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藥谷的後續(五)  
   
藥谷的後續(五)

"阿若,是我們!"楊管事抬起頭哀叫道,"阿若,真的不是我把你送到藥谷去的!我哪有那個本事!"

"是啊!阿若,我可是什麼都沒有做啊!"方夫子哭著說道,"你讓林師祖放了我們好不好?不要送我們去執法堂."

杜若微微皺了皺眉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才好,這種事她們來找自己有什麼用?她可不認為自己能改變夫子已經決定好的事.

"還不出來."云松子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嗄?"杜若疑惑的望望四周,出來什麼?

"維陽,你帶阿若先進去吧."云松子從兩人身後走出,很順手捏了捏杜若頭上小揪揪,杜若已經淡定了,大不了回去重新梳頭.

"林真人."熟悉的聲音讓杜若停住了腳步,她頭一偏,一條熟悉的黑色身影映入眼簾.不過同之前挺拔沉穩的模樣不一樣,現在的暗夜似乎很狼狽,黑色的衣服上沾染了許多灰白色的汙跡.杜若微微一怔,他怎麼還敢出來?他真不要命了?

云松子倒真有點詫異了,"你還沒死?"這小子倒有幾分手段,雖說秦晉文後來讓人放了這小子一馬,可能在秦家的侍衛追殺下還能弄出這麼多小動作,這小子還算有點真本事.

"在下死了沒關系,但希望林真人能救在下兄弟一命."秦家的侍衛可不是吃素的,他要不是還有點小手段,早就跟其他一起出來的兄弟一個下場了.可即便是這樣,他這幾天也如喪家之犬,到處東躲西藏,連兄弟們臨時的駐地都不敢回,就怕被秦家侍衛追上來而害了其他的弟兄們.

"她們兩個是你放出來的?"云松子漫不經心的問道,"怎麼?還不死心?還想要抓了阿若給你熬藥."

"在下對杜姑娘並無惡意,也不敢再打杜姑娘的主意,只希望杜姑娘能救在下的兄弟,之前多有冒犯之處還望杜姑娘見諒.只要杜姑娘肯救兄弟們一命,暗夜願以死謝罪!"暗夜沉聲說道,這幾天他都不敢想象,留在暫住地的兄弟們到底有幾個能抵得住毒發時的痛苦了!

他還沒逃出藥谷的時候,就跟云松子有過接觸了,從未想過從云松子那里得到解藥,與虎謀皮的下場就是被老虎吞了.他只希望自己費勁心機放出的這兩人能給自己創造一個機會,讓他能直接和杜若說話,他賭她會心軟.他實在不甘心,之前那麼難熬的日子,大家都挺過來了,難道現在就真的要死的那麼窩囊?難道老天爺真的容不下他們?暗夜直直的望著杜若,黑亮而帶著絕望的眼睛讓杜若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杜維陽干脆拉著似乎已經傻掉的女兒往里面走,"阿若,我們回去吧."在杜維陽看來,這人已經是死人了.先前要不是因為阿若求情,這小子早被人抓了.不過他也挺硬氣的,硬是挺著毒發的痛苦,就是不肯回同伴的駐地.

"杜姑娘!"暗夜啞著聲音叫了她一聲,一向沉穩的聲音第一次染上了焦急,上前一步,護在杜若周圍的侍衛立即拔刀而向,暗夜全然不顧,他也沒有繼續上前,而是雙腿一彎,似乎要給杜若跪下.

"壞蛋!"杜若突然從懷里掏出一樣東西,用力的朝他丟了過去,暗夜伸手輕松接過杜若丟來的東西,竟然是一個儲物袋!他不敢置信的望著杜若,想要的東西得來的太過容易,讓他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腿還保持著那個半曲的姿勢,杜若扭頭不看他,"你走,我不要再看見你了!"

暗夜目光微微一閃,"多謝杜姑娘!"他也沒說什麼來日一定相報之類的話,轉身就跌跌撞撞的離開.

"夫子."杜若怯怯的叫了一聲,云松子也沒說什麼,負手任暗夜離開.杜若松了一口氣轉而哀求的望著爹爹,杜維陽歎了一口氣,朝侍衛擺了擺手,"我們進去吧."

"好."杜若松了一口氣,她感覺那個暗夜其實並不壞,一個滿心為自己兄弟考慮的人,又能壞到哪里去呢?他也沒有真正傷害過她,他給自己吃的那顆毒藥云松子也查過了,不過一粒只能讓人拉幾次肚子的瀉藥而已,後來送來的那顆解藥也是一粒補虛養氣的靈丹.在檢查出那兩粒藥丸不是什麼毒藥之後,秦晉文的怒氣減輕了不少,杜若也趁機提議讓秦伯父放了那些人,說到底他們也是一群可憐人而已.她見秦晉文他們都沒有反對她的提議,就算是現在,夫子也任他走了,那暗夜至少應該對他們沒什麼威脅.

儲物袋里的解藥,也是她之前下意識為暗夜准備的,她總感覺他似乎還會來找自己.杜若將心比心,在藥谷的日子的確很絕望,她每天早上醒來,都忍不住會想,不知道自己今天會不會被云姑打死?而暗夜他們過的日子肯定比自己要絕望暗黑多了.杜若實在不忍心那些人好容易逃離了藥谷卻死在毒藥上,尤其是這毒藥是有解藥的.

"阿若."楊管事和方夫子哀求的望著杜若,她能讓云松子放走那個人,是不是也能讓云松子放了她們?她們真的從來沒有想過要害死她!

楊管事低聲啜泣著,雖說她看著不過二旬左右,但那是因為吃了定顏丹的關系,她和方夫子一樣,都已經快三百歲了,以築基期修士而言,她的壽命也差不多到頭了.看著杜若小小年紀修為進階這麼快,本身資質好,又深得云松子喜歡,她心里都不平衡起來,她總是幻想著,如果自己能重來一次,她也能做的跟杜若一樣好的!

眼見杜若年紀這麼小,就要突破引氣第五層了,她終于忍不住在抽簽的時候動了手腳,她只想讓杜若受點苦而已.她真沒想過要害死杜若啊!後來方師妹來找她,送了她那麼多靈石,說是讓她買通丫鬟,她當時也以為方師妹只想給杜若一個教訓而已,根本沒想到最後杜若會被人賣到藥谷去!

而方夫子更是懊惱,她只是在楊師姐抱怨的時候,故意提點了她幾句,讓她在抽簽的時候動了手腳,後來又鬼使神差的收下了別人送來的靈石,指使別院的丫鬟在杜若的服飾上動了手腳,除掉了云霧宗的標識.又照著那人的吩咐,買通了車夫,在車廂里加了一點迷香而已,其他的事她真的什麼都沒有干啊!她也沒那麼大的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送杜若去藥谷啊!

杜若根本不想管她們的事,她們和暗夜不同,暗夜的確不是好東西,可至少他沒真正傷害過她,而這兩人就算跟自己進藥谷沒關系,她在司幽的曆險一定是她們動的手腳,她救她們干嘛?繼續留著害自己?要不是她們,她能進藥谷嗎?杜若咬了咬牙,暗夜的事,夫子他們讓她知道了,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暗示著她把解藥交出去.

但自己為什麼會進藥谷,為什麼會突然冒出兩個伯父,為什麼他們都會一下子出現救自己,迄今也都沒人跟她解釋過!兩位師叔送到執法堂的事,她也不知道.很顯然這些事,他們都不想她知道,更輪不到她來管,既然這樣她何必強出頭呢?她自己還沒郁悶夠呢!再說送她們去執法堂,又不是殺了她們,有什麼好求情的?犯法坐牢不是天經地義的事?

"夫子,執法堂是專門關人的地方嗎?"杜若問道.

"不是,是懲罰人的地方.任何云霧宗的人做了錯事都要交給執法堂,讓執法堂來決定應該如何懲罰."云松子說道.

杜若轉頭認真的朝楊管事和方夫子說道:"楊師叔,方師叔,你們放心,執法堂是出了名的公正,你們沒做錯事,他們一定會還你們清白的!我相信你們不會做錯事的!"

杜若說的鏗鏘有力,楊管事和方夫子聽得無語凝噎.

云松子瞄了這丫頭一眼,總算沒笨到底!至少還明白,做事前先問過他,"不錯,她們要是沒犯錯,執法堂自然不會冤枉他們."

同門相互傾軋,在任何門派中都屢見不鮮,只要做的不太過分,事情不鬧大,執法堂也不會太在意,畢竟連牙齒和舌頭都有打架的時候.但如果勾結外人來陷害同門,那就是門派大忌了!這次可以因為小恩怨勾結外門,下次就能因為大利益背叛門派!這也是云松子不自行處置兩人,而將她們交給執法堂的最重要緣故,執法堂對這種叛徒從來不會手軟.

楊管事和方夫子已經徹底絕望,早知道她們不那麼貪心就好了!送杜若去司幽,只要她沒死,大家也抓不出她們什麼錯來,頂多沒了管事的位置而已,可現在——兩人目露絕望,門派對叛徒的懲罰有多嚴厲,她們在云霧宗這麼多年,怎麼可能不知道?

云松子示意下人將兩人帶下去,轉身面無表情的望著杜若:"你很閑."

杜若仰頭無辜的望著夫子,表示她聽不懂夫子在說什麼.

云松子嘴角一抽,伸手彈了她額頭一下,"熬藥去."他都沒想到這丫頭居然能背著自己偷偷熬出那麼多藥,看來她真是太閑了!

"是."杜若乖乖的往藥房走去.

杜維陽無奈的歎氣,這丫頭!

暗夜的事過去後,別院里的那些藥劑師也將天乙水差不多都熬好了,云松子見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就吩咐下人打點行李,准備回云霧宗了!

"太好了!終于可以回去了!"孫小雅這幾天可憋壞了,阿若忙著熬藥,阿芸忙著修煉,就剩她一個人在房里發呆.

"對不起."杜若歉然道,自從那次她們上街被人襲擊後,云松子就不許三人上街了.

"為什麼對不起?"孫小雅納悶的問道.

"沒什麼."杜若笑著摟著她的手臂說道,"等我們回了云霧宗,我們去修真集市好好玩玩!"

"好!"孫小雅拍手笑道,"我要吃蓮子酥蜜糖!"

薛靈芸撇嘴,"零嘴有什麼好吃的,等回了集市,我們去饕餮樓吃珍饈宴去!"

"那是什麼?"杜若和孫小雅異口同聲的問道.

"就是素齋吧?"薛靈芸其實也沒吃過,"我聽別人說,那里的珍饈宴很好吃."她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儲物袋,"這次曆練我得了不少好東西,賺的靈石足夠我們吃一頓了!"

"那我也有靈石."杜若也喜孜孜的說道,"我在司幽上也找到不少好東西,到時候我們去賣了去好好吃一頓.對了!"她輕拍額頭,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包金絲烈焰菇的孢子,"這個是烈焰金絲菇的孢子,甜滋滋的挺好吃的,你們嘗嘗."

"好."三人湊在一起,吃著零嘴,笑成了一團.

杜維陽站在門口聽著三人的嬉笑聲忍不住微笑起來,"爹爹?"杜若注意到父親站在門口,"爹爹,你找我?"

"沒事."杜維陽遞給了杜若一個小儲物袋,"這是我剛剛去買的東西,不知道你們喜不喜歡."

杜若打開儲物袋,不由歡喜的笑了起來,"爹爹你真好!"里面全是大澤鎮上的美食.

孫小雅和薛靈芸也欣喜的朝杜維陽行禮,"多謝杜伯伯費心."

"呵呵,你們繼續玩吧."杜維陽笑眯眯的說道.

"是."

"阿若,你境界穩固了嗎?"薛靈芸關切的問道.

"穩固了,怎麼?"杜若偏頭問道.

"我們想出去曆練,你去嗎?"薛靈芸問道.

"去哪里?"杜若問道.

"就在附近,我們的修為也不能去太遠的地方."薛靈芸拿了一張地圖出來,點了幾個離門派比較近的地方,"就這里幾個地方,沒什麼危險,靈草也比較多,我們采點回去還能賺些靈珠呢."

"好吧."杜若想了想,"我跟夫子說一聲,只要他同意,我就跟你們一起去."

"好."三人又商量了一會曆練的事,就各自回去修煉.

幾天後,云松子見事情都完成的差不多了,留下蕭瑀完成最後的善後工作,自己先帶著大家回了云霧宗.坐在飛船上,望著地面快速滑過的景色,杜若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她終于可以回家了!也不知道奶奶怎麼樣了?

"阿若,你吃不吃?"薛靈芸遞來了一只烤蝦.

"吃."杜若接過烤蝦,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爹爹的眼光還不錯,挑的零食都挺好吃的!

上篇:藥谷的後續(四)     下篇:萬獸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