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我是治愈系 第67章 童話魔王(十一)  
   
第67章 童話魔王(十一)

目送著小湯姆提著縮小的後行李一頭撞進九又四分之三的站台里去,夏清閉了閉眼,然後選擇了幻影移形,空間的轉換讓夏清有些難受,就好像在剛才的移動中被周圍的空間壓迫了一樣.遠距離的幻影移形會給巫師的身體帶來很大的傷害和負擔,好在夏清的身體經過了血脈的改造已經很強,在一段時間的難受後也緩了過來.

夏清落地的地方是一個有些陰暗狹小的洞穴,這是夏清十年來不停查找翻看古籍和岡特家的傳承書籍找到的,當初薩拉查·斯萊特林出走後最後出現的地方——英格蘭東部的泥沼,也是薩拉查的故鄉.

從昏暗的洞穴中出來,夏清看到眼前的場景猛地倒抽一口氣後退了好幾步.只見得在洞穴外,是一片黑色的長著很多奇形怪狀植物的沼澤,在那咕嚕嚕冒著氣泡顯得肮髒粘稠的泥沼里,有成千上萬條蛇正在其中嘶嘶吐信游動著.那些毒蛇有粗有細,從成人大腿到手指粗細都有,顏色也是各不相同,有豔麗的紅藍也有陰暗的黑色和灰色.

看著這蛇窟一樣的地方,夏清頭皮發麻汗毛直豎,她繃緊了身體手指握緊了魔杖.無論夏清穿越了多少個世界,對于蛇類這樣黏滑的爬行冷血動物還是抱有一種天然的厭惡和恐懼.現在,夏清多多少少有點理解為什麼斯萊特林不怎麼受歡迎了——蛇類什麼的真是太恐怖了!!!

"宿主別害怕啊,你現在的身體是梅洛普·岡特,她是蛇腔佬,雖然時間久遠她體內的羽蛇血統已經很少了,但是這些蛇類會本能臣服于您的."小銀略顯心虛的安慰聲小小聲的響起,夏清立馬就炸毛了,她指著面前嘶嘶吐信長長的身體糾纏在一起的上萬條毒蛇,怒氣沖沖的吼道,"你不怕你出來啊!媽蛋我只是個普通的現代人,面對這種萬蛇齊聚的場面沒有心髒驟停就很好了!"

小銀縮了回去不再坑聲了,只是默默腹誹著:宿主你還是普通的現代人?呵呵你一臉了好麼……╮(╯▽╰)╭

"嘶…讓出條路來!"戰戰兢兢的縮在那一處不知為何沒有任何一條蛇敢爬上來的洞穴里,夏清努力做了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才握緊魔杖用蛇語說了一句.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夏清突然微微皺了皺眉,她一直都知道她會說蛇語是因為體內傳承于斯萊特林的血脈,而剛才,她說蛇語時體內屬于梅洛普的血脈突然沸騰灼熱了起來.就好像……就好像……

這里本來就是羽蛇一族的傳承之地一樣,正因為夏清體內稀薄的血脈,所以才會和這里的環境進行共鳴進而燃燒了血脈.穩了穩心神,夏清滿意的看到在沼澤里的蛇類很聽話的往兩邊滑去,在洞穴之下留下了一條寬有兩米的通道.只是,雖然沒有蛇類繼續盤踞著但是這黑色沼澤也不是能輕易進入的,如果一個不慎即使她現在擁有魔力會施魔法也難保不會沉入沼澤之中.

沉吟了片刻,夏清在自己身上丟了一個漂浮咒,然後借由強大的魔力作為推動力往沼澤深處走去.她不知道走了多長時間,走了多遠的路,路過了多少形態各異的毒蛇,最終,夏清停在了一個佇立在沼澤之上的墓碑前.

那個古樸帶著厚重曆史氣息的墓碑靜靜的聳立著,在墓碑周圍十米之類都沒有蛇在爬行,在這環境陰森的沼澤之中,那處墓碑附近就仿佛一處淨土一般.

夏清神情複雜的看著那墓碑,長長的歎了口氣.當初薩拉查·斯萊特林出走,不管到底是什麼原因,他都不會回頭,因為斯萊特林永遠不會給予傷害過自己的人第二次機會.即使最後格蘭芬多追來了又如何?斯萊特林從不回頭,來自摯友的傷害讓薩拉查乾淨利落的斬斷了他和格蘭芬多的友情,其決絕和驕傲,讓夏清為之歎服.

'摯友薩拉查·斯萊特林之墓,戈德里克·格蘭芬多立.’看著墓碑上的銘刻的字,夏清垂目歎息,失去了就是失去,即使薩拉查曾經和格蘭芬多是最好的朋友,一切也沒有挽回的余地.

平複了心情,夏清才緩緩上前,踏上了那由巫師界一種極為名貴對巫師魔力有著孕養作用的石頭做成的墓地.整個石頭墓地占地面積不小,平整的石塊平鋪在沼澤上,也不知道被施了什麼魔法,竟然足足一千年都沒有沉到沼澤下去.走到墓碑前,夏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巫師界後輩之禮.

然後,還不等她站直身體,她就覺得身周的空間一陣波動然後她就保持起身的姿勢被瞬間傳送了……╮(╯﹏╰)╭

站直身體夏清條件反射的拔出了魔杖,然後就發現所處的地方是一個裝修精致輝煌的房間,在這間斯萊特林銀綠和格蘭芬多金紅混雜的房間之中,夏清為這奇葩的審美觀和扭曲的顏色獻上了自己的膝蓋.

而在夏清默默吐槽這間房間的裝飾和審美時,一個傲慢優雅的聲音雍容的響起,絲滑的嗓音低沉磁性,語氣微帶嘲諷和不屑:"不能對格蘭芬多的品味抱有什麼期盼,我們斯萊特林永遠不能理解格蘭芬多蠢獅子的思維."

抬眸看去,就見原本空無一物的牆壁上出現了一副畫像,高大華麗的高背椅上,坐著一個貴氣天成優雅雍容的黑發紅眸的男人,他的面容極為精致,但是渾身彌漫著的王者氣息卻往往會讓人忽略他過于精致的面容,此時他正微微勾著唇角冷笑,紅色的眼眸里閃爍著淡淡的嘲諷.

#一千年前的老祖宗突然出現在面前,該怎麼應對才顯得她高貴冷豔一點也不土包子?在線等,急!#

一張臉已經僵住了的夏清勉強維持住了從容淡定的形象,實際上心中已經瘋狂吐槽起來了:現在要怎麼辦,她要怎麼搭話,媽蛋她要怎麼稱呼這一千年前的老祖宗啊?難道要叫祖宗嗎摔!

"斯萊特林閣下,很榮幸見到您."癱著一張臉,夏清最後還是選擇了這樣的稱呼.薩拉查·斯萊特林當初並沒有留下後裔,岡特家族不過是他妹妹留下的一絲帶有斯萊特林血脈的家族罷了,薩拉查有沒有承認他們都是個問題,還是不要上趕著叫祖宗了.

更何況,尼瑪這樣一個年輕妖孽紅眼黑發劍眉星目眼波流轉的男人,她一聲'先祖’怎麼叫得出口……╭(╯^╰)╮

微微勾唇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薩拉查狹長的目微微翹起帶出一絲邪魅,他瞥了眼夏清:"還算有分寸."仔細打量了夏清好幾眼,他淡淡道,"你的魔力很強,甚至不遜色于全盛時期的我,你既然能找到這個地方,是為了斯萊特林的傳承."

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在這樣精明對人性再了解不過的薩拉查面前,最後還是實話實說,如果抱著能騙過他的愚蠢想法,最後被愚弄的只能是自己.夏清組織了一下語言,把當今英國巫師界的情況原原本本不帶一絲個人感情的說了出來,包括純血巫師人數的減少,麻種人數的不斷增加,衰退腐朽的魔法部,德國巫師界的咄咄相逼和驚人進步,就連麻瓜世界波及了整個歐洲的戰爭都沒有一絲隱瞞.

而隨著夏清的講述,原本漫不經心冷笑著的薩拉查血色眼眸里的風暴越演越烈,一股強大的魔壓慢慢的升騰而起,讓夏清心中一驚.這樣強大的魔壓對魔力強大的夏清來說算不得什麼,但是她驚訝的是……薩拉查真的死了嗎?如果死了,為什麼還會有這樣強大的力量,他現在只是記錄了死前人格和記憶的畫像不是嗎?

"薩拉查,你怎麼了?"在夏清垂頭默默的承受著薩拉查的怒火時,一個熱情洋溢陽光燦爛的清朗男聲響起,偷偷抬頭的夏清就眼睜睜的看著……畫像里跑出一個活力萬丈金發藍眸的年輕人來,他的眼睛如天空般悠遠純淨,溫暖和煦,笑容溫柔而堅定.他笑眯眯的跑到高背椅旁,一只手自然的放在薩拉查優雅的搭在扶手上的手,安撫得拍了拍,然後才眼帶笑意的看向夏清.

默默轉過頭,夏清心中默念著:我什麼也沒有看到,我什麼都不知道……

"只要你能通過我的考驗,我就將斯萊特林所有的傳承交給你,只是你要做好准備,那考驗可不是輕易就能過的."沒有搭理戈德里克,薩拉查紅眸閃爍了一下,對夏清說道,然後他優雅的拍了拍手掌,夏清便看到在這華麗的房間角落,一道被隱藏得極為巧妙的門被打開了,"選擇權在于你,不過……"薩拉查神秘的笑了笑,然後消失在畫像中,而戈德里克甚至來不及和夏清說一句話便急匆匆的追了過去,很快那副畫著高背椅背後是華麗房間的畫像中便空無一人.

目瞪口呆的看著事情往一種奇怪的方向迅速奔騰而去,被留下來的夏清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看著那扇不知通往何處的側門,夏清垂了垂眼眸笑了起來,她明白薩拉查的未盡之意,她是一個斯萊特林,而斯萊特林——從不畏懼任何挑戰.

更何況,為了榮譽和信仰而戰,正是斯萊特林一直以來堅守的信念.大踏步走進那扇不知通往何處的門,夏清的背影堅定而筆直.

【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二,獎勵蓮花妖血脈升級一次,積分兩萬,當前積分87500.】

上篇:第66章 童話魔王(十)     下篇:第68章 童話魔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