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十七)  
   
萬獸山(十七)

"師父,也沒什麼事,小師妹看不上這里的小妖獸."蕭瑀笑著說道,迎著云松子坐到上座,又揮手示意那男修退下,杜若接過丫鬟沏好的茶水,乖巧的遞了上去.

云松子輕啜了一口靈茶,"是不喜歡這些妖獸?還是不喜歡養小妖獸?"

蕭瑀瞄了一眼被杜若抱在懷里當成寶貝的小貓,連只凡貓她都那麼喜歡,會不喜歡養小妖獸?該是看不上這里的妖獸吧?

杜若低著頭不敢說話,她敢跟師兄回嘴較勁,遇到師父她就焉了.杜若也不是不喜歡妖獸,但人是有感情的動物,養小妖獸多費勁,花了那麼多感情和心血把小妖獸養大,只為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把它當炮灰?她可舍不得,咪咪和小綠別說是為了她被人殺死了,就算是自然死亡她都舍不得.還是那句話,她情願養幾窩蟲子,當炮灰時還比小妖獸給力些.

"抬起頭來."云松子見徒兒耷拉著小腦袋,怯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又好氣又好笑,他有這麼凶嗎?

"師父——"杜若抬頭糯糯的叫了一聲,"我已經有小綠了."她知道師父看不上咪咪,所以直接把小綠說出來了,有一只七階蜂皇的蜂巢,怎麼說都算牛了,畢竟靈蜂能達到高階的不多.

云松子沉吟了下,"也好,等小綠發展了蜂群後,給我看看是什麼品種的."

"好,師父!"杜若欣喜的應道,云松子抬手敲了敲她的額頭,"回去休息吧,明天讓你師兄帶你出去逛逛."

"是."杜若依言退下.

蕭瑀見她對云松子乖巧的樣子,笑著對她擠了擠眼睛,杜若朝他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云松子低頭喝茶只當沒看見.

"師父."等云松子離去後,蕭瑀上前問道,"要不要我先送小師妹回云霧宗?"

云松子搖了搖頭,"不用,等舉行拍賣會的時候,把她一起帶上."

"師父——"蕭瑀不是很贊同帶小師妹去拍賣會,拍賣會那種地方魚龍混雜,小師妹年紀還小,去哪里是不是太早了?

"她年紀也不小了,也該讓她知道點外面的事了,與其讓她一個人去瞎闖,還不如先帶她去認認路,明天你帶她去店鋪換點靈石."云松子頓了頓說道,"這丫頭剛才跟我說,如果我不帶她回來,她就准備出靈石從萬獸山的傳送點出來."

"……"蕭瑀嘴角抽了下,"她怎麼知道萬獸山有傳送點的?"

"武房的玉簡."

蕭瑀嘴角再次抽了抽,"我明天就帶她去外面轉一圈."這丫頭定是看書看傻了,居然這麼不知天高地厚!武房是什麼人?在萬獸山附近,黑白兩道都走熟了的人,走傳送點這種黑路子自是無礙,但她一個小丫頭去那種地方,不是等被人生吞活剝嗎?就算是一些小門派,小世家,都不敢去打傳送點的主意進萬獸山,不然萬獸山早人滿為患了.

蕭瑀在盤算著,明天怎麼帶小師妹"見世面"的時候,杜若將今天的洗髓湯喝完後,在房里清點著這一年在萬獸山的收獲.她身上最貴重的東西,應該是收納玉盆里那幾株存活下來的萬年靈草,因為她在萬魘鬼窟耽擱了好幾天,很多種植的藥草因為長期不見陽光而枯萎了,活下的也懨懨的,萬幸她千辛萬苦采來的天露草沒枯萎!

那幾株原本就不怎麼精神的萬年靈草,似乎沒什麼改變,依然要掛不掛的老樣子.杜若把枯萎的草藥全部挖走,滴了幾滴精露下去,將藥草澆灌了一遍.回頭她去萬草經上翻翻,看看還有什麼栽種比較簡單的靈植.杜若把藥草收拾的差不多後,就把玉盆放在窗前曬太陽.這玉盆本身就帶有隔絕神識查看的陣法,就算是師父,只要不是有意用神識查看,也看不出她里面到底種了什麼的.

除了這幾株藥草外,她在萬獸山最大的收獲就是那顆犀牛的內丹和那根尖角吧?不知道那頭犀牛是什麼名稱?杜若准備明天給師兄看看,他見多識廣,應該知道這怎麼用.杜若將東西整理了一遍,把不需要的東西都丟到了專門放垃圾的儲物袋里,回頭一並處理了.

"小師妹."蕭瑀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睡了嗎?"

"師兄."杜若將手里的東西往儲物袋里一丟,跑下床去開門.

蕭瑀手里拿著一個玉簡,見杜若開口,含笑開口道,"阿若,你認識星辰嗎?"

"星辰?是孫師叔的弟子星辰嗎?"杜若想了想問道,"師兄,孫師叔和孔師叔還好嗎?"

"她隕落了."蕭瑀沉默了會,選擇如實告訴了杜若,"不過那妖獸也被她和孔師妹殺死了."

"是嗎……"杜若有些傷心,要是沒有孫師叔和孔師叔,可能她早死了.

蕭瑀低頭見杜若露在裙擺外的白襪,不由皺了皺眉頭,"阿若,你怎麼不穿鞋呢?"

"啊?"杜若這才發現自己沒穿鞋,"我忘了."

"這是星辰給你的玉簡,她聽說你脫險了很開心."蕭瑀拍拍她的頭,示意她快回去穿鞋.

"師兄,星辰在哪里?"杜若聽話的穿上了木屐,想給蕭瑀泡茶.

"她被楊世伯收為徒弟了."蕭瑀笑著攔住杜若,"別泡茶了,我一會就走了."

"啊?"杜若驚訝的問道,"星辰是云霧宗的弟子,怎麼又成為楊世伯的弟子呢?"

"她不算是我們云霧宗的弟子,孫師妹以前是一名散修,星辰是她的血親後人,孫師妹一心想讓她重振家業,故沒讓她進云霧宗學藝,她從小修煉的功法都是孫家的家傳心法,而不是云霧宗的心法.孫師妹隕落後,一直沒人照顧她."蕭瑀解釋道,"她是天火地木靈根,很適合煉丹,師父見她可憐,就把她送到楊世伯那里去了,原本是讓她做藥僮的,後來楊世伯見她聰明伶俐,就收她做徒弟了."

"那太好了."杜若是在楊世伯手下待過的,知道藥僮的不易,能從藥僮熬到徒弟,星辰肯定吃了不少苦,杜若接過玉簡先放到了儲物袋里,順手又掏出了那顆內丹和牛角,"師兄,這是我在萬獸山里撿到的東西,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咦?"蕭瑀微訝的接過內丹,牛角,"這是七階獨角犀的內丹和牛角,你從哪里來的?"

"我在鬼窟里撿到的."杜若說道.

是從尸體上撿來的吧?蕭瑀暗暗歎了一口氣,憐惜的拍了拍她的肩,"你先收好,這內丹有不少用途,你可以煉丹也能賣了."

"我才不買呢,留著煉丹."杜若喜孜孜的把內丹放好,"師兄,這牛角有什麼用."

蕭瑀拿起牛角看了看,"看來這頭獨角犀是變異的毒犀,這只牛角到可以煉制一把毒匕."

杜若眼睛亮了亮,"師兄怎麼煉制?"

蕭瑀將牛角收入自己的儲物袋里,"過幾天我給你,你想要什麼樣子的匕首?"

杜若糾結了下,她對匕首的形狀沒概念啊!蕭瑀一笑,"明天我帶你去外面走走,你看看有什麼喜歡的形狀跟我說就是了."

"謝謝師兄."杜若朝著蕭瑀甜甜的道謝,就差沒後面搖條尾巴了.

"早點休息吧."蕭瑀笑著刮刮她的鼻子,轉身離去.

杜若打了一個哈欠,轉身往床上一躺,把咪咪往懷里一摟,合眼就睡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洞府里的下人,剛在打掃洞府,就見杜若穿了一身利落的男裝起身了.

"杜姑娘,你起來了."下人們上前打招呼.

"師父,師兄呢?"杜若納悶的問道,她起身找了一圈,都沒看到他們.

"秦真人,林真人和蕭公子,天還沒亮就出去了."下人說道.

"哦."是去鍛煉了吧?杜若知道師父和師兄都有早起晨練的習慣,她以前在云霧宗的時候也有這習慣.

"阿若?"秦晉文晨練回來,見杜若一個人站在院子里,關切的上前問道:"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不多睡會?"

杜若指了指日頭,"秦伯父,時辰也不早了."換算成現代時間,也快早上七點了.

"是啊."秦晉文笑著看了看天色,"吃過早飯了嗎?陪秦伯伯一起去吃早茶如何?"

"呃——"他不吃辟谷丹嗎?杜若有些奇怪,照秦伯父這種修為,應該不重口腹之欲了啊.

"早聽說云川樓的早茶很有名氣,一直沒嘗過,阿若陪伯父一起去嘗嘗如何?"秦晉文含笑提議.

"好."杜若點點頭,回頭想讓下人傳話給師父,就見秦晉文已經吩咐下去了,"等林真人和蕭公子回來了,也一起過來吧."

"嗯."杜若跟著秦晉文出了洞府,昨天來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現在出來的時候,她才發現這個洞府居然在半山腰,杜若瞄了瞄筆直陡峭的山壁,這修真界果然個性,連客棧都建的那麼與眾不同.

秦晉文牽起她的手,淡定的一腳踏出了山壁,杜若跟著他身後,兩人就這麼踏在半空中,一階階的往下走,仿佛有台階般,杜若看的新奇不已.

秦晉文見杜若好奇的盯著半空,似乎想找出台階來,眼底不由帶了笑意,解釋道:"這法術叫縱云梯,等你進入合道期後就能學了."

"原來縱云梯是這樣的?"杜若聽過縱云梯這個法術,可沒想到還能這麼用.

"阿若,你喜歡養蟲子,那喜歡花螢蟲嗎?"秦晉文問道.

"花螢蟲?"杜若有點摸不著頭腦,秦伯伯怎麼把話題轉的這麼快.

秦晉文以為杜若不知道花螢蟲是什麼,就細細向她解釋道:"花螢蟲是異蟲譜排名第八的異蟲,是上古洪荒異種,攻擊力極強,又喜食靈氣,在異蟲譜里,花螢蟲算是最漂亮的蟲子之一了吧……"這也是秦晉文會選擇花螢蟲送女兒的緣故,其它的蟲子實在長相太凶惡了些.

異蟲譜杜若看過好幾遍,不說倒背如流,對花螢蟲還是了解,但她從小受的教育讓她沒有隨便打斷長輩說的話,反而聽得很專注.

秦晉文見女兒沒反對,便笑道:"你喜歡的話,一會我讓人把花螢蟲的蟲卵送來,你知道怎麼養嗎?"花螢蟲是一種非常凶殘的蟲子,就算是幼蟲都不屈從與人類的馴養,一旦落入人類手中,花螢蟲一定會自殺的.故想要馴養花螢蟲,只有從蟲卵開始養.

"知道,可是這太貴重了——"杜若有些遲疑,花螢蟲一向很保護自己的蟲卵,外人很難得到花螢蟲的蟲卵,在市面上,花螢蟲的蟲卵絕對是有價無市的,秦晉文這份禮可算的上是大手筆了.

"我是外人嗎?"秦晉文見女兒同自己如此見外,皺了皺眉頭,臉色微沉.

杜若忙閉口不言,算了這種事還是交給師父吧!莫非這位秦伯父有事情相求師父,所以才送她這個東西?

秦晉文見小丫頭睜著眼睛緊張兮兮瞅著他不說話,不由一笑,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這才是乖孩子."雖然嚇女兒有些不地道,但女兒這副緊張兮兮的小模樣還真惹人憐愛.

兩人說話間就來到了云川樓,還別說這時候云川樓的生意還很不錯,云川樓的伙計見了兩人,忙迎了上去,"爺您來這麼早,快里面請."

秦晉文抬腳就想往云川樓的包院走去,那伙計連忙陪笑問道:"爺,您可有預定包院?我們這里包院都有客人了."

秦晉文一怔,才懊惱的想起自己沒提前預定,以往遇到這種事早有下人辦好了,可他這次出來可沒帶一個隨從.他想也沒想,就從懷里掏出一塊玉佩,像這種地方,說是包院被預定光了,但肯定會留下幾間以備不時之需的.

這時杜若搖了搖秦晉文的手,指著靠窗的位置說道,"秦伯伯,那邊的風景真好,我想去那邊."她聽著兩人的對話,估摸著秦晉文以往呼風喚雨慣了,估計根本沒想過要進包院還要預定吧?不過沒包院,去靠窗的位置還不錯啊!

"阿若喜歡看千明湖?"秦晉文知道女兒是在給自己解圍,心里暗暗欣慰女兒的乖巧貼心,不過他好容易把女兒哄出來玩,又怎麼可能讓女兒窩在一張小桌子上吃早點?隨手將玉佩丟給伙計,秦晉文低頭對女兒說道,"那我們找個靠千明湖的包院好不好?"

云川樓是堯光界數一數二的大酒樓,在這里干活的伙計早就練成了一雙火眼精睛,見秦晉文氣度不凡,丟了一塊玉佩給自己,還指明要靠千明湖的包院,就知道這人來頭肯定不小,忙叫來另一名小伙計先招待兩人,自己握著玉佩急匆匆的去找自家掌櫃了.

杜若無語的望著秦晉文的舉動,這就是所謂的特權階級?另一名伙計迎著兩人先在一樓靠窗坐下,殷勤的給兩人端茶送水,又奉上了茶果點心,最後眼巴巴的望著杜若.

杜若眨著眼睛,疑惑的回望這名小伙計,他望著她干嘛?秦晉文抬眼就見女兒傻乎乎同伙計對視,不禁啞然,隨手丟了一塊靈石給那小伙計,"下去吧."

"謝大爺賞."伙計樂顛顛的接了靈石下去.

杜若這才恍然,敢情這伙計把自己當秦伯伯的小厮了?"阿若,來嘗嘗這里的云蒸糕和霞蔚茶."秦晉文指著一碟潔白如云,狀如梅花的糕點和一杯璀璨豔紅如晚霞般的茶水說道.

"云蒸霞蔚?"杜若好奇的聞了聞那霞蔚茶,應該沒加色素吧?她剛想舉筷挾糕點吃,云川樓的掌櫃滿臉笑容的從里面走來,"小的怠慢了,老爺快里面請."

秦晉文挾了一塊糕點送到女兒嘴里後才問道:"可是在千明湖上的別院?"

"是,是!那間別院是築在千明湖上的一間水閣,風景優美,小的保管姑娘絕對喜歡."雖然杜若穿了一身男裝,可云川樓的大掌櫃要是連男女都不分,就太掉價了.

"阿若,我們進去吧."秦晉文拉起女兒說道.

"嗯."杜若正在享受著嘴里入口即溶,絲般柔滑的美味感覺,秦晉文說什麼她做什麼.

"慢著!"大堂里突然想起了一聲柔媚入骨的聲音.

眾人的目光順著聲音望去,哇!美女啊!杜若眼睛一下子亮了!說話的那名女子,五官深刻嬌媚,帶著幾分異域風情,一身合體貼身的紅衣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無遺.

"掌櫃的,同樣都沒有預定,為什麼他們能有包院?"那名美女似乎很生氣,芊芊玉指指著掌櫃問道,晶瑩的雙頰隱隱泛紅,宛如熟透的水蜜桃般,胸脯也因為生氣而起伏著.

上篇:萬獸山(十六)     下篇:萬獸山(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