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八)  
   
萬獸山(八)

地道里老鼠挖洞的聲音越來越明顯,不少人臉上有著驚惶,一邊跑一邊輕聲啜泣著,有個年紀最小的孩子因為過于慌亂而跌倒在了地上,小嘴一癟,眼見就要放聲大哭了!

孔師叔回頭抱起那孩子繼續往前跑,她安慰眾人道:"不要驚慌!飛蟻,老鼠這種以數量取勝的妖獸一般等級都在一二階左右,是很容易對付的!"

眾人聽了孔師叔的保證,頓時放松了不少,臉上也露出了笑容.杜若心里卻輕松不起來.不錯!這種以數量取勝的妖獸,的確一般等級都不是很高,比如小綠,她喂它吃了這麼多靈泉,它也只能修煉到三階就停滯不前了,但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對付這種成群的妖獸,唯一的法子就是以絕對的實力在最短的時間里取勝,但以他們現在人員的構成,顯然是不可能的.

"到了!"地道很長,但大家都不是普通凡人,在風行符的幫助下,大家很快就到了地道的另一個出口,眾人一下子圍了上去,想要馬上出門.

"等等!"孫師叔連忙拉住幾個最心急的孩子,同孔師叔互視了一眼.

"大家撐起防護罩."孔師叔囑咐大家道,又同孫師叔一起,將幾個修為最弱的孩子護到了身後.

杜若趁機將自己畫好的金剛符分發給眾人,孫師叔和孔師叔見杜若手里厚厚的一疊一階金剛符,贊許的望了杜若一眼.杜若沒事喜歡畫符咒的事,門派里很多人都知道,所以眾人見她有這麼多金剛符也沒有很奇怪,大家一人手里拿了數十張,嚴正以待的擺開了防衛的姿勢.

"閉上眼睛,神識外放."孫師叔囑咐道.

"吱嘎."地道的石門緩緩打開,強光一下射入,饒大家已經把眼睛閉上了,還是不由自主的動了動眼皮.

果然石門才剛打開,就氣勢洶洶的飛進來一大群蚊子,孔師叔,孫師叔甩出了好幾個大火球,"大家圍在一起,千萬不要讓吸血毒蚊突破你們的防護罩."

幾個修為較高的築基期弟子圍成了一圈,撐起了防護罩,一有人乏力就立馬換人,杜若心里暗暗奇怪,怎麼攻擊的她們的盡是這種等級低的妖獸呢?這種妖獸平時難得一見,怎麼可能一下子出現了這麼多?難道是有人在人為操縱?

就在杜若疑惑為什麼出現的都是低階妖獸的時候,突然一只通體灰色僅額上方寸間有一簇火紅的羽毛,有著巨大鳥嘴的大鳥飛了過來,一邊飛一邊"方……方……"的叫著,那聲音一聲接著一聲,如海浪般襲來,周圍的石壁竟然在這怪叫下,紛紛爆裂開來!那只鳥兒輕敲的落在了枝頭上,高傲的望著他們.

杜若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倒退了幾步,很多孩子在這叫聲中,七孔流血,跌坐在地上,防護陣法頓時破開!原本裹在防護罩外的吸血毒蚊迅速撲了過來,幸好眾人反應皆不慢,有些撐起了自己的防護罩,有些將杜若給的金剛符拍在了身上.

"不好!"孔師叔和孫師叔同時臉色一變,"是五階妖獸衍火鶴!大家快跑!"孔師叔第一次聲嘶力竭的喊道,同時地下的禁制終于被打破,無數有如兔子般大小的妖鼠從地下噴薄而出!一名年幼的弟子還來不及發出任何聲音就被鼠潮給吞沒了,連一根頭發絲都沒留下.

"嗚……"一名女弟子忍不住當場失聲痛哭!

而此時衍火鶴的大嘴一張,吐出了一道如岩漿般濃郁而紅豔透亮的火焰,火焰奔流而出,不時的濺起無數火星,吸血毒蚊和妖鼠們哪怕是沾到了一點點的火星都瞬間化為了飛灰,火焰所到之處一切皆化為灰燼,連地面都被燒掉了一層!

"啊!"驚慌失措的叫聲此起彼落,大家再也不顧上其他人,有些修為高一些的人,在腿上拍了幾張風行符,往火焰還沒有流到的地方逃去.鼠潮和吸血毒蚊此時也顧不上攻擊了,也跟著大家一起逃了.

衍火鶴在妖獸譜中排名大約是兩百多位,傳說是畢方的後裔,雖說沒有畢方那麼善于控火,但畢竟出生名門,無論在術法和資質上,都比一般妖獸要好很多,五階衍火鶴只是最普通的而已,衍火鶴最高修煉到七階都有.

杜若也聽到"五階妖獸"四個字的時候,在腿上拍了兩張風行符,瞅准了空處跟著大家一起逃了!她不清楚衍火鶴是什麼東西,但師父說過六階妖獸相當于人類金丹期,那麼五階妖獸起碼是合道期吧?她現在才煉氣期啊!雖說自己修為要比普通煉氣期的人要高些,但誰都知道,五個煉氣五層的修者或許可以殺死一個煉氣大圓滿期的修者,但十個煉氣大圓滿期的修者都不一定能殺死一個築基一層的修者!這就是進階間的差距!合道期的妖獸要殺他們還不是跟玩一樣?

杜若眼睛的余光掃到孫師叔和孔師叔非但沒有跟著他們一起逃,而是迎著衍火鶴而上,杜若心里一酸,再也不忍心在看下去了,這世|界上還有是好人的,其實師叔她們要逃,肯定活命的機會要比他們大多了!

"方……"一聲比之前要小很多的衍火鶴叫聲在她身後響起,緊接著,杜若面前出現了一只小衍火鶴.

"是衍火鶴幼崽!"一名貌似最年長的煉氣期男弟子顫抖的說道,"那只衍火鶴是五階的修為,這只如果是它的孩子的話起碼是四階!"

"四階!"大家倒吸了一口涼氣,四階也有築基期的修為啊!那衍火鶴幼崽高嘯了一聲,張嘴吐出一股比之前衍火鶴要清淺許多的火焰.杜若松了一口氣,看來它等級真的比較低!

"啊!"一名弟子估計是靈力後繼乏力,防護罩被火焰突破,剛沾上了一點火星,火焰就迅速蔓延,幾息功夫就成為了一個火人,離他最近的另一弟子伸手幫他拍身上的火焰,結果火焰沒熄滅,反而一起了成為了火人,兩人在慘叫聲中活活燒死!

眾人見此情形不由臉色慘白,腿腳發軟,"還愣著干什麼!大家分開逃!"杜若大喝一聲,眾人如大夢初醒,一個個的屁滾尿流的往另一邊跑去,說是分開跑,其實大家大多都只往一個方向跑,他們能逃得方向實在不多了.

那小衍火鶴見狀不滿的叫了一聲,翅膀一扇,鳥身如箭一般沖了出去,尖銳的喙對准一名逃得較慢的弟子的後腦一戳,那弟子慘叫一聲,倒在了地上,"蘇——"小衍火鶴津津有味的吸食起腦漿來.吸完一個後,那小衍火鶴又尋找起另一個目標來.

"我們肯定逃不過了!如果大家拼了!"在第三名弟子被小衍火鶴吸完腦漿後,幾名弟子被激起了血性,他們逃得再快也快不過衍火鶴的飛行速度,"反正都是死,死前拉個四階妖獸當墊背也值了!"說著那人大吼一聲,無數冒著寒氣的冰雹打向衍火鶴.

幾名弟子也紛紛的施了水系術法往小衍火鶴身上丟去,衍火鶴躲也不屑躲,任那些冰雹砸到自己身上,它張嘴又吐出了一股火焰,一名沖在最前面的弟子瞬間被火焰吞沒.

絕對的實力差距讓大家臉上浮現了絕望,很多人跌坐在地上,閉目等死!杜若想了想,也跟著眾人漫天丟了無數小火球過去.眾人拿不可置信的目光望著杜若,那小衍火鶴也偏頭不屑的瞄了杜若一眼,也不躲閃那些火球,任它們落到自己身上,"方——"它發出一絲愉悅的叫聲,衍火鶴本來就是火系妖獸,杜若丟來的那些火球對它來說,是最好的滋補品.

突然小衍火鶴慘叫了一聲,雙目流血,杜若見計謀成功,暗喜這小鶴對敵經驗不豐富,太過輕敵,她丟了無數爆破符過去,"大家快跑!大獸要來了!往森林里跑!"

眾人打了一激靈,飛快的往森林深處跑去,果然那大獸聽到孩子的慘叫聲,不顧一起的飛了過來,當它看到自己孩子雙目被戳瞎,渾身被烈火符炸的焦黑的慘狀,不由憤怒的厲嘯,張嘴疾射出一股濃濃的火焰.不少逃得慢的人還沒沾到火星,就被火焰的熱氣活活蒸熟了!

杜若不管不顧的往森林里逃命,該幫的都幫了,她已經做到自己能力的極限了,現在都自救不暇了,也沒什麼能力救人了!杜若因為在煉氣期已經轉了三次,所以體內的靈力要比尋常煉氣修士濃厚許多,她拼盡全力的奔跑,自然要比同門快上很多,而且森林里因為樹木遮天蔽日,衍火鶴根本看不到眾人的蹤跡,它只能憤怒的盤旋在森林上空,不停的往森林里噴射著火焰.

衍火鶴的火焰杜若壓根不怕,她身體已經融入了天地火種,師父曾經說過,只要火焰的等級沒高過她體內的火種,她就根本不用怕.師父和楊世伯雖沒明說她那個火種到底是什麼名稱,可師父曾不甚滿意的說,她先將就用下,下次如果能找到南離明火,再幫她融合下,就知道這火種應該只比南離明火等級稍低些.南離明火是神獸朱雀的本命火種,而這只衍火鶴不過只是五階妖獸而已,能噴等級多高的火?

"孽畜爾敢!"就像所有電影里警察總是最晚來的一個一樣,云霧宗派來拯救門人的元嬰期修士終于趕到了!

杜若遠遠的瞄去,只見一名衣袂飄揚的美男子如謫仙般站在半空之中,很有氣勢的抬手就將那只大衍火鶴給束縛住了……

"老祖來了!老祖來了!"森林里響起弟子如釋重負的哭叫聲,"老祖救命!"杜若遠遠的望見很多弟子已經往那名元嬰修士身邊跑去,那元嬰期老祖抖落了一塊絲帕,示意活下的弟子踏上絲帕,看來是准備把他們直接帶回云霧宗.

杜若轉身繼續往森林深處跑去,她這次不把資質提升好,她就堅決不回去!她可不希望自己每次遇到妖獸就只有逃命的份!她又能逃上幾次呢?

上篇:萬獸山(七)     下篇:萬獸山(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