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五)  
   
萬獸山(五)

"喵!"丁點大小貓身體高高的弓起,尖銳的小爪子從肉墊里伸出,對著一頭足夠有它三個身體大的生物張牙舞爪的咪咪叫著.

一只麋身,牛尾,魚鱗,頭上還有一角,類似小狗的小獸好奇的低頭望著那毛茸茸,軟趴趴的小東西,抬起爪子輕輕的碰了碰,小貓不提防被它一拱,身體頓時仰翻在地上,不過它立馬翻身對著小獸的那張長臉狠狠一抓,"喵!"小貓發出了類似哭泣的叫聲.

"咪咪!"杜若原本在丹房給楊世伯打下手,聽到小寶貝的同尋常不一樣的叫聲忙跑了出來,卻見咪咪懨懨的趴在地上,一只小爪子上全是血,不由嚇了一跳,連忙將咪咪抱了起來,"乖乖,你怎麼了?"

"喵喵——"咪咪把小毛臉埋在主人的懷里哀哀叫著,小爪子控訴的高高的舉著.人家明明好好的在睡美容覺,這丑東西老是來煩她,還流口水在她身上,嗚——咪咪往主人溫暖的懷里磨蹭著,尋求安慰.

杜若一看心都揪疼了,咪咪的幾根指甲全部朝後翻斷了,有些還刺到了粉色的肉墊里,血珠不斷的從傷口處冒出,"乖乖不疼了,姐姐幫你吹吹."杜若小心的把斷了指甲挑開,用布蘸了泉水給它擦洗傷口,但對刺在肉墊里的指甲卻束手無策,她一拔咪咪就哀哀的慘叫,最後只能先捏碎了一顆傷藥給它敷上.

"這小東西膽子也太大了,連阿奇都敢抓,幸好阿奇沒跟它計較."宋清石站在門口恰好目睹這一幕,"阿若,你這只貓是什麼品種的?"宋清石一時還真看不出杜若這只小寵物的品種.

"是三花貓?"杜若自己也有些不確定,看它身上黃白褐三色雜毛,應該是三花吧?

"三花貓?"宋清石回想了下萬獸譜,有叫三花貓的妖獸嗎?

杜若見宋清石疑惑的模樣,想了想恍然道:"宋師兄,咪咪是凡貓."

"凡貓?你給凡貓吃補靈丹?還天天給她燒魚吃?"宋清石錯愕道,他還天天見這丫頭給這小貓煮小魚吃,喂獸奶,有時候還會找米飯,軟嫩獸肉喂它,他還以為這是什麼珍貴品種,才讓她照顧的那麼細心呢!

"補靈丹是它前階段生病,傷了元氣,我讓它吃了幾粒補補元氣,也就吃了三粒而已.天天吃魚……咪咪是凡貓,不天天吃魚會餓的."先前在藥谷讓它吃了半年多辟谷丹,讓咪咪瘦得身上都沒肉了,可把杜若給心疼的半死,等回到云霧宗後,她就天天給它喂魚了.

"你干嘛不喂辟谷丹?不是方便很多?"宋清石還是不明白.

"咪咪是貓又不是修者,怎麼能吃辟谷丹呢?多吃辟谷丹會讓它生病的."杜若說道,"動物有動物的食物,人有人的食物,怎麼可以一起吃呢?"

"是嘛?"宋清石望著杜若一本正經的小臉,有一瞬間的茫然,養只凡貓還要這麼講究?他目光轉向正在鼓著腮幫子賣力給師父吹爐火的小麒麟阿奇,他怎麼覺得師父養神獸都沒她那麼麻煩呢?"阿若這只小貓是誰送給你的?"宋清石放棄跟她討論如何喂養寵物.

"是劉師伯."杜若說.

"阿瑀以前沒送過小妖獸給你嗎?"宋清石很奇怪為什麼世叔和阿瑀會讓她養一只凡獸呢?就算閑散如自家師父,也會在他們小時候給他們抓幾個小妖獸讓大家玩耍的,更何況不要說世叔和阿瑀這麼疼阿若了.

"我以前修為不好,養不了妖獸."她的修為也是進了藥谷之後開始突飛猛進的,以自己先前的小身板,恐怕跟小妖獸嬉戲都會受傷吧?

"原來是這樣."宋清石若有所思,是不是提醒下跟阿瑀,讓阿瑀給阿若抓幾只比較有用的妖獸?修者在實力不強的時候,有幾只實力強悍的妖獸保護,會安全許多.

"清石,把那只貓肉墊里的斷甲拔出來,不然傷口會化膿的."楊逸云專注的望著爐火,吩咐徒弟道.

"是."宋清石伸手要杜若把咪咪給他,可咪咪死巴著杜若的衣襟,怎麼都不肯離開杜若的懷里.

"師兄,要不我去熬迷藥——"杜若還沒說完,只見宋清石食指微彎,輕輕的敲了敲咪咪的小腦袋,咪咪就歪著頭倒在了杜若的懷里.

"暈了就不疼了."宋清石笑眯眯的說道.

"呃……"杜若見宋清石出手快恨准的把咪咪肉墊上的斷甲全部拔掉,不由心疼縮了縮肩,干脆回到了楊逸云身邊,繼續給他打下手,眼不見就不心疼了.

楊逸云贊許的瞄了她一眼,這孩子還是挺有分寸的.這幾天杜若一直在楊逸云身邊打下手,一聲不吭的一大早起來幫他打掃丹房,把他所需的東西擺放在順手的位置,在他煉丹的時候,總是離得遠遠的,盡量不打擾他,卻又一聲不吭的把他所有的手法都記錄了下來,等他真正空閑的時候,把自己的問題一個個的提出來……這麼小的孩子,卻能難得這麼乖巧懂事,也真難得.

楊逸云身邊每個徒弟在自己身邊學習的時候,學習方式其實都跟杜若差不多,但他們基本都是由宋清石教過後才明白的,而宋清石以前是自己的雜役僮兒,近身服侍了自己近十年,才會這麼了解自己的喜好.相比之下,杜若跟在他身邊只有幾天,就能如此識趣,已經非常難得了.

虧楊逸云還特地囑咐宋清石,讓他別多話,有意考驗磨練下這丫頭呢!現在見那丫頭這麼乖巧,倒也不忍心再為難她了,有意把自己的煉丹術傾囊相授,畢竟他收的那幾個徒兒中,沒一個肯耐下性子跟自己學煉丹術,說不定以後他們要丹藥就靠這丫頭來煉了.

"浩遠幫你把火種煉化了嗎?"楊逸云問道.

"煉化了."杜若想起那束貌似不起眼的,沒什麼溫度的白色火焰就打了一個寒顫,她原本拿了一根銀簪子想試試溫度的,結果簪尖才剛剛靠近那束火焰,就汽化了……要不是有師父在,她都不敢碰那火.

楊逸云見她那心有余悸的模樣,嘴角一挑,眼底浮現了笑意,"火種雖被你煉化了,但想要馴化它,讓它為你所用,還需要多努力."

"世伯,我應該怎麼馴化它呢?"杜若虛心求教.

"平時沒事的時候多用靈力來滋養它,最好是用木系靈力,火焰越親近木靈力,對你煉丹就越有用處."楊逸云說道.

"那要是多用火系靈力呢?是不是會增加攻擊力?"杜若問道.

"你還想學煉器?"楊逸云反問.

杜若搖了搖頭,"不想,我煉丹都沒有學好呢."

"若是不想學煉器,就不需多用火系靈力滋養."楊逸云微微一笑.

"哦."杜若想了想,終于還是忍不住問道:"世伯,我能把這束火焰分成兩束,一束用木系靈力滋養,一束用火系靈力滋養嗎?"

"阿若怎麼想要這麼做呢?"楊逸云饒有興致的問.

"我想如果以後遇到什麼危險,是不是也能放火救我?"杜若說道,這火既然被她煉化,就不會對她產生任何傷害了.對她來說,目前沒有比這火種更好的武器了.

楊逸云聞言呵呵笑道:"也行,可這樣很費心思,畢竟用靈力滋養火種可不是容易的事."

"我可以慢慢來."杜若說,反正她現在也沒有危險.

楊逸云道:"平日還是以培養丹火為主,別本末倒置了."

"是."杜若這點還是有分寸的.

在楊逸云身邊學習的日子是忙碌的,每天識別草藥,煉藥熬藥……尤其是楊逸云也是熟能生巧理論的奉行者,確定她已經能用火種煉丹後,就丟了一大堆藥材讓她煉丹.不僅規定了數量,還規定了時間,要不是她在藥谷的時候受過云姑的磨練,真熬不下來呢.杜若也不知道楊逸云的那些藥材到底從哪里來的,難道他也跟自己一樣?把藥材種在收納玉盆里?

不過這種忙碌是有收獲的,才學了短短的幾天功夫,她就感到自己對藥理的了解更深一步了.楊逸云對煉丹很有研究,對藥劑學的研究卻不深,但他知識面要比杜若廣博太多了,有時候杜若完全不理解的問題,只消他幾句話就能讓杜若茅塞頓開.楊逸云曾也告誡杜若,凡事要有取舍,她不可能什麼都精通,在精力有限的前提下,還是鑽研一樣東西較好.

杜若也明白貪多嚼不爛的原則,但她熬制藥劑的成功率明顯要比煉丹高上一些,這點讓楊逸云也很無奈,後來就漸漸默許了杜若對藥劑的研究,甚至還主動研究起云姑留下的玉簡,把一些他認為杜若理解不了的問題,專門提出來解釋給她聽.畢竟藥劑除了不怎麼方便攜帶,又稍微浪費些藥材外,也沒什麼其他缺點了.修者常年服用丹藥還會有丹毒,服用藥劑卻沒有這後顧之憂.

楊逸云的丹房是閑人莫入的,除了杜若和宋清石,云松子和蕭瑀沒楊逸云的允許是不會踏入丹房半步的.云松子在楊逸云處待了幾天,見楊逸云對杜若非常滿意,就囑咐杜若跟著楊逸云好好學習,自己就先帶著宋清石和蕭瑀去萬獸山.萬獸山的結界還沒有恢複,但兩人卻不想和一群煉氣,築基期的修士在萬獸山入口處強資源,云松子和楊逸云商量後,干脆送他們進深山了.

杜若在知道師兄要進深山曆練,連夜熬制了一大堆療傷,解毒類的藥劑,一瓶瓶用小瓷瓶裝好密封,整齊的擺放在儲物袋里給兩人,蕭瑀和宋清石見她熬的通紅的眼,又感激又心疼又好笑,有楊逸云在,還需要她這麼賣力嗎?在杜若看來,楊世伯送丹藥,和她給師兄熬藥是兩回事,師兄平時對她這麼好,她熬藥劑給她,是自己的一片心意.

云松子送兩人進萬獸山後,就先回云霧宗了,臨走前吩咐杜若等蕭瑀從萬獸山曆練回來後,一起帶她會云霧宗.云松子三人走後,杜若的日子就更輕松了,楊逸云看上去親切隨和,實質是個非常閑散不羈的人,除了修煉和煉丹,甚少會在意其他事情.杜若只要完成他布置的作業,哪怕她把自己的別院翻天了,他都不會去管.在他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可比云松子方便多了.杜若將第三批兩千年的靈草收成後,就開始熬制洗髓湯,進行自己洗髓伐毛的大計劃了!

上篇:萬獸山(四)     下篇:萬獸山(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