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的後續(三)  
   
藥谷的後續(三)

"是的,想不到杜姑娘還記得在下."那黑衣人語氣中隱約含著笑意.

"……我忘記你了."杜若很果斷的轉身拉著薛靈芸和孫小雅離開,她是看出來了,這幾人都是來保護她的,如果她不拉阿芸和小雅,說不定這些人會丟下她們的.

"杜姑娘!"黑衣人連忙喊道,"在下有一事相求杜姑娘."說著將一只小匣子遞給保護杜若的人,"之前冒犯了杜姑娘是迫不得已,望杜姑娘見諒."

杜若停下腳步,瞄了那只匣子一眼,疑惑的望著黑衣人,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他就是之前逼她熬天乙水的首領,好像自稱暗夜?

暗夜見杜若茫然的模樣,無奈的苦笑,他真服了這丫頭!這種事她都能忘了!該說她不怕死還是糊塗?他很含蓄的提點道:"姑娘還記得之前在下給你吃過的那顆糖丸嗎?這里面是另一粒糖丸."

薛靈芸原本還不清楚杜若和暗夜之前的恩怨,但一定說糖丸,立刻怒目而視!那些保護的人聽了暗夜的話也臉色一變,忙接過匣子謹慎的收好,朝杜若拱手道:"姑娘,這件事關系重大,屬下希望能暫時替姑娘保存這只匣子."

杜若點點頭,"嗯."

她本來就沒吃下那粒藥,所以暗夜給不給解藥都無所謂.事實上她早忘了這事了.暗夜的確是把那顆藥塞到了自己的嘴里,也拍進了她的食道,但她那個小空間應該是在她身體里的,所以她在咽下藥丸的時候就讓那顆藥丸去了小空間,等暗夜離開後,她就拿出來丟到了垃圾袋里去了.

暗夜輕咳一聲,語氣極為誠懇的說道:"杜姑娘還記得之前在下請姑娘熬的藥水嗎?"

杜若疑惑的問道,"怎麼?你又想要了?我不是給你藥方了嗎?"

"我們有了配方也熬不出那藥劑."首領淡定的說.

"……"杜若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我也是照著配方熬的……"為什麼會有了配方也熬不出來呢?杜若滿心疑惑,他們連煲湯都不會嗎?

"老大,你跟她多羅嗦什麼?"小五突然從暗夜的身後鑽了出來,惡狠狠的盯著杜若,這位小朋友自從杜若讓她在首領面前丟了大丑之後,就恨上杜若了,"小賤人,你想活命就快點跟我們走!那顆解藥可不夠你活上半年——"

"啪!"一聲極清脆的肉碰肉的聲音,小五身體突然往後快速移了一下,隨即軟軟的倒了下來,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出去,但又很快撞上牆壁反彈回來的樣子,她的半邊臉頰高高的隆起,嘴里不停的吐著血沫子.

杜若呆呆的望著突然倒地的小五,還來不及反應什麼,就感覺自己身體一輕,整個人就被摟近一個溫暖的懷里,緊接著一塊黑布把她罩了起來,杜若嚇了一跳,驚惶的掙紮了起來.

"阿若乖不怕."溫柔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一雙大手有節奏的輕拍她的背,安撫著她的情緒,杜若伸出手努力的要把黑布扯開,那人無奈的掀開黑布,"阿若是我."

"秦前輩?"杜若訝然.

秦晉文聽到女兒喊他前輩,心里百味雜陳,他用斗篷將女兒再次裹好,"阿若乖,一會我們就回家了."

在秦晉文結實寬厚的懷里,杜若突然覺得很安心,知道他不會害自己,也不再掙紮,乖巧的趴在他懷里.既然他不想讓自己看見的事,那她還是不要看了,她一向很聽長輩的話,"前輩,阿芸和小雅——"

"我知道,我會照顧她們的."秦晉文保證道,見女兒如小貓般蜷曲在自己的懷里,動作越發溫柔,大手始終安撫的輕輕的拍著女兒的背部,這孩子肯定嚇壞了!雖說秦晉文的語氣動作都很溫柔,但那也僅僅針對女兒而已,他心里早已經氣瘋了!他們今天的確有意半逼著阿若出來,就是怕之前的遭遇讓她留下陰影,可沒想到他們千算萬算都算到居然還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他們真的當崇吾秦家是擺設嗎!

秦晉文對女兒兩名好友道:"你們站在我身後."

"多謝前輩."兩人知道要不是阿若說了一句,這位前輩怎麼看不像是會保護她們的人.

"一個不留!"秦晉文冷冷的下了指令,又丟了一個防護罩在女兒的兩個朋友身上.匆匆趕來的杜維哲和云松子也沒說什麼,對屬于自己的手下揮了揮手,示意照做,第一次讓人拐走阿若那是疏忽,第二次如果再重蹈覆轍那就是笑話了!暗夜的這次襲擊簡直是他們威嚴的赤|裸|裸挑釁!兩人心情也同樣不怎麼好,他們苦心安排的計劃全被這伙人打斷了!云松子已經思量著回去該如何再次開解徒兒了.

薛靈芸和孫小雅被秦晉文的指令嚇得連打了好幾個寒噤,緊接著孫小雅好奇的伸頭偷偷瞄了瞄,只見秦晉文身邊的幾名護衛上前不過兩三個來回,就有好些黑衣人就倒在了血泊里,嚇得她連忙把頭縮了回來.幸好秦晉文已經丟了防護罩,隔絕了聲音,沒有音響效果,她們倒也不怎麼害怕.

"等等!"暗夜見屬下一個個的倒在自己面前,聲音也沒有絲毫慌亂,依然極為沉穩的說道:"三位前輩,我對杜姑娘絕對沒有惡意!我只希望杜姑娘能救我兄弟而已."他指著先前接過自己匣子的一人道,"甚至我都把藥給了杜姑娘."

"藥?"秦晉文原本抱著女兒准備回去,聽到暗夜的話,不由停下腳步,低頭柔聲問女兒道:"阿若,是不是有人給你吃過藥?"

斗篷里的杜若只聽見秦晉文的聲音,"沒有,我沒吃下去,那粒藥被我扔了."

秦晉文對杜維哲和云松子搖了搖頭,云松子指著薛靈芸和孫小雅對蕭瑀吩咐道:"帶上她們回去."

蕭瑀小心的輕拍兩個閉著眼睛抱成一團的小丫頭,"我們回去吧."

"多謝蕭師叔."兩人大喜!

暗夜眼見今天這事無法善了,吹了聲口哨,"砰!砰!"幾個煙霧彈落下,順手救走了幾個還能自行逃走的屬下,就飛快的離開了.秦家的侍衛立即追了上去,家主都下了絕殺令,他們當不會留活口!

秦晉文抱著女兒回了別院後,就掀開斗篷,摟著女兒仔細的檢查她是否受傷,杜若不自在的扭著身體,再怎麼說她這個身體的年紀都十歲了,似乎不怎麼適合被一名成年男子抱在懷里吧?

"阿若,這藥是怎麼回事?"杜維哲手里拿著藥盒問道,雖然他們之前都檢查過她的身體,確定她沒事,但就怕百密一疏.

"那個人似乎是藥谷天字乙部的首領,據他自己說,他叫暗夜.藥谷里的人,除了我們天字甲部之外,其他人每天都要喝天乙水,那個首領之前為了逼我給他熬天乙水,給我吃過一粒藥,但我沒有吃下去."說著杜若把自己好容易從垃圾袋里翻出來的藥丸遞了出來.

杜維哲接過藥丸,柔聲責備道:"這件事你怎麼之前沒跟我們說過?"云松子也皺眉望著徒兒,這麼重要的事,她怎麼都沒說.

杜若眨巴著大眼無辜的說道,"我忘了……"她又沒吃那藥丸,這幾天發生了這麼多事,她能記得住才怪呢!

"……"

在場眾人沉默了,秦晉文歎了一口氣,無奈的揪了揪她小鼻子,"你這小糊塗,跟你娘真像!"

杜若捂著自己鼻子好奇的望著秦晉文,"秦前輩,你認識我娘?"

"你以後叫我——伯父吧."秦晉文道,"我是你——爹的表哥."他心里安慰自己,伯父總比前輩好.

"是啊,以後阿若就叫我們伯父吧,我是你——爹的親大哥."杜維哲含笑說道.

"你把天乙水的配方給了那人?"秦晉文問.

"嗯."杜若不解的說道,"我都給了他配方,為什麼他還說熬不出來呢?"她也是照著配方熬制的啊!

"不是所有人都能照著配方熬天乙水的."云松子皺了皺眉頭問道:"那暗夜什麼時候讓你熬制天乙水的."

"就是我逃出來的那天下午."杜若說道.

"你一下午就能把這麼多天乙水熬出來?"云松子問.

"是啊.他要一百份,熬一鼎天乙水要三個時辰,正好一鼎可以分一百份,一下午時間足夠了."杜若說的理所當然.

"你沒失敗過?"杜維哲問道.

"一開始熬的時候失敗過,後來熟練了就沒熬廢過."杜若道,"我天天都要熬這副藥劑,熟能生巧嘛."

這可不是熟能生巧的問題……云松子等人終于知道,為什麼鬼面魔女會將自己的衣缽傳給這丫頭了,這丫頭在熬制藥劑上面果然有天賦!一個小小的藥谷,在場的三人從來沒有看在眼里過,他們看中是鬼面魔女熬制藥劑的本事,所以很多人才能容忍藥谷囂張迄今.

鬼面魔女性格乖戾古怪,只肯讓長得的漂亮,天真單純的小女孩接近自己,可偏偏她又極喜歡虐待小女孩,雖然不少大勢力都派小女弟子進去接近鬼面魔女,企圖學走鬼面魔女的本事,或者騙得她的信任,將她的那些玉簡拿到手,可是所有的人都失敗了.受不住鬼面魔女的虐待人,自然是死了,有些人承受住了,可在熬藥劑方面達不到她的要求,也被她打死了.

其實也有人想過將鬼面魔女強行抓來,利用搜魂術將鬼面魔女腦子里那些藥劑秘方搜出來,一來是鬼面魔女很會保護自己,又有一身毒劑防身,沒有合適的機會,是不可能抓到她的;二來鬼面魔女的殘忍,不光針對別人,也針對自己.這次藥谷內部叛變,同外面的人里應外合,將藥谷的很多高層領導都抓住了,鬼面魔女就是其中之一,她眼見自己無法逃脫,又沒法子自爆,居然狠心將自己神識毀去,成了徹底的傻瓜.要不是她之前將玉簡讓阿若複制過了一遍,他們數年之功就全功盡棄了!

云松子想了想,"阿若,如果讓你現在熬天乙水,你還會嗎?"

"會啊."杜若說道.

"那你幫我熬些天乙水."云松子吩咐道.

這次毀了藥谷,救出了不少孩子,這些孩子身中劇毒,急需天乙水解毒,偏偏天乙水極難熬制,云霧宗的藥劑師都上陣了,也遠遠不夠那些孩子喝的,這幾天他忙得焦頭爛額.以前他是不知道阿若熬制天乙水這麼容易,又心疼她剛剛逃出生天,不忍心累了她,現在見她說的如此輕描淡寫,云松子當然要讓徒弟給自己分憂了.

"好."杜若一口答應,隨即又扭捏道,"夫子,我能讓師兄陪我一起熬嗎?"

秦晉文忙輕拍她的小身子哄道,"沒事,我陪著你."

云松子微微一笑,"你就在大廳熬,我陪著你."

杜若反而不好意思了,暗笑自己這麼大歲數,還這麼矯情,"夫子,杜伯父,秦伯父,你們去忙吧,我現在就去拿藥."說著就要跳出秦晉文的懷里.

秦晉文笑著揉揉她的腦袋,"我什麼事都沒有,我還沒見過別人熬藥劑呢,阿若讓我開開眼界如何?"

"是啊."杜維哲附和道,"阿若讓我們開開眼界也好."

云松子道:"我看你是如何熬的,會熬天乙水不算什麼,主要還是把基本的東西都學好,不然你將來就只會熬制天乙水了."

"好."杜若才不信他們會沒見過別人熬藥劑,不過她是真的有點怕了,她雖不知道秦伯父對暗夜做了什麼,不過回來阿芸和小雅泛白的臉色和虛浮的步伐,也知道他定是下了狠手.這下她和那個暗夜估計梁子是結大了,她可不敢想象被他抓回去之後,那人還會給她好果子吃.本來天字號乙部的人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

上篇:藥谷的後續(二)     下篇:藥谷的後續(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