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65他是我的女人(首訂,快到碗里來)  
   
065他是我的女人(首訂,快到碗里來)

金色光芒劃開東方長空,從那金色光芒的中心點中,突然迸發出了五彩光芒!

一聲從未聽過的鳴啼在空中叫了出來.

真的是鳳凰嗎?所有的人都看呆了.

難道這世上真有四靈的存在?

楚月南受了傷,趁著眾人分神的時機,走到了一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運功將自己的傷口封住.

那刺眼的亮光,讓人睜不開眼,但是嚴蒼松癡癡瞪著那空中的祥物,口水都快要出來了,也忘記繼續追殺楚月南.

鳳凰!四靈之首,竟然就在自己的眼前.

"既然你們知道楚月南是我的人!竟然還敢追殺,是不是想死!"空中的一個寒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他的人?楚月南皺了皺眉頭!這件事情她怎麼不知道?

"龍墨邪!"悉悉索索人群中有人認了出來.

就在此刻,鳳凰騰空而降,抖了抖身子,立刻所有的人都向四周散開了.

火鳳!鳳凰中的極品!

龍墨邪從火鳳身上跳了下來,一頭銀絲在空中飄舞,臉上的銀色面具在陽光下閃著亮光.

嘴角帶著一絲戲謔,露出來的眼睛中透著鄙夷世人的目光,仿若他就是掌控這世上的神,任何人他都放不進眼中.

那勾起的唇角,楚月南立刻就明白了,他就是花美男!

原來花美男,就是天下第一魔尊,封魔谷,龍墨邪!

站在這巔峰之上,人群之中,此人更加是鶴立雞群,不似凡人.

蕭雅蘭的一雙眼睛都快要瞪出來了,龍墨邪,北冥國流亡在外的皇子,封魔谷第一魔尊,十歲就將火鳳收入囊中,十五歲武功就世人難敵.

明明只是嫁禍給楚月南的一個借口,如何想到這樣的人,真的出現了,而且還真的將楚月南視為自己的人!

憑什麼!

嫉妒的火焰在蕭雅蘭的眼睛中迸發出來!

她不服!一個動氣,一口鮮血又吐了出來.

可是蕭雅蘭依然死命支撐起自己:"龍墨邪,楚月南背叛師門,殺師忘恩!這樣的人,你真的要保?這樣的人,世人得而誅之,所有名門正派都會追殺她!你確定,要保?"

此刻,蕭雅蘭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了!

反正,她就是不能讓楚月南如此的威風!

絕不能!

可惜,蕭雅蘭的話剛剛說完,一個掌風就扇了過去,蕭雅蘭本就瘦弱的身體,瞬間就被這一巴掌扇飛了,重重落在了欒智勇的腳邊!

"什麼人?也配和我說話?"龍墨邪嘴角的譏笑明顯而又露骨.

龍墨邪轉向欒智勇,一雙眸子深邃望不見底,這就是楚月南的大師兄吧.

"你不信她?"龍墨邪全身散發著一陣陣的寒氣.

欒智勇一愣,這個龍墨邪雖然和那天自己看到的人裝扮相似,可是這個氣場,判若兩人!

欒智勇此刻內心更加不知所措.

"我問你,你信不信她?"龍墨邪的聲音底氣十足,就在欒智勇的耳邊.

欒智勇手中的劍還滴著血,看著一旁的楚月南,楚月南一雙明亮的眼睛,似深潭,透著讓人無法靠近的寒氣.

欒智勇明白,自己今天的所作所為傷了她的一顆心.

"智勇!大仁大義當前,你可不要再兒女情長了!"如今,已經恢複了元氣的欒明山站了起來.

雖然中劍,可是只在腹部,對于欒明山來說,算是小傷.

欒明山的一聲喊,讓欒智勇抖了一下.

"師兄!"蕭雅蘭強撐著最後一口氣,楚楚可憐地看著欒智勇.

欒智勇的大腦如同被人打了一個悶棍!

望向楚月南:"原來,你真的和龍墨邪勾結了!"

楚月南嘴角一絲苦笑,最終,她要和大師兄為敵了.

"看來,他不信你!"龍墨邪沒有回頭,可是站在他身後的楚月南,知道這話是對自己說的.

"這世上人多嘴雜,我活著不需要任何人的相信!"楚月南倔強地站在那里,即使受了重傷,可是依然倔強.

龍墨邪的眼睛中劃過一絲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果然,是個有趣的丫頭,不枉自己來此救她!

"來吧,既然如此,也不要廢話了!"欒智勇大聲喊道,從他的身後燃起了青藍之色的輪光.

人群里,有一個人冷笑道,沒想到,這次竟然激發了欒智勇內在的力量,讓他從青輪進入了藍輪!

可惡,自己和他之間已無差別!

"主子,不救蕭姑娘嗎?"一道黑影飄到了這個男人的身邊.

"你的身份合適在這麼多人面前出現嗎?"易容後的慕容諾聲音低沉.

黑影,不是其他人,就是銀鷹,聽完慕容諾的話,他的眼神沉了沉.

"而我,本也不該出現在這個比武場上不是嗎?"

"可是......?"

"放心吧!欒明山那個老賊是不會讓蕭雅蘭死的!她死了,這世上就沒有人知道清揚秘籍在哪了!"

說完,銀鷹稍稍松了一口氣.

如此,就好!

可是,慕容諾卻看了一眼走過來的鷹眼:"你可別忘了,你是我的暗衛!一而再,再而三的,沒有我的命令就出現,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鷹眼看了一眼慕容諾:"我知道了!但是,你也別忘了,我忠于你,是因為蕭雅蘭!她若是死了,你是第一個會被我殺死的人!"

說完,鷹眼又消失在黑暗中.

慕容諾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可惡!等他大業告成,看這群小丑還如何和自己耀武揚威!

一邊,龍墨邪的聲音響了起來.

"欒智勇,你不是我的對手,若是和我單拼,你會死的很快!"龍墨邪的聲音中充滿了嘲諷.

"你!"欒智勇不信,一個飛身就沖了上去.

嗖地一下,欒智勇就被打飛出了數米之外,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所有人大吸涼氣,因為,根本就沒有人看見龍墨邪是如何出的手.

楚月南都驚訝了,她就站在這個龍墨邪的身後,也沒有看到他的出手,關鍵,自己還是紫輪之人!

這個人的武功到底有多厲害?

楚月南的心瞬間抖動了一下.

"諸位!門派不幸,出此孽徒!殺師忘義,更加偷走了我們北冥天策的至寶,清揚秘籍!"欒明山立刻大聲喊了起來.

什麼?眾人私下議論了起來.

楚月南和欒明山兩個人隔空對視.欒明山的眼神中一絲得意.

"諸位,剛剛這個妖女的武功你們也都看到了,如果不是偷了這個至寶,又如何小小年紀,能達到這樣的武功?"

沒錯!眾人立刻就相信了欒明山的所言.

欒明山的眼珠子一轉,楚月南蹙眉,好好的這個人,此刻說這些干什麼!

還沒有想明白,欒明山又繼續說道.

"今天,這個妖女和她的師妹,無論如何不可以出北冥天策,即便是魔教至尊來了!龍墨邪,我且不管名門之女到底是被何人擄走,今天這件事情,是我們北冥天策的家事,你如果出手,就是和我們北冥天策作對!你可別忘了,雖然封魔谷是魔教,但是你們谷主早就有令,封魔谷絕不可以插手七大派之事,尤其是我們北冥天策!"

欒明山嘴角勾起了殲佞的笑容.

好一個狡詐的老頭子!龍墨邪也冷冷一笑.

原來在這里等著自己啊!楚月南明白了,原來剛剛看到了龍墨邪的武功,這個欒明山知道,他們不是龍墨邪的對手.

于是,就說出了這樣的話,逼著龍墨邪不能出手,也逼著七大派的人一起出手.

龍墨邪看了一眼楚月南:"如何?怕嗎?"

如今已經恢複了八成功力的楚月南,嘴角一勾:"怕?這個字,我早就忘了!"

"哈哈!有意思!好!"

龍墨邪沖著楚月南的肩部就是一掌,楚月南的眼睛一睜,這小子什麼意思?

瞬間,一股股能量就從龍墨邪的掌心輸進了楚月南的心田.

"我們谷主確實說過,北冥天策的事情,我們封魔谷的人不可以插手.可是,你自己說過,三天之後,你歸我,生死由我而定!我的獵物,又豈容別人欺負!"

一道殺氣從龍墨邪的眼中迸射出來,欒明山的心頭一抖,瞬間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這龍墨邪給了楚月南什麼?

龍墨邪又看了一眼楚月南,嘴角邪魅一笑,頭伏在楚月南的耳邊,輕聲說道:"我還沒有吃你,你死了,我可虧大了!"

說完,龍墨邪一躍身就飛到了金鳳的身上,站在那里,雙手抱拳,一身黑色錦袍,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楚月南也不知道是因為體內充滿了龍墨邪的能量,還是被剛剛那句話臊的,整張臉透著小粉紅.

此刻已經爬起來的欒智勇,盯著剛剛如此*的龍墨邪和楚月南,內心中第一次懂了兩個字.

嫉妒!

楚月南是他的!可是,她竟然和別的男人如此的靠近.

"為了奪回本派至寶,我欒明山鄭重承諾,誰今天如果幫著本派將楚月南拿下,清揚秘籍,也願與他一起分享!"

欒明山的話丟了出去,本來一個個都只是看個熱鬧的,如今一個個都突然來了精神.

這可是清揚秘籍.

瞬間一群人向著楚月南蜂擁而至.

"主子,你就這樣看著楚姑娘挨打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小耿子已經來到了龍墨邪的身邊.

"誰打誰?如今還不知道呢!"龍墨邪的嘴角勾著笑容.

就看楚月南在龍墨邪的內功之下,一下子武功沖上了白輪之境,整個人身上的脈輪的顏色散發著乳白之色.

沖上來的人,也都是受死的罷了.一個個死在了楚月南的劍下.

不到片刻,楚月南的四周,一片鬼哭狼嚎.

"誰還想死!"楚月南濃眉一蹙,眼睛一瞪,雖然只是一個瘦小的女子,身上卻是不可一世的氣場.

讓人望而生畏!

龍墨邪笑了,這個丫頭自己沒有看錯,厲害!很厲害!

欒明山雙手握緊了拳頭,這個丫頭竟然在龍墨邪的幫助下,晉升到白輪之境!欒明山想要沖上去,可是他知道沖,就是死.

可惡,都怪師父當年偏心,否則,如何他坐上了北冥天策的掌門,卻沒有掌門應該有的武功!

欒明山全身上下散發著仇恨之火.

欒明山看了一眼身邊的其他幾個大派.可惡,偏偏這個時候,這幾個皇家門派都自視甚高,根本不出手.

蕭雅蘭此刻已經護住了心脈,緩了過來,看著站在眾人之中,出盡風頭的楚月南心中恨!

她一定要將清揚劍法練好!

可是,就在這時,楚月南的眼光已經落在了蕭雅蘭的身上.

這個殺死了自己師父的人,今天不死,也不能讓她活的痛快了!

蕭雅蘭一個飛身就沖向了蕭雅蘭!

"妖女!"蕭大將軍不顧自己的傷勢,擋在了蕭雅蘭的面前.

蕭雅蘭楚楚可憐,害怕地向後直退,落在眾人眼中,不禁憐惜.

欒智勇再一次也沖了上去,擋在了蕭大將軍和蕭雅蘭的面前.

"南兒,收手吧!"這是欒智勇開口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

楚月南冷笑了.幸虧,她沒有接受欒智勇給自己的愛,他的愛,她根本瞧不上!

她要的愛情不是這樣的!

雖然,楚月南不知道自己這輩子還會不會碰上一個自己所愛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碰到自己心目中的愛情.

但是,即便如此,她活著,就不能將就!

她要的愛情,是即便全世界的人都指責她錯了,也要敢站在世人面前保住自己的人.

楚月南對著欒智勇的眼神中露出了鄙夷,相對比,剛剛的冷漠,這樣的眼神,深深刺痛了欒智勇的心.

"南兒!"

"這個名字不配你叫!"楚月南舉起了自己的劍.

"南兒!"欒智勇也悲痛了,"雅蘭不過說了你幾句,你何必咄咄逼人呢?"

"我咄咄逼人?"楚月南搖了搖頭,"如果說,是這個女人殺了我師父呢?"

"胡扯,啟師叔的武功我豈能傷?"蕭雅蘭依舊楚楚可憐!

欒智勇看了一眼楚月南,又轉身看了一眼如今傷勢很重的蕭雅蘭.

"南兒,錯了就是錯了,如果你認錯,我會幫你和我父親求情的!但是,何必你要栽贓別人呢?"

呵呵!楚月南冷笑了.

"欒智勇,你出手吧!"楚月南已經無心再和欒智勇廢話下去了.

話罷,楚月南的劍再一次刺向了蕭雅蘭,這個女人,嘴太欠!

欒智勇以為楚月南要殺雅蘭,一劍就去擋住楚月南,可惜,如今楚月南的武功豈是這樣一個小子能夠擋住的.

左手一揮,欒智勇就被楚月南打了出去,沒有殺他,念在還有幾分過去的情面上.

劍穩穩刺向蕭雅蘭,楚月南的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蕭雅蘭做了一件事情,速度之快,只有當事人看清楚了.

蕭大將軍被蕭雅蘭擋在了胸前,代替自己死在了楚月南的劍下.

楚月南還沒有說話,就聽到蕭雅蘭撕心裂肺地大聲哭了出來:"父親!我的父親!楚月南,你竟然敢殺北冥國大將軍!"

楚月南冷哼,好一個毒蠍心腸的蕭雅蘭!

明明蕭大將軍根本不會死,如果不是她將自己的父親拽在了胸前!

蕭大將軍至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瞪大了一雙眼睛不相信地看著他最愛的女兒.

"父親,你怎麼可以替女兒死呢?父親!"蕭雅蘭哭成了淚人,所有的人為之動情.

被打在了遠處的欒智勇的眼中都是失望,他深愛的南兒已經死在了自己的心中了.

站了起來,欒智勇一步一步走到了蕭雅蘭的身邊,將蕭雅蘭摟在了自己的懷里.蕭雅蘭本就受了傷,一哭,暈倒在了欒智勇的懷里.

但是,蕭雅蘭這麼一聲嘶喊.蕭大將軍所有的軍馬都圍了上來.

如果剛剛是江湖之事,國家軍隊不可插手,可是如今,這個小丫頭殺死了他們的大將軍,那麼這事兒可就嚴重了.

三層鐵甲軍隊圍住了蕭雅蘭.

一直站在一旁的鳩墨,意識到事情嚴重了.楚月南的武功是高,可以殺江湖人士,但不可以動國家軍隊!

鳩墨的腿腳向前挪動了幾分.

"鳩墨!"凌南國禦鷲派掌門巫盟越看了一眼自己的愛徒.

鳩墨和自己的師父一個對視.

"這件事情,不是你能管的!涉及到北冥天策,如今更涉及到北冥國國事!"巫盟越的聲音很低,只有他們師徒二人能聽到.

鳩墨的雙手緊緊握了握,沒有說話.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小公主眨著眼睛看著場中,此刻走到了鳩墨的身邊.

"鳩墨,我怎麼覺得這個女子看上去好眼熟?"

"她就是救你的那個丫頭."

"那個丑丫頭!"話落,小公主立刻意識到自己說話聲音大了點,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鳳鸞兒眨著一雙大眼睛盯著鳩墨,仿佛再問他確定嗎?

鳩墨點點頭.

"那咱們應該救她!"鳳鸞兒撅著小嘴巴,聲音壓低.

巫盟越的眉頭蹙了起來,就知道帶著小公主一起來,就會惹事兒!

"公主,這是北冥國的國事!"巫盟越開口,否決了,他知道,自己這個徒兒奈何不了這個刁蠻的小公主.

"什麼北冥國的國事不國事的!這個小丫頭救過本宮,本宮要救她,怎麼不行!"

鳳鸞兒這個人從小被人*壞了,天生的不講理,越是讓她不許做什麼,越要做什麼!

巫盟越的眉頭皺成了川字型.

"如果小公主執意,那麼這次回去,老夫也會秉公彙報皇上.以後小公主再也不許隨便出宮了!"

"你......!"鳳鸞兒氣得說不出話來!

哼的一聲,站在了鳩墨的身邊.

"膽小鬼!師奴!"鳳鸞兒對著鳩墨低聲冷冷地說著.

可是鳩墨一字不出,眼中都是擔心看著場中的楚月南,轉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師父,什麼都不說,站在了一旁.

"主子,還不出手嗎?"小耿子又開始騷擾起龍墨邪來.

龍墨邪冷笑:"好戲剛剛開場呢!等著!"

"還有什麼事兒?"小耿子蹙眉?他們家這個主子怎麼整天神神叨叨的!

那天自己將調查的情況給了主子,主子就淡笑不語,好似一切都明白了一樣.到底明白了什麼了?他怎麼就不懂呢?

今天一來,就把楚月南推到了人前,這又是為了什麼?

真是太奇怪了!難道是因為谷主之命,北冥天策的事情他們不能插手多管?小耿子覺得他們家主子也不是這麼聽話的人啊!

楚月南是誰?

站在軍隊之間,容顏不帶半點變化的.

"上!"其中一個軍士大喊一聲,所有的士兵整齊劃一地向著楚月南沖了上來.

楚月南一個飛天,如同仙子一般就沖上了空中,劍氣一劃,一片乳白色的氣團.瞬間,倒下了一片人.

"楚月南!你竟然敢動北冥國的軍隊!"

"北冥國?"楚月南冷笑,"我是凌南國之人,又何來的不敢?"

"凌南國的人,就可以隨隨便便刺殺我們北冥國的大將軍嗎?從小受北冥國的教育,小丫頭,你這可是叛國!"天空中,又出現了一個陌生的男子.

這個男子,一身紫色貴氣的錦袍,頭戴雙龍戲珠的發冠,臥蠶眉,桃花眼,似笑非笑,從空中落在了眾人的面前.

"參見三皇子!"還活著的將士,都跪在了這個男子的面前.

此人就是如今皇上最喜歡的三皇子,龍祥瑞.

"不簡單啊,一個小丫頭,竟然將我北冥國大將軍殺死,還殺了如此多的江湖人士!更將北冥天策派鬧得雞犬不甯!"

龍祥瑞的話音落,眼角掃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欒明山.

欒明山的心,立刻抖了幾下.

"欒明山帶領北冥天策派所有弟子,拜見三皇子."

"行了!出了宮闈,就無需如此客氣了!"

龍祥瑞不怒自威,轉眼,又看了看天上站著的龍墨邪.

龍墨邪雙手插在胸前,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冷眼看著地上的龍祥瑞.

"大皇兄,好久不見!也不知道,您這次自己出了蠻荒,父皇可知道啊?"

龍墨邪冷笑看著龍祥瑞,終于有人按耐不住,出來了!

"三皇弟說笑了,天下之大,有人能管的住我嗎?如果京城之中,有我看不順眼的人,去一趟,殺了,又何妨?"

龍祥瑞依然在笑,可是唇角抖動,心中冷哼.

竟然讓這個龍墨邪活了下來!

上次的追殺,讓這個龍墨邪逃出了蠻荒,被封魔谷的人收留了.當年,斬草不除根,今日,必留禍端!

可是,如此,龍祥瑞的臉上竟然絲毫表情也沒有,仿佛看到許久不見的哥哥,一臉的關切.

龍祥瑞又看了兩眼龍墨邪,最終還是將自己的眼光落在了楚月南的臉上.

"小丫頭,我本不想多管此事,可是殺了我們蕭大將軍,今天你必須和我們走一趟了!"

說完,龍祥瑞就飛身起來,乳白色的輪光竟然比楚月南身上的光圈更強.

北冥國三皇子竟然是個白輪高手!

這樣的事情一下子炸開了鍋.

這世上的高手難道都在一天的時間里都出現了嗎?

此刻,所有的眼睛都盯在場中間打斗在一起的楚月南和龍祥瑞,卻沒有人注意到一旁欒明山的目光.

成功了!他竟然成功了!欒明山整個人都戰栗了.

他一定是找到了心法,一定是和師父最後失蹤有關!

欒明山的拳頭握緊,可惡!當年明明說好的,逼著師父交出掌門之位,心法,他們平分!

他竟然騙了自己!可惡!

欒明山突然發現,這世上最傻的人就是自己!

楚月南一步一步後退,沒想到,這個龍祥瑞竟然有這樣的武功.

龍祥瑞嘴角的笑容加深:"楚月南,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是死?還是和我回京城受罰?"

楚月南冷笑:"不到最後,誰知道誰死!"

楚月南調整了呼吸,突然意識到一個事情,如今自己已經白輪之境了,也許,清揚秘籍中的武功,自己可以用了!

楚月南一個劍身調轉,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又再次冒了出來,速度很快,出招極為的怪異,狠狠刺在了龍祥瑞的肩部.

龍祥瑞倒退了幾步,看著楚月南,好丫頭,竟然有這樣的劍法.

如此得心應手,楚月南終于明白師父的一片苦心.

從三歲進入天策派,啟夢清就開始偷偷教楚月南天策派最上乘的心法.這些心法,都是世代口傳,連欒明山都不知道.

因為欒明山的師父早就看出來,他的心術不正,若不是當年發生的一些事情,掌門之位也不會傳到他的手中.

可是為了防止將來,欒明山的武功過于高強,干出破壞和平的事情.

欒明山的師父,做了決定,將北冥天策派最上乘的心法交給了啟夢清,因為只有高強的武功才能守住清揚秘籍.

只可惜,這些心法還沒有交代完,師尊就發生了一些事情,失蹤了.所以楚月南的武功一開始進步很快.

可是,進入紫輪後,就和啟夢清一樣,進入了瓶頸.

而,這些人都不知道,清揚秘籍,如果內功沒有達到白輪之境,是不可以隨便練習的!

一旦練了,初始階段,無法察覺,可是練到最後,就會七經八脈逆行,爆猝而死.

這也是,楚月南不殺蕭雅蘭的原因.

她要讓蕭雅蘭死在自己的貪戀之上!但是,不死,決不能活好!

楚月南從懂事起,啟夢清就讓她熟背了清揚劍法,卻不允許她練,就是為了以後以防萬一.

如今,楚月南在龍墨邪的能量促動下,暫時進入了白輪之境,舞起這套清揚劍法來,到是也明白了其中的精華.

龍祥瑞還未看清楚,楚月南到底在哪,只見空中劍光轉動了起來,楚月南的一柄劍,竟然變成了無數柄,刺向了龍祥瑞.

龍祥瑞根本無處可逃,只能拿出自己的長劍一揮,運用內功擋住攻擊,躲到了一邊.

只可惜,全身上下,劍傷無數.

龍祥瑞怎麼也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里碰到一個這麼厲害的小丫頭!

楚月南僅僅露出了幾招清揚劍法,卻不知道看紅了多少人的眼!

剛剛,也只是聽欒明山說,如今楚月南的武功暴露了她果真'偷走’了清揚劍法.

一旁的慕容諾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楚月南,清揚秘籍,本來他也就是心中仰慕,如今,變成了必須得到.

沒有想到,這個劍法比自己想象的更加的精妙.

而,欒智勇的心徹徹底底地沉了下來.

楚月南還有什麼借口說不是她殺死了啟師叔!果真,這清揚秘籍就是在她的手中!

欒智勇的心中充滿了失望,抱著蕭雅蘭的手又緊了緊.

而,欒明山看著楚月南和龍祥瑞,心中如同狗啃.原來,師兄妹幾個人,最傻的就是他!

他們什麼都得到了,而唯獨他,為北冥天策操碎了心力,最後什麼都沒有!

白白當了這麼多年可笑的掌門!

本來看到蕭雅蘭舞出的的劍法,欒明山已經覺得不俗了,如今看到楚月南的武功,才知道,這才是真正的清揚劍法啊!

他一定要得到這一切!

這一切原本就是屬于他的!

癡迷不悟,終究是一個死字!不過,害人害己,最後後悔也是枉然,不過這些都是後話,咱們繼續說.

龍祥瑞看了一眼天上的龍墨邪,心中不禁懷疑,難道,他這個大哥,一早就知道這個小丫頭如此厲害了?

不可思議!

龍祥瑞的心一沉!

這麼多年的努力,就是為了能夠變大變強,讓父皇,母妃還有師父都看到他的強大.

卻沒有想到,已入白輪之境,竟然連龍墨邪身邊的人都打不過!

瞬間,一股戾氣從龍祥瑞的身體里散發了出來,他不信!

龍墨邪的眼睛里也瞬間散發出了光彩,好,很好!

本來只是想利用楚月南將這一切幕後的主使人給引出來的,卻沒有想到,還有意外的驚喜.

龍祥瑞一個飛身就沖向了楚月南.

只見,龍祥瑞的手中的劍瞬間迸出了金色的光芒,已經不再是一把普通的劍.

楚月南睜大了雙眼,難道這就是那個老頭讓自己找的東西?

就還在懷疑的時刻,楚月南綁在手腕處的搖鈴,拼命地響了起來.

看來,真的是!楚月南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讓自己找到了!

不過,龍祥瑞已經就在眼前,楚月南用劍擋住了胸口,避開了龍祥瑞的攻擊.

可誰知道,龍祥瑞的攻擊之強,讓楚月南頻頻後退,也不知道那柄劍又怎麼的變化,一股劍氣就打在了楚月南的胸口.

楚月南整個人都飛了出去.

楚月南閉上了眼睛,這樣的力度,恐怕自己是抵抗不住了.

等了半天,楚月南都沒有感受到自己摔倒在地上,一睜眼,就看到眼前一堵'牆’.

"大皇兄,你要救她?"龍祥瑞殺紅了眼,這個丫頭竟然讓自己丟臉了!

"是!"龍墨邪剛毅的唇瓣一張一合,一個字不帶多說的.

"為什麼!"龍祥瑞不理解!但凡遇到北冥國皇家之事,多多少少,自己這個大皇兄都會退讓幾步的.

畢竟他的身份特殊.

"我要救人需要理由嗎?"龍墨邪一臉的不屑.

楚月南看著龍墨邪.

"大皇兄,你可知道代價?"龍祥瑞的臉上充滿了戾氣.

此刻,龍墨邪竟然哈哈大笑了.

"代價?這世上還有什麼代價是我龍墨邪承擔不起的!"龍墨邪的那雙如鷹隼般的眼睛,瞬間散發出徹骨的寒.

"上天入地,我龍墨邪要保的人,就是閻王殿,老子都敢要人!聽著,這個楚月南是我的人,全天下敢動她一根毫發的人,就是與我龍墨邪為敵!想死,就說一聲,無需如此大費周章!"

楚月南怔住了,竟沒有想到,這個人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轉身,龍墨邪就准備走,今天他來的目的也差不多.

這里是北冥天策,谷主的話還是要聽的.

"大皇兄!這個丫頭殺師叛國!"龍祥瑞不依,他要殺的人,竟然這個龍墨邪半點面子也不給他.

"所以?"龍墨邪一臉的無所謂,"這個女人是我的!敢動她的人,死!"

說完,龍墨邪,帶著楚月南就在眾人面前,飛上自己的金鳳離開了.

"爹,就讓他們這麼走了嗎?"欒智勇心有余悸.

"怎麼?你還能追上那金鳳嗎?"欒明山心中妒火燒.

鳩墨看著遠去的金鳳,心中瞬間有一種從所未有的感覺.

*

"你醒了?"龍墨邪一身柔絲黑袍,敞著胸膛.

--

一更,首更三萬字,共三更!敢約,小小就敢寫!

上篇:064震懾全場(求首訂)     下篇:066情不自禁(首訂,快到碗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