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區吳界(三)  
   
區吳界(三)

"噗!"丁一面無表情的將寶劍從妖獸的要害處抽出,靈巧的挖出妖獸的妖丹丟給了師弟,低頭熟練的分解妖獸的尸體.

"師兄,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跟杜師妹分開?"師弟郁悶的上前幫忙剝皮,"在區吳界都轉了一個多月了,潭煙草的地方也找了三四個了,怎麼還沒煉完二十斤?杜師妹到底會不會煉藥啊!"

"一斤潭煙草才能煉制一兩潭煙緩息散,這種藥劑煉制起來也難,煉制十次能有四次煉成,已經很不錯了,杜師妹來這里一個多月就能煉成十五六斤,比尋常的藥劑師可快多了."丁一說道.

師弟聞言古怪的望了師兄一眼,終于忍不住問道:"師兄,你是不是喜歡杜師妹?"

丁一瞄了師弟一眼,"你吃錯藥了?"

"呃."師弟郁悶的摸了摸頭,師兄性子一向冷漠,對大師姐都一向很少和顏悅色,更不要說對其他人,大師兄居然還給杜師妹采天碧草.天碧草是女修們很喜歡的一種區吳界特產的香草,摘一片葉子放在袖中,就能香上很久.因為天碧草身邊往往伴生著變異蠍子,除了香點又其他用處,所以除了那些想哄女伴高興的男修外,很少有人會去采這種草.

"我們回去吧."丁一道.

"可是我們出來才一會."師弟有些不情願,他這一個月都沒好好抓上幾只妖獸.

"我們的任務就是保護杜師妹."丁一面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師弟多少有些郁悶,在他看來,杜若有云霧宗的師兄弟保護就完全足夠了,這幾天什麼危險都沒有,憑什麼要這麼多人圍著她一個人轉?

"你要是想拿好東西,就乖乖保護杜師妹,等她煉好丹藥,有你打妖獸的時候."丁一說道.

"師兄,你說的是真的?難道除了保護杜師妹,師門還有其他任務?"師弟一聽眼睛都亮了.

丁一嘴角一扯:"不然師父讓我們跟著她干嘛?你忘了潭煙草除了能制潭煙緩息散之外,還能做什麼?"

"潭煙草?潭煙緩息散?二十斤?"師弟喃喃的重複了好幾遍,眼神驀地一亮,"師兄,杜師妹能破血霧迷瘴?她有高階藥劑師的能力?"潭煙草本來就是一種劇毒草,煉制潭煙緩息散的時候,蒸出來的水蒸氣也有強烈的毒性,如果能將那些毒霧收集起來,正是區吳界五大秘境之一深淵迷潭中的毒瘴——血霧迷瘴的克星,但這種毒霧可不好收集,很多高階藥師都不敢輕易動手.

丁一搖搖頭,"這我不清楚,但師父說云霧宗的人肯定會進深淵迷潭."

"那師兄,我們快回去吧."師弟眼神閃亮,深淵迷潭啊!他就知道師父不會讓他們做無用功的,保護一個小丫頭,那需要三個門派最頂尖的精英弟子啊!

小石屋里,杜若小心的將最後一點毒蒸汽收集到了衛師叔給的特制法寶里,這種水汽是有劇毒的,要不是云姑教了她不少收集毒蒸汽的法術,她在藥谷那些日子也收集過很多毒氣,她還真不敢接這任務.衛師叔是沒說給她多少獎勵,但能讓師叔,師伯們記住她的本事,就是最大的報酬了.

杜若嘴角一彎,這些年她一直深居簡出,除了師父的吩咐,自己修煉的功法緣故之外,她也不想自己被師門長輩,同門記住僅僅是因為自己的容貌,而不是自己的能力.女修的修行路本來走的就比男修艱難,一旦戴上了花瓶的帽子,想要摘下就難了.

說起練功,杜若臉色一跨,云姑娘給她的那本功法,的確能駐顏,但同時也帶了一點低級魅惑的精神修煉法,而且這種功法在修煉到第三層之前,那種精神魅惑法還無法控制.那種低級精神魅惑法,別說是面對修為高深的修士了,就是一些心知堅定的凡人,都不會受控制,所以杜若覺得這本功法非常可笑,這顯然不是什麼正經的修煉功法.

為此她曾不滿的向師父抗議過,他既然知道這功法這麼低級,為什麼還讓自己修煉?要知道這本功法她還分享給了阿芸和小雅,讓她們跟著自己一起修煉,結果害得她們平時出門,也只能戴隔絕神識的面紗,這不是害人嗎?結果師父振振有辭的說這本功法精神控制方面是低級了點,在駐顏方面的修煉法子還是很正宗的,等修煉到第三層她就可以棄精神控制不用了.誰讓她們這麼喜歡漂亮?天底下哪有光沾便宜,不用付出的好事?

所以她干脆深居簡出,省得出去被人認為是哪個雙修門派出來的女修,直到兩年前,三人都修煉到了第三層,才算松了一口氣.難怪師父說要小孩子時候開始修煉,沒成長的小蘿莉,想要誘惑也誘惑不了什麼人.

杜若揉了揉有些酸疼的脖子,眼底露出一絲倦意,不眠不休的煉制了一個月藥劑,就算有靈丹妙藥支撐,她也有點撐不住了.

"杜師妹."云霧宗大師兄給杜若傳音,"潭煙草的毒霧煉好了嗎?"

"潭煙緩息散已經煉制好了,毒霧還要等一會."杜若低聲說道,手指微微動了動,房里的陣法打開,一只圓滾滾的小老鼠滾了進來,杜若將一只儲物袋掛在了那只小老鼠脖子上,又喂了它一粒靈丹,小老鼠開心的搖頭晃腦.這種小老鼠長得還蠻可愛,個性機靈聰明又溫順,要不是咪咪不喜歡,嫌棄它們髒,她也想養幾只玩玩.

"師兄,杜師妹今天煉制多少?"祁陽問道.

云霧宗大師兄從小老鼠的脖子下取下儲物袋,看了看,"已經煉制完了,杜師妹說,那潭煙毒霧她還要等一會才能煉好."大師兄頓了頓,有些佩服的說,"我早聽師父說,杜師妹煉制藥劑的天賦極好,可還是沒想到她居然會這麼好.難怪師父說,有杜師妹在,進血霧迷瘴絕對不是問題."

二師兄也點頭道:"祈師弟,我看杜師妹平時跟你還會多說幾句話,要不你去跟杜師妹說說,以後我們想要什麼藥劑就能拜托她幫忙煉制下,價格可以照著外面店鋪的算."二師兄盤算,他們這種時常出去曆練的人,每次買藥劑都要花費一筆不菲的靈石,如果能讓杜若幫忙煉制,不僅外面購買更方便,還能更省錢.

祁陽苦笑:"男女有別,我哪能一直找她?再說杜師妹當我們云霧宗內門弟子也有不少年了,要不是這次內門試煉,你們能知道杜師妹嗎?這幾天相處,你們也看著,杜師妹性子看似隨和,實則冷淡的很,這一個多月,她說過什麼話?"

二師兄微微笑道,"我看杜師妹性子也就是冷漠了些,但也不是不講情面的人."

祁陽想了想,"那等試煉完,去問問杜師妹再說.倒是那馭獸宗的丁一,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呢,怎麼莫名的對杜師妹獻殷勤?"丁一他也認識不短時間了,實在不像那種見了漂亮女修就獻殷勤的人.

大師兄不在意的笑道,"管他打什麼主意,反正三個月一過,就跟他沒什麼關系了."

三人正說話間,杜若打開了石門,"師兄."

"杜師妹."祁陽上前,見杜若臉色有些憔悴,關切的問道:"你臉色不怎麼好,要不要先休息會?反正時間還多呢."

"沒關系,我早點煉好,師兄你們就能早點進去,畢竟時間不多了呢."杜若笑了笑,將一瓶藥遞給大師兄,"大師兄,你看下,這毒霧能不能用."

大師兄謹慎的接過那藥瓶,"杜師妹,辛苦你了."

杜若微微一笑,"那是我應該做的."

"杜師妹,要不我們休息兩天,第三天一起進深淵迷潭?"大師兄問道,杜師妹雖然修為低了些,可制藥劑的水平真不錯,再說深淵迷潭里最多的就是毒藥,帶她進去也是個助力.

"等三天行嗎?"杜若說道,"我想在准備些東西."深淵迷潭是區吳界五大秘境之一,也是他們目前修為唯一能進去冒險的地方,但說是危險最低,也只是相對而言,每年云霧宗都有不少弟子隕落在這里,她想多做些准備,總不能老靠師兄們保護自己.

"好."大師兄一口答應.

三派住在一起,云霧宗要進深淵迷潭的事,瞞不過其他兩派人,杜若回房休息後,容靖和丁一就過來找大師兄商量一起深淵迷潭的事.

"還是跟以前一樣,大家一起保護杜師妹,打死的妖獸一起分配,遇到什麼奇珍異草全部交給杜師妹,讓她煉制了藥劑或是丹藥後再給我們."云霧宗大師兄說道.

其他兩派則沒有任何異議,之後的三天,杜若足不出戶,第三天出門的時候,臉上蒙了面紗,一聲不吭的把手上的藥劑一瓶瓶的分給大家,全是些解毒藥劑.

"杜師妹,要不你在休息一天?"祁陽關切的問道,這麼多藥劑,想來她這三天沒怎麼休息吧.

"不用了."杜若搖了搖頭,"大師兄,馬上就要到正午了,這時候毒瘴是最少的時候,我們抓緊時間進去吧."

大師兄想了想說道,"也好,我們先走吧.杜師妹,深淵迷潭離附近還有一段路,要不我們做騎獸去?"

"騎獸?"杜若有些不解,他們哪里有什麼騎獸.

大師兄指了指外面,杜若偏頭,幾只變異的大蠍子正懶洋洋的趴在地上,"它們?"杜若有些驚訝,難道是馭獸宗馴服的?

"杜師妹,你別小看這些蠍子,這些蠍子不僅在沙地上來去自如,在沼澤地上也是如履平地."大師兄以為杜若害怕,想給她解釋,其實這些蠍子已經馴服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先走吧."杜若腳尖一點,坐在了一頭體形最小的蠍子身上.眾人見杜若配合,不由松了一口氣,也躍身上了蠍子身上.

深淵迷潭正確來說,是一個大沼澤群,沼澤群終年籠罩著一層鮮紅如血的霧氣,令人奇異的是,這層霧氣仿佛一個半圓的氣體防護罩一般,有百來米深的厚度,氣體凝而不散,只把這個沼澤群和外界隔開,走進沼澤里面,就沒有毒霧了.這種霧氣元嬰期以下的修士只要稍稍沾一點,渾身血肉就會化為血水,元嬰期以上的修士也防禦不了多.不過這種毒霧在每天正午太陽最大的時候,才稍稍減弱些,這時候潭煙草的毒氣就能將毒霧化去.當然杜若不可能煉制出把整個沼澤的毒瘴化去潭煙毒霧,但只要化解開一小部分,讓人進去沼澤里面就可以了.

杜若坐在蠍子身上,明顯感覺到,蠍子不願意進入這個滿是血紅的世界,云霧宗的大師兄示意眾人將呼吸改為胎息,周身撐起一層牢牢的防護罩,然後將杜若給的那個瓶子遠遠的拋了出去.瓶子重重的落在地上,隨著一聲清脆的破裂聲,一股黑色的霧氣彌漫開來,同紅色的血霧纏在了一起,漸漸的兩種氣體轉淡,不一會整個血色氣罩仿佛破了一個小洞般,讓人看到了沼澤內部的景色.

"快."隨著大師兄的一聲令下,幾人催促著蠍子往氣罩破洞處飛奔而去.蠍子的速度很快,不過幾息功夫,就穿過了氣罩,隨著最後一人逃離氣罩,那血色的霧氣又開始漸漸的凝結.

"呼!"眾人心里暗暗揮了一把汗,杜若望著那已經完全彌補好的破洞出神,這種大自然的現象果然神奇.

"杜師妹,我們走吧."祁陽說道.

"嗯."杜若應了一聲,眾人剛想進入沼澤地,突然眾人臉色皆一遍,手里緊握了兵器.

杜若臉色微微發白的望著從泥地里慢慢爬起來,搖搖晃晃朝他們走來的人型生物——"尸傀儡!"容靖沉聲說道,"大家小心不要讓這些東西的汙血給染上了!盡量用火攻!"

眾人臉色都有些陰沉,兔死狐悲物傷其類,大家看到這些行尸走肉,想起他們生前都是和他們的一樣的修士,心里真是說不出的滋味.

杜若反手一揮劍,砍斷了尸傀儡烏青的雙手,一個翻身,躲開了飛濺的汙血,手指一彈,一個白色的小火球彈盡了尸傀儡一只空洞洞的眼眶里,"轟"白色的火焰一下子點著了整個身體,尸傀儡在無聲的掙紮中化為了灰燼.她又搶在馭獸宗的師弟前面攔下了一具尸傀儡,再次故法重施,將它活活燒死.

"杜師妹?"祁陽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雖然近區吳界後,大家對敵的機會不多,但杜若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態度,很少會主動出手,更不要說是如此搶著上前殺人了.要說是妖獸也就算了,還能多拿點妖丹,可尸傀儡身上可沒有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啊!眾人多少有些詫異的望著仿佛變了個人似地杜若.

杜若將最後一具尸傀儡解決後,回頭貌似不好意思的解釋道:"我身上的火種是天地異種,可以把這些尸體全部燒為灰燼,這樣就不會有人再次利用他們了."

"杜師妹真是好心."祁陽一笑,尸傀儡又不是什麼值錢的妖獸,大家都不在意,他剛想安慰她幾句,卻見杜若從懷里取出一瓶丹藥,"大家又被尸傀儡抓到嗎?我這里有解尸毒的藥丸."

"……杜師妹,你真細心,連解尸毒的藥丸都有."祁陽頓了頓才道,尸傀儡在修真界是最犯忌的事之一,很多尸修都是避著人群的,不到生死存亡的關頭,也很少有尸修真會用尸傀儡來攻擊人,就算是老江湖也很少有人身上會帶解尸毒的藥丸.

杜若一笑,沒有接話,心里卻想起了那對自爆的師兄妹,要是當時她有現在的能力,他們是不是能活下來?不過萬獸山也有尸修,這里也有尸修,不是說尸修很少見嗎?難道現在開始泛濫了?還是她跟尸修特別有緣?

"我們走吧."丁一有些惋惜的望著那些明顯中了尸毒的蠍子,隨手丟了幾個烈焰符在它們身上,"時間不早了,最好要在天黑前,找到暫休的地方."

"好."眾人毫無異議的踏上了滿是泥濘的沼澤,杜若則不忍的回頭丟了幾個鐵釘將那些蠍子先殺死.

上篇:區吳界(二)     下篇:區吳界(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