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42章 幽靈宮主(十)  
   
第42章 幽靈宮主(十)

"七七,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把你娘的牌位從祠堂中請了出來?"朱富貴驚駭莫名,搶上前去就要從小泥巴手中奪過那李媚娘的牌位,夏清微微蹙眉,腳下按照易經八八六十四卦的方位輕飄飄的走了幾步,她的步伐飄渺若仙仿若凌波仙子,幾個旋步便將小泥巴手上的牌位奪了過來.

夏清微笑著注視著宋離,眼中卻沒有一絲笑意,她漆黑的眼眸中滿是譏諷:"快活王真是一片深情呢,時隔十八年還對他人妻子念念不忘前來求娶,只可惜,我娘早就死在十八年前了.氣使,看來你是白跑一趟了."

"怎,怎麼可能……"宋離第一次臉色大變,眼中焦急擔憂悲哀之色極為真摯並不是偽裝.他是真的為快活王擔憂,擔憂快活王因為李媚娘的死而哀莫大于心死,宋離啊宋離,不過是養育之恩,你竟然對快活王抱有這樣真切的感情,當真是……不值!

抱著那個牌位,夏清神情溫柔的淺笑起來,只是目光如電冷然銳利:"氣使,我娘已經去世多年,快活王的求娶也不過是一個空口笑話,如今便請氣使帶著那些聘禮返回快活城吧."夏清的語氣嘲諷不屑,在說到聘禮時更是冷笑連連.

"另外,我朱七七還有一句話,希望氣使能夠轉告給令主上,這句話自我懂事以來,就一直想要讓柴玉關知道——"

夏清冷下臉來,蒼白虛弱的面容因為激動反而染上了一絲淺淺的紅暈,她漆黑的眼眸中翻湧著黑色深沉的情緒,然後緩緩帶著憎惡,仇恨,決絕的說道:"我朱七七與柴玉關之間,弑母之仇不共戴天,究我一生必取其項上人頭祭奠家母!以慰家母在天之靈!"

少女清脆的嗓音中還帶著一絲嬌俏的軟嚅,只是她神色倔強話語決絕,竟讓在場的眾人感覺到一股從九幽之下冒出的寒氣.

而此時,夏清卻在心中微微輕笑起來.

【恭喜宿主獲得好感值5,當前好感度70.】

【恭喜宿主成功提高攻略對象幸福值5點,當前幸福值55.】

【宿主觸發支線任務一:殺死快活王柴玉關,獎勵積分2000,失敗扣除積分2000.】

她自露面之後所做的事情,事實上只有兩件,一是對白飛飛施加善意刷高她的好感度和幸福值,二便是尋找觸發支線任務的契機.至于柴玉關和李媚娘之間到底什麼糾葛,她現在的身份朱七七和柴玉關是什麼關系,甚至是這個世界的男主沈浪是什麼想法,她都不關心.

夏清微微垂目,她在這個世界已經整整磋磨了十二年,她想要盡快完成十個任務返回殺生丸的世界,所以,為了主線任務完成,她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包括……弑父!就算柴玉關和朱七七之間有血緣關系,可是這和她夏清可是一點關系都沒有!

目送著宋離沉默著准備帶人離去,夏清突然看向她,目光之中帶著探究和一絲淺淡的不忍:"宋離,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心中尚存仁善,但是你作為氣使這麼多年行事狠辣,莫非心中當真沒有一絲後悔?"

"柴玉關對你不過是養育之恩,你真要將一生盡數奉獻給這麼個惡人,供他驅使嗎?"

宋離微微一怔,自他出現,朱七七一直稱呼他為氣使,倒是第一次直呼他的姓名,而且他能隱隱感覺到朱七七對他並未抱有惡意,反而帶著一點欣賞.

雖然心中念頭翻轉,但宋離面上卻淡淡道:"為主上行事,宋離無悔."語氣雖然平靜,其中蘊含的信念卻堅定不移百折不撓,帶著一股'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的坦然和鄭重.

"可惜了……"夏清深深注視著宋離歎息一聲,她轉過身背對著宋離,一邊將漆木雕花錦盒打開,一邊帶著微微的幸災樂禍說道,"返回快活城的路上小心行事,你身上帶著的三件聘禮可是值錢得很呢!"

冷笑數聲,夏清神色更冷:"這世上憎恨著柴玉關的人不少,即使大部分人忌憚于他的實力不敢妄動,但是也有一部分人,為了向柴玉關複仇不惜籌謀隱忍數十年."頓了頓,夏清又說道,"我也是其中之一!"白飛飛,王憐花,也是其中之一!

宋離離開後,夏清僵硬的身體松懈下來,腰間懸著的白色長帶上血腥銳利的氣勢稍稍減弱,整個人又從面對宋離時的尖銳漠然回到了之前溫暖淺笑的模樣,蒼白病態的秀妍面容上,緩緩揚起溫柔的醉人的似有無數星光凝聚的笑靨,只是她眼中還有著尚未完全褪去的冷意,眼中一片霧氣朦朧,讓人看不清她真正的神色.

她看了眼朱富貴和沈浪,先是對沈浪客氣而疏離的笑道:"沈少俠是為我朱府的請求而來,卻是我們怠慢了.小泥巴,你好好招呼沈少俠,以感謝他對我們朱府的援手,切莫大意惹得客人不快."

沈浪拱了拱手,深邃如點漆的眸子里有著笑意:"朱小姐客氣了,在下一點忙也沒有幫上."

夏清微微頷首,目送著小泥白引著沈浪離開此處大堂,她才微微一笑將懷中抱著的李媚娘的牌位雙手捧著恭敬的遞給朱富貴:"爹爹把娘親的牌位收好吧.今日氣使雖然退去,但是快活王卻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爹爹將娘親的墓地藏好吧,我怕快活王生要見人死要見死非要拆了娘親的棺木呢!"

"七七,你說的對,這事我會抓緊時間去做."朱富貴小心的接過那牌位,連連頷首.他眼中突然閃爍著躊躇和擔憂,似乎想說什麼,最後卻只是搖了搖頭,"唉…………"朱富貴歎息一聲,最後卻在夏清淡淡的神色中微微蹙眉,抱著李媚娘的牌位離開了,步履匆匆的模樣似乎是急著要把那牌位安放回原處.

等他們都離開,空曠的大堂之中便只剩下她和白飛飛兩個人,夏清右手拿著鑰匙,對白飛飛笑道:"我來替你打開那鐐銬吧,只是飛飛,以你的武功不可能會被宋離抓住啊?你……是故意的."極為肯定的語氣,仿佛篤定一般.

白飛飛就微微一笑,笑靨如花美麗,眼神卻銳利如劍,盡顯鋒銳和冷厲!

上篇:第41章 幽靈宮主(九)捉蟲     下篇:第43章 幽靈宮主(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