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52章 幽靈宮主(二十)  
   
第52章 幽靈宮主(二十)

三人聯手對付柴玉關,夏清身法莫測白蟒鞭詭異狠辣,白飛飛步伐與夏清相同手中一柄長劍狠辣無情,沈浪多年的賞金獵人生涯令他極善打斗,天絕三式在他手中威力驚人.只是三人到底年紀尚小,內功積累不及快活王,三人聯手也不過堪堪和快活王打平,甚至微微處于下風.

夏清腳下踩著凌波微步的步子,手中的鞭子靈性十足,呼嘯而出鞭影重重,白骨所做的長鞭在她手上翻滾著扭曲著仿佛一條嘶嘶吐信的毒蛇,從各種詭異刁鑽的角度鑽出,覷到機會便用一口毒牙噬人一般狠辣詭異.長鞭在不斷的回蕩顫動之中蓄著力,往往夏清一鞭被快活王躲過打在大理石的地面上便是石崩地陷!

柴玉關已經認出了夏清此時的身份,自然對她是處處留情,對于夏清的長鞭是能躲便躲,但是對于白飛飛和沈浪他卻是一點都不容情,厚重的掌風不斷掃出,在強大的內力的趨勢下,白飛飛和沈浪手中的長劍竟然有握不住的趨勢.

眼看這樣下去,三人早晚會被快活王逐個擊破,夏清一個旋身長鞭飛速旋繞起來將粗獷緊緊纏住,還不等柴玉關用內力震開夏清的白骨鞭,她已經運轉全身的內力附著于眼上,夏清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有著玄妙魅惑的光華旋轉著,柴玉關和夏清直直對視之間竟然被迷惑住了.

夏清一咬牙,她知道以自己的內力使用移魂*根本控制不了柴玉關多長時間,只有抓住他的弱點打破他的心防才有勝利的可能:"柴玉關,是你害死了李媚娘,她是你害死的!"

"是你害死李媚娘的!"聲音重重幽魅異常直直鑽進快活王的耳中.

"不,不是的!"快活王狀若瘋狂的大喊起來,身上內力一震便將夏清纏住他的白骨鞭震開,他雙眼迷茫神情癲狂就像被逼到了窮途末路的狂獅,"不是我,媚娘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啊啊啊啊!!!"

他仰頭瘋狂長嘯起來,全身內力運轉猶如神魔一般縱橫.他的雙手握拳打出,強大的內力附著在拳頭上一拳打向沈浪,一拳打向白飛飛,沈浪急速後退但仍是被拳頭打中,一口鮮血猛地噴出灑在了地面上.

而柴玉關另一拳就要落在白飛飛身上,夏清腳下凌波微步急轉,一個移步挪到白飛飛身前將她推開,柴玉關那一拳重重拍擊在她身上,強大霸道的內力洶湧進她體內,他原本就脆弱的內髒頓時被重傷,一口鮮血頓時從夏清口中噴出,嫣紅的血沾在唇瓣上,將她的臉色映照得如雪蒼白.

【恭喜宿主獲得好感值5,當前好感度95.】

【恭喜宿主成功提高攻略對象幸福值10點,當前幸福值90.】

"七七!"白飛飛接住倒退三步的夏清,一探她的脈象,眼中頓時被水霧覆蓋.她知道朱七七的身體從小就不好,就算修習了內功也沒有彌補這一點不足,柴玉關內力強大這一拳更是瘋狂之下全力而出,朱七七代她受了這一拳,對她本就孱弱的身體更是雪上加霜!從脈象上來看,她已經受了極重的內傷!

"咳咳……我沒事."抹了抹唇邊的血,夏清蒼白無力的笑了笑,她手中握緊了長鞭,在白飛飛耳邊輕聲道:"這是好時機,柴玉關已經瘋狂,飛飛你傳信號給白靜!"

白飛飛默然點頭,眼中掠過一絲狠辣和堅決.她讓幽靈宮的眾人快速傳信號給隱匿在眾多來客之中的白靜,自己扶著夏清急速後退.獨獨留下發狂的柴玉關不斷的瘋狂長嘯一掌又一掌的揮出.

"桀桀桀……柴玉關,你也有今天!"一個身穿金色華服臉帶金色面具的女人急掠而來,陰森冷厲的笑聲宛如夜梟啼鳴.

那個被面具遮住臉的女人一掌揮出和柴玉關的拳風兩兩抵消,她面具後的眼睛里翻騰著惡毒的神色,她憎惡的盯著柴玉關,快意的大笑起來:"柴玉關,拿命來吧!"

柴玉關雙眼通紅滿是瘋狂之色,被夏清的移魂*移了心智的他已經陷入了癲狂的狀態,此時聽到白靜的話,他冷然大笑起來:"就憑你也要我的命?本座縱橫江湖數十年,豈是你這樣惡毒的女人所能奈何的!"

白靜雙掌上翻直直打向柴玉關,卻被他以掌接住,兩人雙掌轟然碰上,龐大浩瀚的內力同時洶湧而出,在這之時,兩人竟齊齊不要命的運起了全身的內力,這對早已反目為仇的前夫妻在此時竟如此默契,拼著自己身亡也要拖對方下水!

柴玉關和白靜都是頂尖高手,一身內力積蓄了數十年,浩瀚龐大的內力豈是一般,更何況兩人還全力運轉,威力更上一層樓.此時兩人比拼內力,正是兩敗俱傷之局!

"哧!!"就在兩人咬牙輸送內力時,一把寒光凜冽的長劍直直從柴玉關後心沒入,鮮血猛地迸發開來,之後那長劍帶著快活王的身體繼續前刺,劍尖猛地一竄刺中了白靜的心髒!

一柄長劍將反目成仇的柴玉關和白靜串在了一起,兩人的身體因為長劍的刺入反而緊貼在了一起,這樣荒誕的場面讓人看了均是歎息一聲.這兩人,柴玉關最終為自己早年拋妻棄子的債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白靜這被仇恨蒙蔽內心滿是惡毒的瘋婆子最終也如願以償的殺了柴玉關.

兩人相互憎恨了一輩子,最後卻以如此親密的態度死在一起,人生當真是可笑的緊.

白飛飛的手很穩,刺劍的動作決絕而堅定.她拼著被兩人內力的余波重傷的代價一把長劍刺死了快活王和白靜.此時,她那柄陪伴了她十余年的長劍刺透了柴玉關和白靜的心髒,兩人頭顱垂下已然沒有了氣息.

她被白靜養大,從小被灌輸的就只有像柴玉關報仇,而白靜並非她生母,十八年里對她只有虐待和毒打.兩個大仇人都死在了她的劍下,白飛飛卻覺得心中一片茫然空洞,她沒有什麼快樂喜悅,更沒有什麼悲傷難過,她只是覺得很疲憊.這兩個盤踞在她生命里,帶給她無數痛苦和折磨的人,終于死在了她的劍下.

上篇:第51章 幽靈宮主(十九)     下篇:第53章 幽靈宮主(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