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17章 四魂之玉(五)修錯字  
   
第17章 四魂之玉(五)修錯字

"桔梗……你,你即使失去了記憶,也還是想…殺了我麼?"犬夜叉被夏清的話震在原地,沉默許久才萬分艱澀的開口,他金色的眼眸里浮現出悲傷,眼睛濕漉漉的和被欺負的小狗一樣可憐兮兮.

抽了抽嘴角,夏清有些不忍直視犬夜叉那水汪汪讓她心中有些別扭的眼神.夏清心里其實也清楚,按劇情來說現在犬夜叉對戈薇真心沒有什麼特別的感情,他現在也沒有對不起桔梗.但是,她不是桔梗,也沒有桔梗的記憶,桔梗作為早已轉世的人,最後的那一絲怨念消散後就是真的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而看著犬夜叉一臉悲傷好像誰對不起他的神情,夏清胸中激蕩著厭惡和憤怒的情緒,這份陌生的情緒和夏清自己旁觀者一般清醒冷漠的感情交雜在一起,讓夏清忍不住心情暴躁起來.她知道這是屬于桔梗的怨懟和憎惡,這份太過激烈的感情讓一直旁觀著的夏清也感同身受.

"真的……好厭惡!你做出這樣的表情,是我對不起你嗎?為什麼無論什麼時候你都能帶著這樣無辜的表情,好像做錯事情的人永遠不是你?!!!你要弄清楚,我可沒有哪里對不起你!給我收起你那惡心的表情,我看著就想吐!"夏清冷下臉幾乎難以控制自己的行動,她利落搭上弓繃緊箭靈力猛地爆發開來,一道紫色的箭矢直直的射向了犬夜叉!

"鏘!"在那只箭矢要射中犬夜叉時,殺生丸速度極快的出現在犬夜叉面前用鐵碎牙擋住了那只箭,強大靈力附著的箭矢射在妖刀模樣的鐵碎牙刀刃之上,瞬間那紫色的靈力便淨化了鐵碎牙之上的妖氣,很快便鐵碎牙便從妖刀的模樣變回了原本窄劍的模樣.

"你要為了你這個半妖弟弟阻止我?"漆黑的眼眸中怨憎和憤怒在灼灼燃燒著,夏清冷笑著重新抽了一支箭搭在弓弦之上,只是不知為何,被桔梗的憤怒沖昏了理智的夏清,始終沒有把箭尖對著殺生丸.

殺生丸看了眼鐵碎牙,不帶一絲留戀的隨手丟開.他靜靜的看著夏清,金色的眼眸里掠過一絲流光,淡淡說道:"不要被桔梗的憤怒控制."

"!!!!!"夏清心神猛地一震清醒過來,手上的力道一松弓箭落在了地上.神情迷亂的站在原地,夏清只覺得頭疼欲裂,在殺生丸走近她時,夏清幾乎是動作快過思考的直接撲到了殺生丸帶著冷冽氣息的懷里.手抓住殺生丸身上白色毛茸茸的披肩,夏清閉著眼皺著眉努力平複自己被擾亂的理智和清醒.

就在她努力擺脫那些陌生而凌厲的憤怒怨憎之意時,一股微涼泛著淺淺藍色光芒的力量從殺生丸搭在她肩上的手中傳到夏清的體內,讓她混亂的神智為之一清.知道那是殺生丸的妖力,夏清抬頭對他感激的笑了笑,黑色的眼眸再次浮現的便是清淡從容的淺淺笑意和洞若觀火的冷靜淡漠,再不是之前渾濁的憤怒與怨憎.

殺生丸深深注視著夏清眼中明明滅滅的神色,收回右手對她輕輕頷首.這樣子看起來才順眼,她……果然不是桔梗.這樣似乎很不錯,殺生丸這樣想著,對于夏清膽大包天撲到他懷中的事情完全無視了……或者說是默許了.

冷靜下來的夏清有些不好意思的從殺生丸懷里退出來,如白瓷般光滑柔美的臉頰上升騰起一絲淡淡的暈紅.她其實有些想問殺生丸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已經知道了她不是桔梗?但是看著殺生丸冷漠如冰霜沒有一絲表情的面容,夏清又有些問不出口,到最後也只能不了了之.

看著一臉悲傷的犬夜叉,夏清心中雖然還是難免升騰起厭惡和怨怪的情緒,但是在她努力克制之下已經不會對她造成太大的影響了.看著犬夜叉的臉色,夏清在心中嗤笑:就算是你做出這般深情模樣又如何呢?桔梗已經死了,就連最後的怨憎也只能通過這樣一具泥土做的尸體來表現.她活著的時候你不曾好好珍惜,在她死了之後又何必裝模作樣.

夏清本人對犬夜叉沒有惡感,當然肯定不會有好感.基于這份算是中立的觀感,她並不希望犬夜叉把對桔梗的感情寄托在她這個披著桔梗皮的攻略者身上.犬夜叉雖然是有那麼點渣,但是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命運對他和桔梗的捉弄.夏清並不想犬夜叉再像劇情里那樣在桔梗和戈薇之間徘徊不定.

那不僅是對桔梗的辜負,也是對戈薇的不負責,甚至這是對桔梗和戈薇兩人的侮辱.

"我想我們還是找個地方談談."夏清攏了攏烏黑的長發,將地上的弓箭撿起背在背上,轉開了看向犬夜叉的視線,"不管是奈落的事情,還是桔梗的事情,我想我們都需要好好談一談."

夏清意味深長的看了殺生丸一眼,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還有鐵碎牙,我想我大概能理解你的父親,為什麼把這把妖刀留給了犬夜叉."

"哼."冷冷哼了聲,殺生丸丟開了手上的鐵碎牙,並沒有對夏清的話反駁什麼,倒像是默認了她提議.

這時,從山崖上走下來的戈薇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附近有個村子,我們不如去那里找戶人家詳談吧.不過……彌勒好像中毒了,請問你們知道那毒蟲的毒該如何解嗎?"

"那不是毒,"夏清蹙了蹙眉,凝眸看著這個和她長相一般無二的少女,"那是瘴氣!想要救那個法師,只要淨化了瘴氣就能辦到了.以你的靈力,淨化那些瘴氣並不算難事."

夏清看著面露欣喜和感激的戈薇,突然一把抓住她的右手.夏清看著有些驚慌的戈薇,緩緩松開了手露出一個了然的帶著落寞的表情:"我想的果然不錯,我……已經死了對嗎?現在的我,只是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複活的假人罷了."

抬起手,白皙纖長的手完美無瑕,就像是精致的陶瓷般細膩無缺,卻沒有半點生機:"這身體,是由墓土做成的吧?早已經死去的人,卻因為某些人的法術,用這樣可悲的姿態活在這世上呢!我沒有以前的記憶……甚至連為什麼活在都不知道.我找不到前行的目標,只能隨波逐流."

"呐,殺生丸,你覺不覺得,有些可笑!"

一邊卸掉那只裝著四魂之玉碎片的左手,殺生丸一邊抬眸看了夏清一眼,金色的眼眸中莫名的光閃耀著,"無聊的想法.現在的你,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你還不是強者!"

"你這是暗示我可以把變強作為目標?你是在擔心我嗎,殺生丸."夏清笑吟吟的抬頭,饒有興致的問道.

"自作多情."回應她的,是殺生丸的一聲冷哼.

果然……是傲嬌麼.夏清歎了口氣,複而微笑起來.雖然有些粗暴,但是殺生丸說的一點也不錯,她現在不過是被系統帶來完成任務的,弱小到根本沒有辦法反抗系統.就算真的要多愁善感,也等她變強大了再說.

沒有目標,還能再創造一個.她不是桔梗,但是卻想替桔梗開創一個新的未來.如果桔梗還有一絲靈魂存在,應該會高興吧?畢竟是夏清占用了桔梗的身份,甚至害得她連最後一絲靈魂都不複存在.這樣的愧疚讓夏清……想補償桔梗.

"你想做的沒有機會做的事情,你想說的沒有開口的話,桔梗,我都想幫你完成.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也許你並不需要,甚至對此不屑一顧,但是我還是想這麼做."夏清在心中默默的下定了決心.

上篇:第16章 四魂之玉(四)     下篇:第18章 四魂之玉(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