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六)  
   
萬獸山(六)

忙碌充實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的,當杜若收獲三千年藥草的時候,她在楊逸云身邊學習也快有半年的時間了,而師兄和宋師兄卻一直沒回來,要不是見楊逸云一臉淡定,師父那邊也沒什麼反應,她還真為他們擔心呢!

"阿若."楊逸云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世伯."杜若放下手中的藥草,來到了楊逸云修煉的石室.

"阿若,你去煉制一百粒清靈丹."楊逸云吩咐道.

"一百顆清靈丹?"這還是楊逸云第一次讓她煉制這麼多丹藥呢!清靈丹是她目前常吃的丹藥,比補靈丹的等級要高一些.

"對,清靈丹,我記得讓你煉過兩次,還記得嗎?"楊逸云以為她忘了清靈丹的煉制的法子,正想重複一遍.

杜若就從懷里取出一瓶清靈丹,"世伯,這是我之前煉制好的清靈丹,你看能用嗎?"

楊逸云接過丹藥看了下,幾乎全是上品的清靈丹,他贊許的笑了笑,"不錯,阿若最近長進了不少."

"那是世伯教得好."杜若這句話可不是恭維的話,沒楊逸云的指導,她也不會進步這麼快.

"也要你肯學."楊逸云把丹藥還給杜若,"你先收好,這幾天可能會有人來問你要."

"是."杜若將丹藥收好,"對了,世伯,師兄他們什麼時候回來?"

"怎麼?想回家了?"楊逸云笑問道,別院除了他就只有幾個伺候的下人,平日里除了修煉和煉丹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事,這麼簡單枯燥的生活,這孩子能忍上半年也不錯了.

"不是."杜若搖頭,她也知道待在楊逸云身邊學習的機會很難得,這種機會或許一輩子也就這麼一次,她反而希望時間能越久越好,而不是只有短短的半年時間,"我只是有點擔心師兄和宋師兄."他們會不會是受傷才會這麼久才不出來?

"放心吧,他們沒事,估計是被什麼事纏上了."楊逸云安慰道.

"嗯."杜若點點頭.

楊逸云從懷里掏出一個儲物袋,"阿若,這個給你."

杜若接過儲物袋,發現里面全是玉簡和藥瓶,不由微微一愣.

"這些玉簡幾乎都是我這些年收集的藥書,還有些是我年輕時煉丹的心得,你拿去看看吧.藥瓶里的丹藥,是我以前煉制的,你師兄他們已經用不上了,你就拿去玩吧."楊逸云並不是因為杜若不是他的弟子,而不給她自己最近煉丹的心得,主要是兩人修為相差實在太遠,他年輕時煉丹的心得就夠她看上很多年了,近幾年的心得讓她看,只會把她帶入誤區.

"多謝世伯!"杜若連忙拜謝,手緊緊的攥著那只儲物袋,太好了!她看中楊世伯的藏書已經很久了,只是沒他的允許,她可不敢隨便複制.

楊逸云一笑,"以後也要這麼用功知道嗎?你才學了點皮毛,煉丹一道浩瀚無窮,切不可隨意自滿."

"是."杜若恭敬的聽著楊逸云的教誨,她仰起頭不舍的問道,"世伯,你要走了嗎?你不等宋師兄了嗎?"如果不是要離開,楊逸云肯定不會隨便給她這麼多玉簡的.

楊逸云伸手揉揉她的腦袋,"他等時間到了自然會出來."言下之意就是他不等宋清石出來,就要走了.

"哦."杜若有些不舍的低下了頭,不過她也知道能讓楊逸云指導自己半年已經是很大的機緣了,她不能太貪心了.

"你這幾天收拾下,三天後我送你回云霧宗."楊逸云說道,本來他就和云松子約定,蕭瑀和宋清石能及時從萬獸山趕回來就讓蕭瑀帶杜若回云霧宗,要是趕不回來就麻煩楊逸云送一趟.

"不用勞煩世伯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杜若忙婉拒道.

"你自己回去?你認得路?"楊逸云問.

"認得,我還有地圖呢."杜若說.

"你還有沒有飛行靈器吧?"楊逸云道,"你怎麼回去?走回去?"

"我有風行符."杜若說,"世伯,我想一個人回去試試看."

"你想要入世曆練?"楊逸云問.

"是的."杜若答道,"云霧宗離州浮也不遠,用風行符,四五個月也能到了."

"這我可做不了主,你得問了你師父後才行."楊逸云笑道.

"那我去問師父."杜若打定主意一定要讓師父答應這件事.她在三個月前,就開始熬洗髓湯了,可就在准備喝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一個重大問題,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天木地火靈根,她喝完洗髓湯,沒改善靈根固然很郁悶,可要是改善了,她又怎麼解釋靈根被改善的原因呢?

所以她想要有一階段單獨曆練的時間,最好回去的時自己的靈根已經改善了,等大家追問的時候,她就一問三不知,有時候讓人腦補,比親自解釋原因更靠譜.杜若現在洗髓湯繼續熬,但並沒有服用,而是一瓶瓶的放在儲物袋里,准備找個恰當的時機再喝.

"等等."楊逸云微微一抬手,接住一張憑空出現的玉符,"你師父傳信過來了."楊逸云頓了頓,"浩遠讓你去云霧宗在州浮的別院一趟,你有幾個師兄弟,在萬獸山曆練的時候中了毒,需要湯劑解毒."

"是,我馬上去."杜若應道.

"浩遠還說,你在那里先待上一段時間,萬獸山的陣法快恢複了,估計到時候別院還有不少受傷的弟子."楊逸云笑問,"要跟浩遠聯系嗎?"

"過幾天吧."杜若道,"師父現在一定很忙."別院受傷的人一定很多,不然師父不會讓她過去的.

"你去收拾下東西,一會我送你下山."楊逸云起身遞了一塊玉牌給杜若,"這是這里的鑰匙,你要是在門派別院呆膩了,來這里住幾天也行."

"多謝世伯."杜若有些受寵若驚的接過玉牌,她沒想到楊逸云居然會把別院的鑰匙給她.

楊逸云笑著捏了捏她的小揪揪,手感果然很好,"去收拾行李吧."

"是."杜若轉身往自己的精舍跑去.

等楊逸云帶著杜若來到云霧宗別院時,別院大門敞開,院子里躺了不少傷病員,杜若注意到這些人似乎都不是云霧宗的弟子.

"你進去吧."楊逸云拍了拍杜若的肩膀,"我走了."

"世伯再見."杜若乖巧的同楊逸云道別,望著楊逸云瀟灑遠去的身影,心里暗暗一歎,楊世伯還真灑脫.

"阿若,你來了."劉師伯接到云松子的口信,匆匆的跑了出來,見到杜若一人站在門口,不由松了一口氣.

"劉師伯,你怎麼來了?"杜若有些驚訝,劉師伯已經是執事堂的總管事了,就算有很多弟子受傷,也輪不到他出面吧?

"我是來找小峰的!"劉師伯臉色有些不好,"這臭小子進去了這麼久,都沒出來呢!眼見陣法都快恢複了."

"羅峰還沒出來?"杜若聞言也有些擔憂,"他沒出事吧?"

"應該沒事,這小子的本命元神燈還亮著呢."劉師伯說道,云霧宗合道期以上的弟子,門派都會留一盞他們的本命元神燈在門里,杜若和羅峰修為低,但上面有人,所以也各留了一盞,這也是楊逸云肯定蕭瑀和宋清石沒事的主要原因,他們兩人的本命元神燈還好好的亮著呢!

"那就好."杜若松了一口氣,"師伯,我先進去熬藥."

"好,我去萬獸山看看."羅峰是他養大的,他的一身修為也大多是他教的,雖說兩人沒師徒名分,但劉師伯心里已經把他當成自己的弟子,甚至是兒子看了.

"好."杜若匆匆進了門派別院,別院里忙得熱火朝天,修士們來來回回的,各自忙著手頭的活計,杜若一時不知道該找誰好了.

"是杜師姐嗎?"溫柔甜糯的聲音響起.

杜若回頭,一名年紀和她差不多的女孩子微笑的站在自己身後,沖著她甜甜的微笑,好可愛的小蘿莉!杜若眼睛一亮,"是,我是杜若,你是?"

"太好了,杜師姐,你終于來了,我們等了你好久了."小女孩對她甜甜笑道,"杜師姐,我叫星辰,家師姓孫."

"你是孫師叔的弟子?"杜若想起師父之前吩咐她去找一名姓孫的師叔.

"是的."星辰帶著杜若往丹房走去,"師姐,我們先去丹房吧."

"好."杜若好奇的指著躺在地上的傷員,"星辰師妹,這些人是干什麼的?"

"他們大部分都是散修,因為受了傷,師父讓他們暫時留在這里休息,反正我們云霧宗傷藥也多."星辰說道.

"哦."杜若心里暗忖,不是說傷藥不夠才讓她來的嗎?怎麼還接受了這麼多人呢?

星辰看出了她的疑惑,笑著解釋道:"這些傷藥我們盡有,主要是一些解毒藥不好煉制."

兩人說話間,來到了丹房,和外面人聲鼎沸不同,丹房里安靜的很,星辰四處望了望,"師姐,師父好像在丹房煉丹,要不你休息一下?"

"不用."杜若擺手道,"星辰師妹,孫師叔有留藥劑的方子給我嗎?"

"有,在這里."星辰連忙從一旁的櫃子里取出一張藥方.

"我先去煉藥吧."杜若站在藥櫃前,抓著自己需要的藥材,如果不是真忙不過來,師父肯定不會讓她過來的.

"那就勞煩師姐了."星辰松了一口氣,帶著杜若來到之前備好的藥房里,體貼的給她開好陣法,退了出去,她還要去給師父打下手呢!

杜若一邊熬著藥劑,一邊尋思著,這麼多煉氣期的弟子都去了萬獸山曆練,她是不是也進去看看?不要走的太遠,在山下晃一圈也行啊!就在杜若把第一鼎藥劑熬好,密封好,剛准備熬第二鍋,突然房里的禁制隱隱震動了起來,甚至她還隱約聽到外面有驚慌的叫聲.杜若一驚,要知道煉丹師煉丹的時候,需要全神貫注,受不得一點外界的打擾,所以丹房禁制甚至要比尋常弟子的住所還要更強些,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禁制松動?

杜若想也沒想,把在窗邊曬太陽的收納玉盆和咪咪一起丟到靈獸環里,再放出了幾只小蟲子,分別附了一絲神識在上面,示意它們爬出去查探.這種蟲子體積極小,又能爬又能飛,就算人一腳踩下去,都不一定能踩死,又都是複眼,眼睛幾乎看以三百六十度旋轉,是最適合探聽消息的小助手了.她在司幽的時候嘗到過這種蟲子的甜頭後,就一直養了好些只在身邊,反正只要丟在靈獸環里,存點靈氣,連吃食都不用喂,它們就能活上很久.

上篇:萬獸山(五)     下篇:萬獸山(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