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內門試煉(六)  
   
內門試煉(六)

三天後要參加內門曆練的內門弟子很多,大家也是剛接到通知,說是曆練提前,故杜若趕去集市的時候,集市里全是穿著內門服飾的弟子.杜若徑直往自己一直去的紀大哥的店鋪里走去,這幾年自己一直管著師父洞府的財務,但凡師父洞府里需要采購的東西,只要紀大哥能弄到,她都會在紀大哥店鋪買,也算是照顧下熟人的生意,畢竟當初要不是紀掌櫃,她也不會想到來云霧宗當雜役呢.

"阿若,你從萬獸山回來了."小紀掌櫃笑著問道,"有什麼收獲嗎?咦?你右手怎麼了?"小紀掌櫃注意到杜若的右手有隆起的痕跡,以他的經驗一眼就看出是受過傷的.

"哦,沒事,我遇到了些蜱血蟲,為了挑出來受了點小傷,現在已經快好了."杜若說道.

"蜱血蟲!"小紀掌櫃大驚,"那你還要參加內門曆練?還不回去休息!"

"呃?"杜若被紀大哥的舉動弄的一怔,"我已經沒事了啊."

"沒事?"小紀掌櫃懷疑的打量著杜若,"蜱血蟲雖然還稱不上妖獸,但比一般的低階妖獸還要難纏些.你別看它身體小,很會吸血,我聽說十只蜱血蟲就能在幾息之內把修士的血吸干,而且蜱血蟲身上還帶毒,不是劇毒,但會讓傷口不容易愈合,你現在還能拿劍嗎?"

"沒事,就進去了兩個,我很快就挑出來了,傷口也快結疤了."杜若連忙笑著說道,原來蜱血蟲還會吸血啊?難怪她前幾天老覺得頭暈眼花,她還在奇怪,自己手上的傷口明明沒流多少血,她怎麼會出現失血過多的症狀呢?難怪師父讓她吃了這麼多精血丸……

"那就好."小紀掌櫃松了一口氣,"阿若,不是紀大哥說你,你要知道內門弟子第一次曆練是很重要的,關系到你以後在云霧宗的地位,你要是表現不好,以後說不定比外門弟子混的都差,你可千萬不能疏忽啊!"云霧宗那麼大的門派,門下那麼多弟子,誰都想出頭,給過一次機會還沒有出色表現,就不大可能再給第二次機會,所以小紀掌櫃就怕杜若這次身上有傷,錯過了這麼好的機會.

"我知道."杜若暗忖難怪師父在萬獸山這麼照顧她,還請了水娘來,原來她真的傷得還是蠻嚴重的啊,他想自己盡快好吧?

"阿若,你看這些東西對嗎?"小紀掌櫃給了杜若一張清單,杜若掃了一眼,笑著說道:"嗯,謝謝你紀大哥."

"客氣什麼."小紀掌櫃關心的問了一句,"阿若,你是劍修吧?你的寶劍還行嗎?要不要重新去煉制下?"

"不用了."杜若汗顏,師父和師兄都是劍修,所以她號稱也是劍修,但她用劍的時候不多,她更喜歡丟摻了藥粉的火球,或許她個性比較陰暗吧……

"這不是杜丫頭嗎?"醇厚的男聲在她耳邊響起,杜若抬頭,就見門口站在一名高大的黑衣男子,因是背光,杜若等男子走進了才看清那名的男子的身份,"衛師叔."杜若連忙行禮.

"出門在外就不要這麼多禮了,我看林師兄也不是什麼古板的人,總不至于教出一個小古板吧?"衛清風含笑擺手道.

"是,師叔."杜若眼觀鼻鼻觀心的垂手站在衛清風身邊,這個男人似乎有些喜怒不定,杜若吃不透他的個性,還是恭敬些好.

"來買曆練用的東西嗎?"衛清風見她那恭敬的模樣,不由有趣一笑,目光在落到杜若右臂的時候,微微一怔,"你怎麼受傷了?"她不是跟林浩遠出去的嗎?

"回師叔,是來買曆練用的一些東西,手臂上的只是一點小傷而已."杜若彎了彎手臂,示意自己已經全好了.

衛清風掃了一眼桌上的清單,濃眉一皺,"為什麼買這麼多收納葫蘆?"收納葫蘆是一種比儲物袋高級的法器,通常給愛喝酒的男修儲存酒用的.

"回師叔,我想多帶點水."杜若乖乖的答道,萬一在遇到蜱血蟲,師父可不能在跟她身邊了.

"糊塗!這麼多葫蘆,你全帶在身上不成?"買了二十個大葫蘆不說,還有買了絮了絲綿的軟墊子,洗澡用的澡豆,居然還有喝水用的小杯子!"你是去曆練,還是踏青!"衛清風斥道,也不知道林浩遠怎麼教徒弟的?怎麼嬌慣成這模樣?曆練的時候,還帶什麼軟墊子,澡豆,她還想天天洗澡不成?

"……"她有小空間可以放儲物袋,為什麼不能帶?杜若自己做了一個放儲物袋的小櫃子,里面可以放上幾百個儲物袋,她都按著序號分門別類的排好了,這點東西算什麼?杜若暗暗不爽,這人也太多管閑事了,師父都沒這麼管過她!再說曆練這麼辛苦,她休息的時候睡的舒服些總沒什麼錯吧?至于澡豆,她又不光是為了這次曆練買的.

衛清風見小丫頭垂著腦袋唯唯應諾,就知道這丫頭壓根沒把他的話聽進去,想來也是,林浩遠就兩個徒弟,首徒蕭瑀這麼有出息,估計對她也就沒什麼要求了,定是被師父,師兄寵壞了,他板著臉說道:"杜若,這次內門曆練不同以往,稍有差池說不定連小命都沒有了."

杜若聽了衛清風的話,神色一正,恭聲道:"請師叔指點."衛清風這番指點,以一個金丹期修士的身份而言,已經是看得起她了.

衛清風見她受教,心里滿意,這丫頭倒挺聰明的,也肯受教,女孩子嬌氣些無傷大雅,驕縱就讓人厭煩了.

杜若乖乖聽著衛清風的吩咐,買了一堆他規定的東西捧回云霧宗.等她回山洞的時候,就見小紀掌櫃已經派人將她之前買的東西送到洞府里來了,"紀大哥果然夠意思!"杜若眉開眼笑的讓下人把這些東西送回自己房間.

"杜姑娘,你回來了."洞府里的丫鬟見杜若回來了,連忙端著傷藥走了過來,"真人讓奴婢給姑娘換藥."

"嗯,你等下,我先梳洗下,你再過來換藥."杜若聽了小紀掌櫃說過蜱血蟲的厲害之處後,對自己傷口也不敢大意,手臂上的傷她可以自己來,背部的傷只能別人幫忙了.

"是."

洗完澡上好藥,杜若坐在房里整理著自己出去曆練的行李.目前只聽說是要去其他界,到底去什麼地方,和那些門派一起曆練,沒人清楚.師父說過,這次曆練門派很重視,去的地方也很危險,讓她小心為上,尤其不要胡亂對人發善心.

聽到師父這麼鄭重的吩咐,杜若心里在擔心這次曆練的同時,隱隱有些喜悅,風險和利益往往是同時存在的,就算門派對他們這些內門弟子的命不在乎,也不可能放任讓他們全軍覆滅.而她的修為,在同修為的內門弟子中就算排不上第一,前三名也是少不了的,不然師父哪可能真會那麼放任她?早就跟小時候一樣,把她丟到蟲堆去了.她還有一個小空間,只要小心行事,肯定不會出太大問題的,說不定她真的得到些好東西.

等杜若將該准備的行李准備好了,傷口也差不多快愈合的時候,也到了快出發的時間.

"師父."杜若一大早就起身,先去跟師父告辭.

"這次領隊師叔里有你衛師叔,剛才他傳音給我,說你可以去找他的大弟子,跟著他們一起去曆練,想不想跟著他們,你自己掂量吧."林浩遠吩咐道.

"是."

"一切小心為上,就算遇到了什麼天材地寶,也要記住,留著命才能享受."剛出門派曆險的小弟子,最容易犯這種錯誤,無端的丟了小命.

"是."因為有小空間的存在,讓杜若的眼界要比一般的修者的眼界高上很多,如果不是那種實在難得的寶貝,她是絕對不可能花很多心思求得到的.杜若等了一會,見師父沒什麼吩咐,就先離開了,聚合時間也差不多了.

杜若趕到聚集地的時候,已經到了很多弟子了,大家皆三五成群的圍著說話,臉上有著興奮也有著忐忑.杜若成為內門弟子後,一直深居簡出,所以跟這些內門弟子都不熟,加上師父就兩個弟子,師兄不在,她就只有一個人.杜若並沒有去找衛清風的弟子,而是選了一個僻靜的位置,安靜的站著,等著師叔們到來.

"你是杜師妹嗎?"好聽的男中音遲疑的問道.

杜若抬頭,一名築基期男修站在她面前,"這位師兄是?"杜若有禮的問道,她還是一身阿拉伯婦女的裝束,連眼睛都沒有露在外面,幸好在場跟她類似裝束的女修不在少數,所以也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我是衛真人的弟子祁陽."那名男修朝她露出了暖暖的笑容,"杜師妹跟我來吧."要不是師父,他還真找不到這丫頭,她還真會躲.

"好."望著祁陽,杜若想起了師兄,對他好感大增,可惜師兄被門派派到了其他界去看管靈石礦了,這可是肥缺中的肥缺,只是這樣一來,師兄就更忙了.

祁陽帶著她來到最大的一堆人里面,圍著人大多以漂亮女修為主,站在最中間的是幾名意氣風發的俊美男修,杜若微微蹙眉,莫非衛師叔的幾位弟子在女修中很吃香?她進去了不會惹什麼麻煩吧?

祁陽見她腳步停住了,偏頭微笑問道:"杜師妹怎麼了?"

"沒什麼."杜若搖了搖頭,她仰頭說道:"祁師兄,人多,我不進去了."

祁陽瞄了一眼熱鬧的人群,"也好,我們去邊上等師父."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了."杜若連忙拒絕,順便往旁邊移了移,示意自己和祁陽沒關系,她可不想自己莫名的背上什麼緋聞,惹來什麼莫名的嫉妒.

祁陽眼底浮起笑意,這丫頭果然很有趣.

杜若見祁陽依言離開,心里松一口氣,她壓根沒有想過和他們一起曆練,顯然師父也不贊同,同樣築基期,他們有的本事,她也不缺,就算真遇到危險,誰保護誰還說不定呢!再說杜若很不喜歡跟熟悉的人在一起曆練,這會讓她有束手束腳的感覺,陌生的人,講冷血點,就算遇到了什麼危險,實在救不了了,一走了之就是,可熟悉的人,她還真狠不下心.

杜若隨著龐大的人流,登上了一艘豪華的龍舟,在幾名金丹期師伯,師叔的帶領下,離開了云霧宗.

"你說我們會去哪里?"弟子們坐定後,興奮的七嘴八舌討論道.

"不知道呢."

杜若懶懶的靠在窗前角落的位置,龍舟在高空高速行駛,讓杜若詫異的是,龍舟飛了一會,就在一個山頭停了下來,眾人驚訝的面面相覷,"已經到了?"

"咦?有人呢!"杜若低頭望去,果然山頭站了不少人.

"下去吧."師門長輩吩咐道.

"杜師妹,快過來."祁陽眼見杜若快被人擠走了,忙伸手攔住了她的去路.

頂著眾人驚訝的目光,杜若癟癟嘴,跟著祁陽身後,"對面是馭獸宗,血魂教的弟子."祁陽簡單的說了一句,讓杜若乖巧的跟在了祁陽身後,馭獸宗就算了,血魂教這名字好天雷……不過取得還是挺有意義的,讓人一聽就知道這門派走的不是云霧宗這種至少表面光明正大的路子了.

"杜師妹."祁陽低聲喊道,"這里走."

杜若迷迷糊糊的跟在祁陽的身後,"祁師兄,我們去哪里?"

"去區吳界."祁陽說道.

"區吳界?"杜若眉頭微微一皺,這是祁陽腳步頓了頓,"杜師妹,你能把面紗拿下來嗎?師父,師伯和馭獸宗,血魂教的幾位長輩都在."女修外出帶著面紗是常事,可剛才他見杜師妹進了飛船還帶著面紗,對平輩這樣倒是無所謂,對長輩就有些不禮貌了.

"好."杜若取下了面紗,跟著祁陽進了一艘裝飾華麗的龍舟.龍舟里已經零零散散的坐了好些人,看著那些人的服飾和修為,杜若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這些人修為都不淺,看起來都是內門弟子中的精英,怎麼祁陽帶她來這里呢?這艘船上的弟子年紀基本不大,又以男修為主,且修為都在築基五層以上,故杜若進來後,就格外的引人注意.

"杜師妹,坐這里吧."祁陽指著角落的位置說道.

"好."杜若從儲物袋里拿出了一個蒲團,盤膝坐下,這區吳界是小千界,雖然它是少數能上《山河志》的小千界,可那里的環境可不怎麼好啊!杜若回憶著《山河志》里介紹的情況,想著衛清風讓她買的東西——這就是所謂的作弊嗎?真不知道衛清風在想什麼!居然讓她跟一群修為比她高的修士在一起,如果真和他們一起曆練,遇到什麼危險,她豈不是最好用的肉盾?杜若無聲的歎了一口氣,仰頭正對上一人的目光,是一名馭獸宗的男修,長相不錯,可惜目光稍顯陰沉銳利,她不感興趣的移開了目光,真不懂衛清風是想救她還是想害她!

祁陽也同樣拿出了一個蒲團坐下,見杜若雙目半閉,專心打坐的,祁陽苦笑,心里暗暗奇怪,師父不是說杜師妹性子極是嬌柔,所以才讓他來照顧杜師妹,還吩咐他要多讓著杜師妹點.可他怎麼覺得杜師妹冷漠的很,言行舉止也很利落,除了容貌外,哪有半點嬌柔的感覺?

上篇:內門試煉(五)     下篇:區吳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