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十二)  
   
萬獸山(十二)

杜若踩著軟爛的泥地,一手持劍,小心而快速的移動,沼澤很大,但杜若不敢用術法趕路,生怕法術波動太大,引起妖獸的注意,只敢靠雙腿在泥地上跑,為了讓跑路的速度更快一點,她甚至把手上腳上的承重鐵環都拿掉了.

"吱嘎,吱嘎"幾只烏黑的大鳥在天空盤旋了一會,俯沖直下,在水道里濺起一堆水花後,嘴里叼起一條有著鋒利牙齒的大魚,也不咀嚼一下,一仰頭就將魚咽了下去,繼續分到天空中,尋找下一個獵物.

杜若比對著玉簡上的傳送點,估摸了下,今晚她是肯定趕不到傳送點了,夜晚的萬獸山比白天還危險,杜若四處張望著,想趁天還沒有全黑的時候,找個臨時休息的地方等一晚上.

"嘩——"一聲極輕的物體滑過草地的聲音.

杜若不動聲色的繼續往前走,突然"嘩啦"一聲,杜若快速反身牢牢的扣住來者的七寸,另一只手輕輕一滑,將蛇膽挖了出來,丟進了儲物袋里.這種蛇叫飛草蛇,是一種很普通的妖獸,基本上在一二階左右,渾身也就蛇膽有解毒的作用,連個妖丹都沒有.她來萬獸山一年,已經殺了不知道多少條這樣的蛇了,想不到這種小蛇在萬獸山中部也有.杜若隨手將小蛇的尸體丟大了水道里,血腥味引來了不少魚的攻擊.杜若從儲物袋里取出清水將手上的腥味洗乾淨,省得引來妖獸.

杜若四處望了望,找了一棵看起來比較高的樹木,躍身跳上了主枝干,從儲物袋了取出一件深色的斗篷,把身體整個包里起來.這件斗篷有隔絕神識的功效,杜若在斗篷里待了一會,就進了小空間.在小空間里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還是這里舒服啊!杜若在空間里舒服的洗了一個澡,剛含了一口靈泉,准備打坐,突然她探頭朝空間外望去.

深藍的水彈重重的落在厚重的土牆上,激起了一片泥漿.一頭沼澤泥鱷張著大嘴,憤怒的朝一頭貌似犀牛的妖獸狠狠的吐著水彈,身後堅硬如鐵的尾巴狠狠的拍打著水面,激起數米高的水牆,許多水生妖獸被活生生的震死,尸體漂浮在水面上,水面一片鮮紅狼藉.

那頭犀牛用尖角挑起一頭離它最近的小妖獸,頭狠狠一甩,那頭小妖獸就朝泥鱷飛去,泥鱷嘴一張,吐出一顆水彈將小妖獸彈開,結果小妖獸在半路突然爆炸了,小妖獸的血肉如下雨般降落在泥鱷身上,泥鱷防護罩很輕松的將血肉甩開.那犀牛不管不顧繼續找小妖獸往泥鱷身上丟,基本都是丟到半路就爆炸了.那泥鱷被小妖獸弄的不耐煩了,干脆尾巴再次一甩,一下次沖到了犀牛面前,連小妖獸爆炸的血肉也不顧了.犀牛也朝著泥鱷沖了過去,用尖角狠狠的朝泥鱷攻擊,而泥鱷則用鋒利的牙齒,堅硬的後尾朝犀牛皮粗肉厚的身體上攻擊.

杜若眼尖的注意到小妖獸的血肉在落到水里後,水面上很多已經殘缺的水生植物漸漸的開始變黑了,難道那小妖獸的血肉有毒?果然兩頭妖獸在打斗了半刻,形勢急轉,泥鱷憤怒的低吼了起來,身體劇烈的翻滾著,尾巴一下下的拍打著水面,估計等兩頭妖獸打斗完後,這里也毀了吧?那頭貌似犀牛的妖獸應該是尖角上帶毒吧?不然那些小妖獸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帶毒呢?

泥鱷估計是知道自己中毒了,想要速戰速決,身上藍芒突然一斂,隨即迅速的暴漲,一層深藍的水幕一下子將犀牛裹住,隨即嘴巴一張,狠狠的朝犀牛的脖子處咬下.犀牛劇烈的掙紮著,將自己的尖角頂進了泥鱷的身體里.兩頭激烈的扭成了一團,水面從劇烈的波動到漸漸的平靜,最後兩頭妖獸平靜的趴在已經沒有水的泥潭里,一動不動.

同歸于盡……杜若望著眼前這慘烈的一幕,莫名的想起之前的那對師兄妹,果然在萬獸山這個地方,這世上眾生萬物都是平等的.杜若小心的出了小空間,朝兩頭妖獸的尸體,投出了一只妖兔.妖兔跳躍的踩在泥鱷和犀牛的臉上,朝自由的地方奔去.杜若想也不想,飛快的走到兩頭妖獸的身邊,抬手寒光一閃,從妖獸的丹田處拿出了兩顆龍眼大小的內丹,這還是自己第一次拿妖獸的內丹呢!

來萬獸山這麼多天,杜若一開始還不忍心隨意殘害妖獸的尸體,可漸漸的她發現妖獸死後,就算她不拿,也有其它妖獸或者是修者來分割尸體,所以杜若現在很理所當然的撿現成的便宜.這種高級妖獸間的爭斗,往往很慘烈,很多妖獸最後都會采取自爆,別說是內丹了,就是連渣都不會剩一點.

杜若拿完內丹後,打起犀牛的尖角的注意了,她剛才就對那只尖角很感興趣,泥鱷的護甲多堅硬啊!它居然都能刺破,她正愁沒有一樣比較鋒利的武器呢!而且這尖角說不定還是帶毒呢!杜若帶上手套,用匕首化開尖角周圍的厚皮,仔細的研究了一陣,從根部把整只尖角都取了下來.

拿完內丹和尖角,杜若在腿上拍了兩張風行符,飛快的離開了這個地方.這兩頭妖獸身上其實還有很多好東西,比如犀牛的皮和泥鱷身上的鱗甲,牙齒等.但之前這兩只弄出了這麼大動靜肯定引起了不少妖獸的注意,尤其是現成濃厚的血腥味,肯定會引起不少食肉類妖獸,她還是快點離開比較好,就她現在這點小身板,給那些高階妖獸塞牙縫都不夠.可惜自己儲物袋不夠大,不然直接把這兩只妖獸的尸體帶走了.

"奇怪?"杜若走了幾步路,疑惑的停了下來,"怎麼這麼快就失效了?"她現在用的風行符是中級符咒,依理來說應該要跑上小半個時辰才會失效啊!杜若想也不想,再拍了兩張在腿上,走了大約幾分鍾後,再次失效了!

"難道禁制!"杜若再次慶幸自己喜歡准備很多很多符咒,她沒有壓力的再拍了兩張風行符,繼續向前趕路.

在她離開沒多久,居然陸陸續續的來了不少妖獸和修士,最先到場的修士是一對男女,兩人剛到打斗現場,那女修就輕輕"咦"了一聲,"居然有道友比我們還早到?"

"內丹已經不見了,看來我們晚了一步."男修手微微一伸,犀牛的那對如同銅鈴般的眼珠就落到了男修的手里,男修偏頭問女修,"那沼澤泥鱷的鱗甲很堅固,要不剝下來給你做件內甲?"

女修皺了皺眉頭,"不要,這麼丑的鱗甲."她眼珠一轉,撒嬌的對男修道,"我想要七環彩帶蛇的鱗甲和盈彩蝶翼."

"好."男修好脾氣的笑笑,伸手攬住她的腰,"我們走吧,後面來了不少妖獸."

"你說之前那人是不是就躲在這里?"女修嬉笑的問.

"應該不會,這兩只妖獸都七階了,尤其是那頭獨角犀,是變異的毒犀,能做到躲在這里而不被波及的,實力怎麼說也應該在金丹以上,金丹期修士會不知道這種變異的毒犀,眼珠跟內丹一樣珍貴呢?"變異毒犀的雙目有避瘴毒的功效,在毒瘴叢生的萬獸山,眼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比內丹更重要.

"小修士怎麼可能活下來呢?"女修不解的問,"那可是兩頭七階妖獸."

"或許有什麼異寶吧."男修含笑說.

"又是什麼世家弟子吧."女修嘟噥的說道,"那些世家弟子真討厭,本身又不缺這些,為什麼老要跟我們這些散修搶內丹呢?"

男修安撫的輕拍女修的肩膀,並不說話.

兩人的一番對話,杜若並沒有聽見,不然她一定會後悔自己平時看書太少,遇到寶貝也這麼輕易放過了!不過她現在也沒有後悔的時間,她現在遇上了一個大麻煩!杜若不停的往腳上拍風行符,盡量的在沼澤間跳躍著,她的身後跟著一只小小的身影,那是一頭通體灰黑色,約莫貓咪大小的,身後拖著一條長長粗粗尾巴的小獸,那小獸一邊追著杜若,一邊嘴里發出"嗚嗚"的叫聲,露出了尖銳的牙齒,屢次想要攻擊杜若.

杜若一邊逃一邊暗暗懊惱,自己修為真是太弱了,居然連這種小妖獸都能欺負自己了!別看這小獸身材迷你,那是因為這只小獸才剛出生的緣故,這種叫灰虎鼬的妖獸也是沼澤地區的中低階妖獸之一,基本上在三四階左右,據說成年的灰虎鼬有老虎那麼大,又因為毛發呈灰色,所以叫灰虎鼬.灰虎鼬是獨居動物,未成年的小鼬基本都是跟母鼬住在一起的.杜若不怕這只小鼬,卻怕它娘,所以一見它追上來,就連忙逃開,不想因為這只小鼬而跟成年的灰虎鼬起沖突.

"轟!"突然破空飛來一個巨大的黑影,杜若閃身往一旁逃去,身邊的一棵大叔被攔腰截成兩段,正好重重的倒在杜若逃跑的前方,木屑泥漿飛散.一頭體型若虎,豎著一條高高粗壯尾巴的灰虎鼬正神色不善的盯著杜若,褐色的眼珠露出了嗜血殘忍的目光.

"是成年的三階灰虎鼬!"杜若雙目微微眯起,以她目前的修為對付三階灰虎鼬雖說吃力些,但也不至于淪落到只能逃跑的下場,杜若決定把這只灰虎鼬當成自己練手的對象!她可不想老是逃命!

"嗚嗚."那頭小鼬歡快的就要朝那頭成年的灰虎鼬撲去,顯然那頭灰虎鼬是它的母親.

杜若望著那頭歡快的小鼬,伸手虛空一攔,輕而易舉的將小鼬抓到了手里,緊緊的握著不斷掙紮,"嗷嗷"直叫的小鼬,杜若心里居然浮起了一陣滿足感,活該!誰讓你追我!

那成年的灰虎鼬見自己孩子在杜若手里,不由暴躁了起來,嘴里發出了威脅的低吼聲.那只小鼬眼見掙紮不成,尾巴一翹……杜若不慌不忙對著那渾圓小屁股輕輕一拍,想放毒氣?門都沒有!"嗚——"小鼬哀叫了一聲,懨懨的趴在杜若的手心里.杜若望著四周的地形,心里思量著應付的對策.

眼見那母獸已經快忍不住要撲上來了,杜若手里微微一用力,小鼬發出了一聲淒厲的哀嚎,它的四肢已經被杜若卸下.聽著孩子的哀哀的叫聲,母獸暴躁的憑空躍起,不過一個起落就落在了杜若的面前.杜若手里的爆破雷李連炮珠似的朝灰虎鼬丟去,那灰虎鼬身上立即起了一層土黃的光芒,將爆破符牢牢的隔絕在外面.

就是這個時候,杜若想也不想將軟趴趴的小鼬朝著爆破符爆炸的地方一丟,那母獸也不顧自己,連忙朝小鼬撲去,將它牢牢的護在身上,為了能讓小鼬進自己的防護罩,母獸收起了防護罩,用身體硬撐爆著,被破爆符炸的遍體鱗傷,鮮血淋漓.

"嗚嗚——"小鼬淒哀的叫聲從母獸肚子下悶悶的傳出,母獸吃力的挪動身體,愛憐的舔舐著自己的孩子,褐色的雙目流下了眼淚.

杜若手里已經拿上了剛才到手的犀牛尖角了,見此情形,她怎麼都下不去那手,她警惕的站著,渾身防備的望著那對灰虎鼬.

那母獸原本已經准備等死了,見杜若遲遲不下手,雙目凝視了杜若一會,勉強起身,叼起小獸往沼澤深處走去.杜若等母獸走遠後,才松了一口氣,等她放松下來查看周圍的環境的時候,不由一愣.

她面前有一大片泥漿,泥漿范圍巨大,竟然連一個落腳點都沒有,但在沼澤的對面,居然就是一片森林,杜若拿出了玉簡對照了一下,發現那片森林里正有一個傳送點.杜若撿起一根樹枝朝泥漿處丟去,那根樹枝直直的插入泥漿,然後慢慢的慢慢的,那根樹枝沉到了泥漿里.

杜若臉色微微一沉,想了想,放出了一只風行紙鶴,看著那風行紙鶴朝著森林慢慢的飛去,過了好一會,她見風行紙鶴安全著陸,不由松了一口氣,臉上也露出了微笑.她又取出了一只風行紙鶴,跳了上去,朝森林處飛去.

紙鶴朝著森林的方向飛去,杜若坐在紙盒上,正暗暗慶幸自己馬上就要離開萬獸山的時候,突然一股莫名的吸力傳來,杜若只覺得身體一重,翻身掉落下紙鶴.杜若手一伸,牢牢的抓住紙鶴,但紙鶴突然靜止不前了,雖然它的翅膀依然在扇著.

杜若忙低頭朝泥漿望去,只見她下方的泥漿突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小漩渦,那漩渦很快就越變越大,那吸力也越來越大,很快紙鶴跟著杜若一起被漩渦吸了進去,杜若在被漩渦徹底吞噬前,逃進了自己的隨身空間,而紙鶴則被泥漿巨大的吸力瞬間碎成了齏粉!

上篇:萬獸山(十一)     下篇:萬獸山(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