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的後續(四)  
   
藥谷的後續(四)

把木患子用竹刀切成一寸見方的小塊投入玉鼎里,用小火慢燉,然後用小石磨把訶子研磨成粉,將白僵蠶和訶子粉一起用紗布裹好……每隔一個時辰分別滴入十五滴烈陽,天葵,萊菔三種靈草的精露圈……這就是完全版天乙水,連續服用二十劑就能徹底解了藥谷在孩子們身上下的毒.

"好了."杜若熄了地火,一旁伺候的丫鬟忙用玉勺將藥汁舀出,與此同時,"嗤!"一聲,十來鼎跟她一起熬制,完全按照她舉動來的湯藥再度報廢,僅有一鼎沒有報廢,但成品質量極差,幾乎不能給人喝.

藥劑師們頹然的瞪著報廢的湯劑,"夫子,我真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說了."杜若呐呐的說道.

"不怪你."云松子擺手道,真不怪她,她連續三天不厭其煩的詳細解釋著如何熬制天乙水,說得連在大廳伺候的下人都能把這些步驟倒背如流了,可除了阿若之外,沒有人能熬一鼎成一鼎.為了熬天乙水,他們連行程都耽擱下來了,原本早該回云霧宗了.

尤其是阿若在聽說藥谷出來的孩子就靠天乙水救命的時候,不僅把自己熬藥時所有步驟,手法全部告訴了大家,還一直守在玉鼎面前熬藥.不過兩三天功夫,原本精神就沒徹底恢複的她,現在都有些懨耷耷了,而杜維哲和秦晉文看他目光已經非常不善了.

"阿若,你先回去休息."云松子吩咐道.

"是."杜若聽話的離開,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她絕不會糟蹋自己的身體.

等杜若離開後,那些藥劑師們不由自主的屏氣斂聲的站在云松子面前,他們都是云霧宗藥劑房里藥劑師,這次全被門派送過來熬制天乙水.藥劑師的地位本來就沒有煉丹師高,這些人大都是雜役出身,地位較低,在云松子面前,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大廳里靜得連一根針掉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

"熬制藥劑和煉丹一樣,都需要天賦,你們屢次不成功,也不能全怪你們."云松子慢慢的開口說道.

大家原本以為云松子會對他們一頓打罵,可沒想到他這麼好說話,都不由松口氣,想不到這位真人還能體恤他們的為難之處,可惜他們放心的太早了……

"但是——"云松子話語一轉,"熟能生巧,勤能補拙."他示意下人將這幾天收集藥材堆放在客廳,"藥材這里盡有,誰能一天熬成一鼎,誰就能休息三個時辰."云松子話音剛落,那些藥劑師頓時面如死灰,他們已經五六天沒休息了,這樣下去,就算他們是修真者也熬不住.

云松子吩咐蕭瑀道:"在別院里開上幾個熬藥廳,所有藥劑師全部給我專心熬天乙水,人和鼎都一息都也不能停."有天賦有能力的藥劑師,自然是重點保護的對象,但這些尋常藥劑師,云霧宗多得是.

"是."蕭瑀心里也很急,現在天天有孩子因毒性發作而死.

"大哥——"杜維陽給熟睡的女兒蓋好了被子,走出了房門,輕聲叫著站在門口的杜維哲.

"什麼事?"杜維哲回頭問道.

"大哥,你和表哥為什麼不叫我們家的藥劑師來幫忙?"杜維陽有點心疼女兒這幾天的忙碌,他們家里也有藥劑師,為什麼大哥不喊家里的藥劑師過來幫忙?

"阿陽——"杜維哲笑歎了一聲,輕拍了弟弟的肩膀,眼底露出了一絲無可奈何,這麼多年了,他還是沒長進."如果我們喊了家里的藥劑師,又置林真人于何地?置云霧宗于何地?"杜維哲反問.

"可是——"杜維陽也知道自己又想得太天真了,可他實在心疼女兒.

"你放心吧,阿若是林真人的徒弟,林真人怎麼可能不照顧她?她身體熬不熬得住,林真人心里有數."杜維哲搖了搖頭,"阿陽,阿若不是豆腐做的."

"大哥,我聽說,林真人剛進金丹期,就被云霧宗受命處理這件事,要是這件事處理不好,林真人會不會被人看不起?"杜維陽突然想到這件事,畢竟云松子在云霧宗的地位關系到阿若將來的生活.

杜維哲嘴角輕揚,"能想起這件事,這些年的苦沒白受."

"大哥——"杜維陽泄氣,在大哥面前,他永遠就跟小孩子一樣.

"他處理不好這件事不是更好."杜維哲微微笑道,"你和阿若就都跟我回天虞好了."

杜維陽一怔,搖了搖頭,"我不回天虞,我還有……在堯光呢."他含含糊糊的說道.

"你還有什麼?"杜維哲挑眉問道.

"大哥,我娘——"

"母親在家里過的好好的."杜維哲打斷了他的話.

"大哥,我是說杜大娘."杜維陽結結巴巴的解釋道,"阿若是她養大的,阿若那時候才小小的一點,她很乖,知道我沒東西給她吃,她餓了也不哭,要不是杜大娘用米湯把阿若養大……大哥,我錯了,我不該帶著阿若偷偷的離開,我真該死!"回想起往事,杜維陽後怕不已,要是阿若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死一百次都不夠給璿兒和表哥賠罪的.

"我剛去礦上挖礦的時候,杜大娘的兒子還沒有死,他是礦上的小管事,人很熱心,我什麼都不懂,都是他教我的.他老說我們同姓,祖上說不定就是一家.他見我一個人帶著阿若不方便,就讓他娘幫忙帶阿若.可沒過多久,他突然生了一場急病,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他是杜大娘的獨子,杜大娘傷心過度,把我當成了她兒子,我也想帶著阿若躲一躲,所以……"

那位姓杜的小管事,祖上也是修真者,故留下些修行秘籍,杜維陽雖資質廢材,修為也沒了,可到底出生大世家,總歸有些見識.他一來是感謝那位管事幫了自己忙,二來也是想讓自己日子好過些,故不時的會指點他一些修行方面的小技巧,一來二去,兩人很快就稱兄道弟了.小管事死後,杜大娘傷心過度,居然把他當成自己的兒子,一心認定兒子沒死.青山鎮雖說很多人都知道他不是原來的小杜,但看杜大娘那麼可憐,大家也都悶在心里沒明說.杜若那時候還是小嬰兒,不是吃就是睡,對這段往事根本沒什麼記憶,她記事以來又一直是杜大娘照顧的,就理所當然的認為杜大娘是自己的親奶|奶.

"所以你就認了她當娘."杜維哲揉了揉眉心,這事他都沒敢跟母親說,讓母親知道了非把這臭小子打死不可.阿陽對那杜大娘可比母親孝順多了!

"大哥,我一個大男人根本沒法子照顧阿若,阿若是杜大娘養大的."杜維陽說道,"方氏她以前也不是這樣的."杜維陽歎了一口氣,他對方大娘感覺很複雜,恨她虐待女兒,但也感激她在自己腿斷了之後沒有拋棄這個家,而是獨自一人撐起這麼一大家子人.

"不管她是不是寡婦,她嫁給你後生下的那個兒子不是你的,總沒錯吧?"杜維哲冷著臉道,盡管他不認那女人是自己的弟媳婦,但他還是很在意這女人給弟弟戴了綠帽子!

"那孩子是她前夫的孩子,她也是嫁給我後才發現的."杜維陽解釋道,方大娘是很凶悍,但她絕對不是那種出去胡搞的人.至于那孩子,杜維陽原本想,反正他不可能依著杜大娘的希望,給她生個孫子,讓那孩子姓杜也不錯,他是真心希望這孩子能有修真天賦,將來能重振杜家.

"你還真大度."杜維哲冷哼,"一個丈夫死了半個月就想嫁人的女人,你也敢要."

"她前夫也是礦上的礦工,阿若小時候她也照顧過阿若,她人長得漂亮又能干,本來他們生活的很好."礦工的生活朝不保夕,方大娘的老公死于一場大礦難,那種地方沒人會要求寡婦守節,方大娘要是不馬上找個男人嫁了,她會過的很慘.當時他已經准備帶著阿若離開去天虞找大哥了,但他放心不下杜大娘,正好方大娘拖著幾個孩子過來求他娶她.

杜維陽原本就一直在杜大娘逼婚的脅迫下,想著方大娘能干,孩子又多,有她照顧杜大娘他也放心.他原本計劃的好好,他以凡人的身份娶方大娘,然後帶著阿若回天虞,回了天虞他就有錢安頓杜家這麼一大家子了,他完全可以讓他們過上很富足的生活,到時他借口死遁就行了,結果沒想到他腿被壓斷了……

"大哥,我真是廢物!"杜維陽痛苦蹲下身體抱著頭用力的揪著自己的頭發.

杜維哲恨鐵不成鋼的怒視著弟弟,他怎麼有這麼窩囊的弟弟!

"爹爹——"糯糯的聲音響起,杜維陽和杜維哲同時往房里望去,"爹爹——"

杜維陽不假思索進了房間,卻見女兒躺在床上,閉著眼睛,嘴里不停的嘟噥著,"阿若醒醒."杜維陽輕推著女兒.

"爹爹,阿若怕."杜若睜開了眼睛,撲到了父親懷里,大眼泛起了淚光.

"阿若不怕,爹爹在."杜維陽見女兒可憐兮兮的模樣,心都揪疼了,也顧不得自己傷心,將女兒橫抱在懷里輕柔的搖晃著,"做噩夢了嗎?"

"嗯……"杜若將臉貼在父親的臉上,"爹爹給阿若講故事."

"好.爹爹給你講故事."杜維陽輕哄著女兒.

杜若安心合上了眼睛,她並沒有聽見父親和伯父之間說了什麼話,她只看到父親滿臉痛苦的蹲在伯父面前,而伯父面無表情,高高在上的看著父親,她不喜歡這種感覺,所以才裝著做噩夢把父親喊進來了.

杜維哲見外甥女嘟著小嘴生氣的小樣,不禁哭笑不得,"這丫頭!"她剛醒來他是知道的,因他有把握不會讓她聽到他們間的對話,所以也沒去管她,可沒想到她這麼護短.

秦晉文從暗處走了出來,杜維哲歉然道,"等她去天虞的時候,我讓母親告訴她,她的身世."本來這種父女間的天倫之樂是屬于他的.

"不行."秦晉文否決,太了解自己姑姑了,依姑姑的個性,讓她對阿若說件事,只會弄巧成拙,女兒看上去小小糯糯的一團,可心里主意大的很,不太好搞定.

"那你說怎麼辦?"杜維哲也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原本兩人的妻子是不錯的選擇,可現在——

"暫時緩一緩吧,反正我也不能像阿陽一樣,跟她講故事,哄她睡覺."秦晉文倒是很看得開,"云松子怎麼處理那兩個管事的?"

"據說被廢了修為,現在暫時關著,說是要帶回去交給執法堂處理."杜維哲不在意的說.

"執法堂?"秦晉文很滿意他的處理,"還算他聰明."那兩人都是云霧宗的弟子,云松子沒權利也沒有必要直接越過執法堂直接處她們.交給執法堂是個不錯的選擇,無論門派還是世家,執法堂都是令人談之色變的存在,被罰之人很多情願自殺也不願意進執法堂.

接下來幾天杜若依然幫著夫子熬制天乙水,那些藥劑師可能也是因熟能生巧,熬制的成功率漸漸的高了起來,天乙水開始供應充足了.杜維哲和秦晉文見事情也處理的差不多了,就告辭離開了.

"阿若,過幾天去伯父家玩好不好?"杜維哲彎腰點點小丫頭的小鼻子.

"好."杜若軟軟的應道.

"乖孩子."杜維哲壞心眼的用力揉著她頭上的兩個小揪揪,自從被小丫頭瞅見他"欺負"她爹爹後,這幾天這丫頭都對他不冷不熱的,表面還是一團和氣,可那語氣禮貌的過分,讓杜維哲有些哭笑不得.

杜若敢怒不敢言的任杜維哲揉亂自己的發髻,她以前都是梳一條馬尾了事,現在有了丫鬟的伺候,她們就給她梳了雙丫髻,師兄第一次見她頭上那兩個包包就樂得哈哈大笑,之後沒事就愛捏捏,結果弄的大家現在都有這個壞習慣了.

杜維哲見她委屈的小模樣,樂得哈哈大笑,這丫頭太好玩了.

"阿若,這個給你."秦晉文看不慣大舅兄欺負女兒,從懷里掏出兩條綁發的粉紅色小緞帶,"以後誰要是欺負你,你就拿這緞帶打他."

"真漂亮,謝謝伯父."杜若歡喜接過緞帶仰頭對秦晉文甜甜一笑.

秦晉文微微一笑,"阿若有空也可以來伯父家玩,伯父家里有很多好玩的東西."

"好,我跟爹爹一起去."杜若乖巧的點頭,"秦伯父也可以來云霧宗玩,我有很多好吃的蜂蜜."杜若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或許是先前秦晉文救了自己的緣故,她總感覺他很親近.

"好."秦晉文一口答應.

杜維陽見杜若跟秦晉文還是比較親近的,心里愧疚減輕了些,這就是父女天性嗎?秦晉文牽著杜若的小手走到門口,順手捏了捏她的小揪揪,"回去吧."

"好.秦伯父再會,杜伯父再會."杜若朝兩人揮手.

兩人笑著分別上自己的座駕,坐騎仰天輕嘯一聲,座駕騰空而起,轉眼就剩下兩個小黑點了.

"啊——"杜若驚歎的望著那兩個飛速遠去的小黑點,她第一次見到這麼帥氣的座駕,簡直比法拉利還拉風!

"回去吧."杜維陽拉著女兒的小手正准備帶她回去.

"阿若!"突然一聲淒厲的叫聲響起.

杜若愕然回頭,只見兩個髒兮兮的看不出相貌年紀的女子,跌跌撞撞的朝她撲來,迅速有幾條人影攔住了兩人,"阿若,我們真沒有害你進藥谷!你饒了我們吧!"那兩人眼見拉不住杜若,立即嘶聲喊道.

"楊師叔?方師叔?"杜若認出了兩人,驚訝的喊了起來,她們怎麼變成了這副樣子!

上篇:藥谷的後續(三)     下篇:藥谷的後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