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十一)  
   
萬獸山(十一)

杜若待在小空間里,一邊處理著藥草,一邊看著外頭那對師兄妹的舉動.只見那師兄輕巧的抱住了要癱軟在地上的師妹,輕聲說道:"師妹別怕,我一定讓你回到師父身邊."說著他將一只手鐲戴在了她的手腕上,"這藥性還有半個時辰就結束了."師兄四處望了望,用劍挑開杜若的藏身之處,將自己師妹放進了這個洞口,又在外面設置了一個陣法,自己轉身往山谷另一個出口跑去.師妹渾身無力,眼睜睜的望著師兄遠去的身影,淚水不斷的滑落.

杜若望著這對師兄妹的舉動,心下惻然,這時沉重的腳步聲不斷的傳來,很快很多滿身血汙,身體半腐爛的尸體出現在山谷里,杜若厭惡的皺了皺眉頭,怎麼又是這群東西?這一年里,她除了修煉之外,也看了不少之前買過的玉簡,書籍,就有一本叫《大千錄》書里面提到了僵尸.

據《大千錄》記載,僵尸形成的條件很複雜,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只有腐而不爛的蔭尸才有機會成為僵尸.僵尸四肢僵硬,頭不低,眼不斜,腿不分,不腐爛,而這些尸體大部分已經腐爛,顯然不是僵尸,而是被人用邪術煉化變成了尸傀儡,能施展這種邪術的大都是尸修.

尸修在修真界是一個人人喊打的存在,死者為大,修者對自己的尸體一般都很保護,如果某個修者的尸體被人煉化成尸傀儡,那麼後人一定會對尸修不死不休的報複.不過眼下的這些尸傀儡,應該是尸修"就地取材"得來的,畢竟萬獸山里修者的尸體到處都有,又都腐爛成這樣,別說是後人了,就算是尸體的親娘來,估計都認不得.

那些尸傀儡的移動速度很快,師兄為了安置師妹花了些時間,他還沒走出幾步,就被尸傀儡們追上了,那些尸傀儡身體僵硬,但行動迅速,力大無窮,且不知疼痛,哪怕腦袋被砍下了,身體還能繼續攻擊,而且那尸體飛濺出來的血還是帶毒的,草木一旦被沾上,不會枯萎,但立即渾身烏黑,簡直跟核輻射一樣可怕.

那師兄對敵經驗顯然很豐富,每次都巧妙了避開了那飛濺的黑血,出招也極為狠辣,基本上一招就就能讓一具尸傀儡碎成一堆爛肉,再無攻擊力.只是他修為再高,畢竟是血肉之軀,加上之前明顯經曆了一場大戰,僵持了小半個時辰,身上就開始掛彩了.

杜若低下頭專注的處理那些藥材,再也不看外面的打斗,她很同情這對師兄妹,但這些尸傀儡每一個修為都高出她許多,別說幫忙了,她一出小空間說不定就被秒了.眼不見為淨,她再也不忍去看那師兄的慘狀了.再說那師兄已經染上了尸毒了,除非能馬上服下解毒藥丸,不然他半個時辰後必死無疑,而她目前根本沒有解尸毒的藥草.

那師妹隔著陣法望著師兄的慘狀,淚水不斷的滑落,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她突然一躍而起,沖入了包圍圈,"師兄!"她抱住了臉上已經泛出黑氣的師兄.

"師妹."師兄大驚,"你怎麼出來了!"

"師兄,要死我們一起死."師妹哭叫道,一劍劈開了一具尸傀儡.

"你!"師兄嘴角動了動,厲聲喝斥道,"胡鬧!"不過手卻下意識的環住了師妹.

師妹嘴角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容,"師兄,我們從小到大都沒有分開過,現在也不分開."

"好!"師兄一劍爆開一具尸傀儡,身體一側替師妹擋下了另一具尸傀儡的利爪.

杜若想閉上眼睛不看這兩人,但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追隨著那對師兄妹.她注意到這對師兄妹招式並不是因為對付尸傀儡而狠辣,而是似乎劍招本來攻擊力就很強,不過那位師妹明顯修為比師兄低上一些,師兄為了保護師妹,身上又多了幾條傷痕,很快兩人被尸傀儡逼到死角,他們臉色烏青,指甲變得尖銳厚重,顯然已尸毒攻心,如果不出意外,兩人很快就會變成尸傀儡的.杜若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這時兩人突然放棄了抵抗,雙手緊握著,相視一笑.

"他們……"杜若望著他們臉上毅然決然的神色,臉色一變,"不好!"

"轟!"隨著一聲巨響,小空間劇烈的晃動起來,她下意識的雙手抱頭,開啟了防護罩,心里暗暗祈禱自己這個小空間夠結實!能抵得住兩個起碼是築基期以上修者的自爆.杜若仿佛身處一艘在海浪中浮動的小船,突上突下,震感強烈但不劇烈,這場自爆似乎對空間影響不大,或者說這個空間本身防禦很好,她在里面出來感覺有些震動外,絲毫沒有感到空間有崩裂的感覺.一旦確定空間沒危險後,她松了口氣,安心的待在空間里等待著震動結束.

她還真是倒黴,在這麼隱蔽的地方,都會遇到這種事.等爆炸結束,她就召回小綠,今天就離開萬獸山!她所待的小山谷離萬獸山的出口並不遠,杜若不清楚萬獸山的陣法到底恢複了沒有,但武房在玉簡里曾經說過,就算是萬獸山關閉,也不用擔心出不去,萬獸山有很多地方,都有合道期以上的修士守著,只要支付些靈石,那些修士就會帶著修士離開萬獸山.

萬獸山的禁制幾百年才會減弱一次,不過里面靈草,妖獸眾多,進去一次能獲得的好處眾多,很少有修士能抵擋得住這種誘惑,若是家族和師門有修為高的前輩自然可以由長輩帶領進入萬獸山,但有些散修就只能依靠這種傳送點進出.武房在合道期之前,就一直靠這種傳送點進入萬獸山,對此十分熟悉,他甚至還標注了幾處比較繁華常見的傳送點.但凡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所以杜若絲毫不擔心自己會離不開萬獸山.她猜阿芸的父母是不想讓她太早進萬獸山修煉,才會沒有跟她說這種偏路.

不過經曆了這次事情後,杜若再次確認自己的小空間不是萬能的,平時沒什麼危險,她躲在空間里,到可以當個能隨身攜帶的帳篷,但要是有什麼危險,躲在空間里太被動了,這對師兄妹實力還不夠強悍.萬一以後來個什麼元嬰,出竅期修者的自爆,或者幾個強大的妖獸打斗,說不定她就跟著陪葬了.來萬獸山的這一年她過得實在太過安逸了,警覺心有些降低了.

她應該一開始就做更多的防護措施的,光靠一個小空間,想要在萬獸山舒舒服服的活下去,那是不可能的.杜若等空間稍稍一穩定,她就探頭往外望去,也不知道山谷被炸成什麼樣子了!結果她才一冒頭,她就愣了,這是——什麼地方!

她目光所見之處,竟然一處沼澤,上面蘆葦,灌木密布,遠處還有大片的原始森林,腳下的縱橫交錯的是條條清亮的水道,水很清澈,水深約到成年男子的腳步,水面上還漂浮著類似荷花,水葫蘆等漂亮的水生作物.如果忽略湖底淤泥處露出的白色骨頭的話,她都以為自己到了哪個濕地公園……

這時沼澤的陸地處走來一群類似羚羊的小動物,那群小動物試探性的伸頭在水面上舔了一口,水面上絲毫沒動靜,那些小動物又舔了一口,水面還是沒有動靜.那些小羚羊就放心大膽的在水面上喝起了甘甜的清水,杜若注意到那些小羚羊周身都圍繞著一圈透明的光暈,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七彩的光芒.

突然水面上的一截枯木動了動,張開了一張猙獰的大嘴,對著離水面最近的小羚羊一口咬了下去,透明光罩瞬間破裂,取而代之是一層藍色的水幕,將小羚羊裹得嚴嚴實實的,順利的拖下了水面,其余受驚的小羚羊驚惶的四散逃亡,瞬間逃得干乾淨淨.

被咬住的小羚羊劇烈掙紮著,但怎麼都掙脫不了那層水幕,等水幕散去的時候,小羚羊已經斷氣,水底的淤泥混合著羚羊的鮮血,將水面攪得一片渾濁.很快水面就平靜了下來,那類似枯木的妖獸飽餐一頓後,留下來幾段殘肢,滿足的離開,水里的其他小魚瞬間圍了上去,眨眼功夫,就把殘肢上的碎肉啃咬乾淨,僅留下幾段乾淨的白骨,漸漸的沉到了河底,不一會淤泥開始下沉,水面的鮮血漸漸淡去,水道再次恢複了清澈.

杜若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修真界的動物世界,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如果這里還是萬獸山的話,這里是萬獸山的中部地區,剛剛出現的那頭類似枯木的妖獸應該是"沼澤泥鱷",是一種專門生活在沼澤里的妖獸,據說它可以在沼澤的泥地里不吃不喝不呼吸的潛伏三百年,是一種生命力非常強悍的妖獸,尋常的沼澤泥鱷都有六階的實力,稍微運氣差一點,就會遇到七階的妖獸,這種妖獸在萬獸山很常見,大部分分部在萬獸山的中部.

杜若連忙拿出武房的玉簡,對比起現在的所在地來,她想自己的空間應該是受了爆炸沖擊波的影響,才會飄到這里,那對師兄妹的本事,自爆應該還不至于到撕裂空間的地步.杜若確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後,在身上拍了一個隱身符後,跳出了空間,險險的落在一塊泥地上.杜若跟小綠聯系了一下,讓它飛來找自己後,就往武房玉簡上記載的,在離此處不遠的一個傳送點,她得在天黑之前盡快趕去那里,不然到了天黑,這沼澤還要更危險!

上篇:萬獸山(十)     下篇:萬獸山(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