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區吳界(四)  
   
區吳界(四)

深淵迷潭的土地是隱約帶著暗紅的黑褐色泥地,腳踩在上面有著一種古怪的粘稠感,空氣中彌漫著令人反胃的腐臭味,四周一片荒蕪,有零星的幾株水草奄奄貼著泥地,失去了被水滋潤的靈氣.不時冒著氣泡的沼澤地上,漂浮著不少黑灰色的白骨,有的骨頭上面甚至長著灰綠色的青苔,間或還有幾具已經幾乎完全腐爛的尸身,偶爾會引來幾只相貌猙獰的怪鳥前來叼啄幾塊腐肉.

杜若選了一個相對乾淨的地方歇腿,取下了面紗,從儲物袋里取出一杯蜂蜜水仰頭喝了下去,流失的靈力頓覺恢複了不少."師兄,給."杜若將一個小儲物袋遞給祁陽,里面裝了不少密封好的小瓷壇.他們進深淵迷潭已經快一個月了,區吳界內靈氣紊亂,他們本就無法靠吸收周圍靈氣恢複修為,進了深淵迷潭後,更感到體內流失靈力的速度是外界的一倍.尤其是這里蛇蟲蟻獸極多,防護罩一刻也不能卸下,靈氣損失速度更是驚人.大家出來曆練是帶了不少恢複靈氣的丹藥,但也經不住這麼吃.幸好杜若帶了不少九階玉皇蜂的蜂蜜,雖比不上玉皇靈漿,但也比尋常的靈丹效果要好很多.

"多謝杜師妹."祁陽笑著接過儲物袋,將蜂蜜一壇壇的分給眾人,虧得杜師妹跟著一起進來了,不然現在他們可能已經有人折損在這鬼地方了.九階玉皇蜂的蜂蜜價格極貴,這幾天杜師妹給了他們不少,可從來沒問任何人要過一塊靈石.饒在場眾人都是精英弟子,對靈石的看中程度要比尋常人低很多,但也服氣她心胸開闊.

"師兄不用客氣."杜若隨手丟出了一個小火球,將一蓬附在在她防護罩上的吸血蚊子燒成了灰燼.

"杜師妹,你這火種是冥炙吧?"杜若身上的天地火種,大家看著都覺得像是冥炙,冥炙是寒焰的一種,在天地火種中,排名也算十分靠前了.

"冥炙?"杜若搖搖頭,"我不知道,這火種是一位長輩送給我的,我沒問過."師父好像提過一次,似乎是叫四個名字吧?她有點記不清了.

"杜師妹,我看你這火種似乎養了很久了?"云霧宗的大師兄問,冥炙是一種白的幾近透明的火焰,但杜若身上的火焰隱隱帶了一層淡淡的火紅色,顯然杜若用自身火系靈力滋養的結果.

"是,養了七八年了."杜若雙手虛握,手心里各冒出兩簇火焰,一簇隱隱帶著青綠色,一簇帶著火紅色,這是她八年來的習慣,但凡沒什麼事的時候,她就習慣性的把兩簇火焰用不同的靈力滋養.火系靈氣滋養過的用來攻擊,木系靈力滋養過的用來煉丹熬藥,分工很明確.

"等等,你們聽到什麼聲音沒有?"容靖說道.

"聲音?"眾人一怔,隨即斂息側耳仔細聽著,果然不一會就聽到有規律的"咚!咚!"的聲音從極遠處傳來.

"有人在打鼓?"云霧宗大師兄皺眉說道.

"不像."容靖搖了搖頭.

丁一皺了皺眉頭,"不管是什麼聲音,我們快走吧,我有不好的預感."

杜若偏頭聽了一會,"這聲音……"

"什麼?"丁一偏頭問.

"沒什麼,可能是我多想了."杜若道.

"不管是不是多想,杜師妹說出來聽聽,說不定不是多想."容靖說道.

"我覺得這個聲音有點像心髒跳動的聲音."杜若支支吾吾的說道,她是不是恐怖片看多了?主要是這個地方給她的感覺太不好了.

"心髒跳動?"眾人聽了之後,先是一怔,隨即丁一像是想到了什麼,"大家拍上風行符,快走!"丁一話一出,大家不假思索拍上了風行符就走,而此時那種"咚!咚!"的聲音越來越大了.

"大家注意防備,我懷疑是有妖獸要出來了!"丁一沉聲道.

"妖獸出世?"容靖問.

"不一定是出世,可能是閉關妖獸——"

丁一還來不及說完,就聽到"咚咚"的聲音戛然而止,在眾人還沒有來得及松一口氣的時候,突然"嘭!"一聲,那聲音貌似極輕但直擊人心頭,"咳!"杜若心口一甜,一股鮮血直往喉嚨里冒,疾馳的身形踉蹌了幾步,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雙手顫抖的從儲物袋里取出一粒玉皇靈漿做成的蜜丸咽了下去.

"杜師妹,你沒事吧?"祁陽立刻停了下來,關切的望著杜若.

"我沒事."杜若吞下蜜丸後,感覺好了很多.

丁一也停了下來,彎腰直接把杜若往身上一背,對祁陽說道:"快走."

"好."兩人再次疾馳了起來.

"你!"杜若趴在丁一的背上,臉上不由火辣辣的,她不自在的說道,"我能自己走."

"你走的太慢了,別拖我們後腿!"丁一毫不留情面的說道,杜若語塞,她雖然真實修為比表面的修為高些,但她還是這些人中修為最低的,現階段她真不好說讓他放自己下來,她怕拖大家後腿.

突然一陣極為濃郁的血腥氣散開,容靖臉色一變,"別逃了!大家撐起防護罩!"丁一將杜若放下,七人迅速站在了固定的位置,同時撐起了一個防護罩,杜若連忙從懷里掏出蜜丸,"師兄,這是玉皇靈漿做成的蜜丸,你們快吃下去."

幾人聽了也不客氣,接過蜜丸就咽了下去,蜜丸中蘊含的濃郁精純的靈力快速補充著體內不斷消耗的靈氣,眾人原本凝重的神色微微放松."轟!"漫天的血水隨著一聲巨響奔騰咆哮而至,血水所到之處一切皆化為灰燼,連泥地就硬生生的低下去了幾分,幸好七人一起撐起的防護罩足夠厚實,牢牢的擋住了那些血水.

杜若臉色微微發白,幸好停下來撐起防護罩了,這時候果然經驗是最重要的.

"那是什麼?"血魂教的師弟驚呼道,杜若抬頭望去,不由驚呆了!

一名不著寸縷的美豔女子踏著滿地的血水款款朝他們走來,優美修長的脖子,高聳挺立的雙峰,渾圓纖細的腰肢……眾人見杜若小嘴微張,滿臉贊歎的目不轉睛的望著那裸女,不由嘴角抽搐.

"你看什麼!還不把臉遮起來!"一塊黑布迎頭朝她臉上兜來,丁一呵斥道,剛才眾人跑得急,杜若把面紗取下後,沒有帶上.

容靖沉聲說道:"這女人邪氣的很,大家小心!"那些血水把地面都燒掉了這麼多,可這女人赤腳踩在上面,居然一點事都沒有,不是功力高深到了極致,就是這些血水是她弄出來的.

杜若郁悶的取下黑巾,抬頭卻見那名美女朝她一笑,杜若一怔,"啊!"手指被人用針刺了一下,丁一將金針拔出,"別對她眼睛看."

"嗯."杜若將目光轉向別處,她其實沒受那女子誘惑,只是——

那女子見杜若把目光移開,貌似不悅的嘟了嘟嘴,纖長柔美的手微微一抬,"哼!"丁一悶哼一聲,倒退了幾步,臉色變得極為蒼白,嘴角隱約有鮮血溢出,而七人撐起的防護罩也同時碎裂.

"師兄,你別沒事吧?"馭獸宗師弟擺出了防衛的姿勢,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丁一捂著自己的右臂,啞著嗓子說道,"大家小心,她可能是個剛化成人形的高階妖獸."

能幻化成人形的妖獸,起碼要七階以上,六階妖獸就有金丹期妖獸的實力……大家臉色沉重了起來,他們這點人,不是給那妖獸殺著玩嗎?

杜若嘴巴張了張,她怎麼覺得那個女的對他們沒敵意呢?說著她又忍不住偷偷瞄了那裸女一眼,那裸女見杜若又望向她,臉上露出了一個開心的笑容,快步上前就想朝杜若走來,裸女的舉動惹得眾人又是一陣緊張.

這時裸女像是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停住了腳步,頗為依依不舍的望了杜若一眼,雪白的小腳一跺,整個身體就朝天空飛去,身體毫發無傷的穿過了籠罩在半空的血霧,消失在眾人的眼簾里.

"呼."大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身體一下子松懈了下來.

丁一捂著手臂,勉強靠在師弟身上,"丁師兄,你沒事吧."杜若關切的問道.

"死不了."丁一悶聲說道.

"呃——"杜若瞄著他明顯有些變形的手臂,"要我看看嘛?我略懂接骨之術."

丁一瞪了杜若一眼不說話,杜若吃不透他是啥意思,轉頭望向馭獸宗的師弟,師弟感激的對杜若道:"杜師妹,那就勞煩你了."

杜若手搭上了丁一的變形的手臂,手下一用力,丁一臉色一白,豆大的冷汗從額頭不住的滾落,"丁師兄,你忍一下,馬上好."杜若拿出一塊木板給丁一固定.

"杜師妹,你還會是醫術?"祁陽見她舉止利索,顯然不是第一次干這種事.

"我就會處理一點外傷而已,不算懂醫術."杜若道,小雅靈獸院里的小靈獸時常會厮打玩鬧,外傷骨折什麼的很常見,小雅忙不過來的時候,時常讓她們過去幫忙,所以杜若對外傷處理很有一套.

"我們先離開這里吧."容靖說道,"反正也快滿三個月了."要是再來一個高階妖獸,他們就要交代在這里了.

"正是."云霧宗的大師兄點頭附和道,"我們這幾天收獲也不少了,小師妹剛剛真虧了有你的玉皇靈漿."

杜若一笑:"大家一起曆練,相互幫助是應該的."

容靖道:"杜師妹,你這幾天給我們吃的靈蜜,靈漿,大家都記在心里,拿靈石來償還師妹的恩情俗氣了些,不過這也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以後師妹有用得著我容靖的地方,盡管開口."說著容靖遞來一個儲物袋給杜若.

容靖說完,丁一也遞了一個儲物袋,同時祁陽也拿出了一個,杜若接過那三個儲物袋,"師兄客氣了."

眾人見杜若肯收下靈石,心里都松了一口氣,之後又隱約浮起愧疚之感,他們很感激杜若的幫忙,但欠人情的滋味的確不好受,杜若很收下靈石,就說明她並不在意那份人情,當然也有可能因為他們半強迫的讓她收下靈石有關.七個大男人合伙對一個小姑娘耍心機的滋味,眾人臉上多少都有點火辣辣的.

杜若對他們的舉動到沒有任何感覺,對她來說,給他們吃蜂蜜,玉皇靈漿是舉手之勞,讓她一個人闖蕩這個地方還真是有些危險,大家齊心協力,得到的寶貝才能更多.再說云霧宗誰都知道她養了很多玉皇蜂,蜂蜜什麼的肯定都不缺,她早點拿出來給他們好歹能做個人情,等他們開口用靈石買蜂蜜,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等杜若把丁一包紮好後,眾人就快速的離開了深淵迷潭,八人一離開那濃郁的血霧,都不約而同的長舒了一口氣,容靖看了看天色,提議道,"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天趕往門派的聚集地."見其他人均無異議,他說道:"不遠處就有一個綠洲,我們——"他輕輕的"咦"了一聲,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我們遇到熟人了."

"熟人?是同門師兄弟嗎?"眾人快步往綠洲趕去,走了一會就遠遠的看到有火光閃現,而前面也隱隱傳來欣喜的歡叫聲,"是師兄!"

杜若腳步頓了頓,想把面紗戴上,可沒想到幾條身影從綠洲中沖了出來,"師兄!"見此情形,杜若倒不好繼續戴上面紗了,只能慢慢的跟著大家的身後.因為組隊是三派人打散了組隊的,所以遇到的弟子各派都有,看得出三派的大師兄都是很有威信的人,基本上小弟子就圍繞著大師兄說話了.

"大師兄,你怎麼受傷了?嚴重嗎?"馭獸宗的一名女修見丁一手上有繃帶,連忙關切的問道,如凝脂般的手溫柔的搭在了丁一的手臂上,那名女修就是之前那位勸過羽兒的師姐,"讓我看看."女修小心翼翼的解開了丁一手上的繃帶.

"我沒事."丁一語氣有點不耐煩,但沒有甩開那女修的手.

一起曆練的七人,除了馭獸宗的師弟之外,其他人的目光都下意識的注視到了杜若身上,杜若原本正想進自己帳篷打坐,見眾人目光都注視在她身上,她一怔,"師兄,有事嗎?"

"沒事."祁陽連忙搖頭.

"杜妹妹!"一聲呼喚叫住了杜若,杜若止步,見那女修解開了丁一的傷口,先用濕巾把傷處的皮膚仔細的擦了一遍,又取出自己的藥膏給丁一重新包紮後,才抬頭對杜若笑道,"你是杜妹妹嗎?多謝你照顧我師兄."女修沖杜若溫柔的笑笑,"這幾天我師兄麻煩你照顧了."

"師姐客氣了,丁師兄修為那麼高,哪里輪得到我來照顧."杜若笑容不改,心里卻已經有點不耐煩了.

"不,要不是妹妹幫著師兄包紮,悉心照顧他,他的傷口也不會恢複的那麼好."女修連忙解釋道.

杜若仰頭疑惑的問道:"丁師兄受了其他外傷和內傷嗎?我以為他只是骨折了."

"呃——"那女修被杜若的問題給噎住了.

"師姐,還有事嗎?"杜若有意加重了"師姐"兩個字的語氣,妹妹?誰是你妹妹!

"沒什麼事了,我只是覺得杜妹妹當真出色,以後我們姐妹要好好親近才是."師姐含笑說道.

"師姐也喜歡煉丹熬藥劑嗎?"杜若偏頭睜著大眼睛無邪的問道,"我最喜歡熬藥劑了,師姐以後盡管來云霧宗找我."

"我——我是劍修呢."師姐尷尬的笑笑.

"我也是劍修呢,師父說等我這次回去就教我'問天’,師姐以後我們好好切磋切磋."杜若甜甜笑道.

問天?眾人吃了一驚,問天可是云霧宗的頂級劍法之一,只有少數內門弟子中的精英才能學到的.

"好——"那師姐臉色微變,勉強笑了笑,她還沒資格學馭獸宗那麼高級的法術呢.

"那我先進去休息了."杜若含笑說道,"晚上還有守夜呢."

"好."師姐擠出一個笑臉,"師妹好好休息."

杜若進了帳篷之後,嘴角輕挑,這人的戰斗力也太弱了吧!

"杜師妹."馭獸宗的師弟趁著晚上守夜的時候,跟杜若解釋道:"那是我們的大師姐,是師父的女兒,從小跟師兄青梅竹馬,師兄還是師姐救回來的呢!那時候師兄渾身是傷的躺在萬獸山里,要不是師姐看到師兄,師兄或許早被妖獸給吃了……"

杜若耐心的聽師弟說完,還不時的附和幾聲,最後師弟說完才低聲道:"師兄資質沒有師姐好,可他修煉刻苦,修為比我們大家都高,師父一直很喜歡大師兄."

杜若點點頭,"嗯,丁師兄的確不容易."

她嘴上是這麼說,可心里卻十分不以為然,這師姐也太想不開了,她資質好,修為高,家世也高,這樣的好條件,什麼自由自在的生活過不了,寂寞了找個帥哥談談感情,想修煉了就閉關修煉,何必想不開跳婚姻這個火坑呢?不過——杜若很好奇,他們到底從哪里看出丁一對自己有好感了?她怎麼一點不覺得?事實上,丁一隱約給她一種的熟悉的感覺,這才是杜若對他比較和善的緣故.不過丁一要真想勾|搭她的話,那可他就真是標准的渣滓鳳凰男了!不過很多大家小姐都喜歡這種鳳凰男……

"雖然師父沒正式說過,可大家都知道,師兄和師姐將來肯定是雙修伴侶."師弟飛快的說完這句話,然後看著杜若的臉色,見她臉上沒什麼表情,心里松了一口氣.原本他對杜若印象不好,總覺得是她有意勾引師兄,可這三個月相處想來,他對杜若的脾氣也大約知道了點,知道她不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師兄和師姐的事還是早點跟她說清楚.她長得美,又是金丹期真人的愛徒,又有一手煉丹熬藥劑的好本事,根本不愁找不到好夫君,何必跟師姐搶師兄呢.

杜若撇嘴,這些人可真夠自作多情的!別說丁一有師妹了,就算沒師妹她也不可能跟他有什麼關系.如果她穿越到一個類似中國古代的環境,她或許會因為生存而乖乖嫁人,可她現在都已經修真了,何必想不開去跳那個火坑?將來如果寂寞了,找個帥哥談點感情倒是可以,但——結婚?那還是算了吧!她目前只想如何能變得更強!只有變強了,才能讓自己被人尊重.就比如這次,為何大家只想著讓自己離開丁一,而從來沒人想過或許是丁一自作多情呢?

上篇:區吳界(三)     下篇:區吳界(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