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9章 妖怪少年(八)  
   
第9章 妖怪少年(八)

——我想成為一個溫柔的人,因為曾被溫柔的人那樣對待,深深了解那種被溫柔相待的感覺.

"你……說什麼!騙人的……你騙人……玲子,玲子,玲子……玲子才不會死呢!!!你說謊,我不信!"大大的獨眼瞪大,那白發的妖怪恨恨低聲咒罵著,突然就化為一團白煙消失在原地.

被丟在原地的夏目伸出爾康手:"喂……我還有話想要問你啊!"

歎了口氣,夏目無奈的搖了搖頭.剛才不辨方向的逃跑讓夏目正好跑到神社附近,既然來到這里自然是要去進去拜祭一番的.夏目從小就對無處不在的靈異事物不堪其擾,而沒有妖怪敢于打擾的神社就相當于他的一個淨土,所以對于神社,夏目懷有從心底生出的好感.

事實證明劇情是不可逆的,即使有了夏清的介入,但是劇情開始後夏目還是來到了那封印著斑的神社,並且在無意間掙斷了繩索解除了斑的封印.

于是那只肥貓終于出場了╮(╯▽╰)╭

夏清隱在茂密的樹枝間,看到那只臉盆超大的貓出現,輕輕笑了笑.玲子的記憶中,她和斑的關系很好呢.對于玲子的氣息,這只肥貓應該最敏感不過,安全起見,她還是不要再靠近夏目太近了.

之前那個追著夏目的妖怪,應該就是菱垣了,剛才系統在菱垣出現時便給予了提示.只要在菱垣被歸還名字後與她告別,便算是完成隱藏任務'玲子的托付’的一部分了.

夏目玲子認識的妖怪多如過江之鯉,只怕連原著作者也說不清玲子的朋友到底有多少,所以這個隱藏任務的要求是只要像最少五個玲子的朋友告別就算是達成任務了.

從這一點上來說,系統好像還算是比較厚道……才怪啊摔!!!

夏清才不會忘記自己可是被強行拖進這個什麼狗屁的'情感糾紛治愈所’的!要不是對這個亂七八糟沒人性的系統怨念太大,她怎麼也不可能在剛遇到攻略對象夏目時去故意恐嚇他了!

目送著夏目遠去,無法再繼續參與劇情的夏清索性就留在了這個隱藏在茂密林間的神社之中.

反正這里偏僻荒涼沒人來,而妖怪也不敢進入神社范圍.這樣說起來這里倒是一個很好的秘密基地耶喲呵o(≧v≦)o~~

而在夏清如此悠閑愉快的時候,夏目的生活被一本無數妖怪渴望追求的友人帳給打亂了.

"你在說什麼蠢話啊白癡!!!"臉超大的肥貓炸毛一般的匍匐在夏目面前,虎視眈眈的盯著夏目手中厚厚一遝的友人帳,恨不得立馬就撲過來將友人帳搶走.

微微笑著,夏目握緊手中的友人帳:"老師,我想要將名字歸還于妖怪們."微微垂下頭,過長的褐色劉海遮住他琥珀色的眼眸,斑一時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這個白癡啊!你知道友人帳有多大的作用嗎?把名字還給妖怪?虧你還能想出這樣的餿點子,喂,你要是不想要友人帳的話,送給我好了!"斑白色的胖爪子煩躁的抓了抓地,恨不得撲過去撓夏目一把.

夏目微微一笑,注視著友人帳的目光帶著緬懷和珍惜:"我心里有一種很玄妙的預感,我不知道那感覺是什麼.但是我卻覺得將名字歸還妖怪後,一定會有一個令我高興的結果.我不在乎友人帳的價值是多少,它對于我而言是祖母珍貴的遺物.我希望能保留這我和她之間僅有的一絲聯系——作為這個世上她唯一血脈相連的親人."

"老師,我們約定吧,在我死了以後,友人帳可以交給你哦!不過——在我活著的時候,如何處理友人帳,我說了算!我想要將這些妖怪的名字奉還,我相信……祖母也是這樣期盼著的!她沒有做我的事情,我想幫她完成."

斑突然沉默下來,炸起的毛也軟了下去.他抬起爪子蹭了蹭臉,身上劍拔弩張的氣勢突然消退了不少.

年長的妖怪目光複雜的注視著夏目,突然開口道:"你知道,玲子為什麼將這些妖怪名字裝訂成冊並取名為'友人帳’嗎?明明這些名字是妖怪們的命脈,掌握了這些名字便可以控制所有的妖怪.為什麼玲子要用友人帳這種奇怪的名字命名呢?明明不過是手下罷了……"

斑低低的笑了起來,語氣緬懷卻又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嘲諷:"因為,在玲子心中,這不是控制妖怪手下的憑證,而是記錄了她所有朋友的賬本啊!友人帳,這是一本記錄了朋友之名的友誼之書."

搖了搖頭,邁著四只小巧的爪子,斑走到夏目身邊,拍了拍那本厚厚的友人帳:"玲子從來沒有召喚過友人帳上面的妖怪,對于她而言,那是她珍貴的朋友並不是什麼手下.不過很可惜……玲子死後,友人帳原本的意義被扭曲了."

"既然老師知道友人帳的真正含義,那麼為什麼你也要搶奪友人帳呢?"夏目抬頭,原本永遠盛滿溫厚寬容的琥珀色眼眸中閃耀著近乎嚴厲的光芒.

斑又恢複了懶洋洋的樣子,漫不經心的伸出前爪撓了撓臉,斑的聲音散漫極了:"啊,我不是說過了嗎?因為我很無聊,剛好友人帳又很有趣,所以我才想著不如奪過來玩玩嘛."

夏目臉上一片嚴厲,這個溫和寬厚的少年第一次帶著這麼強烈的敵意看著斑:"只是因為有趣所以才想著奪取嗎?老師你難道不是玲子祖母的朋友嗎?怎麼能這樣,你……"

還不等夏目把話說完,樓下就傳來一個帶著陰森意味的男聲:"有人在嗎?請問有人在嗎?"

夏目急忙站起來回答:"請稍等……"他急急忙忙的下樓,撇開了趴伏在地板上的斑.他急匆匆下樓,手上還拿著友人帳.

在夏目急著離開房間時,他不曾注意到斑那張大臉上浮現一抹微妙的笑意.

"玲子……你有個跟你很像的孫子啊!"斑舔了舔爪子,帶著些許興味和懷念,不過轉瞬他又有些疑惑的歪了歪頭,大臉的貓咪萌萌的眨了眨眼睛,"為什麼我覺得……玲子好像就在附近的樣子呢?"

"嘛,大概是錯覺吧……五十年了,玲子不可能還活著的."想不通的斑非常樂天派的拋棄了這個念頭.在聽到自樓下傳來的慘叫聲後,他再次眯起眼睛露出微妙的笑意,之後轉瞬化為煙霧消失在房間中.

"我把你的名字還給你!"夏目撕下寫著那獨眼妖怪的契約,輕輕含著雙唇之間,兩手合攏閉眼集中精神吐氣,墨色的字跡的從紙上飄出直直落進那白發獨眼妖怪額頭正中.

夏目只覺得微一恍惚,便看到那很多年前盛夏光年時的記憶.

在樹蔭下,一個夏目再熟悉不過的人影拿走被妖怪覬覦的祭拜的饅頭,啊嗚一口吃掉,露出狡黠的笑容.

那褐色長發,面容清秀身穿校服的女孩在拿走獨眼妖怪的饅頭後,和它進行了賭約.夏目看著那個活力四射的女孩打敗妖怪,並拿到了對方的名字.

"饅頭的話我推薦七過屋的哦!"

"我們來打賭吧,贏了我的話就請你吃七過屋的饅頭哦."

"你輸了,以後就是我的手下了哦!"

"菱垣,這是你的名字嗎?真好聽啊,以後我叫你的話,一定要用飛的一樣過來哦!"

"我嗎?玲子,夏目玲子,這是我的名字."

"那再見了……"

臉上還帶著被人惡作劇而造成的腫傷,但是少女毫不在意的微笑著,笑容比夏日的陽光還要燦爛奪目,帶著柔軟的喜悅.

原來,一直在我身邊陪伴著我,給予我溫暖和愛護的人……是你,我的祖母,夏目玲子!

夏目恍惚間想起三年前第一次見到夏清的時候,那時候的感覺是什麼……終于不再是一個人了啊……謝謝你守護在我身邊,謝謝你這麼溫暖的在我身邊……

【恭喜宿主獲得好感值5,當前好感度100.任務目標好感度滿值,獎勵積分500,當前積分1250.】

【恭喜宿主成功提高攻略對象幸福值10點,當前幸福值100.任務目標幸福值滿值,獎勵積分500,當前積分1750】

【恭喜宿主完成主線任務.是否退出任務世界?是/否.】

夏清站在神社的最高處,居高臨下的注視著夏目,在聽到系統的提示音後,露出一個喜悅卻夾雜著難過的笑容.

"否!"夏清並沒有選擇立刻離開任務世界,而是選擇了留下.她還沒有和夏目告別,所以她現在不能就這麼離開.

【宿主選擇滯留任務世界,滯留時間最長為三個月.三個月內宿主可隨時選擇離開,三個月後還未離開任務世界強制脫離.】

感受到自身越發稀薄的靈氣,夏清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之前她一直擔心靈氣無法支撐會使她無法繼續停留在這個世界,現在好了,她還能停留整整三個月,足夠她完成隱藏任務後再……向夏目告別了.

雖然將夏目的幸福值刷到了滿值,但是夏清卻覺得,在這次任務中,被治愈被溫暖的……似乎不只夏目一個人呢!

上篇:第8章 妖怪少年(七)     下篇:第10章 妖怪少年(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