺了——"她驚恐的望著杜若手里握著玉瓶,似乎想往藥里倒什麼東西,"你!你想干什麼?"那人尖聲問道,再也不掩飾自己的真實嗓音.

"我想干什麼?"杜若輕輕一笑,"我不想干什麼,我只是怕你們而已."

"杜姑娘,剛剛的事情是小五錯了,我代她向你道歉."柔和的聲音響起,那首領的身影漸漸在月光下顯現,"我們一向跟云霧宗井水不犯河水,這次也是各有所求."說著那首領扶起了被杜若丟出門外的小丫頭.那小姑娘看身形,聽聲音似乎跟杜若差不多歲數,被首領扶起來之後,她的目光就一直怨毒的注視著杜若.

杜若暗暗歎氣,這地方把好好的孩子都教成什麼樣子了?小小年紀心思就這麼狠毒!不過——云霧宗?他們怎麼知道她是云霧宗的?杜若倒不怕他們現在對自己不利,畢竟藥還沒有熬完呢!

"老大,她把其他東西倒下去了!"小五尖聲說道.

杜若並沒有理會小五,慢慢的用一根玉棍勻速攪拌著玉鼎里的天乙水,"之前的天乙水只能壓制你們體內的毒性五個時辰而已,加了烈陽草精露後能壓制三天."杜若解釋道.

首領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似乎小看了這丫頭?他目光微微一閃,"姑娘給我們熬制的天乙水的恩情,我暗夜銘記于心."

杜若只當沒聽見他的話,這種人的話能信嗎?剛剛要不是自己本事大,她早被那小丫頭毀容了!他一直忍著不出現,說不定就是想等自己熬完天乙水後滅口.聽他的口氣,似乎把自己當成了云霧宗安插在這里的內奸?這樣的話,形勢會不會對她有利些?杜若佯裝不經意的偏頭,望了望桌上的更漏,起身去了藥櫃.那首領一直負手站在門外,似乎沒在意她的舉動.不過杜若知道只要自己敢輕舉妄動,他肯定能在眨眼間殺了自己.

"5,4,3,2,1——"杜若心里暗暗的倒數著,"嘭!"突然不遠處傳來一聲巨響.

小五嚇得尖叫一聲,撲到了首領懷里,杜若感到首領的目光依然沒有離開他,她不禁一笑,"嘭"再一次巨響,這次是發生在屋內,而杜若早在第一時間在身上拍了一張金剛符,躍身從窗子處跳了出去.

首領也顧不得追杜若,甩開小五沖到房里就要搶救那鼎藥,沖進房里他就愣了,房里除了煙霧濃了些之外,並沒有其他損失,那鼎藥也正好好的熬著,玉鼎左耳處還插了一張卷紙.首領取下卷紙打開一看,上面不僅告訴他一會如何將玉鼎下的地火熄滅,甚至還寫了他們身上毒藥的配方,特性,以及如何徹底清除他們身上毒性的法子.

"老大,要不要追上去,殺了這小賤人!"小五被首領摔得七葷八素,這可比剛剛杜若那一摔還給力!畢竟杜若本身修為就沒首領高,加上她也不忍心太欺負小孩子,只是想把暗處隱藏的人逼出來而已.

"不用了."首領將藥方收好,照著杜若的法子熄了地火,人家都做到這一步了,他再趕盡殺絕,跟藥谷那幫禽獸就沒區別了.他眼底隱約浮現了笑意,看來他們都小看了這丫頭,這丫頭壓根就不需要別人來救!

"可是——"小五猶自不甘心,杜若可讓她在首領面前丟大臉了!

"嘭!嘭!嘭!"連續的巨響聲響起,首領臉色微微一變,"快走!計劃有變!"他飛快往集合地沖去,心里暗自奇怪,這丫頭到底干了什麼,居然能弄出這麼大動靜來!

,

,

,

大澤鎮上依然一派熱鬧繁華的景象,沿街店鋪上的靈燈將地面照射的色彩斑斕.大澤最熱鬧的商行里人聲鼎沸,商行里的伙計來來去去的招待著前來的客官,這里即將有一場大型拍賣會.這場拍賣會是堯光界規模最大的拍賣會之一,每百年舉行一次,每次舉辦的時候,不僅會吸引許多堯光界的高階修士,甚至其他界的高階修士也都會過來,當然這些高階修士是不會出現在商行的大門口的.

"師姐,你說林師祖叫我們來拍賣會干什麼?"方夫子站在街頭,遠遠望著拍賣會門口擁擠的人群,不由厭惡的皺了皺眉頭.

"不知道."楊管事也有些疑惑,"難道讓我們買什麼東西?"

"那也不應該叫我們過來吧?"方夫子反駁道,"蕭師兄最近一直沒出去曆練,也沒有閉關,要買東西也該是他來."蕭瑀目前已經進階到築基大圓滿境界,所以楊管事和方夫子哪怕年紀比蕭瑀大,也只能喊他一聲師兄.

"或許有其他什麼事吧."楊管事眼簾低垂,不知道在想什麼.

方夫子四處望了望,歎了一口氣道:"也不知道阿若現在怎麼樣了?她爹找到她了沒有."當初門派接到杜若失蹤的消息後,也派出了大量弟子前去搜索,整個大澤鎮方圓千里的范圍都被翻遍了,也沒有找到人.她就是被門里派去杜家告訴杜父杜若失蹤的人,回想起杜父傷心絕望的模樣,她心里暗暗歎息,杜家就杜若一個人有修煉天賦,好容易這孩子快熬出頭了,結果遇到了這樣的事,這孩子也是個沒福的.

楊管事抬眼,"連我們都找不到,她爹不過一個修為盡失的修士,怎麼可能——"

"咦?"方夫子驚疑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話,"怎麼了?"楊管事問道.

"我好像看到阿若的父親了."方夫子驚疑不定的說.

"他?"楊管事順著方夫子的目光望去,"在哪兒?"

"進去了."方夫子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看花眼了,相貌雖一模一樣,但自己卻看不透那人的修為,難道杜若父親的修為恢複了?怎麼可能!杜若父親的身體是自己親自檢查過的,修為被人為毀掉的,渾身經脈盡斷,林師叔耗費了大量的千年靈草也只能讓他重新站起來而已,想要恢複修為除非是有人肯耗費功力幫他修補破損經脈.這可不是耗費十來年的功力能解決的,不然依著林師祖偏愛阿若的程度,早幫她父親恢複功力了.

"我們要不要進去?"楊管事望著門口的那堆人直猶豫.

"要不我們先去別院,反正林師祖只讓我們來大澤,沒讓我們進拍賣會."方夫子提議,這種大型拍賣會可不是她們這種小修士可以進去湊熱鬧的,當然並不是說這個拍賣會不許煉氣,築基期的修士入內,只是那些修士大多是有大靠山的,再說這個拍賣會拍賣的寶貝也不是低階修者能用得上的.

"也好."兩人正准備去別院的時候,一聲呼喚叫住了兩人,"楊師叔,方師叔留步."

兩人轉身,只見一名長相憨厚,身材高大的男修匆匆跑到兩人面前,拱手行禮道:"兩位師叔,弟子奉蕭師叔之命前來接兩位師叔."

男修的袖口處有云霧宗外門弟子的標識,兩人互視了一眼,楊管事道:"即是如此,你便帶路吧."

"是."男修恭敬的說道,"兩位師叔這邊請."

那男修帶著兩人避開了喧囂的大門,往另一條清淨許多的小道進了商行內廳,男修也不在大廳停留,徑直帶著兩人上了六樓的一間廂房.

楊管事和方夫子面面相覷,這拍賣會共有九層,身份越高的人,包廂就在越上面,林師祖雖然剛剛突破了金丹期,可這是什麼地方?金丹期的修者基本都在底樓或是二三樓,怎麼可能上六樓呢?

男修打開廂房的門,請兩人入內,"兩位師叔請稍候,蕭師叔一會就來了."說話間,廂房里伺候的丫鬟給兩人沏了靈茶,送上了靈果茶點,同男修一起屈身退下.

方夫子捧起茶盞輕嗅了一口,濃郁的靈氣撲鼻而來,她淺淺的啜了一口,"好茶!"

楊管事卻顯得有些坐立難安,看也不看眼前的茶點一眼,"師妹,你說師祖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什麼這麼厲害?"方夫子茫然的抬頭問道.

"你看這里!"楊管事指著廂房的各色珍貴的擺設,全是上品靈器,"還有這個!"她指著桌上的靈茶,"不過一個小小的金丹期真人,怎麼能進這麼好的廂房?"

"許是門派的老祖們讓師祖來的吧."方夫子猜測.

"怎麼可能,他才進金丹期多久?門里這麼多金丹期的真人,怎麼也輪不到他來這里!再說這種大型拍賣會,一般都是掌門親至的!"楊管事驀地起身,有些暴躁的說,"我要出去一趟."說著開門就想離開,結果恰巧同蕭瑀在門口遇上.

"楊師妹,你去哪里?"蕭瑀含笑低頭問道.

楊管事和方夫子聽到蕭瑀喊她們師妹,心里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她們都看著蕭瑀長大的.

楊管事勉強笑了笑,"我有些事想出去一趟."

"師妹若是沒什麼要事就暫時緩一緩吧,師傅馬上就要過來了."蕭瑀站在門口並沒有動.

"蕭師兄,師祖叫我們過來可是有事吩咐?"方夫子放下茶盞問道.

"也沒什麼事."蕭瑀輕描淡寫的說,"就是關于小師妹的事."

"小師妹?"方夫子一怔,隨即驚喜的追問,"是阿若嗎?難道有阿若的消息了?"

蕭瑀一笑並不回答方夫子的話,"楊師妹,你事情急嗎?"

"啊?"楊管事愣了愣,搖了搖頭,"沒事,我沒事."說著她就沉默的坐下了,一時間廂房里寂靜無聲.

方夫子笑著打破了這令人尷尬的甯靜,"蕭師——蕭師兄,是不是有阿若的消息了."

"是啊."蕭瑀歎了一口氣,有些心疼的說:"這半年可苦了這孩子了."

"那她去哪里了?"方夫子問道.

"去了一個小千界."蕭瑀說道.

方夫子還想追問,蕭瑀手一伸,一只傳音紙鶴落入他的手掌,接到紙鶴他臉色一變,"兩位師妹在此稍候."說完他快步離開的廂房.

方夫子歎了一口氣,"原來這孩子被人拐到了小千界,真是受苦了."

楊管事偏頭淡淡的說道:"師祖不是把她找回來了嗎?"

"找回來就好了,要是沒什麼大礙,受些磨練倒也是好事."方夫子說.

"嗯."楊管事應了一聲,就不說話了,方夫子也不以為意,翻看著桌上的物品目錄.

蕭瑀出了廂房後,幾步沖上了九樓一間廂房,"師傅,小師妹出事了嗎?"他話音還沒有落,就發現廂房里空無一人,只有一只紙鶴漂浮在空中,上面只留了三個字,"去藥谷."

蕭瑀松開紙鶴,不假思索,打開了廂房的窗戶,躍上飛劍,直往藥谷沖去.

上篇:藥谷里的磨難(四)     下篇:藥谷里的磨難(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