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七)  
   
萬獸山(七)

小蟲剛剛爬出屋外,杜若還來不及觀察什麼,就覺識海一疼,"哼!"她低低的悶哼了一聲,派出去的幾只蟲子還來不及看清任何情況就死了!杜若臉色一白,她以前從來遇到過這種情況!這時候天色突然一下子暗了!窗外響起密密麻麻的,令人聽得心寒的"嘎吱"聲.

杜若摸著身上冒出的雞皮疙瘩,皺了皺眉頭,一時想不起這種聲音是什麼動物發出來的.她也來不及多想,就拍了一張隱身符在身上,又撐起了防護罩,正想把自己先前做的森林探險服穿上的時候,"轟!"一聲,地面隱隱晃了晃,隨著"喀拉"一聲,她房里的防護陣法也應聲破裂,大門和窗戶瞬間破了一個大洞,一片黑乎乎的,閃爍著紅光的黑云飄了進來,眨眼的功夫就把房里的擺設就消失了大半,然後漫天蓋地的朝杜若隱身的地方撲來.

杜若漂移了幾步,結果還是被黑云從上到下裹了個嚴嚴實實,這時杜若才看清,黑云居然是由一種大約有黃豆大小的小飛蟲組成的,飛蟲通體烏黑,外形貌似長了翅膀的螞蟻,閃爍著紅光的是它們的複眼.要不是自己從小就跟這種外形可怕的蟲子有過很親密的接觸,咋一看這麼多蟲子裹住了自己的全身,她非嚇死不可!

"咦?"杜若驚訝的發現自己的防護罩迅速的變薄,很快就搖搖欲墜了,她連忙補充靈氣,再次撐起防護罩.怎麼回事?她沒感受到那些飛蟻對自己采取任何攻擊手段啊?杜若神識探查到自己身邊除了飛蟻外,並沒有其他攻擊性的生物,她放心的再次仔細的觀察著那些飛蟻.片刻後,杜若錯愕的發現那些飛蟻居然在蠶食防護罩上的靈氣!難怪自己防護罩這麼快就廢了!所以說這些飛蟻只攻擊有靈氣的東西?難怪它們把房里的藥草和熬藥的玉鼎啃完後就來啃自己了.

了解了飛蟻的攻擊手段後,杜若稍稍放心了些,自己最不怕的就是費靈力,她小空間里的靈泉是可以瞬間恢複自己靈力的!就是不知道這些螞蟻能用什麼殺死?杜若試探的丟了一張烈火符出去,有一些飛蟻被烈火符發出的火焰燒死,但更多的飛蟻卻在大口的吞噬著火焰!不對!應該是吞噬著火焰上的靈氣,等火焰上的靈氣吞噬完,火焰就變成了尋常的凡火,飛蟻翅膀稍稍扇了下,火焰就熄滅了!

如果是這種攻擊手段的話,尋常的五行術法恐怕都對這些飛蟻無效吧?杜若沉吟著,也不對——剛剛還是有飛蟻被燒死的!也就是說烈焰符對飛蟻還是用的,但如果附在火焰上的靈氣消失,變成了凡火就無法傷害飛蟻了,也就是說想要殺死飛蟻,就要讓火焰上的靈氣充足到讓飛蟻來不及吃完就已經把它們燒死了!

思及此,杜若渾身冒出了一層淺淺的白色火焰,那火焰看似溫度不高,而且只有薄薄的一層,貌似很快就要熄滅一樣,但那些飛蟻一沾到這些火苗紛紛落地,不一會裹在杜若周圍的飛蟻就變成了地上的一堆圓形的灰燼.楊世伯給她的天地火種果然夠給力!危機解除後,杜若臉上絲毫不見喜色,她還是對敵經驗太少了!幸好現在只有飛蟻在攻擊自己,要是還有其他妖獸,恐怕還不等她相處對敵的計策,就被妖獸給殺死了!

"杜師侄,你沒事吧?"一名穿著青色道袍,年輕貌美的女修匆匆的趕了過來,見杜若安然無事的站在房里,不由松了一口氣,拭了拭額頭上滲出的冷汗.她可不敢想象,杜若有什麼三長兩短,林師祖會何等的震怒!

"是孫師叔嗎?"杜若猜測道.

"是的."孫師叔拉起杜若的手匆匆的往外走,"快跟我走,記得把防護罩撐起來!"她塞了一瓶丹藥給杜若,"這是清靈丹,恢複靈氣的速度比補靈丹快,你要是覺得自己靈氣快耗完了,就吃下一粒."

"多謝孫師叔."杜若隨著孫師叔剛走出房門,不由倒吸了一口氣!別院外防禦大陣已經撐起,遮天蔽日的蟲云將整個別院遮的嚴嚴實實,不見一絲日光,別院里已經燃起了靈燈照明.

"別怕."孫師叔安慰道,"防禦陣法有很多師祖,師伯在撐著,這些飛蟻一會就沒了.我們也向門派發了玉符求救,很快就會有老祖過來救我們了!"州浮別院最靠近萬獸山,云霧宗派遣到這里的修士,都是修為高深,經驗豐富的修者,大家對敵經驗豐富,面對這種蟲潮也顯得頗為游刃有余.杜若看到不少修者施展著術法將院子里殘留的蟲云消滅.最帥的就是那些劍修和體修,一招出去就有大片的蟲云跌落,面對這種以吞噬靈力為生的飛蟻,物理攻擊才是最有效的手段.

"嗯."杜若望著別院里慌亂四散的人群,隱約感到一絲的不妥,"師叔,這里時常會有這種事發生?"

"這種事幾千年都不會發生一次."孫師叔說道,"今年萬獸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護山陣法恢複的特別晚不說,居然還讓噬靈蟻飛了出來,還好只是二階噬靈蟻,要來上幾群五階的噬靈蟻,我們都別想活了!"

杜若聽了孫師叔的話,不動聲色的轉了轉手上的手鐲,又撐起了一層厚厚的防護罩,這只手鐲是師父給她的靈器之一,撐起的防護罩據說能抵得住金丹期修士自爆的威力!當然這靈器消耗的靈力也是巨大的,杜若剛才是因為自己的防護罩夠用,所以沒用這手鐲.

可孫師叔說現在只是二階的噬靈蟻,她自己的防護罩也只夠它們啃上一分鍾不到,如果來了五階噬靈蟻,恐怕她還來不及恢複靈氣,就能瞬間把她啃乾淨吧?杜若不禁打了一個寒噤,她不敢想象,要是剛剛那群飛蟻是五階的,會發什麼事!

"來了."孫師叔帶著杜若七轉八繞的進了一個隱蔽的暗室,里面站著一名女修,見孫師叔把杜若帶來了,臉上露出了一抹釋然的笑容,"好孩子,快進去."她啟動了一個機關,地面上露出了一個黑洞洞的地道.

杜若心知現在不是好奇的時候,忙跟著孫師叔一起進了地道,那名女修也走在了最後,也不知按了什麼機關,洞口就掩上了,眼前一片漆黑,好在修士們都有夜視的能力,大家順著蜿蜒曲折的台階慢慢的走了下去.

"這里是我們的一個避難地道,地道的另一個出口直通城外,這里設置了不少隔絕神識的陣法,如果僅僅是二階噬靈蟻,應該是查不到這個地方的."孫師叔一邊走一邊解釋道.

"師父!"一團小小的身影撲向了孫師叔,杜若注意到這里居然站了不少人,修為大多在煉氣期,築基期的修士只有孫師叔和那名開隧道的女修,看來別院里所有云霧宗煉氣期的弟子應該都在這里了.

"星辰不怕."孫師叔輕拍著杜若的背部,柔聲安慰著她.

"師父,為什麼師伯他們不躲進來?"星辰仰頭問道.

"師伯他們要把噬靈蟻殺光."孫師叔語氣沉重的說道,"如果師伯們也跟我們一樣避到了這里,固然可以保住自己一命,但那些噬靈蟻就會去其他地方尋找血食,那麼就會又很多修者和凡人遇難,我們云霧宗身為堯光界的頂梁柱,當然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我們修道之人哪怕身隕,也要除魔衛道,維護正義!"

"師父,那我也要去幫師伯!"星辰堅定的說道.

"對,師叔,我們也要去幫忙!"諸多煉氣期弟子被孫師叔說的熱血沸騰,紛紛跳出來附和道.

"除魔衛道固然重要,但也要量力而行."另一名姓孔的師叔語氣柔和的緩緩說道,"你們能有這個心意,我們很開心,但你們畢竟修為太低,出去對付噬靈蟻只會造成無謂的傷亡,大家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專心修煉,爭取能早點進階!"

杜若靠在牆壁上閉目養神,聽著兩位師叔的教導,她驚訝的發現在現代聽起來極為可笑的"除魔衛道","維護正義",在現在聽來,卻沒有絲毫可笑的感覺,反而心里隱隱有著感動.可能當人站在一個相對弱視的位置上的時候,他才會明白,如果真有所謂正義超人出現來拯救自己,哪會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轟隆!"地面又劇烈的搖晃了幾下,幾個修為較低的煉氣期修士因晃動而跌倒在了地上,有幾個年紀小的孩子,已經忍不住輕輕的哭了起來.

孫師叔和孔師叔擔憂的互視一眼,"我們去隧道口吧."孔師叔說道,"萬一——也能有個逃得地方."

孫師叔讓大家都起來,跟著她們一起走,修為較高的孔師叔走在最前面,中間是諸多煉氣的孩子,孫師叔走在最後面.幾個修為較高的煉氣期弟子也自覺的將修為較弱的弟子圍在了中間,杜若目前只有煉氣第二層,理所當然的被放在了最安全的位置.杜若也沒有反對,在她看來沒有什麼地方是絕對安全的,如果真出了什麼事,她在最里面說不定也能幫一把手.

突然孔師叔停了下來,示意大家噤聲,孔師叔趴在地上側耳細聽了一會,勃然變色的跳了起來,"大家拍上風行符快跟我走!"

杜若不解思索,掏出了一疊風行符一丟,她身邊幾個還沒來得及反應的孩子身上就都落下了一張符咒,"快走!"隨著孔師叔一聲令下,大家立即跟著孔師叔飛奔了起來.杜若此時也聽見了地面下傳來的似乎是地鼠在挖洞的聲音,經曆了噬靈蟻事件後,她可不認為這種聲音只是尋常地鼠在挖洞!當然這條隧道是云霧宗特制的逃命隧道,肯定禁制重重,但就不知道這種禁制能抵擋這種成群妖獸的攻擊多久!

上篇:萬獸山(六)     下篇:萬獸山(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