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的後續(二)  
   
藥谷的後續(二)

"夫子."蕭瑀在云松子出來後,迎上前問道,"他們是來接阿若回家的嗎?"小師妹要離開自己,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舍,但如果她真是天虞杜家的人,他也開心,這樣她以後再也不用受苦了.

"不用."云松子對蕭瑀吩咐道,"你讓人收拾下,我們也該回去了."

"是."蕭瑀聽到阿若不走,不由微微一笑.

"等等."云松子叫住了蕭瑀,"她似乎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去藥谷的,這件事就別讓她知道了."

蕭瑀一怔,"可是——"蕭瑀也不是很想讓阿若知道這件事,他總覺得以小師妹的個性,可能會放過那兩人.在藥谷那個地方待了半年,她都能絲毫不受那里殺性的影響,蕭瑀對小師妹人品放心的同時,也擔心起她的安危來.修真者的確要講究與人為善,甚至還有專門以積德行善為修行方式的陰騭(zhi)宗,但是哪怕是陰騭宗也沒有哪個修者手上是真正沒沾染過鮮血的.

"可是什麼?"云松子問道.

"可是阿若要是問起楊師妹和方師妹怎麼辦?"蕭瑀問道.

"就說她們被派到小千界去了."云松子吩咐道,"她年紀還小,用不了幾天就會忘了她們了."

"是."蕭瑀應了.

云松子見蕭瑀滿臉擔憂,"與人為善也沒什麼不好,再說阿若沒你想的那麼軟弱."

進藥谷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就能發現自己身上的不對勁,甚至敢拼著可能一輩子不能進階賭注來換取自己的活命,一個對自己都這麼狠的人,怎麼可能是真正軟弱的人?云松子一開始也覺得小徒兒可能是因為女孩子,所以性子軟弱了些,現在看來他倒是看走眼了.

與其說她軟弱,還不如說這丫頭心里有一杆秤,什麼事能做,什麼事是她不能做的,她都用那杆秤量的清清楚楚.云松子現在好奇的是,這丫頭心里的那杆秤到底是怎麼來的?看杜維陽那個樣子,就知道他是一個無條件寵女兒的人,凡是女兒說的話都是對的!再說他出生世家,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教出這麼一個——正直(?)的女兒呢?

"夫子——"杜若遠遠的站在兩人身後輕喚著云松子.

"什麼事?"云松子示意她過來.

杜若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夫子,我在藥谷的時候遇到一個老婆婆,她教了我不少熬制藥劑的法子,後來在我逃出來的前一天她讓我把她所有的玉簡都複制了一遍,她還給我一顆珠子說是可以隱匿氣息的……"杜若在說話間,不停的把東西掏給了云松子.

云松子接過儲物袋,並不查看,反而認真看起了手心的這顆珠子,色澤暗黃,外貌毫不起眼的珠子在他修長指尖跳躍了幾下,"這顆珠子還蠻有趣的."云松子微微一笑,饒有興致的說道.

蕭瑀和杜若互視一眼,他們怎麼都覺得云松子那微笑很瘆人.杜若心里暗暗慶幸,幸好她對云姑的話都只信一半,故她從來沒有把這顆珠子戴在身上過,只是把它丟到了小空間里一個專門放垃圾的儲物袋里.

"你沒有戴過這顆珠子?"云松子語氣肯定的說道.

杜若傻傻一笑,"云婆婆給我的東西比較怪,我都不敢戴."

"乖孩子."云松子贊許的輕拍她的腦袋,"喜歡熬藥劑嗎?"鬼面魔女的壓迫是一回事,有天賦又是另一回事,阿若能在這麼多孩子中脫穎而出,光靠刻苦用功還不夠,顯然她對藥劑熬制是有天賦的.

杜若點點頭,興奮的說:"喜歡,熬藥劑很有趣."

"煉丹更有趣."云松子將玉簡蕭瑀道:"去把里面的玉簡複制一份."

"是."蕭瑀接過玉簡離開.

"我還不能煉丹呢."煉丹要三昧真火,要築基期以上的修者才有三昧真火.

"沒有三昧真火可以借火."云松子朝房里走去,杜若跟著云松子身後,不解的問道:"借火?"

"很多煉丹師本身修為並不高,但因為收服了天地火種,所以煉制的丹藥特別好."云松子解釋道.

"天地火種?"杜若暗忖,她可沒那個本事馴服天地火種.

"你說那個云婆婆是修真界出名的藥劑大師,不過我想她應該沒什麼耐心教導你基礎的東西,我記得云霧宗書閣里有些藥劑入門的書籍,你回去之後可以看看."云松子說道.

"夫子也會熬制藥劑嗎?"杜若問道.

"我只略懂皮毛而已,不過我有一個朋友對這些比較有研究,過幾天正好我要去拜訪他,到時候你可以問問他."云松子說道,心里盤算著,那老小子處有不少珍稀的天地火種,到時候問他要一束就行了.

"好!"杜若笑眯了大眼,對付云松子這樣的人,最忌諱的就是對他耍心機,因為她沒他聰明!乖乖的把底牌交出,再提出自己的條件,只要不過分,夫子肯定會答應她的.至于那個玉簡,杜若壓根沒想過要留在自己身邊,這玩意絕對是個定時炸彈.她現在就想著盡快送人,擁有的人越多,她就越安全.

云松子見她滿足的宛如偷了腥的小貓兒,不由微笑的輕拍了她的腦袋,推門進了自己房里,示意杜若坐下,"讓我看看你的修煉進度如何."雖然有杜維哲可以指導她修行,但杜若畢竟是他的徒弟,而且杜維哲頂多在這里待上幾天就要走了,遠水救不了近火.

"哦."杜若乖乖的盤膝坐在蒲團上.

"跟我一起運氣."云松子扣住她的雙手說道.

"是."

云松子徹底查看了她體內靈力的運行,又詳細詢問她這幾天修煉時情況,才徹底放下心來,"修煉的不錯,以後就照著這個法子繼續修煉."

"夫子,你知道我現在修煉到什麼階段了嗎?"杜若問道.

云松子道:"你現在應該是引氣期第八層,但你體內的靈力卻比別人引氣大圓滿境界的人還多,你那功法既然叫'九轉歸一’,你現在應該是第二轉的時候."云松子沒看過那本心法,全憑自己的經驗判斷,"你一會可以去問問那位杜前輩."

"夫子——"杜若吞吞吐吐的問道,"那兩位前輩都是我伯父嗎?"

云松子安撫的摸了摸她的腦袋,"有區別嗎?"

"嗄?"杜若茫然的望著云松子,不懂他的意思.

"他們是你伯父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還是你爹的女兒,我的徒弟."云松子說道.

"對!"杜若笑開了臉,"多謝夫子!"

云松子遞給了她一瓶丹藥,"以後別吃補靈丹了."

"是."杜若接過瓶子.

"別想著把這藥給你那兩個朋友,她們還不能吃."云松子吩咐了一句.

"夫子,我不會."杜若臉一紅,辯駁道,她當然不會隨便給她們吃東西,這樣只會害了她們.

"明天我們就要回云霧宗了,難得來大澤一趟,跟她們出去玩玩吧."說著云松子在杜若的儲物袋里放些靈珠,靈石.

"我還是先回去整理行李吧."杜若干笑的說道,想起之前隨便外出,結果被人關了半年……她還是乖點吧.

"你有什麼行李可以准備?打點的事交給下人做就行了."云松子輕彈她的額頭,"難道你以後都不出們嗎?"

"不是!"杜若也覺得自己想太多了.

"去吧."云松子說道.

"是."杜若跳下坐榻,笑著去喊薛靈芸和孫小雅,"阿云,小雅,我們出去玩好不好?"

"好啊好啊!"孫小雅開心的跳了起來,"我想吃你們上次吃的海螺!"

"我再去那個書閣看看."薛靈芸努力的板著小臉,但嘴角還是揚起了一抹微笑.

"好."

"你們要出門嗎?"三人正嘀咕著想去哪里的時候,秦晉文正巧走出客廳,就隨口問道.

他原本就生的嚴肅,這麼隨口一問,孫小雅嚇得縮了縮,怯怯都不敢說話了,杜若也不確定他是讓她們出去還是不讓,"是的."

"那就坐車去吧."秦晉文知道自己的嚴肅嚇壞了小女孩,盡量放緩語氣,"這里離鎮上還有一段距離."再說坐車過去也安全些.

杜若嘴角一抽,夫子他們今天是故意以毒攻毒來治療她心理陰影的吧?是故意情景再現的吧?她吐槽著上了秦晉文給他們安排的靈獸車.

"阿若,你知道那前輩是什麼身份嗎?"薛靈芸上了車之後悄聲問道.

"不知道,我只是他姓秦."杜若搖頭.

"秦?"薛靈芸腦子想了一圈,想起了很多姓秦的世家子,都覺得跟這位前輩差太遠了,"那你知道他從哪里來的嗎?"

杜若搖了搖頭,輕拍她的肩膀,"別去想不相干的人了,好好想想我們去哪里玩才是!"

"是啊!"孫小雅附和道.

薛靈芸想想也對,笑著同兩人商量起玩的地方.

"喵——"弱弱的叫聲從杜若懷里想起,兩人瞪大眼睛望著杜若懷里拱起的小小一團,"這是什麼?"孫小雅戳了戳那團小東西,軟中帶硬,似乎還熱熱的.

"別亂戳,你會嚇壞咪咪的."杜若心疼的將小咪咪抱著了出來,蹭著它的小毛臉,"小乖乖這半年悶壞你了吧,都是姐姐不好."

小咪咪委屈的叫著,不停的往主人的懷里蹭,這半年杜若都沒敢把它從靈獸環里放出來,連吃的東西也是喂它辟谷丹,可把它給悶壞了.

"它還活著!"孫小雅和薛靈芸徹底震驚了.

"當然."杜若愛憐的給寶貝順毛,"它好好呆在靈獸環里,怎麼可能死呢?就是悶了一點."

"你真厲害!"薛靈芸佩服,維持一只靈獸環要多少靈石啊!她居然就養一只凡獸!"你哪來這麼多靈石?"她奇怪的問.

"夫子給我的."杜若道,她也沒說謊,云松子的確給過她很多靈石.

"林真人對你真好."孫小雅羨慕的說.

"是啊."薛靈芸暗暗感慨,有師傅的人就是不一樣啊,"林真人有說過什麼讓你拜師嗎?"她關心的問.

杜若搖搖頭,"沒有."

"估計回去就會行拜師禮了吧."孫小雅說,"現在誰不知道林真人有兩個徒兒."

杜若苦笑,她真出名了.

"三位姑娘,集市到了."車夫在車外敲門.

"我們下去吧."杜若將咪咪塞回懷里,咪咪被關了半年,雖說沒吃到什麼苦,但精神狀態一直不好,時常要睡覺,而且一定要在自己懷里才能睡著,杜若只能天天把這個小跟屁蟲帶在身上了.

杜若和薛靈芸都沒有多少購物的欲望,而孫小雅只對吃感興趣,三人就干脆直奔小吃街.

"你們聽說了嗎?那個可怕的魔谷居然就建在我們鎮外一百公里的地方!"

"天啊!難怪我時常聽說這里會有一些資質好的孩子不見了,原來都是被他們拐走的!"

"是啊!還是云霧宗本事大,居然能找到那麼隱秘的地方!"

"嘿!我聽說昆侖也派了元嬰期的老祖幫忙呢!不然還打不死藥谷那些妖孽呢!"

"我說鬼面魔女最該死!聽說她天天都要吃一個孩子練功!"

"我聽說她被人廢了修為,綁在柱子上,打死她的人好像是那些被她害死孩子的那些凡人!聽說後來都被人砸成肉泥了!"

"活該!"

"就是!誰讓她作孽太多!"

薛靈芸和孫小雅專注的吃著各色小吃,對大家談論的八卦不敢興趣,杜若隱約能猜到所謂的魔谷就是藥谷,鬼面魔女應該就是云姑了吧?聽到云姑死的這麼慘,她心里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不過她也是罪有應得,死在她手上的那些孩子可比她死的要慘多了!

"阿若,我們去吃海螺好不好?"孫小雅興致勃勃的說道.

"好啊."杜若點點頭,三人起身結賬,剛要離開,突然幾條黑影朝三人撲來,應該說是朝杜若撲來.

"啊!"孫小雅放聲尖叫,薛靈芸和杜若不假思索拔出劍正想防衛,突然三人周圍刷刷的出現了幾條人影,一部分迎上那幾條黑影,剩下幾人將杜若團團護住,"三位姑娘,請跟我們走."

"啊!"周圍的人群尖叫的四散逃開,凡人最怕的就是修士間的爭斗,因為這種打斗往往死傷最多的就是凡人,修為低的修士也不敢惹麻煩,修為高的修士又不會來這種地方吃東西,故不一會這條街上就剩下寥寥幾人了.

"你們是?"薛靈芸防備的望著他們.

那人掏出了一塊云霧宗的令牌,"在下奉林真人之命保護三位姑娘."

薛靈芸將信將疑的接過令牌,再三核對後,才放心跟著那些人離去.杜若心里默默的流淚了,難道她這輩子就跟逛街相沖嗎?

"杜姑娘."就在杜若跟著黑衣人離開的時,沉穩溫和的聲音伴隨著一條矯健的身影從暗處悄無聲息的走了出來,"在下並無惡意."

護衛的人立即擺出了防衛的資質,一名貌似女修的侍衛將杜若牢牢的護在了身後.

"是你!"杜若驚訝的叫了一聲,心里卻極是不以為然,你這樣子叫沒有惡意?

上篇:藥谷的後續(一)     下篇:藥谷的後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