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身世(一)  
   
身世(一)

夜風凜凜,杜父怕女兒著涼,將她往懷里摟了摟,往大澤鎮走去.

"回別院再說."云松子丟出了一只木船,示意杜父上船,"阿若的幾個好朋友都在別院等她."

云松子是幫助杜父重新站起來的恩人,又是杜若半個師傅,雖說他也是對阿若見死不救的人之一,但杜父對他還有幾分尊敬,"孫姑娘和薛姑娘都在別院嗎?"

云松子頷首道:"是的."這兩人是他讓蕭瑀帶來的,"別院也有丫鬟可以照顧阿若."

"多謝林真人."杜父正准備抱著女兒上船.

"阿陽跟我回去."站在杜父身後的玄衣男子緩緩的說道,男子年約三旬左右,相貌俊美威嚴,說話雖聲音不大,但語氣堅定,不容置疑,顯然是發號施令慣了的人.

杜父腳步頓了頓,淡淡的說道:"不勞秦家主費心,我已經有落腳的地方了."

"那就把若兒還給我."玄衣男子淡聲說道.

"……你做夢!阿若是我的女兒!"杜父下意識的摟緊了女兒.

"上車."玄衣男子很簡潔的說,一輛靈獸車從他身後駛來.

那輛靈獸車初看和外頭的靈獸車沒有兩樣,塗了清漆的靈木車上圍了青布幔帳.蕭瑀本就覺得那玄衣男子模樣似乎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見過一樣,不光光因為他和阿若有幾分相似,後又聽到杜父叫他秦家主,他不由靈感一閃,難道是他?他在仔細打量著那輛貌似尋常的靈獸車,一看不由嚇了一跳,那兩匹拉車的靈獸居然是九階的奔云獸,他雖看不出那靈獸車是用什麼材質做成,但單看上面隱隱溢著靈氣就知道不是凡物了.蕭瑀心中暗想,也只有那個秦家有這麼大的手筆了.

"秦家主,阿若是我的徒弟."云松子說道.

玄衣男子嘴角一揚,"據我所知,若兒只是云霧宗的雜役而已,說起來在下尚未恭喜林真人半年前進階金丹期呢!"

云松子眼皮也不抬,只將飛船放大,示意杜父上船.那玄衣男子臉色一沉,銳目緊緊的盯著杜父,"杜維陽."他沉沉的叫了杜父一聲,語氣中含著濃濃的警告.

"阿陽,跟我回去吧,母親很想你和若兒,直嚷著要見外孫女."一直沒說過的蒼衣男子終于開口說道.

杜父眉頭一皺,"杜家主說笑了,在下出生平凡,哪里高攀的上杜家."

杜家……蕭瑀望著那名清俊爾雅的蒼衣男子,難道他就是杜家的家主,那個和秦家齊名的頂級修真世家杜家?聽杜家主的話,難道杜父是杜家主的弟弟?那他們跟秦家主又有什麼關系?對了,杜秦兩家世代聯姻,秦家的家主和杜家的家主是表兄弟,這麼說他們都是阿若的伯父?

杜維哲皺了皺眉頭,"杜維陽你——"

"放下若兒你可以走."秦家的家主秦晉文懶得和他羅嗦,他沒追究杜維陽把自己女兒拐跑十年就已經是看在璿兒的面子上了.

"阿若是我的女兒!"杜父愛憐的摸摸女兒睡著紅通通的小臉,"只要不是我親口告訴阿若的,任你們說的天花亂墜,阿若也不會信的."說完他上了云松子的飛船,"林夫子,一會勞煩您看下的阿若的身體,我擔心藥谷給阿若吃了什麼古怪的藥."

云松子伸手摸了摸杜若的額頭,"暫時沒事,回去再說吧."

"好."杜父和云松子說的熱鬧,一旁秦晉文和杜維哲臉都快比夜空還黑了,他們皆是叱咤一方的霸主,曾幾何時被人如此怠慢過?

等云松子和杜父離開之後,秦晉文揉了揉眉心,對杜維哲道:"我們也先回去吧."

杜維哲苦笑,"你准備怎麼辦?"

秦晉文不假思索,"當然把若兒帶回去."

"那你夫人怎麼辦?"杜維哲語氣平淡的說道:"說起來我還要感謝她呢!要不是她,我還找不到阿陽和若兒呢."

秦晉文臉色一沉,"這件事不用你說,我也會處理."

杜維哲道:"晉文,有關若兒的身世,我希望你能暫時緩一緩."

"理由."秦晉文微微挑眉.

"如果璿兒不希望若兒長在秦家和杜家,我們何不成全了她呢?"杜維哲長歎一聲.

"你知道阿陽和若兒之前過的是什麼日子嗎?"秦晉文反問,他不信杜維哲不會派人去查,他的女兒豈能受這樣的苦.

杜維哲苦笑,他都沒想到一向嬌生慣養的幼弟居然能跑到下界,靠挖礦來維持活計!想起當年他那副令他恨鐵不成鋼的紈绔子弟模樣,再看看他現在病弱憔悴的模樣,杜維哲悶聲說道:"以前是我不知道,知道了自然不會讓他們受這種苦."他瞄了秦晉文一眼,"若兒越來越像璿兒了,你忍心她將來跟璿兒一樣?"

秦晉文臉色一沉,"若兒是我和璿兒唯一的女兒,我怎麼可能會讓她——"

"璿兒也是我唯一的妹妹."杜維哲打斷他的話,"當年我做不到的事,我不信你能做到,這種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就像這次我們讓若兒在鬼面魔女身邊待了半年……"

秦晉文一時有些接不上話,他們生在世家本身就有太多的無奈,就像他在看到若兒被姓方的凡女虐待的時候,他恨不得殺了那個女人,可轉身他卻讓女兒受了更多的苦,雖然他可以安慰自己,他是確定了女兒不會什麼生命危險,才狠心沒馬上救她出去,但事實上有些事他們還是無能為力,他們處在這個位置,有時候需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

杜維哲道:"反正若兒以後不嫁人的時候,自有我們護著,要嫁人了,你再把她領回去認祖歸宗也不遲."

秦晉文冷聲道:"難道你想讓若兒叫我舅舅不成?"看到女兒依戀的靠在杜維陽懷里放聲大哭,叫他爹的模樣,他心里還真不是滋味.

杜維哲戲謔道:"要叫也是叫伯父嘛!她是叫阿陽爹爹的."他見秦晉文鐵青的臉色,哈哈笑道:"若兒都十歲了,自然會分辨是非,到時候你好好跟她說就是了,我看這孩子孝順的很,阿陽剛剛也只是說氣話而已."

秦晉文聞言臉色越發的不好看,"你對阿陽說過什麼?為什麼他看我就跟仇人一樣?"他對阿陽比自己兒子還疼,但凡他開口提出的要求,他從來沒有拒絕過,以前阿陽跟自己身後,表哥長表哥短的,怎麼才短短的十年,他會變成這副模樣?甚至還敢拐跑自己的女兒!

杜維哲冷哼道:"需要我說什麼嗎?光是你逼著璿兒給你做妾這條就足夠了."

秦晉文道:"璿兒嫁給我總比嫁給其他人好,還有比我更疼她的人嗎?"他承認自己是不擇手段了些,但從頭到尾他都沒有逼過璿兒.當初甚至還是璿兒主動要求自己納她為妾的,雖然她的想法和自己的想法有些出入,但那也是婚後的事了.

杜維哲氣笑道:"你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敢情我們杜家的嫡女給你做妾還是高攀你秦大少了!"

秦晉文默然,杜維哲也自知失言,靜默半響,杜維哲歉然道:"抱歉."

璿兒雖然是杜家的嫡女,但沒有半點修煉天賦,從娘胎里就帶著病,一年里總有大半年時間是生著病的,要不是杜家用大量珍稀的靈藥給她吊命,她甚至活不過周歲.這樣的女子即便是頂著杜家嫡女的身份,又有哪個修士肯娶她為正妻?嫁給凡人倒是有可能,可偏偏璿兒身體和家世,注定了她無法嫁給一個普通人,甚至連家世和修為差點的修士都不可能,給晉文做妾是璿兒最好的結局.甚至晉文為了璿兒還推遲自己的閉關,不惜耗費靈力給她延命,在璿兒的事上,晉文是盡力了.

秦晉文自然不會在這件事上跟舅兄計較,這件事他本身也有理虧的地方,他利用了璿兒對自己無條件的信任,但除了名分,他給了璿兒一切.他不信以璿兒當時的情況,會有比自己更好的選擇.若有可能,他也不想讓璿兒做妾,但這些不是他自己能決定的,他一天是秦家的家主,他就更多的需要為秦家考慮,思及此,秦晉文突然覺得舅兄的話也對,秦家女兒的身份,對若兒不一定是好事,他身體往後微微一仰,靠在靠墊上道:"幸好若兒不像璿兒."

杜維哲也微笑道,"是啊,雖然不是單靈根,不過天木地火也不錯了.宗派比不世家,規矩沒那麼多,她將來一心修煉也好,找個情投意合的伴侶也罷,不比在世家輕松?"杜維哲心疼早早就去世的妹妹,苦心孤詣的為外甥女打算.

"所以你才堅持以尋常修士的身份出現在堯光界?"兩人這次是只身前來,並沒有驚動任何人.

杜維哲點頭,"你想想我們修為停滯已經多少年了?我准備等若兒再大些就退了家主之位,安心閉關修煉,把她接回來了又能護她多少年?"說罷他歎了一口氣,大道無情,他和晉文突破在即,一旦閉關就不可能幾年功夫就出來了,他們無法照顧若兒一輩子,只能趁著現在,盡早將她安排好.

秦晉文問道:"你知道阿陽為什麼要帶這若兒逃走?"這是他最想不通的地方.

杜維哲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你也知道他和璿兒的想法一向古怪,等明天你去問問他吧."

秦晉文恨恨道:"都是你寵壞他們的!"

杜維哲冷笑:"彼此彼此!"

上篇:藥谷里的磨難(六)     下篇:身世(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