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內門試煉(三)  
   
內門試煉(三)

遮天蔽日的大樹,足有一人多高的雜草,不時冒出的蛇蟲走獸……這趟萬獸山曆練對杜若說來,比之前她一個人在萬獸山的日子要辛苦多了!起碼那時候她想洗澡就洗澡,休息的時候還能睡在小空間里什麼都不用擔心,而現在她不僅露宿風餐,晚上還要守夜;那時候她好歹有幾件靈器防身,而現在師父為了鍛煉她,把她身上所有的靈器都拿走了,就留了一把劍給她……

杜若心里暗暗歎了一口氣,手里的劍輕輕的揮了揮,幾道劍氣揮出,擋路的雜草倒下了一大片.杜若悄無聲息的踏上柔軟的雜草堆,防備的往森林深處走去.耳邊並沒有聽到任何詭異的聲響,但杜若識海莫名的警鈴大作,她沒有四處觀望,而是默默的提高了警戒.

"嗖"一陣腥風從背後刮開,杜若朝身後扔了一個小火球,身體飛快的往前一躍,身體在半空中轉了個身,一只貌似剛成年不久的妖虎正貪婪凶惡的注視著她,"吼——"那妖虎對她發出了威脅性的低吼聲.

"是只剛離開的母獸的幼獸吧?"杜若判斷著,這麼瘦,估計餓了很多天了,這種快餓死的野獸是最危險的,不知道它是什麼品種的妖獸?應該會法術攻擊吧?

那頭妖虎同杜若對峙片刻,終于忍不住,身體高高的弓起,猛地朝杜若撲來,露出了滿口猙獰的獠牙,杜若手里的劍一揮,身體往邊上一閃,其實她很想跑,但她估計邊上看著的人肯定不會讓她跑的!搞不好這只妖虎就是他引來的!杜若忿忿的朝妖虎的頭上丟了一個火球!

妖虎一張嘴把火球吞了下去,身體靈巧的緊緊的隨著杜若轉身,一雙爪子朝她狠狠的抓來,爪子揮來的時候還帶著一股小旋風."唰!"杜若橫掃一劍,攔住了那雙銳利的爪子,看來這妖獸是火系妖獸吧?杜若周身浮起了一層淡白色的火焰,擋住了那股小旋風.楊世伯給她的天地火種,五階以下的妖獸只要沾上一點,基本就沒救了,可惜師父不許她現在用.

"鐺!"寶劍撞上妖虎的利爪,利爪和寶劍皆分毫未損,果然硬碰硬,力氣還是不夠啊!杜若有連炮珠似地往它頭上丟了好多個火球,妖虎大嘴一張都吃了下去,吃完後還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望著她的目光越發的饑渴.

杜若嘴角一彎,幸好是只對敵經驗不豐富的小妖虎,跟妖虎又過了幾招後,妖虎漸漸的乏力,在又一次飛撲失敗後,它軟軟的倒在了地上,對著杜若不甘的狺狺低吼,原來杜若在丟出的火球里摻雜了一些迷藥.

"殺了它."耳邊傳來了平淡吩咐聲,杜若想也不想,寒光閃爍幾下,"噗!"溫熱的鮮血濺出,妖虎倒在了地上,身體抽搐了幾下後,就不動了,雙眼睜得大大的.

"師父."杜若忐忑的叫了一聲.

"這是一只還沒有完全成年的三階狂焰猛虎,你去把它的妖丹取出."云松子從暗處走出吩咐道,二階以上的妖獸就有妖丹了.

"是."杜若換了一把匕首,並沒有馬上靠近妖虎,而是先將匕首射入妖虎的頭部,妖虎又抽動了一下,原本睜得大大的眼睛在抽動後合上了.果然還沒死!修真界的妖獸可比以前社會的猛獸聰明多了.

杜若帶上手套,走到妖虎面前,默默念了一聲,"對不起了!"就開始熟練的剝皮取妖丹.

"是不是不喜歡做這種事?"云松子走到了杜若身邊蹲下問.

"不是."杜若搖了搖頭,從本意上來講,她是不想做這些事的,但在修真界殺妖獸取妖丹剝皮是很正常的事,她要是不做這件事,就沒有修煉資源,她總不可能什麼都靠師父和門派給吧?從來沒有社會來適應個人習慣,只有個人去適應社會.

"我以前在小千界的時候,想要一顆妖丹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找妖獸,很多時候要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等上三四天,才能把妖獸引出洞.這些也就算了,有時候千辛萬苦的找來的妖丹,甚至還不夠買我一天修煉用的靈丹."說起往事,云松子語氣依然很平靜,"那時候我殺了一只妖獸,別說是妖丹了,就算是血都舍不得浪費一滴."

"師父,給——"杜若聽著師父語氣平靜的說著往事,心里莫名的難受,干脆拉了拉云松子的衣袖,將一個小荷包遞給云松子,這個小荷包里裝滿了杜若這幾天收集來的妖丹.這個舉動很幼稚,但要是能讓師父好受些,她情願裝嫩,反正她現在的年紀在師父看來,根本不值一提.

師父真是小千界出來的?杜若有些疑惑,門派里傳說師父原本是個小千界的孤兒乞丐,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因機緣巧合得了一本上古功法,才有了今日的魚躍龍門.但這些小道消息她壓根沒信過,因為修真是不可能自學成才的!最開始修煉的階段,沒有前輩在身邊悉心指導,就算那人是千百萬年難得一見的修真天才,就算那人面前堆滿了各種高深的功法,他都不可能成為修真者,光是功法里的專有名詞就看不懂.

"傻孩子."云松子淡淡一笑,神色柔和了些,抬手輕輕的刮了刮她的鼻子,"你不是喜歡畫符咒呢?用妖獸血要比朱砂效果好,妖獸血里蘊含的靈氣多."

"可是——"杜若瞪著那具血肉模糊的妖虎尸體,活的可以放血,死掉的妖獸怎麼放血?這里又沒有針筒?

想要抽血有無數法子,云松子腦子里想了好幾個法子,選了一個比較溫和的法術,"我教你一個法術."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妖虎的尸體上突然浮現了一個血球,"這個法術叫血凝術,你可以用這個法子取血."說著將血球放入了一個小瓷壇里封好,"妖獸死後半個時辰,血液里的靈氣就會消散,得到妖獸血後要馬上封好."

"是."杜若打了一個寒噤,覺得在這樣下去她都快成老巫婆了,殺人分尸吸血一樣都沒有落下.她現在有點明白,為什麼指導過她的長輩們,都一再囑咐自己要放緩修煉速度,一定要她注意心境修煉;為什麼云霧宗天才那麼多,可在二十歲就突破築基期進入合道期的弟子卻很少,那是因為當一個人擁有了強大的武力,卻沒有那個心智去駕馭這份武力的時候,是很容易被這份武力迷惑心智的.

尤其是對處在煉氣,築基期的修者,所謂高樓萬丈平地起,這兩個時期正是打基礎的時期,很多資質好的修者,就是因為一開始的時候沒有重視這兩個階段,修煉的過快,沒有打好基礎,導致後繼乏力,最後淪落到一個泯然眾亦的下場.

"時間不早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云松子說道,心里對徒兒的這幾天的表現還是挺滿意,帶她進萬獸山也有十來天了,除了有時候會多點不必要的善心外,總體表現還是很不錯的,只要不在緊要關頭犯糊塗,善心總比嗜殺好.

"是."杜若四處張望了一下,"師父,我去前面看看."雖然萬獸山是師父帶她進來的,可大部分時候師父都是隱身跟在她身後的,就連上次她差點被妖獸咬傷,師父都沒有出手救她,更不要指望找駐地這種小事他會出手了.

"你可以用神識探路."云松子伸手攔住要往前走的杜若,"神識外放試試看."

"是."杜若時常進行神識訓練,但從來沒有試過神識外放,在云松子的指導下,她很快就掌握了訣竅.

"如果你不喜歡神識探路,用你養的小蟲探路也成."云松子說道,"有些地方有隔絕神識的陣法."

"嗯."杜若點點頭,在沿河邊的位置開辟了一塊空地,搭起了帳篷.

"以後你出去曆練的時候,不需要把身邊的雜草劈開."云松子教導道,"不然很容易被人追蹤."

"不劈開怎麼走?"杜若疑惑的問.

"用劍撥開就是了."云松子道,"如果時間足夠的話,甚至可以把身後弄亂的草堆再次撥好."

"是."杜若受教的點點頭,搭起了兩個帳篷,又在帳篷周圍設置了簡易的防護陣法後,望著清澈的溪水,杜若猶豫了好一會,才怯怯的提出,"師父,我想——"

"嗯?"

"呃——"她實在有點不好意思對著師父說,自己想洗澡,"算了."忍忍吧.

"是不是累了?今晚不用守夜了."云松子想著這十來天也累壞她了.

"不是."杜若連忙搖頭,"我——"

云松子見她不住的瞄著溪水,想了想,"想梳洗?"

"嗯."杜若紅著臉低下了頭.

"這里梳洗不安全,萬一有水生妖獸襲擊,救你都來不及."云松子說道,他不可能在她洗澡的時候護著她.

"我自己有帶浴桶,"杜若小聲的說道,"只要把水燒開就好了……"燒水對她來說是最方便的,只要丟個火球進去就可以了.

云松子苦笑,"真是個小麻煩."抬手輕揪她的鼻子,"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是!"杜若眉開眼笑的應了,"多謝師父."她開心的鑽到了自己的帳篷里,終于可以洗澡了!

云松子暗暗搖頭,真是孩子!"嘩啦"一聲,一只漂亮的山雞從枝頭飛過,云松子心念一動,抬手一指,山雞應聲落下.

等杜若洗完澡,從帳篷里走出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師父居然在烤雞!"師父,這是烤雞嗎?好香啊!"

"算是烤雞吧,可惜沒什麼佐料,不然會更香."云松子用匕首割了一只雞腿遞給了杜若,"小心燙."

杜若接過雞腿,心里暗暗奇怪,師父隨身帶佐料的嗎?怎麼有鹽的?她吹了吹,小心的啃了一口,"真好吃!"這句話絕對不是奉承,這烤雞的水平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那是當然,以前我還靠這門手藝賺過銀子呢."云松子悠然微笑道.

"嗄?"不會吧?難道師父以前是廚師?

云松子見小徒兒烏溜溜的大眼睜得圓圓,小嘴含著雞腿,傻乎乎的望著他,臉上的笑意越濃,"傻丫頭,別人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嗎?"

杜若撅嘴咕噥道,"師父,你欺負人."

"哈哈."云松子大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真是笨丫頭."

杜若掩下驚訝,她拜師這麼多年,還第一次看到師父大笑呢!就當是彩衣娛親吧!

兩人一邊說笑,一邊分食著烤雞,很快一只烤雞就分完了,云松子去溪邊洗了手,對還在跟一只雞翅奮戰的杜若說道:"咬不動就丟了吧."

"是."杜若喪氣的放下了雞翅,這骨頭也太硬了,她咬不動,難道是因為辟谷丹吃多了,導致咀嚼能力下降?

云松子突然皺了皺眉頭,丟了一句話:"待在這里別動."人就消失了.

"出事了嗎?"杜若有些擔心,把剩下的雞翅往先前挖好的垃圾坑里一丟,去溪邊洗手,心里暗忖,她還是先回帳篷躲著吧,這個帳篷是師父給她的,有防護陣法,這種時候,保護好自己就是幫了師父了.

杜若的手剛沾上溪水,指尖一陣劇痛,似乎有什麼東西通過手指進入到了自己身體里,她想不想,拔出匕首,對准自己手腕處一塊正在蠕動的皮肉用力一挑,一只肉色的約有豌豆大小的蟲子被她用匕首挑了出來,她也顧不得惡心飛快的離開了水面."嗯哼!"她感到還有蟲子鑽進了身體,硬生生的忍下了尖叫,一把撤下衣袖,對著有蟲子的地方刺了下去.

上篇:內門試煉(二)     下篇:內門試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