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身世(二)  
   
身世(二)

話說云松子帶著杜父和杜若兩人回了別院後,薛靈芸和孫小雅就急急的迎了出來,"林真人."兩人先是恭恭敬敬的朝云松子行禮後,眼睛不住的瞄著被杜父抱在懷里的好友.

"杜公子,讓丫鬟給阿若梳洗一下吧."云松子偏頭問著杜父.

杜維陽苦笑,"林真人喚我維陽便是."無論從年紀還是修為上來說,杜維陽都比云松子要低上很多,他小心的將女兒遞給了丫鬟.

"你們去打水,阿若最愛乾淨了,一定想洗澡."薛靈芸吩咐丫鬟道.

丫鬟們身體不動,瞄著云松子,見云松子微微頷首後,才順從的跟著兩人下去.云松子見杜維陽一臉失落,便緩聲勸道:"維陽,你要不要也去休息一下?"

杜維陽搖搖頭,"我等阿若."

蕭瑀怔了怔,疑惑的望著云松子,阿若的父親是什麼意思?他要跟阿若住在一起嗎?這不大合適吧?阿若都十歲了!

"那你也要先去梳洗一下."云松子也有些無奈,他很同情杜維哲和秦晉文,有這麼一對任性的弟弟妹妹,他們肯定很頭疼,幸好阿若不像她娘.

杜維陽聽了云松子的話,覺得也對,阿若是最愛乾淨的,便跟著下人先下去了.

"師傅."蕭瑀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阿若真是天虞杜家的人?"

云松子擺手道:"很晚了,這件事明天再說,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蕭瑀有些不敢相信,天虞杜家在修真界是一個何等威名赫赫存在,阿若既然是杜家的嫡系弟子,資質又不錯,怎麼可能來他們云霧宗呢?別說是嫡系的弟子,就算旁系的弟子怕也看不上他們云霧宗吧?

杜維陽把自己梳洗乾淨後,就來了女兒房里,杜若正躺在床上酣睡正香,月光下,她的小臉消瘦的可憐.

"璿兒,我們是不是做錯了?"杜維陽坐在女兒身邊,心里暗暗的自問.他和阿若的母親璿兒是雙胞胎,璿兒沒有修煉資質,他是最廢材不過五靈根,要不是他們有個強勢的大哥,依照兩人的資質,在出生的時候就會被家族所拋棄.他們的大哥杜維哲雖然是杜氏家主,但他們父親卻不是上代杜氏家主,上代家主是他們的堂伯父.他們的父親是一個一心只顧自己修煉的修士,除了對火系天靈根大哥會有些關注之外,他從來沒有關心過任何人,更別說會把他和璿兒放在眼里了.

他和璿兒是母親老來子,當年母親懷著他們的時候,恰逢杜家長老叛變,當時杜家很多人都中了毒,連前來探望母親的大表哥秦晉文也中了暗算.母親為了不影響大哥和表兄日後的修行,不惜耗損自己功力血遁帶著兩人逃到了父親修煉的地方.雖然這場家變很快就被家族壓了下去,父親也很快幫三人解了毒,但母親卻早產生下了他和璿兒.他和璿兒感情很好,兩人在五歲前甚至長得一模一樣,時常要哭一起哭,要生病一起生病,在兩人心里對方就是自己的半身.

璿兒比他早出生,但體質比他還虛弱,除了不能修煉之外,還有先天的心疾,要不是大哥和大表哥堅持,兩人剛出生就要被父母溺死!大哥和表哥認定,他和璿兒的廢材是因為母親之前耗損功力的緣故,所以特別寵愛他們.尤其是璿兒,出生的時才巴掌大小,要不是大哥和表哥輪流用靈力給她吊命,她甚至都活不過周歲.

大哥和表哥年長兩人兩百多歲,兩人出生的時候,他們早已娶妻生子,兩人的孩子都比他和璿兒大,大哥和表哥疼他們更甚自己的孩子.尤其是璿兒,或許是因為她是在大哥和表哥懷里長大的緣故,璿兒對兩人的依戀更甚父母,是大哥和表哥捧在手心呵護的明珠.他和璿兒時常在私底下說,要是大哥和表哥是他們的父親就好了.

在修真界嫡庶劃分遠沒有凡界那麼嚴格,或者說是應該更嚴格,更殘酷,他們看中的從來不是身份,而是能力!只要你有能力,沒有人會在乎你的出身,杜家也是一樣,杜家從來不會看低庶出的弟子,他們在乎是個人的資質,能力,而他和璿兒的資質,注定了他們尷尬的身份,要不是有大哥護著,他們早死了.即使是這樣,他們的活動范圍也被圈定在了一個小小的院子,他有時候還能出去走走,而璿兒除了出嫁那一次,從來沒有離開過那個院子半步.

璿兒沒有修煉資質,可她非常漂亮,整個杜家沒有比璿兒更漂亮的女孩子了,而且她性子又乖巧可人,任誰見了都忍不住打從心底憐惜.如果璿兒身體好點,大哥或許會給璿兒選個家世,品貌出眾的凡人,讓她嫁過去,可惜璿兒的身體注定一輩子都離不開靈藥,所以大哥時常笑言,他養璿兒一輩子.

璿兒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嫁人,時常跟他嘀咕,她要一輩子跟大家在一起,其實大家心里都有數,璿兒的身體就算有靈藥支撐也活不過三十.但是他們都沒有想到,家族早看中了璿兒的漂亮,在家族看來璿兒沒有修煉資質,又靠著家族靈藥養了這麼多年,她理所當然的應該報答家族的恩情!璿兒很漂亮,修士看不起凡女,但沒有人會拒絕一個漂亮的凡女,璿兒甚至還有一個已經是出竅期的父親和一個金丹期的大哥,雖然除了大哥之外,父母從來沒有照顧過他們.

璿兒婚事在杜家引起了軒然大|波,那時他和璿兒才十三歲,從小沒有經曆過任何風雨的兩人被這場變動嚇壞了,具體發生了什麼兩人都不清楚,只知道這件事牽扯到了好幾個高階修士,最後璿兒被大哥送到了表哥那里.起初他和璿兒都很開心,璿兒嫁給表哥後的生活和婚前沒什麼區別,表哥甚至還答應了他和璿兒繼續住在一起.表嫂也一如既往的對兩人呵護備至,表嫂從小就對他們很好,比大嫂待他們還好,在他們心里大哥和表哥是兩人的父親的話,表嫂就是他們的母親,可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生了變化呢?

杜維陽痛苦的搖了搖頭,他在十八歲那年,因為修為一直沒增進,被恨鐵不成鋼的大哥一怒之下丟到了小千界去曆練,一去就是五年,等他回來的時候,卻愕然發現璿兒懷孕了!而且還是表哥的孩子!璿兒自從知道自己懷孕之後情緒就非常不穩定,時常一個人躲著偷偷哭,身體越來越差,大哥和表哥無奈之下,才把他叫了回來,想讓他來勸璿兒.杜維陽還記得自己當時很憤怒,他認為表哥跟之前逼著璿兒嫁人的壞人沒什麼兩樣,他也是看中了璿兒美貌.

璿兒也時常抱著他哭,說自己對不起表嫂.表嫂還不時來看璿兒,勸解璿兒,安慰她,哄她吃飯,別說是璿兒了,就是他也覺得表哥對表嫂太過分了.其實現在想想,他到有些理解大表哥了,璿兒那麼漂亮,對表哥也非常依戀,又是他名正言順娶回來的,是男人恐怕都會忍不住,表哥能忍到璿兒二十二歲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後來表哥見璿兒身體越來越差,就想讓璿兒打掉肚子的孩子,而他也是贊同的,他天真的認為,只要璿兒肚子里的孩子沒了,他們就能回到過去.但璿兒卻不願意,她甚至為了生下孩子,開始吃各種自己不喜歡的食物.而表嫂也特地為了孩子的事來找了一趟璿兒,跪在地上求璿兒不要打掉孩子.打掉未出世的孩子是大罪,表哥一旦做了這種事情,必會遭受天譴,他的修行也將受到影響.璿兒本來就想生下孩子,聽表嫂這麼一說,她更不願意打掉孩子了.

表哥在璿兒的堅持下,讓璿兒生下了阿若,阿若不像他們,她的修煉天賦很好,是天木地火靈根,當璿兒得知阿若的天賦的時候,抱著阿若哭了很久,璿兒對他說,她要讓女兒成為一個實力高強的高階修士,而不是像她一樣只能依靠別人生存的廢物.

在他出去曆練的那段時間,表哥就已經是秦家的家主,要處理的事務越多了起來,見璿兒平安生下阿若後,就開始忙了起來,很多時候表哥都是匆匆來看璿兒一會就走了.這種情況讓璿兒很開心,身體也漸漸好了起來.可惜好景不長,在阿若剛滿月的時候,突然有一天表嫂帶著大嫂匆匆來找璿兒,說是大哥和表哥想把阿若許給大哥的長子瑾謙.

杜瑾謙和阿若一樣,也是火木雙靈根,但他是天火地木靈根,他年長若兒近百歲,五歲的時候,就被大哥送到了蜀山拜蜀山掌門為師,他是大嫂的命根子.當時大嫂哭著求璿兒阻止這件事,因為杜瑾謙已經和青梅竹馬的師妹情定終生了,如果讓他娶阿若,只會造成一對怨偶.他和璿兒大為震驚,在表嫂和大嫂離開後,璿兒突然跟他說,要他帶著阿若離開秦家和杜家,讓她跟普通的孩子一樣長大!

杜維陽那時候才知道原來璿兒早有想讓女兒離開秦家的意圖了,璿兒說,大哥和表哥從小就是天之驕子,兩人早已經習慣性把所有的東西掌握在自己手心,阿若養在他們身邊,再好的資質也不會有什麼大發展,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像對自己兒子一樣對阿若,只有讓阿若如同自己一樣,嬌養著長大.這樣長大的阿若,資質再好,也不會有什麼前途.與其這樣,還不如讓他帶著阿若離開,等阿若大一些,就把她送到昆侖拜師學藝,讓她自己成長.

杜維陽深以為然,他資質不好,這輩子永遠不可能有什麼大成就,哪怕頂著杜家弟子的身份,也不會有女修士肯嫁給他.難道娶個普通凡女回家?杜維陽並不是看不起凡女,但凡女在杜家的日子是非常淒慘的,他無法保護自己的妻子,甚至可能還要讓大哥來保護,與其活的那麼窩囊,還不如一輩子不娶!所以在他的心里,阿若就是他的孩子.他和璿兒一樣,不求阿若將來什麼大成就,但就希望阿若將來能過的比兩人更好,再也不用受家族的轄制,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兩人商量了許久,以自己在外面曆練三年的經驗,和璿兒平時聽大哥,表哥閑談得來的消息,兩人偷偷准備了很多東西,把所有的事情設計了一遍又一遍,再三確定無誤之後,才找了一個機會,璿兒借口身體不舒服,把表哥哄走,他就偷偷帶著阿若離開了秦家.離開秦家的時候,他走的很順利,可剛離開崇吾界還不到一天,他就被人搶走了身上大部分財物,甚至還有人來追殺他,他帶著阿若東躲西藏,最後被人廢掉了渾身的功力不說,連阿若也大病一場,病得差點死掉.

最後他一無所有的逃到了比崇吾,天虞等級稍低一些的堯光界,到了這時,他再單純也明白,他和璿兒的舉動定是某些人早已經算計好的,他們能這麼順利的從表哥眼皮底下順利逃走,定是有人暗中"相助",而那些人就等著他離開表哥的保護圈後,來殺死自己和阿若.杜維陽當時已經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幸好他修為雖然廢了,但還有一身的力氣,就在云霧宗名下的礦藏挖礦,准備等過段時間,等風聲過了,再帶著阿若回去向大哥和表哥請罪.甚至為了隱瞞身份,他還找了孤寡老太當自己的母親,又娶了方大娘為妻.

他受苦沒關系,但他不能耽擱阿若,他身上已經一無所有了,自己本身修為也不過關,根本無法指導阿若的修行,直到這個時候,他才徹底明白,離開了杜家他什麼都不是.可他萬萬都沒有想到,沒想到就在他准備帶著阿若回天虞界找大哥的時候,突然發生了礦難,他被壓斷了腿,再也無法站了起來……

杜維陽雙手抱頭,狠狠的抓著自己的頭發,他和璿兒都太天真了,沒有了家族的庇護,阿若一個女孩子想要出人頭地太難太難了……杜維陽苦笑,對他們一向冷淡的母親曾經對他和璿兒說過,他們被大哥寵壞了,寵的不知好歹了.這句話他曾經不以為然,母親一向偏心大哥和表哥,現在想來,母親說的很對,他們是被寵壞了!

"璿兒,我要不要告訴阿若真相?"杜維陽喃喃的說道.

"爹爹,你怎麼了?"軟糯糯的聲音響起,杜維陽抬頭正對上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阿若?"杜維陽一愣,隨即摸了摸她額頭道,"阿若,是爹爹吵醒你了嗎?"

"沒有."杜若搖了搖頭,在藥谷的半年,她已經習慣性淺眠了,"爹爹,你怎麼了?"她翻身趴在父親身上撒嬌的問道.

杜維陽順著女兒的頭發,"阿若,你會不會覺得爹爹很沒用,都不能保護你?"

杜若一怔,隨即捧起父親的臉,在他臉上"唧叭"一口,認真的說道:"這個世界上只有爹爹會保護我!"自從那個所謂的暗夜說出自己是云霧宗弟子的身份,而夫子又能在這麼巧的時刻出現在她身邊,她心里就隱約已經有數了,夫子應該不是把她拐賣進藥谷的人,但起碼他也是早知道自己在藥谷了,只是一直沒救她而已.至于不救自己的緣故,杜若並不清楚,但多少應該跟云姑讓自己複制的那份玉簡有關.杜若腦子飛快的轉開,她要好好想想,如何才能用那份玉簡達到利益最大化.

杜維陽緊緊的抱著女兒的身體,"阿若——阿若——"

"爹爹,你修為恢複了?"杜若在父親懷里膩了一會問道.

"嗯."杜維陽含糊的應了一聲,他的修為是大哥幫他恢複的,大哥對他真的很好,但一想起他們不肯馬上把阿若救出來他就恨!說什麼這也是為了阿若好,都是借口!他們就是想著杜家和秦家的利益!

"爹爹,我們一起複制玉簡吧."杜若雙眸閃閃發光的說道.

"複制玉簡?"杜維陽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在藥谷的時候,跟著一個老婆婆學了半年的藥劑,那個老婆婆把她所有的玉簡都給了我,現在好像很多都要這份玉簡,我們一起多複制幾份,到時候每個人都送些,買些人情!"杜若興奮的說道.

"好."杜維陽想不想就答應了,阿若這麼小就知道買人情給別人了,看來她還是像表哥的多些,真好!他心里暗暗盤算著,讓表哥帶阿若回家是肯定不行的,光是表哥家里有表嫂,就不能讓阿若回去了,他們會有今天這結局,表嫂功不可沒!阿若回去還指不定會被她害成什麼樣子呢!

但他不反對讓大哥和表哥多幫著阿若一點,大哥也說過,他定是上輩子欠了他和璿兒無數債,所以上天才讓他們這輩子當了他的弟妹,既然都欠到底了,他也債都不愁了!杜維陽非常光棍的想著,他知道自己很自私,但他現在除了阿若之外,已經無法顧及任何人了,誰讓表哥打璿兒的主意,還讓璿兒有了阿若.

上篇:身世(一)     下篇:藥谷的後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