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奇怪的病  
   
奇怪的病

夜色深沉,一燈如豆.

杜若低頭專心的給父親彎曲著下肢,盡量不讓他四肢肌肉萎縮.

"姐姐——"怯生生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響起,杜若並沒有回頭,只輕聲笑道:"二妮,怎麼不進來了呢?"

"姐姐."二妮小了杜若三歲,如今也是十五歲的大姑娘了,五官生的很清秀,就可惜臉上有很多紅紅的小疙瘩.

"咦?二妮過來."杜若之前來去匆匆,一直沒注意過這個過于安靜的妹妹,現在一看,才發現她臉上全是青春痘,這可不怎麼好,萬一她是疤痕體質,以後臉上留疤怎麼辦?

"姐姐,我跟你一起去照顧爹爹."二妮怯生生依到了杜若的身邊,她從小就對年長三歲的大姐頗為敬畏和依賴.

"我都聽下人說了,這幾天都是你和敦哥在照顧爹爹,你們都是好孩子."杜若拉著二妮的手,柔聲說道:"二妮,方夫人你已經訂婚了是嗎?"

二妮聽到杜若已經不喊自己娘為娘了,不免神色一黯,"嗯."姐姐不要他們了嗎?

"怎麼?你不願意婚事嗎?"杜若見她神色不好,便關切的問道,她記得二妮的結婚的對象家世人品都不錯,方大娘對外人是自私了點,但對自己的親生兒女還是不錯的.

"不是."二妮連忙搖頭,"姐姐,你和爹爹真要離開嗎?"她依依不舍的問道.

"是啊."杜若想了想說道,"二妮,你成親,姐姐也沒什麼好東西送你,這個給你吧."說著她從懷里掏出一只素銀的鐲子.

"謝謝姐姐."二妮開心的接過那只外表看起來非常不起眼的銀鐲子.

"傻丫頭,這鐲子可不是這麼用的."杜若拉過二妮的手,"啊."二妮感到手指一疼,接著銀鐲子就不見了,之後她面前好像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房間,里面堆得滿滿的盡是金銀和藥瓶,"姐姐?"二妮眼底盡是驚奇,這就是仙家的手段嗎?

"這是姐姐給你的嫁妝,里面姐姐放了一些藥材,銀子,該怎麼用我都寫在冊子上了,你照著冊子上的寫的用就是了,記得千萬不要告訴任何人你有這個手鐲."杜若殷殷囑咐道,她在手鐲里放了不少金銀,養靈丹還有玉皇蜂蜜和靈漿,金銀和養靈丹估計修士大多看不上,但九階的玉皇蜂蜜和靈漿還是比較吸引人的.這樣的儲物手鐲,她准備了兩個,一個給了敦哥,還有一個就是給二妮當嫁妝用的.她臉上的痘痘,估計吃過幾天玉皇蜂蜜就能好了.

"我知道."二妮用力的點點頭,"姐姐,你休息一會,我來照顧爹爹吧."

"我沒事."杜若見她面露疲憊,知道她這幾天也很累了,"先去睡吧,姐姐不困呢."

"姐姐,你說我能修煉嘛?"二妮雙目亮晶晶的問道.

杜若搖了搖頭,"二妮,你沒有靈根."

"哦."二妮有些失望的應了一聲.

"二妮!"方大娘蹭蹭的快步跑來,"你在這里干嘛?還不去睡覺!死丫頭,你嫁妝繡好了嗎?"

"沒,娘,我——"二妮有些慌亂,杜若含笑示意她去休息.

方大娘叉腰說道:"阿若,不是我趕你走,但你不是已經答應——"

"方夫人你放心,我明天就搬走."杜若打斷了方大娘的話.

"那就好."方大娘見杜若幫著杜維陽擦手,挽起袖管說道,"看你這樣子也擦不乾淨,我來吧."聽到杜若已經喊她方夫人,方大娘心里冷哼,就知道這死丫頭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壓根就沒有把自己放在眼里過,這不,現在就已經不叫自己娘了!

"那就麻煩方夫人了."杜若起身笑道.

"呸!老娘還不是伺候這死鬼十來年了!"方大娘啐道.

杜若將方大娘利落的把爹爹的衣服脫下,就低頭離開了房間.

方大娘等杜若走後,神色複雜的望著昏迷不醒的杜維陽,沉沉的歎了一口氣,他是在自己最困難的時候幫了自己一把,但她也辛苦伺候他這麼多年,還幫他養大了女兒,也算是對得起他了!

她是不懂修真界的事,但也知道他這次無故昏迷肯定事情不那麼簡單,她可不想讓自己和孩子們牽扯到修真界的事,畢竟那些修者一個指頭都能碾死他們了!反正現在他們不愁吃穿,那丫頭說好了房產,地契她一樣都不帶走,還另給她五萬兩銀子,這麼多家產足夠一家子舒舒服服的過一輩子了.他們牽扯到的修真界的恩怨,等明天他們搬走了,就和自家無關了.

杜若走到了院子里,沁涼的夜風襲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揉了揉眉頭,爹爹也不知道得了什麼怪病,一直昏迷不醒,而且身上的靈力每隔一個時辰就會在幾息之內大量流失,要不是前來看病的大夫及時用靈丹給他及時補充靈力,說不定父親現在已經因靈氣盡失而亡了.杜若沉沉的歎了一口氣,難怪方氏會跳腳了,這些靈丹一粒就要一塊下石.

眼下父親的這種奇怪反應,杜若就算再不懂藥理,也知道父親不是得了什麼怪病,他根本就是中了毒,或者是中了什麼奇怪的法術,不然靈力怎麼會以如此怪異的方式損失呢?和方氏一家脫離關系也好,畢竟他們都是凡人,而她和爹爹都是修行者,將來雙方肯定會走的越來越遠,趁這機會把他們安頓好,也算是報了方大娘對自己的養育之恩,對杜家的扶持之恩吧,再說敦哥還要麻煩她照顧呢.

"杜姑娘."云松子洞府的幾個仆役走到了杜若身邊,"您說的房子我們已經租好了,離這里只有一刻鍾的路."

"麻煩你了,你們今天辛苦下,連夜打掃下院子,請幾個下人."杜若微笑遞了一瓶養靈丹給仆役.

"多謝杜姑娘,這點小事算什麼麻煩."仆役欣喜的接過杜若的藥瓶,關切的問道:"杜姑娘,杜老爺的還沒有醒嗎?"

"是啊."杜若微微苦笑,費靈丹她不怕,她有的是靈泉,但她怕的是哪天靈氣流失的速度比靈泉補充靈氣的速度還快,那爹爹——

仆役見杜若雙眉緊蹙,開頭說道:"杜姑娘,你不如聯系下林真人?他是金丹期真人,又見多識廣,說不定能治老爺的病."

杜若搖了搖頭,"我聯系不到師父."在找來的大夫都不能治爹爹的病後,她已經用普通的玉符聯系過師父,但師父一直沒有回應,顯然他是在某個隔絕玉符的地方.杜若手頭是有一張師父給她的緊急聯系符,但她實在不確定師父現在是不是有危險,萬一讓師父分心怎麼辦?現在爹爹暫時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那姑娘還認識什麼金丹期的真人嗎?或許可以讓他們看看."仆役提議道.

"金丹期真人……"杜若喃喃的重複了一遍.

"是啊,金丹期的真人見多識廣,而且認識的奇人異士也多,就算他們沒法子,說不定他們也知道救老爺的法子呢?"仆役見杜若先是一怔,隨即若有所思,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氣,杜姑娘這下知道應該找誰了吧?"姑娘,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了,你先下去吧."杜若說道.

"是."仆役恭敬的退下.

杜若板著手指數到,自己認識的金丹期真人有秦伯父,杜伯父,楊世伯,爹爹是杜伯父的親弟弟,秦伯父的表弟,怎麼說他們都不會見死不救的.至于衛清風給的玉符,早被她丟的不知道在哪里了,她壓根沒考慮過去找他,就算是麻煩楊世伯都比找他要好.

第二天,杜若早早的起身,先讓仆役趕來了靈獸車,然後小心翼翼的把父親搬到了新宅,敦哥特地跟學堂請了假,幫著杜若一起搬家,還給杜父擦了身,運動他的四肢.

"姐姐,以後我天天過來照顧爹."敦哥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說道.

"傻孩子,這里有下人伺候爹爹,你要是空了,過來看看爹,陪爹說說話就好."杜若笑著揉了揉弟弟的腦袋.

"姐姐,我娘她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多多諒解好嗎?我代她跟你道歉."敦哥紅著臉給姐姐道歉.

杜若將弟弟摟到了懷里,"敦哥,你要記著,不管你娘怎樣對別人,她是世界上最疼愛你的人,知道嗎?"方氏為人的確不是很好,但她自己的子女都是真心的.從某種程度上,她能理解方氏為什麼要堅持和他們脫離關系,但對方氏開口閉口就詛咒爹爹死,她還是很有意見的.不過她是敦哥的娘,跟他們總有斷不了聯系,不好完全撕破臉面,以後少見面就是了.

"嗯."敦哥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杜若見時辰差不多,從小空間里取出靈泉,在父親身體開始顫抖的時候,將靈泉滴入了父親的嘴里,不一會父親的身體就漸漸平靜了下來,杜若歎了一口氣,不知道杜伯父他們什麼時候來,現在她都不敢睡覺,只敢打坐休息會.

"歎什麼氣呢?"熟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杜若不可置信的轉身,只見兩個高大的身影站在了門口,"秦伯父!杜伯父!"杜若欣喜的迎了上去,她沒想到自己昨天發的玉符,他們今天就到了!

秦晉文含笑將女兒摟到了懷里,愛憐的揉了揉她的腦袋,"阿若長大了."

杜若臉紅了紅,但秦伯父寬厚的胸膛給了她莫名的安全感,秦伯父的舉動也沒有讓她感到有什麼不自在的地方,她腦袋不由自主的蹭了蹭,才直起身體,"秦伯父,杜伯父,你們來的好快."

"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們怎麼能不過來呢?"杜維哲上下打量了一下杜若,感慨道:"阿若長成大姑娘了!跟你娘真像!"

"大伯,你快看看爹爹吧."杜若雖然好奇為什麼杜維哲會認識她娘,但她還是急著讓他們看爹爹的傷勢,好像秦伯父也認識她娘,莫非她爹是在來堯光界之前娶娘了?

"阿若,你說阿陽一直昏迷不醒?"秦晉文問道,杜維哲已經上前查看杜維陽了.

"嗯."杜若眉頭緊鎖,"我也已經查探過好幾次了,沒看出爹爹身上有什麼不妥."

"沒事的."秦晉文安撫的拍了拍杜若的後背,和她一起進了房間.

房里杜維哲已經放下了杜維陽的手腕,"阿若,你說你爹是被小獸咬傷的?"

杜若點點頭,又搖頭道:"具體我也不清楚,我之前一直在區吳界曆練,知道消息的時候,爹爹已經昏迷了."

"你去區吳界曆練?"杜維哲和秦晉文著實吃了一驚,"你才築基期,怎麼能去區吳界呢?"

"是師門曆練."杜若很簡單的一言帶過,"敦哥,快見過兩位伯父."她吩咐敦哥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兩位伯父呢.

"杜伯父,秦伯父."敦哥滿臉畏懼的給兩人請安,這兩人比他遇見的官老爺還要氣派大.

杜維哲和秦晉文都懶得看敦哥一眼,杜維哲又抓起了杜維陽另一只手腕看了起來,而秦晉文則坐在一旁,關心的問著杜若最近修煉的如何,有什麼問題要問她的.杜若不由自主的撅了撅嘴,難道就因為敦哥沒有修煉資質,所以兩位伯父就不喜歡了?可敦哥也是爹爹的兒子啊!

杜維哲和秦晉文無奈的互視了一眼,杜維哲愛憐的將小外甥女拉過,這孩子還不知道敦哥根本不是她弟弟吧?"阿若,你爹的病很危險."杜維哲意識到眼下似乎是個很好的機會.

"啊!"饒杜若已經有了心理准備,也低低的驚呼了一聲.

"你爹不是病,是中了毒."杜維哲肅容告訴杜若道,"需要配合藥浴才能治療,堯光界這里治療不方便,阿若,你跟我們回去吧."

"回去?"杜若仰頭問道,"是去杜伯父家嗎?"

杜維哲看了秦晉文一眼,慢慢的說道:"去你秦伯父家里吧,他家里離堯光界更近點."

"秦伯父,去你家會不會很麻煩?要不我們還是在外面租房子?"他們間雖然有親戚關系,但畢竟之前從來沒跟伯母,表哥,表姐什麼的見過面,不方便如此貿然的去打擾吧?

秦晉文笑著說道:"我家的大的很,哪需要你們出去搬出去住,你要是不耐煩跟你那些姐妹說話,就住到我院子去好了."

杜若愣了愣才想起,爹爹之前提到過兩位伯父家里很有錢,"好."

"姐姐."敦哥輕輕的叫了一聲,"你要跟爹爹離開嗎?"他臉上有著濃濃的不舍.

"敦哥,我們只是暫住而已."杜若安慰他道,"等爹病好了,我們就會回來的."

杜維哲終于低頭瞄了敦哥一眼,"你叫敦哥?"

"是的,杜伯父."敦哥有些害怕,但依然仰起了腦袋字正腔圓的說道.

"還不錯."杜維哲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隨手丟了一個玄鐵扳指給他,"這個戒指有防身的作用,你戴著別離身."

"多謝杜伯父."敦哥雙手捧著沉重的扳指拜謝道.

這時門外陸續走進幾個嫋娜娉婷的大美女,在杜若和敦哥驚訝的目光下,同時向杜維哲:"家主."

"你們把二少爺抬到靈獸車上去."杜維哲低頭對杜若說道:"阿若,我們走吧,你的病情耽擱不得."

"好."杜若也著急父親的病,匆匆對敦哥吩咐了一句,"敦哥,好好讀書,好好照顧你娘和姐姐."

"我知道."敦哥眼巴巴的望著姐姐遠去的身影,心里莫名有種感覺,他以後和大姐的差距會越來越大的.

上篇:區吳界(五)     下篇:崇吾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