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20章 四魂之玉(八)  
   
第20章 四魂之玉(八)

"去找刀刀齋?為什麼呢,你不是擁有這把天生牙嗎."夏清抽出殺生丸腰間的天生牙,這把仁慈的為弱者延續生命的刀竟然在她手中微微發出了白光.

殺生丸在看到天生牙發出的那白光時,金色眼眸中掠過一絲晦澀不明的流光,"天生牙無法攻擊.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在我獲得自己的劍之前,我需要一把能攻擊的刀."

夏清把天生牙放了回去,將額前的碎發別到耳後,對殺生丸微笑,眼神卻帶著一些溫暖的流光:"那就去找刀刀齋吧.不過,打造新的刀需要材料吧,你打算用什麼?"

"我的牙."殺生丸面無表情,語氣平淡.

"…………什,什麼?"夏清不自覺瞪大了眼眸,不是她想的那個吧?不是吧,不是吧……

微微皺眉,殺生丸還是重複了一遍,並且詳細說明了一下:"我的犬牙!雖然不及父親的牙鋒利,但也是非常好的鑄刀材料."

還,還真是啊……用你的犬牙打造一把刀什麼的,真的大丈夫嗎?

看著下方騎著牛一路狂奔著逃命的刀刀齋,坐在雙頭龍馬阿哞身上的夏清無語的撫額,"殺生丸,方便告訴我嗎?為什麼刀刀齋一看到你就忙不迭的逃命呢?"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啊!

殺生丸裝作沒有聽到夏清的問話,只是抖了抖缰繩加快了阿哞飛行的速度.殺生丸這種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讓夏清無奈萬分,不過想想也能猜到一定是發生了什麼糗事他才會回避這個問題.

對這很好奇的夏清笑眯眯的把視線轉向了站在阿哞頭上的邪見,在夏清充滿壓力的視線下,邪見哆哆嗦嗦差點掉了下去,他抓緊阿哞的頭不安的看了眼殺生丸才說:"是因為……殺生丸大人要刀刀齋為他打造一把和鐵碎牙一樣厲害的刀……"

"閉嘴,邪見!"殺生丸冷聲打斷了邪見的告密,金色的銳利雙眸中一絲不滿和羞惱掠過.

"撲哧……"忍不住噴笑出聲,夏清把頭抵在殺生丸毛茸茸肩膀上,不停的悶笑著.她大概能想象得出來,殺生丸是怎麼去威脅刀刀齋做出一把不遜于鐵碎牙的名刀來的.不過鐵碎牙之所以厲害,可不僅僅是因為鑄刀手法卓越,還因為鐵碎牙是用殺生丸那強大父親的犬齒打造的啊!

那種材料,可不是刀刀齋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殺生丸可是在強人所難啊,而且一定用了武力威脅,並且說了些"打造不出來就殺了你"之類的話……不然刀刀齋可不會像這樣跑得跟個兔子似的.

"找到了!"殺生丸挑了挑眉突然說著,然後猛地一拉缰繩讓阿哞降落下去,原本平穩的雙頭龍馬因為殺生丸這一動作搖晃起來,甫不及防的夏清一把抓住了殺生丸肩頭那一團毛茸茸的白毛才免于摔落的悲劇.

這家伙……真是太小氣了!夏清好不容易坐穩了身形,暗地里對殺生丸磨了磨牙.

停下阿哞,殺生丸率先跳了下去,姿態優美的落在地上.他掃了眼對面的刀刀齋和犬夜叉一行人,露出一個冷然的笑容:"犬夜叉,為什麼你和刀刀齋一伙."

"一看就知道是要收拾你啊!"躲在犬夜叉生活的刀刀齋嘴賤的回了一句,不過很快在殺生丸泄露了一絲殺機的金色眼眸下縮回了犬夜叉身後.

夏清聞言忍不住又笑了起來,被驀然回頭的殺生丸警告的瞪了一眼.完全無視殺生丸的瞪視,夏清款款向他們走去,紅色的裙擺劃過翠綠的草坪,帶著一種愉悅而柔軟的生機和自由.

"看來,你把他嚇得不輕啊,殺生丸!"夏清好笑的看著縮在犬夜叉身後被殺生丸一個眼刀就嚇得不行的刀刀齋.

"桔,桔梗."犬夜叉不安的往前踏了一步,用帶著溫柔和愛戀的灼熱眼神注視著夏清,"好久不見,你還,還好嗎?"

臉上的表情空白了一瞬,夏清眨了眨眼睛:"好久不見?我們不是才見過不久嗎?嘛,不過說起這個……"夏清把視線投向犬夜叉身邊的戈薇身上,"戈薇,看到那山坡上唯一的一顆樹沒也?以那樹為標靶,射一箭我看看."

"啊……那個,這個……"戈薇既尷尬又心虛的囁嚅著,她拿下弓箭握在手中,干笑幾聲,"是不是有些不合適,殺生丸來找刀刀齋是有事情的吧.不如我們改日再……"

"殺生丸是來找刀刀齋打造新刀的沒錯,但我只是和他一起來而已."夏清笑眯眯的看著戈薇,"來吧,讓我看看你現在的實力如何."

"戈薇好像很心虛啊……"珊瑚低聲對彌勒說.

"是啊,好像是因為射箭水平很差的原因."彌勒也竊竊私語道.

"戈薇一直在練習……可是總是射的不好啊!"小狐狸七寶像個小大人一樣歎了口氣,遺憾的搖了搖頭.

戈薇推拒不了,只得在夏清的注視下向那座小山坡上的大樹射了一箭,帶著強大靈力的破魔之箭呼嘯而至,直直射中……那棵樹左邊七八米的大石頭上.

盯了眼那射的偏得不能再偏的箭一眼,夏清臉上掛著笑容的鼓起掌來:"啪啪啪!"眼中沒有一絲笑意的看著戈薇,夏清失望極了,但是她笑著對戈薇說,"射的真好,像你這樣射箭,恐怕四魂之玉一輩子也收集不了,奈落永遠也沒辦法打敗."

"對,對不起!"戈薇垂下頭道歉.

"抬起頭來,看看真正的破魔之箭是怎樣的!"夏清張開弓,搭箭上弦,語氣平淡卻帶著強烈的自信和驕傲.

不僅是戈薇抬頭認真而專注的看夏清射箭,一邊的彌勒,珊瑚,七寶也都專注的看了過來,甚至于那邊交涉的殺生丸和刀刀齋,犬夜叉也把視線移了過來.

看仔細了,這是桔梗的破魔之箭!

"咻!"紫光蒙蒙布滿靈氣的破魔之箭從夏清指尖射出,帶出一道亮眼的紫色光帶呼嘯著沖向那顆樹.

那破魔之箭帶著可射破日月的凌厲之勢釘在那棵樹的中心,在一陣紫色的靈力閃爍後,整顆大樹都被"轟"的一聲炸為粉碎,不僅如此,那小山坡也承受不了那只破魔之箭上的巨大的靈力,緊隨著那顆樹化為了碎末,被風吹散.

"好,好厲害!"彌勒,珊瑚和七寶同時說道,他們愣愣的看著那一箭強大的威力,目露敬佩和向往.

重新把弓箭背回背上,夏清回頭看著戈薇,露出一個莫名有些悲傷的微笑:"我希望,你能學會桔梗的破魔之箭."是了,她不是桔梗啊,這漂亮的模樣,這強大的靈力和力量,都不是她的.

這樣的她,有什麼資格讓殺生丸喜歡呢.

"用這個打造一把刀嗎?你應該知道,你的牙齒沒有你父親鋒利堅硬,所以打造出來的刀……"刀刀齋仔細審視著殺生丸丟在地上的犬牙,無奈的苦笑了一下.

抬眼掃了眼刀刀齋,殺生丸俊美冰冷的面容上沒有一絲波動:"我知道."

刀刀齋可惜的看了眼殺生丸腰間的天生牙,歎氣著:"天生牙是把好刀,你不用它,是辜負了這把刀."

"啰嗦,想死嗎?"殺生丸不耐煩的哼了聲,天生牙是一把不能傷人只能救人的仁慈之刀,他拿著那把刀做什麼?到處慈悲為懷的救人麼?開什麼玩笑.

夏清在教導了戈薇一番後,帶著促狹的笑意走了過來,她對殺生丸眨了眨眼睛:"怎麼,刀刀齋沒被你嚇暈嗎?"

"閉嘴."

"哎呀……踩到你的痛腳了麼."夏清無視了殺生丸黑不溜秋的臉,沒有多少誠意的掩嘴一笑,"真是抱歉啊."看到殺生丸金色眼眸開始有銳利光芒閃爍,夏清見好就收的轉移了話題,"怎麼樣,他答應幫你重新打造一把刀了嗎?"

"嗯,用我的犬牙打造的刀,名字就叫斗鬼神!"

"不過殺生丸,你要記住,斗鬼神也好,天生牙也好,都不是你自己的刀,不要被它們的力量迷惑."夏清神情鄭重的告誡著.

殺生丸頷首,冷峻的臉上露出一個幾不可察的笑容,純粹而美好:"我知道."

夏清和殺生丸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夏清說出那句話時,刀刀齋眼中閃過的驚訝和贊許,刀刀齋露出滿意的笑容,終于打算不耍花樣給殺生丸打造一把鋒利的刀.既然他已經找到了前行的路,就好好幫他一把吧.

"那就好,殺生丸……"夏清剛要再說什麼,突然渾身一震,她微微睜大眼眸目光渙散,全身的氣力都像是被耗盡了般猛地倒下.

"桔梗!"犬夜叉焦急的大喊一聲,沖過去就要將軟倒身體的夏清接住,但是他卻晚了一步,在他有所動作之前,已經有人將她攬入了懷中,以一種保護的姿態將她抱住.

"殺生丸,你對桔梗做了什麼?她一直和你在一起,是不是你……"犬夜叉齜起尖利的犬牙,桔梗安然躺在殺生丸懷中的一幕簡直將他所有的理智灼燒,說不出的嫉恨與……無能為力的悲哀.

金眸中寒光大盛,殺生丸厲聲喝道:"閉嘴!"他低下頭俯視懷中人蒼白的臉色,輕輕翕動著的唇,感受著她虛弱至極的呼吸和越發冰冷的身軀,眼中有莫名的情緒飛快掠過,最後定格下來的是柔軟而憐惜的眼神.

上篇:第19章 四魂之玉(七)     下篇:第21章 四魂之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