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萬獸山(十八)  
   
萬獸山(十八)

"真是性感大美人啊."杜若心里贊歎了一句.

"阿若."秦晉文無奈的叫了一聲,整個大堂就數這丫頭看的最認真,口水都快流下來了,有這麼好看嗎?

"呃."杜若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那位掌櫃笑容不變,讓伙計領秦晉文先去別院,自己則拱手上前解釋道:"這位姑娘誤會了,這位爺是預定過,只是我們伙計一下子沒想起."

"別說這種廢話!"那女子嬌喝一聲,"既然你給了他別院,也要給我們一間別苑,怎麼?怕姑奶奶出不起靈石?"

"當然不是!"那掌櫃依然好脾氣的解釋著,"只是小店確實沒有包院了."

這位掌櫃職業素養還真好,比起前世的高級經理人也不差了,不過這位美人生的這麼漂亮,怎麼脾氣這麼火爆呢?如果是世家女這種脾氣倒是好說,被寵壞了嘛,可樣子這位美女明顯是散修啊!她就不怕得罪人?

"在想什麼呢?"秦晉文坐定後,見女兒雙目茫然,就知她在胡思亂想.

"沒——沒什麼."杜若搖搖頭,注意到她已經坐在一間寬敞的大廳里,前後大門敞開,抬眼就能見到一望無際的千明湖湖面,湖風輕輕的拂過臉上,杜若舒服的喟歎了一聲,雙膝盤坐,這地方果然享受啊!

領兩人來水閣里的伙計吩咐丫鬟端著水盆上來,伺候兩人洗手,下人們依次在桌上擺上了一道道精致的早點.

"你喜歡那名女修?"

"我就覺得她好看."杜若不好意思的說道,見多了飄逸翩然如謫仙般女修,突然來了這麼一個惹火性感的大美人,的確讓人眼前一亮.

"要是喜歡,我讓她來你伺候好了?"秦晉文漫不經心的說道.

"伺候我?"杜若一時沒反應過來,秦伯伯是什麼意思?

秦晉文淡淡一笑,他權握秦家多年,什麼樣的手段沒見過,剛剛那名女子在打什麼主意,他自然清楚,那名女子美則美,但以他的身份,要什麼樣的美女沒有?怎麼可能會去跟一個來曆不清的女子糾纏不清,更何況他還帶著女兒.

那伙計聽了笑道:"若是老爺喜歡,小店到可以做個中人,讓那位姑娘來這里伺候老爺,姑娘喝盞清茶."

"你少弄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進來."低沉平靜的聲音響起,云松子悠閑的踱步入內,"我們馬上就要回去了,難道還讓阿若把她帶回云霧宗不成?"

"師父,師兄."杜若起身相迎.

秦晉文哂笑,"不過一個玩物而已,玩膩就丟了,值得費什麼心思?"

云松子低頭問杜若道:"阿若,你喜歡那名女修?要是喜歡,讓她來伺候你也行,就是她身份不明,修為也太低了些……"

"不要."杜若要是現在還聽不懂師父他們三人說什麼的話,就智商有問題了,她飛快的拒絕了秦伯伯和師父的提議,整張臉幾乎都快皺成一個囧字了,她買一個人干嘛?他們這算販賣人口嗎?

"那也是她自願的."蕭瑀揮手讓伙計退下,笑著給她到了一杯茶水,"不然她剛剛為什麼如此喧嘩?"

"她是故意的?"杜若突然想起來前世某位女強人在一次宴會上,將一杯紅酒掃到了她未來的外國老公的身上,難道那名女修走的也是這種路線?

三人笑而不語,有些事提點一下就行了,沒必要說的太清楚.秦晉文挾了好幾個細巧的點心讓杜若吃,云川樓的點心茶水,都是用靈植煉制而成的,與其說是在吃點心,還不如說是在吃靈丹,就是靈丹沒那麼多種口味而已.杜若埋頭專心吃著糕點,心里暗忖,要是能帶回去些就好了,小雅和阿芸肯定喜歡,還有弟弟妹妹,他們應該沒沒吃過吧?

房外傳來一陣悠揚的琴聲,香風輕送中,幾名身形妙曼,眉目如畫的女子隨著琴聲在水面上翩翩起舞,廣袖流云,花瓣飛舞宛如敦煌壁畫上的飛天一般.加了修真法術的歌舞表演,一點都不比現代歌舞劇差,杜若看的津津有味.

秦晉文見女兒看得入迷,含笑端起茶盞輕啜了一口,云松子垂目注視著桌上精致的茶點片刻,緩緩開口問:"阿若,想回云霧宗嗎?"

"想."杜若聽說回云霧宗立即起身站到了云松子身邊,大眼渴盼的望著云松子,"師父,我們現在就回去嗎?"

云松子微微一笑,"暫時不能回去,我還有點事,你先讓你師兄帶你去外面逛逛,晚上我給你看樣好玩的東西."

"好."杜若乖乖的應了,跟著蕭瑀走出了水閣.

云松子抬起茶盞慢慢的輕啜了一口,"云川樓的早點的確不錯."

秦晉文放下茶盞笑道:"林真人若喜歡,就在這里多待些時候."

,

,

,

"師兄,我們去哪里?"出了水閣後,杜若好奇的問道.

"去選匕首好不好?"蕭瑀答道.

"好."杜若眉開眼笑的應了.

"我們先去選匕首,然後再去……"蕭瑀說著今天的行程,杜若聽著心里暗暗奇怪,因為這些地方都是武房在玉簡上提過的地方,有專門賣靈器的地方,有收購妖獸的地方……難道師兄想帶自己認認那些地方?

蕭瑀見小師妹滿臉好奇,心里無奈的輕歎一聲,如果有可能他真不想這麼早就帶她去那種地方,可從藥谷到萬獸山,這丫頭總是在他們眼皮底下一次次的出事,這兩次他們幸運的把她找了回來,但下次呢?"一會別說話,只要聽和看就行了."

"是."杜若隨著蕭瑀七轉八繞的來了一條僻靜的小巷,殘缺的青石地磚,牆角蔓延的苔蘚,隨意擱在牆角的木柵板……這一切讓杜若下意識的放輕了腳步,謹慎的跟在蕭瑀身後,寸步不離.蕭瑀並沒有回頭,但抬手安撫的摸了摸她的後腦,杜若伸手抓住了蕭瑀的衣襟.

"蕭公子,您來了."蕭瑀帶著杜若走進了一間昏暗的小店,店主是名干癟枯瘦的老頭,原本正悠閑的躺在躺椅上抽著水煙,見了蕭瑀忙站起來迎他入門,又吩咐伙計端茶.

"不忙."蕭瑀擺手笑道,"吳掌櫃,我今天是來看匕首的."

"匕首?"吳掌櫃笑著掀起簾子,"蕭公子里面請."

蕭瑀牽著杜若,抬腳就往內堂走去,內堂里已經有客人了,那客人正低頭專心的挑選著靈器,感到有人進來,下意識的抬頭,露出了一張姣好柔媚的臉.

熟人呢!杜若有些意外,因為那名客人正是剛剛在云川樓大廳遇到的一名大美人,眼見大美人有些尷尬的望著自己,杜若善意的朝她笑了笑.那大美人見杜若笑了,先是一怔,隨即也回了杜若一個嫵媚的笑容.

"過來."蕭瑀手里略一用力,拉著杜若走到了另一邊.杜若沒提防,身體直直的朝師兄身上一撞,"唔."杜若揉了揉額頭.

"疼嗎?"蕭瑀連忙低頭問道.

"不疼."杜若瞅了師兄一眼,師兄在生氣嗎?雖然蕭瑀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杜若還是敏感的察覺師兄似乎有點生氣.

"蕭公子,這是小店的匕首,您慢慢看."吳掌櫃讓伙計捧出了一堆精致小巧,一看就知道是給女孩子用的匕首,"如果這些都不合這位姑娘的心意,小店還能給她專門定制."

"定制就算了,她還小,過一年手就大了."蕭瑀否決道,要定制的話,他就自己幫阿若煉制算了,還買現成的干嘛?

"什麼?吳掌櫃,我就要了兩把靈器,你怎麼要這麼多靈石?"那女子挑好了靈器,准備結賬離開,卻沒想到自己這次挑的靈器要價這麼貴.

"云姑娘,小店一向是明碼標價的,你選的這兩把靈器一直都是這個價格."

"不對,我上次來的時候,明明是五塊中石,怎麼現在是十塊中石了?"云姑娘抿了抿小嘴說道,態度可比之前在云川樓的時候要好很多.

"因為三天前漲價了."吳掌櫃依然笑呵呵的說道.

"你們!"云姑娘柳眉豎了豎,深吸了一口氣笑道:"吳掌櫃,你看我也在你這里買了不少東西了,能不能便宜點?"

"云姑娘,反正你今天買的靈器用的又不是你的靈石,你心疼這點靈石干什麼?想來那位修士也不會在乎那點靈石."一名伙計嘴快說道,店里頓時起了一片曖昧的笑聲.

"你們!"云姑娘氣的臉色鐵青.

杜若專注的挑選自己的匕首,並沒有抬頭看云姑娘,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但不勞而獲的後果是需要自己來承受的.等杜若選好匕首,在吳掌櫃點頭哈腰的恭送下,同蕭瑀走出靈器店的時候,云姑娘早就離開了,吳掌櫃沒有降低一分錢,她還是原價買了那兩把靈器.

"阿若."蕭瑀叫了杜若一聲.

"師兄."杜若抬頭.

"阿若,以後少跟陌生人打招呼."蕭瑀對杜若溫和的教誨道,"尤其是那種不正經的女人."

"好."

蕭瑀見杜若答應的干脆,笑著揉揉她的腦袋,拉著她繼續往下一家走去.杜若心里暗暗的歎了一口氣,如果她沒有進云霧宗,沒有小空間,沒有師父,她會淪落到跟那女散修一樣的地步嗎?答案,杜若自己也不知道.兩人在外面逛了整整一天,等到了太陽快下山的時候才回了四人暫居的洞府.

"蕭公子,杜姑娘,你們可回來了."洞府伺候的丫鬟一見兩人就迎了上去,蕭瑀依然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樣,笑容可掬的同大家打招呼,而杜若則看上去有些疲憊,小嘴也抿的緊緊的.

在洞府里伺候客人的丫鬟都是經過特別訓練,一見杜若如此,便上前恭敬的問道:"杜姑娘,熱水已經備好,你可要梳洗下?"

"好啊."杜若聽到有洗澡,精神一振,"師兄,我有點累,先回房了."

"好."蕭瑀點點頭,他正在看云松子留下的玉簡.

"杜姑娘,這件衣服是林真人剛剛送來的."丫鬟將云松子送來的衣服放在桌上對杜若說道.

"師父去哪里?"杜若隨口問道.

"奴婢不知."

"你們先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好了."杜若可不喜歡洗澡的時候還有人在旁邊.

"是."丫鬟們依次退出.

"剛剛那身衣服是用盈彩蝶王翼做成的吧?"丫鬟們退出後站在門口閑來無事,低聲討論道,"我還第一次見過呢!據說穿上就能跟仙女一樣飛起來了."

"那身衣服可不光光只用了盈彩蝶王翼,我看那織錦應該是天素錦吧?嘖嘖,那位林真人對這個女弟子還真好啊!"

"那杜姑娘看起來才七八歲吧?給這麼小的孩子做這麼好的衣服,還真浪費,大了就不能穿了."

"笨蛋!那件衣服一看就知道是件上品的靈器,只要認了主,別說杜姑娘以後長大了,就算她現在一下子縮成幼兒都能穿下."

"上品靈器!"眾人驚呼,"也不知道這四人是什麼來頭?好闊氣啊!"

"看他們出來一個下人都不帶,應該是散修吧?"

"怎麼可能!散修?有幾個散修能有他們那氣派,要我看應該是那個大世家出來微服游曆的弟子吧?你看他們平時吃的用的,什麼時候用客棧的東西了?都是自帶的."

"大世家會住在我們這里?他們沒別院嗎?我看這四人里除了杜姑娘修為低些外,另外三個修為都比掌櫃還高,應該是有點家底的散修吧?"

杜若聽著外頭丫鬟們的絮叨,將目光轉到了桌上的那套衣服,這就是用那對盈彩蝶王翼做成的衣服?看起來一點都沒那對蝶翼搶眼,咋一眼看上去不過只是件普通的白色衣衫而已,不過要是做得太色彩斑斕她也不敢穿,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她身上有寶貝,快來搶她吧!

"阿若."蕭瑀傳了一只傳音紙鶴給杜若,"我有事出去一趟,你要是累的話,就早點休息."

"好."杜若又打了一個哈欠,起身隨手裹了一條棉布,就往床上一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突然響起了一陣吵雜聲,接著一陣焦急的敲門聲響起.

"杜姑娘,在嗎?"

杜若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什麼事?"

"杜姑娘,剛剛似乎有壞人闖進了洞府,您沒事吧?"這幾天一直伺候杜若的丫鬟焦急的說道.

"壞人?"杜若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了起來,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喝著,"我沒事,你們下去吧."

"杜姑娘,您開下門好嗎?蕭公子出門的時候再三囑咐要奴婢好好伺候您的."

杜若皺了皺眉頭,"我這里沒事,你們下去吧."

"杜姑娘——"門外哀求的聲音已隱約帶了哭腔.

杜若心里一軟,活著都不容易,反正也就檢查下,沒什麼大不了的,她起身穿好了衣服,又點了燈,才把門打開,"你——"杜若驚訝的望著一條婀娜妙曼的身影在她開門的瞬間,閃身進了自己的房間,門外的丫鬟立刻關上了她的房門.

"杜姑娘救命!"來者撲通一聲跪在了杜若的面前.

"云姑娘?怎麼是你!"杜若錯愕的問道.

上篇:萬獸山(十七)     下篇:萬獸山(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