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內門試煉(一)  
   
內門試煉(一)

三月的天氣,天空澄淨透亮,早春的陽光透過葉縫,在林地灑下片片光的碎片,微風拂過,紫色的花海如漣漪般陣陣散開,玉色晶瑩的靈蜂在其間歡快的飛舞著,突然一只冒失的小蜂不慎一頭撞到了一張等候多時的蛛網上,蛛網隨著小蜂的撞擊狠狠的晃動了幾下.

被蛛網黏住的小蜂慌張的用力扇動著自己的翅膀,努力的想要擺脫蛛網的桎梏,但那蛛網出乎意料的異常牢固,不僅沒有被小蜂撞破,反而將小蜂瑩潤如白玉的身體牢牢的黏住.一只八爪大蜘蛛飛快的順著蛛絲爬到了小蜂附近,虎視眈眈的伸出螯肢想要捕殺這只等候多時的獵物.

那小蜂翅膀用力的扇了兩下,尾部彎了彎,朝蜘蛛連炮珠似地射出了十來根螯針,那大蜘蛛快速的閃過了那些螯針,退到了一旁,趴在蛛網上不動,任那小蜂在蛛網上用力的掙紮,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蜂眼見掙脫不了,垂下了翅膀,似乎在安靜的等死.

那大蜘蛛順著蛛絲朝小蜂試探性的爬行了幾步,見小蜂依然不動,就放心大膽的湊近,伸出螯肢剛想把毒液注入小蜂體內.卻不想小蜂突然再次彎了彎身體,對准蜘蛛又射了一根螯針,而此時蜘蛛的螯肢也抓住了小蜂,將毒液注入.一蛛一蜂同時顫動了幾下,無力的掛在了蛛網上,同歸于盡.此時又有一只靈蜂歡快的飛過蛛網上空,卻被一雙手迎面攔住,也不見那雙手有什麼動作,可那只靈蜂無論怎麼飛,都飛不出那手掌三寸之外.

"林師兄,你們蜂舍真是好本事,連高階的玉皇蜂都培養出來了,不過一只小蜂就有七階,蜂皇應該有九階吧?"說話的男子挺拔偉岸,一襲玄衣,五官剛毅果敢,臉上雖帶著一絲閑散的笑意,但一身威嚴的氣度讓人不敢直視,眸光流轉間還隱約帶著幾分煞氣.

"過獎了."清朗悅耳的聲音回道,修長的手指貌似隨意的點了點飛過身邊的靈蜂,那只靈蜂就就跌落在張開的手掌中,"老祝,什麼時候蜂舍有九階靈蜂了?"問話的男子一襲青衫落落,俊美非凡的五官如雕塑般棱角分明,舉手投足間貴氣自現,就算站在存在感極強的玄衣男子身邊,也不會被奪去半分的風采.

"呃……林師祖,衛師祖,我也不知道蜂舍里什麼時候有高階玉皇蜂了."另一名身材矮胖,長得貌似彌勒佛的中年男修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勉強笑著答道.

剛剛那場隱藏在美景下的大自然殘酷的角斗,被這三人從頭看到尾.

"哦?"云松子微微挑眉,正待說話,就見大片的玉皇蜂成群的從花海中飛出,朝同一個方向飛去.

"咦?那邊不是蜂舍,應該不是蜂舍的人養出來的,是我們門派弟子自己培育出來的吧?"那老祝松了一口氣說道,只要不是蜂舍的雜役培育的就好,不然林真人追究起他辦事不認真,他這蜂房管事的位置就沒了.

云松子和那名玄衣男子衛清風,慢慢的踱步朝玉皇蜂飛行的方向走去,兩人貌似閑庭信步,但一步邁出都要走出很多里,故玉皇蜂飛行速度雖快,但兩人還是牢牢的跟在了後面,而那老祝則辛苦的在兩人身後追著.幸好玉皇蜂群並沒有飛很久,在飛到一片小樹林里的時就停下了,蜂群分散成五六支蜂流朝著幾只高高掛在枝頭的蜂巢飛去,很快玉皇蜂群就都回巢了.

"居然能如此訓練有素,不愧是高階蜂群啊!"衛清風稱贊道.

"奇怪,怎麼沒人?難道是無主的?"老祝疑惑的問道.

云松子淡淡的掃了他一眼,目光里並無厲色,卻讓老祝打了生生的打個寒噤,難道他說錯話了?

衛清風也漫不經心的瞄了老祝一眼,這麼訓練有素的蜂群怎麼可能沒有主人?這林浩遠一向識人,怎麼找了這麼一個廢物來管自己地盤?

"喵——"樹林里串出一條小小的身影,三人尋聲望去,一只粉白絨絨的小奶貓站在樹枝上,睜著一雙黃褐色的大眼目不轉睛的望著他們,奶聲奶氣的朝著他們咩咩叫著.

一只三階的小靈獸而已,衛清風和老祝並沒有太在意,云霧宗這樣的小靈獸多得是,云松子則蹙了蹙眉.那只小奶貓望了三人一會後,自顧自的爬上了高枝,伸出了小爪子去撓那玉皇蜂的蜂巢.云松子和衛清風立即警覺的倒退幾步,撐起了防護罩,一旦那只小奶貓激怒蜂群,就要離開.兩人修為雖高,也無意挑戰四五只大玉皇蜂巢.而那老祝則一副巴不得立刻離開的模樣,要不是云松子和衛清風的威壓讓他不敢輕舉妄動,他早跑了.

尋常的玉皇蜂一輩子只能射出一根螯針,螯針射完,蜂就死了.但高階的玉皇蜂起碼可以射出三十根螯針,射完後只要能回巢養上一段時間,螯針還是會恢複的,故高階玉皇蜂攻擊力是很可怕的.但兩人詫異的是,任那只小奶貓怎麼撓蜂巢,那些玉皇蜂就安然待在蜂巢里不出來,那只小奶貓繞著蜂巢走了幾圈,見蜂巢堅固的巍然不動,不由委屈的叫了起來.

這只小貓這麼大搖大擺的攻擊蜂巢,玉皇蜂都不出來呢?老祝有些疑惑,他瞄到身邊的云松子和衛清風突然莫名的隱去了身形,他也忙跳上枝頭,斂去自己的氣息.

"咪咪."嬌嫩清脆的聲音在樹林里響起,"咪咪,你在哪里?"

那只小奶貓聽到那呼喚聲,像是做錯了什麼事一樣,身體立即趴在了樹枝上,小爪子牢牢的捂住了腦袋,衛清風看的又是驚訝又是好笑,三階的靈獸居然能這麼通靈?想來照顧的主人一定很花心思在這只小獸身上,思及此,他對這只小靈貓的主人多了幾分好感.

隨著叫聲越來越近,一嫋娜的身影輕盈的出現在兩人面前,來者是一名年約十四五歲左右的絕色少女,那少女頭上挽了兩個黑鴉鴉的小髻,身著一身杏紅的單衫,五官精致到無可挑剔,肌膚如羊脂玉般白皙中透著溫潤,一雙清可見底的大眼此時正帶著幾分焦急.

真是漂亮的小姑娘!衛清風暗贊道,修真界不乏美女,但這麼漂亮精致的小姑娘還是非常少見的,尤其是這少女氣質靈秀中尚帶著幾分不韻世事的嬌憨,尤為的惹人愛憐.

他望了云松子一眼,示意他認識這個小姑娘嗎?云松子並沒有回答,反而皺起了眉頭.衛清風饒有興致的笑了笑,莫非他認識這位絕色小美人?

老祝趴在枝頭望著樹下的小丫頭,心里暗暗奇怪,蜂舍什麼時候有這麼漂亮的小丫頭了?難道是剛來的?不然怎麼能瞞得住呢?不對,這丫頭有築基期二層的修為,難道不是蜂舍的雜役而是外門弟子?

"咪咪,乖,快出來,姐姐給你吃蜜醃魚."少女的話讓三人忍不住想笑,蜜醃魚能吃嗎?靈貓喜歡吃這東西?

那只小奶貓一聽蜜醃魚,耳朵抖了抖,小爪子偷偷的移開,眼睛睜開一條細縫,剛想看看主人,眼前突然出現一片杏紅,緊接著身體被人一把抱了起來,"你這壞丫頭!"杜若氣的手指用力的戳著咪咪的腦袋,"死丫頭!就知道吃吃吃!把我蜂皇靈漿吃完還敢離家出走!你是不是以為我不敢打你!"

咪咪身體趴在杜若腿上,小爪子捂著腦袋,不停的咩咩叫著,杜若氣的伸手就要打,可手落下來的時候,遲疑了半天,終于在它翹翹的肥屁屁上輕拍了一下,"下次再敢闖禍看我不打你!"她見咪咪可憐兮兮的透著縫隙瞅著她的模樣,笑罵道:"都多少歲了!還有臉做小時候的耍賴的舉動!"

咪咪扇了扇耳朵,身體蜷進了主人的懷里,嘿嘿,危險過去了!它就知道主人舍不得罰它!

杜若疑惑的四處望了望,"你跑到這里來干——"她啞然的瞪著身邊的那只大蜂巢,一把揪起裝死的小貓,"你這死丫頭吃完我地窖里的蜂皇靈漿還不夠,還想來蜂巢偷吃?你也不怕被它們蟄死?你有幾個膽?"

咪咪扭過了腦袋,那些蜂皇都是主人養出來的,但凡主人養出來的寵物,都是它的小弟,它才不怕呢!

杜若被咪咪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氣笑了,伸手輕輕的撓著咪咪的下巴處,柔聲說道:"咪咪乖,以後不能這麼胡來了,你一走就是兩天,姐姐多擔心啊."溫柔的話語挑起了咪咪心里那根叫內疚的心弦,它"嗚"了一聲,討好的舔了舔杜若的小臉.

衛清風見杜若軟硬兼施的教導小寵物,臉上的表情又豐富多彩,眼底漸漸有了笑意,"這小丫頭還真有趣."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得出這丫頭並沒有服過駐顏丹,而年紀肯定不會超過十八歲.

枝頭上的老祝見杜若輕松的把那些大蜂巢取下裝在靈獸環里,就知道她定是那玉皇蜂群的主人,"這位小師妹,等一等."老祝看似的笨拙的胖身體一晃,就靈巧的攔住了少女的去路.老祝見那少女飛快的倒退了幾步,大眼里露出十分的戒備,忙露出了一個和善的笑容,"師妹,你是云霧宗的弟子嗎?"杜若是築基二層,他是築基八層,所以他以師兄妹相稱.

"你是?"杜若疑惑的打量著這猛地冒出來的胖子.

"我是蜂舍的主管祝亮,小師妹,你是外門弟子嗎?"老祝笑眯眯的問道.

"原來是祝師兄,杜若有禮."杜若聽說這胖子是蜂舍主管,心里浮起了幾分親切,她以前也是蜂舍出來的呢!杜若放下咪咪給祝亮行禮.

"杜師妹不必多禮."祝亮連忙還禮,"杜師妹,這玉皇蜂群是你養的嗎?"

"是的."杜若自打從萬獸山回來後,就再也沒離開過,在云霧宗整整待了六年時間,這六年里她把修真界所有可以采蜜的靈蜂都養過了一遍,最後選了三種蜂群,花了一番功夫,養出了幾只九階蜂皇,發展了高階蜂群,專給自己采蜜用.不過平時除了玉皇蜂之外,其它的靈蜂都被她放到了深山老林去了.

"那你有九階玉皇蜂的蜂皇靈漿嗎?"祝亮問道,九階玉皇蜂的蜂皇靈漿不僅能在半個時辰之內快速恢複修者流失的靈氣,而且是一種極珍貴的穩定劑,很多天級丹藥都需要靈漿來代替普通的煉蜜.而人工培養的玉皇蜂很難能培養到九階的,而森林里野生的九階蜂巢也不是一般修者敢去挑戰的,所以市面上的蜂皇靈漿一向是有價無市的.

"……"杜若將咪咪丟到了靈獸環里,原本已經放松的神經又繃緊了,他想干什麼?搶她的蜂皇靈漿?

祝亮見杜若神情又恢複了戒備,連忙解釋道,"杜師妹,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想問你要一兩蜂皇靈漿,我照著市價買你的靈漿如何?不,我出兩杯的價錢!"他緊張的鼻尖都有些冒汗了,就怕杜若被自己嚇到了,放出玉皇蜂蟄他!他可比不上林真人和衛真人,真放出靈蜂會死人的!

"師兄要一兩蜂皇靈漿?"杜若松了一口氣,她還以為他想強搶呢!她從儲物袋里取出一小瓶靈漿,"這里約有一兩,師兄照著市價給我就是了."蜂皇靈漿很好賣,一兩就值一塊上石,很多修者都是一兩一買的,所以杜若在分裝的時候就習慣性的一兩裝一瓶了,不過她還是很厚道的,每瓶都是一兩多點的.

"多謝師妹."祝亮忙用雙手接過靈漿,不停的道謝.

"師兄不用客氣的."杜若被祝亮再三道謝弄的非常不好意思.

"嗤!"輕輕的嗤笑聲從杜若身後響起,醇厚的男聲懶懶的說道,"祝亮,好東西你可不能獨吞啊."

杜若嚇了一跳,她身後還有人?

"呃!"祝亮拿出帕子擦著額頭上的汗,他這才想起身邊還有云松子和衛清風!他剛才見杜若有蜂皇靈漿就什麼都忘了,只想快點得到那蜂皇靈漿!結果忘了這兩位還在呢!

衛清風見那小丫頭聽他說話後,宛如一只炸毛的小貓,驀得轉身,緊張的盯著他,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睜得比先前更圓了些,他忍俊一笑,放緩語氣說道,"小姑娘別怕."

話音一落,那小丫頭果然表情放松了下來,還對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衛清風啞然,這丫頭還真單純得緊!可接著這小丫頭卻埋頭的朝著他撲來,衛清風一怔,身體下意識的微微繃緊.

"師父!"杜若撲到了云松子的懷里,小手緊緊的揪住云松子的衣袖,"師父!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云松子不提防被徒兒往懷里一撲,又不好躲開,只能放松了身體,任徒兒撲過來,頂著衛清風戲謔的目光,他忍不住苦笑,這丫頭這六年還真是光長個了!

上篇:萬獸山(二十)     下篇:內門試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