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一品小廚妃 第68章 遭人破壞  
   
第68章 遭人破壞

食為天裝修工程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羅伯伯的辦事兒效率很高,很快就把工人們都找齊了.

工頭叫大勇,三四十歲,手藝不錯,只是人反應不是很靈敏.畫兒畫了幾張草圖,把大概想法和意思講給他聽.他只覺得這格局很新奇,畫兒的一些想法,一時半會兒還是領悟不了.

"大小姐,這種形式我們沒見過,也沒做過,你給我一個時辰,讓我好好想想."大勇有些窘迫.

畫兒是非常理解的,新鮮事物讓人理解和接受,總是需要個過程的.便點了點頭:"好!你也別太急,給你一天時間,想清楚再動手,今兒把這些舊物拆了就行."說著便把草圖交給大勇,所謂磨刀不誤砍柴工,前期准備工作做好了,事半功倍.

"誒!"大勇接過草圖忙應諾.

大勇拿著草圖離開了,畫兒也沒在意,這食為天現在吵得很,他是該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好好想想.

果然,一個時辰後,大勇手里拿著一疊圖紙回來了,臉上掛著喜悅的笑容:"大小姐,你看看最後成形了是不是這個樣子的."

畫兒接過圖紙,一看.頓時驚呆了:"是啊!就是這樣的,這圖畫得好正規啊!就按這樣子做就行."

"誒!還有,這兒需要再加一根支柱,還有這里,要不然承重不夠,還有個頂……"大勇對著圖紙把畫兒施工技術方面沒有考慮的都指出來了.

畫兒真沒有想到這個大勇這麼厲害,不僅能這麼快想明白她的要求,還能畫出這樣的圖紙,更能提出這麼多合理化的建議,畫兒對羅伯伯找的這人那是相當滿意.

討論完,大勇把圖紙放好,就開始分配手里的工人的工作.再看這些工人個個手腳麻利工藝精湛.

她沒有想到一切這麼順利,畫兒很是好奇的問羅忠祥:"羅伯伯,這些人你都哪里請的,很不錯誒!"

羅忠祥得到大小姐的肯定,很是高興,忙解釋:"我其實只認識大勇,認識很多年了,為人我了解.那些人都是他自己手里帶的,我也不太認識.最開始我還不放心,這聽到大小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畫兒很是滿意:"就知道這事兒交給羅伯伯,你一定能辦好!大勇這個團隊真的很不錯."

羅忠祥也是覺得好奇,從前只知道大勇手藝不錯,沒想到這手里的人都這麼利落,技術都這麼精湛.看來平常是小看他了.

這做事兒的人是讓畫兒放心了,材料那邊把關都交給元子他爹謝正聲,起先畫兒還怕他做不好,後來見他每次都親自挑選物料,而在大勇那里也得到了肯定:"這物料都是精挑細選的,這選材的人是個行家."

畫兒算是放心了.謝正聲他這人話不多,做事卻很是仔細,不光親自選,這每個物料進來,他都細致檢查,但凡出現以劣充好的,全被他打了回去,那些物料商對他也很頭痛.

物料商也不禁出言求情:"謝師傅,不用每次都這麼嚴苛,你總該讓我們賺點兒吧!要不這樣,我們三七分."

謝正聲一口拒絕:"那不行,我們大小姐付的是好料的錢,你就該給好料.我替我們大小姐辦事兒,他付我工錢,我就該把事兒辦好!我不掙那昧良心的錢."

"行!像你這麼一根筋,往後有的你受的.我這給你提個醒兒,阻人財路這得罪人多了,悠著點兒,別到時候哭都沒處哭."

謝正聲不以為意,他始終覺得他堂堂正正做人,沒什麼好怕的.畫兒剛好從外邊回酒樓就看到一個人匆匆離開,謝正聲正整理著手邊的木料.

"謝伯,剛那什麼人?走的時候好像一臉怒氣."畫兒怕鬧什麼矛盾,忙詢問一聲.

謝正聲停了手里的活兒,站直身子看向畫兒:"回大小姐,那個是送木料來的,我把不好的都給他退回去了,他有點兒惱火."

"哦,這樣啊!那行,您先忙著."畫兒知道謝伯做事兒太原則,那些人不高興也是正常的,不過她出了錢,憑什麼給劣質的木料她,他覺得謝伯做得對.

大家伙兒到了傍晚吃過飯便都收了工.畫兒白天忙了一天,晚上還點著燈又在寫寫畫畫,琩酮搧菑蒍k:"姐姐,你早點兒睡吧!都累了一天了."

畫兒笑:"琩酯n是困了,先去睡,你一睡著,姐姐馬上就睡."

琩鄐@聽,忙乖乖的爬到床上,努力的讓自己快點兒睡著,因為姐姐說他一睡著,姐姐就睡.

畫兒看到琩鄖獐豸l,不禁一笑,繼續忙自己的.到了半夜,畫兒好像聽到有水聲,她以為是下雨了?但細聽又覺得不像下雨.忙披了件衣裳,走出房間.

仔細的聽,水聲好像是從大廳那邊傳來的.忙往食為天的大廳那邊走,越走越近,不僅有水聲,好像還有腳步聲,莫不是有賊?

畫兒走到大廳隱約看到兩個黑影,在往那些做好的物件上潑水.畫兒一驚,大吼一聲:"什麼人?干什麼的?"

兩個黑影聽到畫兒的聲音,趕緊丟掉手里的水瓢,往窗口逃.畫兒看見了忙又大喊起來:"有賊啊,抓賊啊!"

那兩個黑影,頓時慌了,跳上窗口想翻出去.畫兒順手掏了兩枚銅錢朝那兩個黑影的腿上飛過去.

"啊!"一人從窗口掉下來.另一人掉到窗口外面.畫兒忙跑過去把那掉下來的人按住.那人把畫兒推到一邊,掙紮著爬起來,想再翻出去.

畫兒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喊:"快來人啊!抓賊啊!"說著又去拉那想逃跑的人,奈何她這具十歲娃娃的身體實在不是面前這人的對手,又被甩到一邊.

這時元子和繼祖,琩鈳ㄥ]出來了:"大小姐,賊呢?"

"這兒,這兒,在這兒!"畫兒死命的抓住那人,只是再一次被那人甩開.畫兒第一次感覺這十歲小娃兒的身板,真是弱小.

元子和繼祖忙跑過去把那人按住,琩鄏點亮了大廳里的燈.這燈一亮,才發現整個大廳里濕漉漉的,那做好的物件,全被水打濕了.繼祖和元子看著這一切,頓時憤怒了,對著那個男子狠踹了兩腳:"你這個該死的賊人,誰讓你這麼干的?"

畫兒看著那些東西都泡了水,差點兒一下暈過去.這好些東西都是木頭做的,還沒有定型上漆,這麼經水一泡,肯定全都會變型的.

畫兒穩住身子走到那人面前:"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得罪過你嗎?"

那人被銅錢傷的腿還在流血,不知是太痛了,還是害怕,整張臉都變得蒼白:"沒有!只是拿人錢財,替人分憂."

"你這是分的何人之憂?我食為天又得罪了什麼人?"畫兒一時間還真想不到自己得罪過誰,她做的是服務行業,還真沒有跟誰有過利益牽扯,她這是得罪什麼人了?

"恕我不便奉告,今天被你抓到,算我倒黴.想怎麼處置,隨你便."

畫兒頓時冷笑的一聲:"夠講義氣的?行!我這食為天不是衙門,怎麼處置你,我還沒那個權力.元子,好好捆起來,關到柴房去.明個一早送到衙門去,我倒是要看看官老爺問不問得出你這是分的誰的憂."

翌日,食為天夜里抓了個賊人的事兒,便傳遍了整條街.工人們來上工,見整個大廳做的東西都泡了水,不禁都驚呆了.這麼多天差不多算是白忙了,這是誰人的心咋壞成這樣?

畫兒跟工人交待了一聲,保護現場,誰都不許亂動.食為天的人和工人都保護現場,誰都沒有發現大勇悄悄離開了.

畫兒跟著元子和繼祖將那賊人送到了上陽縣衙,上陽縣城和永樂鎮有一條官道可以直接過去,不過五里地,所以這鎮上熱鬧程度不輸縣城.

大勇一路小跑著去了陸家,將食為天的事一一稟告.沈管家給了銀子便去了院子里,陸夫人正陪著陸維楨下棋.

沈管家面色焦急:"夫人,食為天重新裝修出事兒了."

陸夫人一愣,放下手里的棋子:"好好的怎麼出事兒了?大勇他們怎麼做事兒的?"

"不是大勇他們的原因.是食為天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昨天夜里進了兩個賊人,把食為天沒做完的物件,還有木料,全泡了水."

"那賊人呢?抓到沒有?怎麼會出這樣的事."陸夫人不禁蹙眉.本來楚畫兒手里也沒幾個錢,這麼一鬧,那浪費的就不是小數目了.

就是見她年紀小小的,怕找不到能工巧匠,得知食為天找了大勇,她便差了大勇,把永樂鎮的能工巧匠全招了去,裝做大勇手底的工人.就是希望食為天裝修能順順利的,不曾想還是出了這樣的事兒.

陸維楨忙問:"那楚畫兒沒事兒吧!"

沈管家皺眉:"楚小姐倒是沒事兒,就是她年紀尚小,不懂衙門規矩,今兒一早把那賊人押送去縣衙了.那縣令大人向來是吃了被告吃原告,這回即使查出來是什麼人干的,也討不到個公道,不奉上些銀兩這事兒怕是完不了.最怕的就是楚小姐倔強不服,那縣令大人肯定會給她再按個什麼罪名."

!!

上篇:第67章 酒樓裝修     下篇:第69章 簡單粗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