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三)  
   
萬獸山(三)

杜若聽到那名修士的求救聲不由撇嘴,偷了人家的孩子不說,還想合伙他人把孩子的父母給殺了!這人真無恥!

"阿若要嗎?"云松子低頭問道.

"什麼?"

"你要養個小鷹獸嗎?"云松子問.

"不要."杜若很干脆的拒絕了,她可沒有搶別人孩子的嗜好.不過這樣的事在修真界卻很常見,很多修者就靠偷,搶高階妖獸的蛋來換取靈石,如果她有實力她一定讓那人把鷹獸蛋還給鷹獸,但她無法強求師父,師兄這麼去做.

"那我們走吧."云松子停下的目的,本就是讓阿若長長見識而已.

蕭瑀聽到那人的話不禁啞然,四只鷹獸蛋就想要收買一個金丹期修士出手幫忙?

"朋友,我這里還有明烈鳥,寒水蟒,三齒鴨獸……"那名修真估計也覺得自己出手寒磣,一面手忙腳亂的抵擋著妖獸,一面說著自己的藏貨.

"這人是專職偷蛋的嘛……"杜若很無語,怎麼全是蛋?

"還有一對盈彩蝶翼!"

聽到盈彩蝶翼,蕭瑀瞄了云松子一眼,云松子微微點頭,蕭瑀轉身去了後艙.

"師父,盈彩蝶翼很好?"杜若問.

"一會你看到就知道了."云松子輕拍她的小腦袋,"阿若,修士殺妖獸,妖獸也殺修士,天理循環,自有因果."

"嗯."杜若點點頭,知道云松子在開解自己.也知道前世愛護動物的想法在這個地方是無法通行的,這里的妖獸要比前世的動物凶猛的多,正如修士要殺妖獸奪取妖丹,妖獸也會殺修士吃了修士的內丹.

外頭的那名金丹修士見來了一名合道期的修士,心頭一涼,他原本以為能用這麼好飛行靈器,定是金丹期以上的修者,可沒有想到居然是合道期的.那兩只鷹獸已經殺紅了眼,蕭瑀出現後,它們也不管不顧,專心攻擊搶它們孩子的修士,那修士左右被圍攻,身上已經多處受傷了!

蕭瑀也沒有拔劍,而是取出了一只小小的網兜,對那修士說道:"這位前輩,您能躲開它們嗎?"

"可以!"那修士也顧不得自己會受傷,生生挨了鷹獸一鐵爪,才跌跌撞撞的逃出了包圍圈,而此時蕭瑀的網兜一罩,就牢牢的把兩只鷹獸也困住了,兩只鷹獸劇烈的掙紮了起來,發出了淒厲的叫聲.可那網兜很邪門,鷹獸越是掙紮越就捆的越緊,不一會鷹獸就像是力氣用盡一樣,懨懨的任蕭瑀把他們提了起來.

"謝了."那名修士見蕭瑀不過只是名合道期修士,感激之情不由降低不少,心里暗想這人肯定是大門派的弟子,不然不會有這麼好的法寶.那修士此時若不是強撐著一口氣,已經快倒下了,身上被鷹爪抓傷的地方,也泊泊的不停留著黑血.

蕭瑀在外曆練多年,對這人的心思了若指掌,他淡淡一笑,"這位前輩,家師有請."

修士一怔,隨即恍然,對啊!那麼大一艘船可不是一個小小的合道期修士能控制的,原來船里還有人!遲疑了一下,笑著說道:"在下還有要事,不便叨嘮尊師了."說著就要從儲物袋里掏出蝶翼給蕭瑀.

蕭瑀拱手說道:"前輩身重劇毒,何不入內休息一會再走呢?"

修士想了想,別說是再來一個金丹期修士了,就算是蕭瑀,現在也有把握暗算自己,他們要是對自己不懷好意,剛才就可以偷襲他了,又何必救他呢?思及此,他便大方的同蕭瑀進了船艙.

剛進船艙,一股濃厚精純的靈氣撲面而來,他身體快速的吸收著靈氣,原來鮮血淋漓的傷口瞬間恢複了不少,顯然這船艙里布置了聚靈陣!肯定是大門派的高階修士,不然不會有這麼大手筆的!真是太浪費了!這點靈氣都夠自己修煉好幾個月了,他們就這麼任靈氣隨處四散,修士忍不住搖頭歎息.

"師父."蕭瑀提著縮小的網兜走到了船艙里,兩只鷹獸被網兜包成一團,似乎連掙紮的力氣都沒有了,懨懨的相互靠著.

"在下武房,多謝這位道友出手相助,敢問道友貴姓?"那名修士拱手道謝,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云松子,只見他穿著一身尋常的藍色道袍,身上也沒什麼靈器佩飾,除了長相稍微出色些外,要不是他處在這艘船艙里,他都以為他只是一個尋常的凡人道士而已.那名修士心里暗暗吃驚,這人和他同輩論交,顯然也是金丹期的,但他又完全看不出他的修為,莫非此人是金丹後期修士?

"原來是萬獸尊者,在下云霧宗林浩遠,出門在外總有不便之處,道友不必多禮."云松子道.萬獸尊者武房,是堯光界較為出名的散修,以豢養妖獸,出售妖丹著名,因有金丹期的修為,可以隨意的出入萬獸山,這人時常就進萬壽山獵妖獸,難怪身上有這麼多妖獸蛋了.

原來師父叫林浩遠……杜若終于知道自己師父到底叫什麼名字了……

"前輩喝茶."蕭瑀端了一盞靈茶給那修士.

"原來是云霧宗林真人,久仰大名."武房接茶坐下,聽到是云霧宗的修士,他略略松了一口氣,云霧宗是超級大門派,林浩遠是金丹期修士,受著門派的供奉,身價肯定比他厚實多了,應該還不至于自降身份,做殺人奪寶的事.

武房注意到云松子身邊偎依著一名年約七八歲左右的粉嫩如玉琢般小女孩,"是女兒嗎?"修士思忖道,想起他是說了盈彩蝶翼才讓這人出手相救的,再看那嬌憨可愛的小女娃,不消云松子開口,就主動從儲物袋里取出了一對七彩斑斕的透明蝶翼,"這對蝶翼是在下偶爾從盈彩蝶王身上取下的,若是道友不嫌棄,就給令愛玩吧."他身邊有很多盈彩蝶翼,卻只有一對盈彩蝶王的蝶翼,要不是看在云松子是云霧宗金丹真人的份上,他也舍不得拿出來.

"令愛?"杜若瞅了他一眼,她跟師父長得很像嗎?

也難怪武房看走眼,也不是說男修不收女弟子,但一般來說,如果男修收了女弟子的話,像泡茶招呼客人的活,都是女弟子做的,很少會有男弟子來做,尤其是蕭瑀一看就是大弟子,有師兄給客人倒茶,小弟子袖手待在師父身邊的規矩嗎?除了女兒,哪個師父會允許小徒弟這麼放肆?

但這也不能說杜若沒有眼色,如果來的是熟人,她肯定早把一切都准備好了,但來的是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她原以為師父都不會讓他入船艙,當然沒給他准備茶水.後來見師兄要給他泡茶,她也想幫忙,但師父和師兄都讓她待著別動,她也就沒動了.

一開始沒確定武房的身份,云松子當然不會讓杜若離開身邊,萬一他起了歹心,杜若肯定是他第一個攻擊的目標.云松子接過那兩片蝶翼,輕拍杜若的小腦袋,"阿若,還不去給給武真人見禮."說著對男修道:"我這小徒兒被我寵壞了,無禮之處還望道友諒解."

"哪里哪里."武房的修為和身份,自然不會和小姑娘計較,再說這丫頭看上去嬌滴滴,一看就知道被人嬌養慣了的,遇到陌生人不敢說話也是常事.

云松子見那蝶翼取下的手法非常完美,保存的也非常完好,便微笑說道:"武道友,這對蝶王翼取之不易吧?這次倒是我占便宜了."

杜若給武房見禮後,偏頭打量著那對蝶翼,通體透明,翼面上有著繁複複雜的花紋,在光線的映照下閃爍著七彩的光芒,輕輕顫動的蝶翼還不時有閃著金光的磷粉掉下.這麼漂亮華麗的東西,是女孩子用的吧?師父給她的?這有什麼用?

"道友的救命之恩,我武房沒齒難忘,區區一對蝶翼何足掛齒?"武房懇切的說道.

云松子同武房寒暄了幾句後,便帶著杜若離開了,武房知道他是給自己空間讓他調息,他連忙設置了幾個簡略的防禦陣法,吃了幾粒丹藥,盤膝打坐.

"師父,這蝶翼有什麼用?"杜若好奇的問道.

"這是盈彩蝶王的蝶翼,你別看它薄,尋常的靈器根本話不怕."云松子說道,"很多女修都喜歡用彩蝶的翅膀做一對飛行靈器,盈彩蝶在蝶類妖獸中,品階算比較高的."

"我聽說百花堂的女修人人都有一對妖蝶翅膀呢!"蕭瑀戲謔道,"這麼一對盈彩蝶王翼起碼值百來個上品靈石呢!"

"這麼貴?師父,飛行靈器怎麼用?就是在身上按一對翅膀嗎?"杜若戳了戳那翅膀,果然那蝶翼感覺很堅韌.這蝶翼好像跟前世的裘皮大衣一樣,明知道取來的過程很殘忍,但很多女人都忍不住想要擁有一件.

蕭瑀聽得哈哈大笑,云松子也聽得一笑,"你又不是妖蝶,怎麼能按翅膀上去?"他將那蝶翼收好,"等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好."杜若點點頭.

這時武房也從內艙走了出來,看起來精神恢複了不少,"多謝林道友相助,在下也不敢耽誤道友行程,就先行告辭了,以後林道友有什麼需要在下的地方,盡管開口."武房其實傷勢並沒有完全恢複,但他也不敢再別人的地盤停留太久.

云松子拱手道:"舉手之勞,武道友不必太在意,在下現在倒真有一事想勞煩武道友."

"林道友請說."武房客氣的笑道.

"武道友常年出入萬獸山,應該對萬獸山很熟悉吧?我這徒兒最近想去萬獸山曆練下,不知道武道友處可有比較新的萬獸山地圖?"說著云松子將一儲物袋遞給了武房.

武房接過儲物袋一看,里面全是上品靈石,估摸著至少也有五六十塊,他臉上堆了笑,"林道友太客氣了,我這里有個玉簡,是我這些年進萬獸山的一些心得,你要是看得上,就盡管拿去吧."

云松子接了玉簡後,示意蕭瑀送武房出去,回來的時候,蕭瑀手里捧著六個蛋,"師父,這是武真人剛剛硬塞給我的.其中四個是鷹獸蛋,另外兩個蛋,一個是明烈鳥,一個是玉錦蛇."

"這人還算識趣."云松子評價道,這六個蛋加上那份玉簡,也夠得上他給的那些上品靈石了.

"他是散修,也不敢不與人為善."蕭瑀笑道,

那兩只鷹獸看到自己的孩子,情緒又激動了起來,不住"嗷嗷"的叫著,血紅的獸眼里居然流出了眼淚,蕭瑀將一只蛋丟給了鷹獸,一頭貌似雌鷹的鷹獸慌忙將蛋吞了進去.

"師父,他吃了蛋還能吐出來嗎?"杜若問.

"他們不是吃了,鷹獸身體里有個小空間袋,可以把蛋暫時放在那里."云松子解釋道.

蕭瑀開了窗戶,將網兜甩了出去,網兜漂浮在半空中,然後漸漸的松開,那兩只鷹獸得了自由,慌忙的拍著翅膀離去,也不管被留下的那三個蛋了.

"師兄,為什麼你只還了一個蛋給鷹獸?"杜若不解.

"阿若,鷹獸一窩只能活一只小鷹獸.鷹獸將四只蛋都孵化出來,然後讓小鷹獸自相殘殺,只有最強的才能活下來.這三只與其讓它們自相殘殺而死,還不如讓修士養呢!"蕭瑀說.

"哦."杜若點點頭.

蕭瑀揪揪她的小鼻子,"怎麼不同情小鷹獸了?"

杜若連忙捂住自己的鼻子,"這本來就是自然界弱肉強食的法則嘛,我有什麼好同情的."

蕭瑀驚訝的望著這丫頭,"你之前不是很同情那對鷹獸?"

"我是討厭那修士偷了人家的孩子,至于那些小鷹獸自相殘殺,那是自然法則,這有什麼好同情的?我們生下來時候不也會生病,熬不過就死了."杜若說.

兩人聽著杜若的話,半晌無語,云松子揉揉眉心,這杜維陽平時到底教了女兒什麼?這丫頭的想法怎麼這麼古怪?

"阿若,難道你以後准備一輩子不殺妖獸?"蕭瑀問道.

"當然不是."杜若搖頭,她也沒那麼偉大,如果哪天她有需要,她也會去殺妖獸的,"但我討厭無節制的殺戮!那武真人為什麼不像師兄一樣,留給一個蛋給鷹獸呢?這樣的話,鷹獸可能也不會這麼不死不休了!殺雞取卵,最終還是害人害己!"要是沒有師父出手相助,他早被鷹獸給殺死了!

云松子聞言臉上浮現了滿意的笑容,"不錯,阿若你以後都要記得,做什麼事都不能過頭,給別人留余地也是給自己留余地,太貪心的人永遠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是,師父."杜若乖巧的應道.

武房的事並沒有讓三人的行程耽擱多少時間,云松子的龍舟又飛了大約三四個時辰就到了云松子的老友處,趴在窗前望著腳下山泉潺潺,草木蔥榮的大山,杜若暗自奇怪,師父的朋友為什麼會在一座沒什麼靈氣的山上隱居呢?

上篇:萬獸山(二)     下篇:萬獸山(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