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九)  
   
萬獸山(九)

"你說什麼?"劉師伯瞪大了銅鈴般的眼睛,錯愕的問道,"你說阿若被妖獸殺死了?"怎麼可能!別人不知道,他可清楚這丫頭之前已經修煉到煉氣大圓滿境界了,或許衍火鶴她殺不了,但自保肯定是綽綽有余,他可不信林師祖會沒有給她防身的法器!

州浮的妖獸小動亂很快就被云霧宗的兩位元嬰期的老祖給平息了,受驚的煉氣期小弟子也被老祖們帶回來了別院.劉師伯在萬獸山尋找羅峰未果,聽說州浮別院出現了妖獸襲擊,擔心在別院熬藥的杜若,匆匆的趕了過去,結果卻聽到杜若被妖獸殺死的噩耗.

"是的."別院的管事神情沉痛,見煉氣期弟子傷亡如此慘重,大家心里都不好受,早知道當初不要讓這些孩子躲到地道里,留在他們身邊說不定還會好些呢!

"不可能,不是沒看到阿若的——尸體嘛!"劉師伯斷然否認,要是阿若生有什麼意外,林師祖早就趕過來了,至少也會發玉符給他,現在林師叔一點動靜都沒有,阿若肯定是沒事,定是在逃的時候,同大家失散了.

"你看!煉氣期的小弟子都在這里了."管事指了那些在大廳安然入睡的孩子道,"木老祖還特地在森林里喊了好幾聲,讓孩子們出聲回應他,能接回來的孩子都接回來了."再想起孫,孔兩位師妹尸體的慘狀,他沉沉的歎了一口氣,"我們找了方圓百里之內所有的地方,能帶回來的弟子都帶回來了,有些孩子可能被鑽地鼠給吃了,找不到了……"

劉師伯一聽是木老祖去救煉氣期的弟子,不由心里一沉,云霧宗幾位元嬰期老祖中,就數木老祖最喜歡孩子,別說是本門弟子了,就是凡人的孩子有了什麼危險,只要被他看見了,他也一定會救治的,想來只要他找到的孩子,一定全帶回來了.阿若逃得再遠,也不可能一下子逃出木老祖的神識搜索……劉師伯再也不敢耽擱,忙發傳音玉符給云松子,告訴他杜若的噩耗.劉師伯發出玉符後,用力的抓了抓自己的頭發,後悔為什麼不把杜若安頓好了再走!

不一會云松子的傳音玉符就飛來了,就說了兩句話,"阿若元神燈沒有滅,繼續找."

劉師伯松了一口氣,朝大廳里一名還沒有睡著的煉氣期弟子走去,詳細詢問他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也好確定到底去哪里找阿若.

云松子握著大劉傳來的玉符,微微皺眉,阿若沒回門派?她元神燈還亮著,肯定不可能跟別院的人說的那樣,被妖獸殺了,但她現在哪里?難道逃的時候迷路了?也不對,要是迷路了,她一定會發玉符給他,想起楊逸云在離開前給自己發的信息,難道阿若真想自己走回來?

"阿若不見了?"盤坐在云松子對面的玄衣男子皺著濃眉問道.

"她跟我說過,她想自己走回來,難道是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了?"云松子猜測,但依阿若的性子,若真想自己走回來,一定會傳信給他,肯定不會在這個時候無緣無故失蹤,讓別人為她擔憂的.

秦晉文也搖頭道:"就算是自己上路,她也一定會發個信息給我們的."女兒不是那種任性妄為的人,不過他也不怎麼太擔心女兒,畢竟她的元神燈還好好的亮著呢.

"許是遇到什麼事暫時忘了."云松子暫時不怎麼擔心杜若,畢竟州浮妖獸小動亂已經平息,只要阿若不往萬獸山跑,她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畢竟她真實修為已經是煉氣大圓滿期了.云松子現在需要解決的是,親自過來接女兒的秦晉文,他望著秦晉文道,"在阿若沒滿十五歲前,我不希望她回秦家."

秦晉文挑眉望向云松子,"她是我女兒."要不是他遲遲扣著自己女兒不肯放人,把他派來的下屬都打發走了,他也不會親自跑一趟.

"她只認杜陽."云松子指出事實,他們心里都很清楚,杜若就算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也不可能會像對杜陽一樣對待秦晉文的.

秦晉文沉默了一會,"我只是想讓她去崇吾住幾天,就當是游玩,不會帶她回家族的."

"我聽杜陽說,你們之前想讓阿若跟杜瑾謙定親?"云松子問,這樣是他不想讓杜若回去的最重要原因,阿若年紀還小,太早讓她接觸男女情事,只會害了她.

"她小時候我是這麼想過."秦晉文也不否認,"但現在阿若本身修為不錯,也沒必要讓她太早定下來,會影響她修行的."

杜瑾謙現在雖沒有正妻,但身邊早已侍妾成群,秦晉文雖說自己侍妾也不少,但這不代表他喜歡自己未來的女婿跟他一樣.女兒如果是那種光有天賦卻不肯吃苦的孩子,他一定會把女兒嫁給杜瑾謙,至少這樣她能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但現在女兒修煉已小成,他當然不會把她圈在後院的那塊小地方,那樣太委屈她了.

云松子聽了微微頷首道:"等她回來後問她自己吧."他不可能攔著阿若永遠不回秦家,他只是不想她太早回去而已.

秦晉文微微一笑,只要云松子不摻和,他有把握能把女兒哄過來,"那我先回崇吾了,阿若回來後告訴我一聲."他頓了頓,"要是阿若三天後還沒有音訊,就告訴我."

云松子點頭道:"好."三天後如果阿若還不傳消息回來,不用秦晉文,他也會親自去趟州浮的.

就在大家疑惑杜若到底在哪的時候,杜若正一個人全副武裝的走在萬獸山里.師父問武房買的那份萬獸山的詳細地圖,順被也她複制了一份,這也是她敢一個人獨闖萬獸山的主要原因.

"噗!"一劍刺入了地面,地面上隱隱有殷紅的鮮血滲出,劍尖輕輕一挑,一只跟泥土差不多顏色的類似蜥蜴的小妖獸被挑了出來.杜若劍身微微一抖,蜥蜴的尸體就被她抖到一旁的灌木林里,很快一陣"吱吱"的噬咬聲響起.

這種小妖獸是群居動物,平時以妖獸血肉為食,最喜歡躲在泥土里潛伏,趁獵物不被的時候,竄出地面咬上一口,它的牙齒里有一種令人迅速麻痹的毒素,被它咬傷的獵物會在很短時間里會因中毒而渾身麻木,然後潛伏在附近的蜥蜴就會一哄而上,將獵物分食乾淨.

杜若一開始的時候曾吃過這種妖獸的虧,幸好身上穿的衣服夠結實,又開了防護罩,才沒被那妖獸咬破,不過十來只蜥蜴一哄而上,還是頗費了她一番心思才解決.自那次後,杜若每次在森林里探險的時候,就更小心了.這里的森林貌似安靜悠閑,實則危機四伏,司幽跟這里比起來,簡直就跟兒童樂園一樣.

杜若當然不是漫無目的的在森林里曆險,她是想去武房提到的一個山谷,據武房在玉簡里寫的,山谷沒什麼靈氣,也沒什麼珍稀的奇珍異常,但勝在安全,很少有妖獸出沒,是一個休養的好地方.杜若想在山谷尋個隱秘的地方,一邊催生靈藥,一面提高自己的資質.她不是沒想過給師父發個消息報平安,但一旦發了消息,師父讓她馬上回去怎麼辦?最好的法子就是什麼都不說,裝成自己無法報信最好.

"沙沙"腳踩在枯枝落葉上的聲音響起,腳步很響,一點都沒有隱匿自己行蹤的意思,聽聲音似乎數量還不少,移動速度也很快,還伴隨著鈴鐺的聲音,杜若忙躍身往樹上一跳,隱藏自己的氣息.很快那些人就過來了!

"啊!"杜若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將一聲尖叫壓在了喉嚨里,忍住了嘔吐了欲望,下面路過的一群"人",不,應該不是人,是一群半腐爛的修者的尸體.這是僵尸?還是喪尸?杜若認為這些東西似乎有人再暗中控制的.但她剛才輕微的舉動還是引起了那些尸體的注意,走在最前面的"人"抬起了爛了一半的臉,已經沒有眼珠的眼眶里露出了莫名的凶殘的紅光.

杜若想也不想,隨手從靈獸環里抓出一只活的蜥蜴,往它身上拍了一張隱身符,自己也在身上拍了一張隱身符,將氣息完全的斂住.那些尸體飛快的朝著那只蜥蜴追去.杜若松一口氣,它們應該是靠氣息辨別物體的吧?所以隱身符對它們是無效的.

杜若注意到它們走路完全不看路,遇到攔路物也是直直的撞上去的,很多參天大樹都被它們給撞翻,而它們的身體卻絲毫不損傷.為首的那具尸體也不知道用什麼方式,手一伸精准的一把抓住了那只蜥蜴,"吱嘎"一聲,那只蜥蜴被活活的捏死,那尸體抬手仰頭,"嘰咕,嘰咕"的將蜥蜴身體里流出的鮮血吸得干乾淨淨.

杜若打了一個寒噤,忙躲到了自己小空間里.這些東西比妖獸還可怕!至少妖獸長得再凶惡,也沒有那麼惡心.

上篇:萬獸山(八)     下篇:萬獸山(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