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67算盡先機,還是傻(首訂,快到碗里來)  
   
067算盡先機,還是傻(首訂,快到碗里來)

就在欒明山愣神之際,宮里來的公公咳嗽了一下.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蕭問天大將軍護北冥國榮譽,雖死猶榮.朕念其一片愛女之心,追封蕭問天為三等忠烈伯,其愛女蕭雅蘭賜為茹雪郡主.蕭大將軍身前,心中唯一掛念,即為其女,現賜婚于北冥天策派欒智勇.且,此次比武大會,欒智勇少年英雄,諸多佳績,特賜封欒智勇為驍勇大將軍,回京領命.欽此!"

欒明山跪在那里,更加發愣了!

這是喜還是悲?

自己的兒子竟然成為驍勇大將軍,可是聖旨一出,他和蕭雅蘭的婚事可就定了.

不過,如今蕭雅蘭已被封為郡主,恐怕要想逼著這個丫頭交出清揚秘籍,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欒明山跪在那里,心思攢動,一時之間,將這宮中來的公公給忘了.

"咳咳,欒掌門."

"多謝公公!看我,一時之間太高興了,倒是忘記謝恩了!謝主隆恩,萬歲萬歲萬萬歲!"

欒明山立刻起身,招待宮中的公公休息.

將公公送了出去後,欒明山沉著一張臉回頭,看著自己的兒子.

"父親."欒智勇的臉上都是笑容,這一下,父親總不能違背皇恩吧!

"算你這小子走運!"欒明山將這聖旨扔在了欒智勇的身上.

欒智勇立刻接了起來,弄掉聖旨,可是侮辱聖上啊!

哼的一聲,欒明山轉身就離開了.

欒智勇看著走掉的欒明山,其中不禁詫異,父親怎麼會有如此天翻地覆地轉變呢?

難道僅僅是因為蕭大將軍離世了?

雅蘭沒有了靠山?

瞬間,欒智勇的心沉了沉,父親和這世上的人都太現實了.

為什麼,不能對別人寬容一點呢?

而,此刻,剛剛趕到的鷹眼,趴在北冥天策的屋簷上,整個人都呆滯了.

雅蘭真的要嫁給欒智勇了.

鷹眼的臉上劃過一絲痛苦的神情.

"誰!"欒智勇立刻察覺,屋簷上有人,一個飛身就來到了屋簷上,卻什麼人都沒有.

搖了搖頭,欒智勇也覺得奇怪,自己難不成幻聽了?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聖旨.

欒智勇心頭一喜,要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雅蘭去.

欒智勇一個箭步就去了後院的女眷的院子中,可惜,撲了一空,雅蘭根本不在.

"大師兄來找大師姐的吧."聶穎走了出來,傷勢還是很重,但是至少可以走一走了.

"你這孩子,怎麼起來了."欒智勇走了上去.

"恭喜大師兄成為北冥國驍勇大將軍,"聶穎的眼中帶著一絲絲的悲傷,可是隱藏的很好,"還有,恭喜大師兄和大師姐終成眷屬."

"謝謝."欒智勇臉微微泛紅,撓了撓頭.

"大師兄是不是很快就要去京城了?"聶穎一雙眼睛略微發癡地看著欒智勇.

只可惜,欒智勇根本就是個呆子,如今又沉浸在自己的喜悅中,根本看不出聶穎一雙眼睛里的情愫.

"是,恐怕要擇日去京城任職,還有,這次蕭大將軍出了這樣的意外,我也要陪著雅蘭去京城看看蕭夫人的."

聶穎點點頭,心頭一沉.

"大師兄,我身體還沒有完全好,站久了還有點乏,我累了,先回去休息."

看著平日里的聶穎十分活潑,可是今天根本就沒有了生氣.

欒智勇的心里也不太好過.

"二師妹,你這次受了這麼重的傷,其實都是南兒,不,都是楚月南的錯!也是師兄對不起你,我......算了,以後,我一定會努力做好大師兄的職責,不會再讓你們受這麼重的傷的!"

欒智勇的眼睛中都是真誠.

聶穎輕笑,心中都是苦澀,這個大師兄,真的很傻.

"多謝大師兄!"

聶穎走進了自己的屋里,關上了房門,淚水情不自禁地流了出來.

"怎麼,人家都要娶蕭雅蘭了,你還如此舍不得嗎?"一個男子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怎麼在我的屋子里!"聶穎狠狠一蹬這個人.

"你身上的傷,真的是被楚月南所傷?"

"楊廣,楚月南的武功難道這一次在武林大會上,你還沒有看到?竟跑來問我如此幼稚的問題?"

擦干眼淚的聶穎走進了里屋.

楊廣,北冥天策二師兄.整個北冥天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欒智勇的這個學武天才身上,楊廣這個二師兄形同虛設.

楊廣毫不介意聶穎對自己的冷淡,早就習慣了.

他在北冥天策的任務本來也不是讓人注意的.

"聶穎,我和你說的那件事情,你再考慮考慮.有蕭雅蘭在,你就不要指望,師父會對你有所重視.如今,欒智勇的心,也偏向了蕭雅蘭,在北冥天策你更加不會有什麼前途."

楊廣坐在那里,看上去說得云淡風輕.

"但是,如果你成為三皇子的人,將來能夠得到的,遠比你現在的多!"

"楊廣,我說你這個人煩不煩!"

楊廣笑著站了起來:"別著急拒絕我,你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的家族想一想."

聶家.

剛剛還一臉厭煩表情的聶穎,瞬間愣了愣.

楊廣就知道,聶家將聶穎送到北冥天策一定不是沒有原因的.

"你好好想想吧,如果聶家想要翻盤,也許三皇子可以幫住你們!二十年前,你們聶家選錯了投靠的人,難道如今,還想選錯一次嗎?"

說完,楊廣笑米米地從後窗子跳了出去.

留著聶穎一個人站在那里發呆.

為什麼,這一切的重任都要放在她的身上,她付出了這麼多,最終什麼都沒有.

聶穎倒在chuang頭,哭泣了起來.

欒智勇出了女眷的院子門,心里不禁好奇,雅蘭人呢?

"師父,怎麼把雅蘭帶到這里來了?"蕭雅蘭打量著欒明山.

欒明山已經對自己懷疑了.蕭雅蘭很清楚這一點.

否則,不可能欒智勇親自去和欒明山說,想要娶自己,第一次竟然被欒明山拒絕了.

"雅蘭,你從小就聰明.咱們倆師徒之間,又何必拐彎抹角地說話呢?"

蕭雅蘭嘴角一勾,依舊不動聲色.

"師父難道不該喚雅蘭一聲,茹雪郡主嗎?"

欒明山的眼睛微睜,好一個蕭雅蘭啊,這邊剛剛聖旨到,這邊她已經知道了消息.

從欒明山的態度中,蕭雅蘭知道,這個師父應該已經知道清揚秘籍在她的手中了.

既然如此,她還有什麼好裝的?

"師父,就算我父親死了,但是,我們蕭家在京城的勢力還是在的!皇上有什麼行動,我們蕭家還是會第一時間知道的!更何況,您以為皇上封智勇為驍勇大將軍,是看在誰的面子上?"

蕭雅蘭毫不謙遜地說道.

"智勇娶了我,只會為他將來鋪平道路,難道這不是你想看到的嗎?"

"你!那清揚秘籍!"終于欒明山沉不住氣了.

蕭雅蘭的淡淡一笑,果然是為了清揚秘籍.

"秘籍是在我這里,就當師父送給我和智勇的結婚之禮,不好嗎?我練會了清揚秘籍,智勇自然也有途徑,可以通過我學會,這樣不是更好嗎?"

蕭雅蘭瞥了一眼欒明山.

"師父,您可別忘了.這一次,在武林大會上,您自己親口說的,清揚秘籍在楚月南的身上!就算現在您拿走清揚秘籍,您又如何交給智勇?如果智勇知道清揚秘籍在咱們的手中,您覺得他的性格,能不去找楚月南嗎?"

欒明山氣得牙癢癢的.

"師父,所以這個清揚秘籍交給我保管,是最好的!"

"那你就不怕被智勇知道?"

"當然不怕!楚月南殺死我父親,是大家親眼看見的.我父親手下為了幫我父親報仇,搶回清揚秘籍給了我,有誰會懷疑?"

"好你一個小丫頭,竟然把後路都想好了!"

蕭雅蘭冷笑,看著欒明山:"師父,你這輩子,不就是希望將北冥天策發揚光大,讓世人都記住你欒明山的大名嗎?"

看著欒明山臉上的變化,蕭雅蘭繼續自信地說道:"如今,智勇成為驍勇大將軍,又在武林大會上大放異彩,難道這一切,不是你希望的嗎?"

蕭雅蘭上前一步,拍了拍欒明山的肩膀:"師父,智勇是你的兒子,我的夫君,咱們心中擁有共同的一個人,我們是盟友,不是敵人!"

蕭雅蘭頓了一下,冷冷一笑:"記住,只要我死了,欒智勇現在擁有的一切就都化為虛有了!"

說完,蕭雅蘭笑著轉身就走了.

欒明山站在那里,如今終于明白,什麼叫做養虎為患了.

"這就是你愛的女人?"

一直在一旁偷聽的鷹眼一愣,往一旁看去.

"你怎麼來了?"瞬間,鷹眼的一張臉更加的深沉.

"我來看看,讓你心中心心念念的女人到底是誰?"

一個女子,個頭高挑,身材纖細,一身黑色的紗裙,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乍一看,到是和這個鷹眼是同一類人,一樣的無情無愛之人.

"大小姐,這里不適合你來!"

鷹眼轉身就走,這個丫頭,從小總是喜歡跟著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適不適合是我說的算!"

女子雖然清冷,但是一雙眼睛里透著火熱.

鷹眼蹙了蹙眉頭,每一次在慕大小姐的面前,他都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仿佛這個丫頭會吃人.

被她看一眼,身上就會掉幾斤肉一樣.

"無理取鬧!"鷹眼立刻倉皇而逃.

可是慕大小姐緊追其後,她看中的男人,想跑?

兩個人剛剛離開,根本不會想到,欒明山此刻的身邊,還會出現別人.

"師兄,別來無恙啊!"

這聲音一聽上去,就十分地狡詐,欒明山一驚,這聲音已經十幾年沒有聽見了.

"尉遲恭!"欒明山看到這個人臉上立刻充滿了憤怒!

"是不是你,偷走了師父的心法!如果不是,龍祥瑞怎麼可能如此小的年紀,就已經達到白輪之境!"

"三師兄,還是如此,一點就急,這脾氣,如此不好啊!"

尉遲恭笑著走到了一旁.

"說不說!"欒明山根本沒有想太多,立刻沖了上去,一劍就刺向了尉遲恭.

可是連尉遲恭的身子都沒有碰到,整個人就被彈飛了.

尉遲恭搖了搖頭:"三師兄,你果然是咱們師兄四個人當中,最沒有大腦的一個!這麼多年了,依然如此!"

尉遲恭的眼神中都是嘲諷.

"你那個兒子倒是不怕是別人的,大腦就和你一樣愚鈍!龍祥瑞都已經是白輪之境了,你又如何是我的對手?"

"你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背信棄義?"哈哈哈,尉遲恭笑了,"欒明山,你如何能當上,這北冥天策的掌門之位?莫非,你都忘了嗎?"

欒明山一下子被堵住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如果不是我幫你,逼著大師兄被師父逐出師門,二師兄下落不明,你,欒明山,能成為如今七大派北冥天策的掌門人?我得到心法,只不過各索所需,我到不覺得有任何過分之處!"

尉遲恭滿臉的不屑,他欒明山和他斗,少一些分量!

"你來干什麼!"欒明山努力平靜自己,冷冷看著尉遲恭.

消失了十多年的人,突然出現,必然有他的陰謀.

"聽說,那個楚月南是云師妹的女兒?"

呵,他就說,這只老狐狸怎麼可能自己出現!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刷的一下,一道如光速般的揮動,欒明山還沒有看清楚,一巴掌就被扇趴在了地上.

"欒明山,你要記清楚,如今,你我之間的懸殊,不是你想象中那麼一點點.你最好給我有問必答,否則,你活著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整個北冥天策也都會死在我的手中!包括,你那個快要當驍勇大將軍的兒子!"

欒明山艱難地站了起來,看著眼前的尉遲恭.

這個人為什麼那麼想知道,楚月南是不是平筱的女兒?難道,真和自己心中猜測的一樣?

"欒明山!這樣的事情,恐怕我一打聽就能知道了,能來問你,是給你面子!快說!"尉遲恭已經沒有了耐心.

"她是!"

"是云師妹和誰的女兒?"尉遲恭的心一下子提在了嗓子眼.

"她是凌南國楚相爺的庶出."

"楚涵風?"尉遲恭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轉,"聽說,云師妹當年是身懷六甲被趕出師門的!"

"你也別忘了,曾經楚涵風是咱們二師兄的結拜兄弟,在山上住過一段時間,離開不久,云師妹就有了孩子.楚月南這丫頭應該是楚涵風的,不然堂堂凌南國的相爺,如何會將咱們云師妹母女二人接回府中,讓人非議?"

尉遲恭眉頭緊了緊,沒有說話,有些道理.

但是......

尉遲恭沒有將心中所想說出來.

"你就為了楚月南這個丫頭而來?"欒明山不信.

尉遲恭輕輕一笑:"你我年輕之時,不都仰慕云師妹嗎?如今知道她母女的下落,我當然要來打探一番!"

"這麼多年,你都在哪?"欒明山依舊不信,這個男人說出來的話,鬼才會相信.

"欒明山,奉勸你一句,如果想有條活路,不要知道那麼多,否則,還是我剛剛那句話,別看你如今是北冥天策的掌門,死,也就是一呼一吸之間!"

說罷,尉遲恭轉身就離開了.

欒明山看著尉遲恭的背影,到底是什麼事,讓這個人間蒸發的人又出現了?

又是因為什麼,他竟然如此關心楚月南.

莫不成,楚月南的身世真有什麼可疑?

欒明山的心沉了一沉.

尉遲恭剛剛有句話沒有說錯,他們四個師兄弟,就他的心思最愚鈍.

師父曾經就說過,好與壞,他是最容易被一眼看穿的!這麼多年,他已經努力再改變了,竟然還是不如他們幾個人.

可惡!

*

"師姐,咱們這是去哪啊?"

藍時琳跟在楚月南的身後,越走越費解.

本以為,他們這次逃亡後,必然是遠離天策,卻沒有想到,如今再走回頭路.

楚月南沒有說話,心中正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師姐!"藍時琳拉住了楚月南.

"師姐,再往前,就是天策派的後山了,難不成咱們要自投羅網?"

"丫頭,有些事情,到了我再和你解釋.如今,要抓緊!走!"

楚月南在藍時琳的身後推了一把,兩個人就往後山走去.

繞過北冥天策的正門,楚月南直直向著絕情谷走去.

藍時琳更加的吃驚,這不是去往北冥天策禁地的地方嗎?

"絕情谷?師姐,咱們不能進去!"藍時琳拉住了楚月南.

"別怕,有我!"

"可是......"藍時琳剛想說,這是門規,可轉念一想,她們如今還有什麼門派!

一路,走進了深谷之中.

藍時琳有些毛骨悚然,這里,相傳,從未有人活著走出去.

楚月南邊走,邊搖動自己手中的搖鈴.

果然,黃龍沒有出現!

前幾天,在比武場上,手中搖鈴響了,可是黃龍卻沒有出現,她的心中就覺得不妙.

今天,她一出來就立刻來絕情谷查探.

走到了崖邊.

"時琳,過來!"

藍時琳此刻還啥都不知道,就已經被楚月南抱在了懷里.

"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緊緊抱著我!"

"啊?"

藍時琳還沒有明白過來.

楚月南就帶著藍時琳,向著崖底跳了下來去.

媽呀!師姐如今是越來越猜不透了.

藍時琳將自己的眼睛緊緊閉著,兩只手,死命抓著楚月南根本不敢放開.

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口冰涼刺骨的深潭之水,就被吸進了口中,藍時琳覺得自己要死了.

可是,還沒來得及死,就被楚月南帶到了深潭之下的'世外桃源’中.

"哇塞,大師姐這里是哪?"藍時琳好奇地四處張望.

而楚月南一心再找黃龍,就在不遠處,有一個金燦燦的光芒.

"黃龍!"楚月南跑了過去,就看在一個靈石後面,黃龍縮在那里,奄奄一息,一看受了很重的傷.

藍時琳跟著跑了過去,立刻眼睛就直了.

前些日子,看過了火鳳,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黃龍!

"時琳,你去外面取點清水來."

"好!"

藍時琳立刻跑了出去.

楚月南伸出手,撫摸著黃龍手上的鱗片.

"別怕,會好的!"

黃龍似乎有所感應,輕輕抬了抬頭.

"不好,老頭子!"

楚月南馬上想到了石洞中老頭子,立刻跑了過去,只見,老頭子也和黃龍一樣奄奄一息.

"老頭子,你沒事兒吧?"

老頭抬頭看了一眼楚月南,輕輕一歎,有些事情就是宿命,想幫著這個丫頭躲一躲,可是卻躲不過去.

"孩子,去那里,有一把瑤琴,你取出來."

"好!"

楚月南聽話地走了過去.

"丫頭閉上眼睛!"

楚月南閉上了眼睛,突然腦海中一段悠揚的旋律就響了起來.

"天策,天為乾,策為律,天策,就是代替天來懲惡揚善,行俠仗義!這才是天策派的真正教法宗義!"

"你是誰?"

老頭子的一段話,讓楚月南愣住了.

"孩子,你給我磕三個響頭!"

楚月南蹙眉,憑什麼?

"就憑上一次你跌入深潭,是我救了你,救命之恩,受你三個響頭不為過吧?"

楚月南搓了搓鼻子.

算了,這老頭不光上次救了自己,還把支配這黃龍的信物交給了自己,給他磕個頭,不為過.

楚月南跪了下來,向著老人家磕了三個頭.

老人點點頭.

"孩子,我就是你的師尊,北冥天策,軒轅歸元!"

"怎麼可能!我師尊早就已經死了!"

"可有人見過我的尸體?"

"......"楚月南愣住了.

"你師父是否和你說過,在我的名下,共有四子二女,共六人.這四個孩子,都是我從小帶著長大的.秉性我都很清楚,但是,我能給他們指明道路,卻不能改變他們的人生磨難!"

軒轅歸元輕輕一歎.

"在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你就認出了我?"楚月南蹙了蹙眉頭.

"是!你的模子,和你的母親神似,唉."

"為何歎氣?"楚月南不解.

"師姐,師姐."外面,時琳已經回來了,卻沒有看到楚月南.

"你去把這個孩子也叫進來吧,既然有緣來此,看來都是上天派你們來的!說明,我的命數要盡了!"

楚月南不明白,師尊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還是走了出去,將藍時琳領了進來.

"師姐,這里是哪?"藍時琳仿佛好奇寶寶,突然就看到了眼前的軒轅歸元.

"媽呀,這位老人家,是誰把你害成了這樣!"

軒轅歸元整個人都成了一個球體,一連好幾天,黃龍受傷,他都無法自己進食,整個人瘦的可怕.

看著藍時琳那一雙純真而又明亮的眼睛.

軒轅歸元點了點頭:"很好,你們的師父終歸是不負重托,收了你們兩個好徒兒!"

"師姐,他是誰?"藍時琳覺得這位老人家和師父很熟的樣子.

"他是咱們的師尊,坐下聽吧!"楚月南坐了下來,藍時琳跟著坐在了楚月南的身邊.

"我的六個徒兒之中,我最喜歡大徒弟."

"如今封魔谷谷主,秦鑾天!"藍時琳立刻舉手強答!

軒轅歸元點點頭:"是!這個孩子入了魔教,其實都是因為我逼得太緊了!他生性灑脫,可是,我管他管的太緊了,逼著他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軒轅歸元心中唏噓.

"我的二徒弟,敖向南,為人質樸,也就是你父親的結拜兄弟.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消失了,于是,我就剩下了兩個徒兒,老三,欒明山,老四,尉遲恭."

"尉遲恭?這個人後來也消失了!完全沒有下落.至少,二師叔,還有人說,是看破了紅塵,隱世去了,可是四師叔就仿佛人間蒸發了."

"為何,師尊在第一次見我,不認我?"楚月南還是不明白,追問道.

"唉,我老了,很多事情,我也看開了.如果和你這個孩子,說太多的事情,徒增你的使命,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

軒轅歸元輕輕一歎.

"我此生,做過太多的錯事了!逼走了,你們的大師叔,沒有照顧好你們的二師叔,將我一生的心血交給了最不爭氣的老三.而如今,卻遭到老四的追殺!"

說到這里,藍時琳和楚月南互相對視.

"為何?四師叔,不是人間蒸發了嗎?"藍時琳特別認真地問道.

"這四個人當中,老四心機最深,他想得到的東西也最多!"

楚月南突然想到了什麼:"我在比武大會上,與龍祥瑞交過手,此人已到白輪之境,可是我覺得,他的心法能夠控制劍的威力,而我覺得,和清揚秘籍中的劍法神似!"

軒轅歸元點點頭:"孩子,你很聰明.沒錯,當年,我還沒有教完你們師父心法,就被尉遲恭控制了,逼迫無奈,我將心法口訣交給了他,可是為了保住,咱們北冥天策的神器,我跳下了這個山崖,誤打誤撞,收服了黃龍."

軒轅歸元看了看自己:"我的身體早就受了重創,如果不降自己縮成這樣一個肉團,這麼多年,恐怕我早就撐不下去了!如果沒有黃龍,恐怕我也無法活下去!"

軒轅歸元看著遠處,趴在那里的黃龍.

"原來尉遲恭不是人間蒸發,而是謀害了師尊,然後找了一個地方練功去了!"藍時琳終于想明白了.

"而且選了一個很好的地方,北冥國皇宮!這世上恐怕最難找出一個人的地方就是皇宮了!"

楚月南冷冷一笑.

"他一開始沒有躲在皇宮,而是躲在這片絕情谷中.他一直不肯相信我跳下山崖就會死,更加沒有想到這個深潭之中有這麼一片藏身之所.所以他一直在這絕情谷里守著我!"

"所以,也就是那些年,絕情谷凡是有人進入,就會莫名被殺死,于是絕情谷就成為了北冥天策的禁地?"楚月南猜測道.

軒轅歸元點點頭.

"直到有一次,我放出了黃龍追殺他.他那個時候功力不夠,差點黃龍就能殺了他,只可惜,被他逃走了!"

軒轅歸元的眼神中充滿了可惜.

"這麼多年,他一直惦記著我們北冥天策的神器,也想得到黃龍.所以這一次他重新入谷,恐怕是還不死心,想要再次探尋我的下落,或者是收複黃龍!"

藍時琳和楚月南都望向了外面的黃龍.

"既然,他想收複,為何,黃龍會受這麼重的傷?"

軒轅歸元輕輕一歎:"所以說,有時候人還沒有靈物有情!黃龍是四靈之一,通靈性,被我收服,如果沒有我的許可,或者我沒有死,他不會再認第二個主人的!"

藍時琳站了起來,走到了黃龍的身邊,輕輕摸著黃龍.

"謝謝你黃龍,保護我們的師尊!"

軒轅歸元看著遠處的藍時琳,心里幾分安慰,至少他的徒孫之中,還有這樣善良的孩子.

"孩子,如今,我的希望就在你的身上了!從你第一次出現,我就能看到你身上的武功,你師父把你教的很好!北冥天策的神器,落在你的身上我放心!"

"神器?"楚月南四處看看,哪里來的神器?

軒轅歸元擼了擼嘴.

楚月南眼睛一睜:"難道就是這把瑤琴?"

軒轅歸元點點頭,笑了:"恐怕尉遲恭做夢也沒有想到,我天天擺在院子里的一把破瑤琴,就是他天天醉生夢死想要的神器吧!"

楚月南不由感歎,人,算盡天機,卻也只是自作聰明.

"你們幾個師叔中,老二是最愛撫琴作詩的,也只有他好好跟我學過琴藝,天分極高,其次,就是你們的師父.孩子,記住剛剛我教給你的旋律!這把瑤琴,你一定會有一天參透的!"

"師尊,你干啥這般磨人?不如直接說了!"楚月南撅了撅嘴!

"丫頭,我要是知道,還不和你說嗎?"軒轅歸元心里也是氣惱.

楚月南咋舌,矮媽,原來,師尊也不知道啊!

爭來爭去,這些人都搞不清楚自己再爭的是個什麼玩意兒啊!

這些人好無聊啊!

"孩子,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只是答應我,保護好北冥天策的神器!"

楚月南抬頭剛想說,你自己好好保護,可是看到軒轅歸元那一雙眼睛,不知道為何,點了點頭.

靠!自己最討厭什麼責任,職責這樣的屁話,卻沒有想到,今天卻答應了這個剛剛認識的老頭.

"孩子,我還有一個心願."

楚月南皺眉,這個老頭還沒完沒了了.

也不管楚月南是否答應,軒轅歸元便說道:"如果將來,有機會,你能見到你的大師叔,秦鑾天,幫我和他說一聲,對不起!"

"師尊,這種道歉的話,要自己說才有誠意!"

楚月南撅了撅嘴.

"你這個孩子,到是有些與眾不同.本以為,你是個使命感強的孩子,所以夢清才會選你做她的傳人,如今看來,她恐怕看的比我透!"

軒轅歸元輕輕一歎.

楚月南不由地蹙了蹙眉,師父看中了她什麼?她都不知道呢!

師父,可是從小就知道,她是個沒心沒肺,絕情絕愛的人!

咳咳,楚月南剛想提醒軒轅歸元,只是,看到軒轅歸元的眼睛輕輕閉上了.

不好!

"師尊!"

楚月南沖了上去,抱住了手中這個老頭,只覺得,這個老頭越來越輕.

"師姐,黃龍醒來了!你看!"

藍時琳的話讓楚月南一驚,那邊的黃龍漸漸又複蘇了起來,可是師尊的氣息已經完全沒有了.

"師尊,你不用擔心了,黃龍活過來了."

藍時琳樂呵呵走了進來,卻看到楚月南抱著師尊.

"師姐,師尊怎麼了?"藍時琳的心一下子沉了.

"恐怕師尊是用自己的命延續了黃龍的命!"

"怎麼能做到這樣?"

楚月南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黃龍和師尊兩個人在這里相依為命這麼多年,恐怕早就有了默契了."

藍時琳剛剛聽完,哇地一聲就哭了出來.

好不容易剛剛認回了師尊,怎麼突然就又沒有了呢?

楚月南站在那里,看著悲痛欲絕的時琳,心里默默地想,像時琳這樣愛憎分明其實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總比她這樣冷血地來得好.

楚月南也不再說什麼,走到了遠處,站在了黃龍的身邊.

"黃龍,從今以後,你是否願意追隨我?"

--

三更,麼麼噠,好希望,明天一覺醒來,粉絲榜滿了!矮媽..小小做夢去!

上篇:066情不自禁(首訂,快到碗里來)     下篇:068該相遇的人總會見到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