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68該相遇的人總會見到的(求月票)  
   
068該相遇的人總會見到的(求月票)

黃龍抬起了頭,滴溜溜轉的小眼神,仿佛再打量楚月南.

它可是四靈之一,萬物長靈,一個小丫頭片子說說,就能收服它?

黃龍的小眼珠子落在了楚月南手腕的搖鈴上,哼了一下,將頭轉到了一邊.

老頭子把搖鈴給了這個丫頭,可不代表,它就能輕易讓這丫頭收了!

楚月南看著黃龍那傲慢的小表情,嘿!她還真是不稀罕!

"時琳,咱們走!"

說完,楚月南就掉屁股去抱著師尊的尸體往外走,藍時琳還什麼都沒明白過來呢,抱著瑤琴就跟在了楚月南的身後.

臨走前,看了一眼地上趴著的黃龍.

"師姐,就把黃龍丟在這里嗎?"

楚月南看了一眼黃龍:"無法收服的,就算是靈物,又如何?我楚月南不稀罕!"

嗚,黃龍可憐的嗷了一聲,繼續趴在那里裝死.

楚月南哼了一下,抱著師尊就往外走,裝可憐,可還行?

藍時琳看了看走出去的楚月南,又看了一眼趴在那里的黃龍.

"黃龍,你若是要跟著我師姐,趕緊跟我們走啊!"

哼!黃龍也扭過去頭,不要,多沒面子.

"好吧好吧,就算不跟著我們,也應該去看看師尊下葬吧?"

黃龍抬頭瞄了一眼藍時琳,這個小丫頭,它還挺喜歡的,比剛剛那個溫柔可愛多了!

嗚嗚,兩聲,黃龍就騰空飛了起來.

矮媽,好大一只!

剛剛一直趴在那里,藍時琳還覺得,原來黃龍這麼大個兒啊!

吞了吞口水,藍時琳趕緊跟在楚月南的身後追了出去.

出了絕情谷沒走幾步,一轉,竟然一大片的竹林,穿過竹林,竟有一片桃花林,此景美不勝收.

"師姐,這是哪里?"這里連藍時琳都沒有來過.

"我無意中發現的."

"怪不得,你老是自己一個人跑不見蹤影了."

楚月南笑笑,她本就是一個不喜熱鬧的人,這樣的幽靜非常適合自己.

楚月南用劍給師尊挖了一個坑,埋了.

如此簡單,曾經江湖上的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就這樣長埋黃土了.

楚月南環看了一下四周,至少這里的風景還是挺美的.

"師姐,人死不過也就占這麼點大的地方,卻在活著的時候,勾心斗角,累不累?"

"累!只不過,很多人,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是要死的.生的時候,拼命追求的那些東西,都會隨著自己的死亡而消失的.不過留下一些虛無縹緲的名譽罷了.是功是過,也就這樣了!"

藍時琳揉了揉鼻子,走到了楚月南的身邊,摟著自己的師姐.

"所以,我覺得就這樣安安靜靜過咱們的日子,就最好了!"

楚月南伸出手,摸了摸藍時琳的腦袋:"若是每個人都和你這般善良,這世上就太平了!"

"師姐,難道你想去爭嗎?還是你想為師尊報仇?"

楚月南一雙深潭的眸子看著時琳,走到了一旁,風吹在楚月南的身上,裙角隨之擺動了起來.

長發和那桃花瓣一起飛舞.

藍時琳不禁覺得,師姐真的很美,到是和那個龍墨邪兩個人很配.

這世上恐怕也沒有別的男人能比龍墨邪還要好看了吧.

"時琳,如今恐怕不是咱們爭與不爭的事情了."楚月南冷冷一笑,"欒明山已經告訴所有的人,清揚秘籍就在我的身上,你以為這世上那些居心叵測之人,不會來爭,不會來奪嗎?"

藍時琳眉頭一皺.

"想爭想奪,就放馬過來吧!咱們還怕他們!師姐,這一次我被綁在柱子上,我也想明白了,這世上的人,都是欺軟怕硬的.咱們必須告訴他們,我們不是吃素的!"

藍時琳那可愛的一張小臉,此刻十分嚴肅.

盯著楚月南的眼睛,認真而又明亮.

楚月南笑了,好,她們家的時琳長大了!

"好,既然如此,咱們走吧!"

楚月南轉身就走,對這個北冥天策,如今她沒有一絲絲的掛念了.

"師姐,難道我們不先去,把欒明山和蕭雅蘭這兩個人殺了嗎?"

"先留著他們多活幾日!"

藍時琳蹙眉,不解.

"如今蕭問天剛死,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北冥國的大將軍,皇上一定不會袖手不管的!我想,皇上一定會做些行動撫慰蕭家,若是在這個時候,我又把蕭雅蘭殺了,恐怕,皇上真的是會對我全國通緝不可了!"

藍時琳點點頭.

"行,留著她多活幾日!"

"放心吧!"楚月南的嘴角勾起,"這個女人不會活的太好的!她以為她偷了清揚秘籍,卻不知道,反而是逼著自己走向絕路!一個連自己父親的命都可以利用的人,等著看吧!"

"嗯!"只要是楚月南說的話,時琳都相信,認真地點了點頭.

"師姐,咱們走!"

藍時琳抱著瑤琴,就和楚月南兩個人往前走去.

嗷嗚,黃龍發出了聲音,引人注意.

矮媽,把這小家伙給忘了!

"師姐,咳咳,咱們真不要黃龍了嗎?"藍時琳為難地看了一眼楚月南.

"不是不要,而是,黃龍貴為四靈之一,恐怕不是我們兩個小姑娘能收服的."

哼!給她拿架子,以為自己要求著它?

才怪!

封魔谷里的那個大妖孽,她都不上趕著追,還稀得它?

黃龍在空中撲騰著,嘿,這個小丫頭還真是個犟脾氣,就不能和它說幾句好聽的話嗎?

可是,黃龍也驕傲慣了,不好意思跟上去.

藍時琳抬頭看看黃龍,又看看走在前面的師姐,歎了口氣.

算了,不管這兩個貨了!太折騰!

藍時琳跟在楚月南的身後就出了竹林.

沒有走多遠,就聽到空中一陣鳥鳴.

藍時琳都覺得差異,是什麼鳥?叫聲如此的響,在天策的山上住了這麼多年了,還從來沒有聽過這樣的鳥叫聲.

可是楚月南沒有停步,藍時琳也只好跟在後面.

空中又是一聲鳥鳴,緊接著就是龍吟的聲音.

楚月南站定了腳步,皺起了眉頭.

不太對勁.

"走,我們去看看!"

"好!"

楚月南帶著時琳就趕了回去,只見空中一只巨大的金色物種,似鳥,又不完全像!

"師姐,這是什麼?"

"伽樓羅!佛經中天龍八部之一,也就是咱們都知道的大鵬金翅鳥!"

楚月南說話的聲音極快,少有的緊張.

此刻,藍時琳還不能完全搞明白,也不知道師姐到底在擔心什麼.

"大鵬金翅鳥是龍的天敵!"

"什麼!"藍時琳睜大了眼睛,"師姐,快,你還在猶豫什麼,咱們要救黃龍啊!"

楚月南看了一眼藍時琳,罷了,不能和一個靈物置氣,畢竟師尊為了救黃龍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拔出劍,一個箭步,楚月南就飛上了空中,一劍就刺中了大鵬金翅鳥的半邊羽毛.

嗷嗷叫喚,大鵬金翅鳥退到了一邊.

這些都是高等生物,靈心很強,雖然不像人類會說會想,可是也有感應.

這大鵬金翅鳥看了一眼楚月南,就不停地向後退,仿佛很害怕楚月南一般.

可是,空中傳了一陣陣笛聲,仿佛再催促大鵬金翅鳥繼續進攻一般.

大鵬金翅鳥原地跳了幾下,發泄它的內心不滿,再一次眼睛中透出凶狠的目光.

黃龍此刻,畢竟遇到了自己的天敵,慫了,躲在了藍時琳的身後.

楚月南用劍支起了強大的能量圈,防備著大鵬金翅鳥.

不管這個東西是誰派來的,今天只要有她楚月南在,誰也不可以傷害黃龍.

突然,空中的笛聲加大了催促的力度,大鵬金翅鳥騰空就沖著楚月南攻擊了來.

藍時琳能明顯感受到黃龍的害怕,沒辦法,這種動物世界里,遇到天敵,是最可怕的事情.

楚月南看准時機,一個騰空,劍狠狠就刺在了大鵬金翅鳥的腹部.

由于挨著這個靈物太近,大鵬金翅鳥那鋒利的爪子,狠狠就撓在了楚月南的手背上.

可是楚月南還是不放手,一個用力,將劍狠狠刺穿了大鵬金翅鳥.

剛剛還在發威的大鳥,瞬間就砸了下來.

"師姐!"藍時琳倒吸一口涼氣,這個大鵬金翅鳥,就這樣在楚月南的頭上摔了下來.

黃龍也跟在了後面,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小小的丫頭,會為了它,而如此賣力.

一人一物,兩個人傻傻站在一旁,都不太敢呼吸.

黃龍的兩個小眼珠子,滴溜溜盯著大鵬金翅鳥,呼吸都和藍時琳同步了.

突然,一個人影沖飛上天,穩穩落地.

藍時琳嘴角露出了笑容:"師姐!"

黃龍和藍時琳來到了楚月南的身邊.

楚月南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兩個字:"快走!"

說完,就拎著藍時琳離開了,黃龍緊隨其後.

不知道走了多遠,楚月南才在另外一個山頭上停了下來.

"怎麼了,師姐?那個大鵬金翅鳥都被你殺了,為什麼還要走得那麼急?"藍時琳不明白.

"咱們在北冥天策生活了十幾年了,可曾見過大鵬金翅鳥?而且,正好還是黃龍的天敵!"

藍時琳眼睛一睜:"師姐,你懷疑誰?"

楚月南看了一眼藍時琳:"你心中所想,恐怕和我一樣!"

"尉遲恭!"

楚月南點點頭:"先是尉遲恭又入絕情谷找到師尊,可是卻被黃龍給攔住了.但是他並不知道黃龍已經受了重傷,為了避免再次受阻,所以這一次先是派出了大鵬金翅鳥!"

楚月南目光中透著寒氣,她這個四師叔,果然和師尊形容的一樣,陰險狡詐的很!

"恐怕龍祥瑞的武功,就是這個尉遲恭教出來的.龍祥瑞已有那樣高深的內功了,這個尉遲恭的武功恐怕更加厲害,咱們如果留在剛剛那個地反,一定凶多吉少!"

藍時琳頻頻點頭,心中暗自記下.

如今她們倆已經不再是在北冥天策過著無憂無慮生活的燒廚房的小丫頭了!

以後一定要事事小心,不能和師姐這樣厲害,但是也要更加謹慎些.

幸虧這一次,有師姐!

黃龍如今特別聽話的盤在一旁.

楚月南抬頭看著它:"黃龍,你畢竟是四靈之一,你不跟我,我決不強求!不過,以後你要自己小心!你的命,是我師尊的,希望,你珍惜."

楚月南也是醉了,沒想到,自己有一天要和一個畜生這樣說話.

"時琳,咱們走吧!"

藍時琳不舍得看了一眼黃龍,不過師姐說的對,她們不能強求黃龍跟著她們.

可是還沒有走幾步,天空的黃龍嗷嗚地叫著.

盤旋來到了楚月南的面前.

楚月南愣住了,只見,黃龍一個旋轉,就盤在了楚月南的手腕上的搖鈴上.

藍時琳笑了,太好了,小黃終于想明白了!

楚月南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搖鈴,也笑了笑,但是轉瞬就摘了下來.

"丫頭,這個搖鈴你帶上吧!"

"師姐!"藍時琳有些驚訝.

"剛剛是因為遇上了黃龍的天敵,但是,這靈物竟然將尉遲恭都能攔截下來,必然是厲害的!把它留在你的身邊,給你防身!"

藍時琳剛想拒絕.

"時琳,聽話!你我現在是一體的,你如果有事兒,我就要分心,咱們都會出事兒!"

楚月南毫不吝嗇地將搖鈴帶在了時琳的手臂上.

當搖鈴被帶在了時琳手臂上時,瞬間,閃動了一絲黃色光芒.

"師姐!你可看到了那個光?"

楚月南點點頭:"真是神奇,許是黃龍和你有緣,我帶上的時候,並沒有任何的光!好了,你就放心帶著吧!"

藍時琳晃了晃手中的搖鈴,突然覺得好似有種什麼神奇的力量充滿了自己全身.

有意思!

*

尉遲恭站在自己的大鵬金翅鳥的身邊,他的坐騎,竟然活生生被人切腹而死了.

尉遲恭渾身顫抖著,誰有這樣的本事!

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劃過尉遲恭的心田,難道,那個老東西真的還沒有死!

他早該想到,果然,那條黃龍是那個老東西的!

可惡!

尉遲恭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老東西一天不死,他就一天不得安甯,北冥天策的神器,一天不得到自己的手中,他就一天沒辦法完成大業!

可惡!

到底北冥天策的神器是什麼?為什麼自己占卜出來的卦象,一直暗示,將來這神器的主人會破壞自己這麼多年的精心計劃?

無奈,尉遲恭如今完全摸不著頭緒.

他會占卜卦象,預測未來.

但是,世上這些占卜之術,並不能十全十美的展現.

這麼多年,他的占卜一直都很順遂,每一步都走得十分順利.

可是,這幾年來,頻頻出現問題!

到底,是哪里出現問題了!

難道......他還沒有死!

不可能!

在這個世上,占卜之術,能夠勝出自己,搶先一步破壞自己大業的人,只有一個.但是不可能,他早就死在自己的手中了!

尉遲恭的眼神緊了緊.

"這麼多年不見,四師弟的面相還是那樣,面目可憎!"

一個中氣十足的男生在尉遲恭的身後響了起來.

尉遲恭回頭,一驚,這麼多年,也不曾踏入江湖的人,竟然也來了.

"哼,大師兄,別來無恙啊!"

如今,已經是封魔谷谷主秦鑾天冷冷一笑:"你還沒有死,我當然活的好好的!這麼多年,我找你找的好苦啊!"

尉遲恭嘴角冷笑:"大師兄果然厲害,我剛剛在北冥天策中出現一下,你立刻就找上門來了!"

"廢話少說!說,二師弟下落不明,是不是被你害死的!"

尉遲恭聳了聳肩膀:"大師兄,你在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瞬間,秦鑾天雙手上的氣團已經聚起,一汩汩的能量往外冒著,無色無形.

尉遲恭心中一驚,莫非這個秦鑾天的武功已經登上了無極的境界?

尉遲恭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氣流團已經打在了他的胸口,連一點點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尉遲恭,就算你不說,我也會自己查,不如說了,你死的來得舒服一些!"秦鑾天根本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

尉遲恭一步一步向著一旁走著,如今他的大腦中都是如何保命.

可是卻沒有注意自己的腳下,竟然向著一旁的懸崖邊上走了去.

等了十多年,秦鑾天早就受夠了等待,一個大掌打了過去,尉遲恭一不小心,腳下一滑,竟然摔了下去.

尉遲恭撲通一聲掉下了懸崖下的深潭之中.

不可以,自己的大業還未完成,絕不可以死在這里!

尉遲恭在水中撲騰.剛准備起身,就看到岸邊站著一個人影.

秦鑾天!

可惡,這厮竟然怕自己摔不死,追下了山崖.

尉遲恭閉氣,在深潭中游著.

游著游著,就發現深潭的底部,竟然有一絲絲的亮光.

尉遲恭順著亮光游了過去,一個挺身,就鑽進了亮光之中.

深潭下的世外桃源現在了尉遲恭的面前.

尉遲恭全身戰栗,沒有想到,這里竟然有這樣一個地方,越往里面走,尉遲恭的心越發的涼.

走到軒轅歸元曾經住的石洞,尉遲恭整個人都不好了.

果然,軒轅歸元這麼多年一直沒有死!

他一直在這里!

那麼剛剛殺死自己大鵬鳥的人一定是他!否則,還有誰,能有這樣的功力!

難道,自己的大業注定不能完成嗎?

尉遲恭不信,他偏要和命斗!

知道秦鑾天一時半會不會走,尉遲恭一屁股坐在了石洞之中,自嘲地一笑.

"老頭子,沒想到吧,你這麼多年住的地方,竟然成為我現在的避難之所."

秦鑾天雙手抱在胸前,看著表面平靜的深潭.

難道,這個尉遲恭真的會死在這樣一個深潭中?

不可能!

這個人就是一個狡猾的狐狸!

秦鑾天倒要看看,這只狐狸,能忍多久!

可是,一旁一身白衣的男子走了上來.

"谷主,恐怕有人要對封魔谷不利!"

秦鑾天看著走來的男子,蹙眉,不怒自威.

"這一次,咱們的龍少,救了北冥天策的那個叫做楚月南的小丫頭,江湖上的人都已經炸開了鍋!"

白衣少年嘴角一翹,心里樂呵,特別愛看龍墨邪的熱鬧!

"這個小子!江湖之事,和我們封魔谷無關!管閑事管到武林大會了!"

"唉,不*枉少年嘛!咱們家千年枯樹,也是要開花的嘛!如今我到是好奇,這楚家姑娘到底是何方神聖,能讓咱們龍少出手呢?"

此厮唯恐天下不亂!

秦鑾天瞪了一眼這個白衣少年.

白衣少年攤攤手:"谷主,你是要繼續站在著潭邊當雕像?還是咱們去'抓’龍少?晚了,恐怕,龍少又會在江湖上大開殺戒了!"

秦鑾天閉上了眼,得,龍墨邪這小子天生天不怕地不怕,若真是這些江湖人找死,去找他,祖宗十八代,恐怕都會被這小子撅了.

"走!"

說完,秦鑾天順間就消失了.

白衣少年聳聳肩,尼瑪,欺負他輕功不好啊!

不過轉眼,白衣少年也消失在著深潭邊上.

*

"師姐,咱們倆先在這個客棧里休息一下吧!"藍時琳走累了,天也快黑了.

楚月南點點頭,便走了進去.

不過,一件非常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她們倆自小在北冥天策生活,都忘了,出門就是個現實的世界,是需要銀子的!

吃喝住行,哪一樣都少不了銀子的!

當店小二一臉鄙夷的表情看著她們倆的時候,楚月南都有沖動,扣出這厮的狗眼.

但,是她們理虧!

"師姐,怎麼辦?"藍時琳飄到了楚月南的身邊,小聲說道,一張小臉,羞得通紅.

矮媽,這輩子,沒被人這麼鄙視啊,那眼神,就和要吃她的肉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客棧門口,出現了兩個人.

"鳩墨!你這個人怎麼一點情趣也沒有!"鳳鸞兒撅著小嘴走了進來.

鳩墨鐵黑著一張臉:"公......小姐!明天,咱們倆必須回家!我已經陪你去了很多地方了!恐怕,這次回去,屬下一定會受到責罰的!"

鳩墨頭皮發麻,這個小公主,就跟放出去的風箏一般,收不回來線啊!

到處亂跑!

這回去,還不要被皇上給罵死!

"行了行了,你真是啰嗦!是我執意要拉著你出來的,如果回去有任何的問題,也都有我扛著."

說著說著,鳳鸞兒,竟然不知不覺中紅了眼.

輕聲嘟喃著:"你就這麼討厭和我一起出來玩嗎?"

"小姐,您說什麼?"鳩墨依舊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沒什麼!"嘟著嘴,鳳鸞兒就走了進來.

一抬頭,愣住了.

"楚......"雖然是任性了點,可是有些事情鳳鸞兒心里還是很清楚的,立刻閉上了自己的嘴巴,睜大了眼睛,怔怔地看著楚月南.

楚月南和藍時琳正尷尬呢.

鳩墨也走了進來,差點撞在鳳鸞兒身上,這丫頭好好地怎麼停了下來.

順著鳳鸞兒的視線望去,鳩墨也怔住了.

這幾天一直在自己腦海中無法忘懷的女子,竟然出現了.

"兩位客官里面請!"一看鳳鸞兒和鳩墨的穿著打扮,店小二就知道這是貴客!

一走出來,就碰著擋著他路的楚月南和藍時琳,立刻又是另外一副嘴臉.

"兩位,讓讓吧!沒錢,也想來住店?"

"你......"藍時琳瞬間就炸毛了,被楚月南抓住了.

"算了!走!"

"等等!"剛走到門口,鳩墨立刻開口道,"這兩位姑娘一切費用,由我們承擔!"

"對對!"鳳鸞兒這才反應過來,連連點頭.

店小二一驚,哎喲,自己不是得罪了什麼人吧?

楚月南蹙眉看向了鳩墨.

"算是答謝你救我們家小姐."鳩墨的話不多,說完一雙眼睛緊緊盯著楚月南,這樣的眼神,讓楚月南多少有些不舒服.

楚月南看了一眼身邊,略顯疲憊的藍時琳.

這孩子,剛剛受過傷,不能老這麼在外面折騰,也不再多想什麼.

楚月南點頭:"那多謝了!"

"請!"

"把她們的屋子就安排在我們旁邊!"鳳鸞兒聽別開心,拉著楚月南就往上走.

店小二嘴巴咧地巨大,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相當小心地伺候著.

藍時琳也第一次意識到,這世上的有一些人,都和這個店小二一樣,是趨炎附勢,狗眼看人低的.

楚月南摟了摟藍時琳,微微一笑,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楚月南道謝後,就帶著藍時琳去了她們的屋子里,坐在那里半天沒有說話.

"師姐,你是不是也越想越氣!不過幾個住宿錢,看剛剛那個店小二恨不能吞了咱們的眼神!"

藍時琳坐下來,大口大口喝著茶.

楚月南輕笑:"到不生氣,習慣了!他是開店賺錢的,不是做慈善的!咱們沒錢,當然不伺候!"

藍時琳歪著腦袋:"那師姐半天不說話,你在干什麼呢?"

"想法子掙錢!"

藍時琳的眼睛瞬間又圓又大.

"咱們倆,有啥本事掙錢!不如去當殺手!師姐,你接下高級活,一般的活我做做就好."

楚月南笑了:"殺手,不分青紅皂白,接了任務就要做!這樣的事情,恐怕你我二人都做不到!但是,眼下,咱們倒是有一個可以生錢的法子."

"啥?"

楚月南低頭,望向一旁師尊留下來的瑤琴.

"師姐,你想做琴師?"

"未嘗不可!"

"可是,這瑤琴可是咱們的神器!如此拋頭露面,真的好嗎?"

"越是這樣,越不會讓人懷疑!若不是,師尊一直將這神器放在庭院之中,恐怕,早就會背尉遲恭盯上了!此人,如此生性狡猾!"

"也對!"藍時琳點點頭,如今她們確實需要盤纏.

不過,她們這是去哪?

"師姐,這條路,不似去北冥國京城的路啊!"

"咱們去凌南國!"

"南國?你要回家?"

"從北冥天策出來,自是要回家看一眼的.無論這個楚家是否還接受我,但是我至少要回去一下,做個面子,盡點女兒的職責!"

說到這里,楚月南的眼神中閃過幾絲凌厲.

"但,如果她們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楚家太平的!而且,我這個母親的身上,諸多疑點,我想,我也是時候,去和她好好談談了!"

"行!師姐去哪!我就去哪!"

楚月南抬頭看著藍時琳那一臉的真誠,心中突然覺得很幸福.

人在這樣孤立無援之時,依然有這麼一個丫頭跟在自己的身邊,真是好!

"行了,睡吧!"帶著藍時琳,兩個人就去休息了.

天明,藍時琳和楚月南兩個人輕輕走下扶梯.

就聽到大廳中七嘴八舌,閑言閑語.

"也不知道,這個楚月南長成什麼樣!竟然能讓封魔谷的魔尊看上!聽說,龍墨邪竟然讓她坐上自己的火鳳!"

"呵呵,這樣的女子,手段高著呢!不然,豈能將北冥天策的清揚秘籍都給偷了出來?"

"楚月南,就是云平筱的女兒吧?"瞬間一旁就有好似十分了解的人,一臉的壞笑.

"如何如何,李兄,快給大家說說."

"這個云平筱,當年在北冥天策就是出了名的*娘們!北冥天策,當年有四子,*瀟灑,文韜武略,都拜倒在云平筱的手中呢!最後,這個云平筱待字閨中懷了身孕,就這樣,還被凌南國的相爺給娶了回去,你們說說吧,這個娘們多厲害!生出來的女兒,能差嗎?"

立刻,幾個男人互相一視,了然地哈哈大笑起來.

"師姐,我抽這幾個人的大嘴巴去!"

藍時琳還沒動,就被楚月南抓住了胳膊.

"嘴長在別人的身上,怎麼說,你管不著!"

"可是,師姐!"

"我被那個男人帶走是事實,這個男人天性冷漠,竟然會救我,自然猜測多.至于我娘......"楚月南的眼神很複雜,"行得正自然坐得端!她做出了這樣的事情,遭人非議,無口厚非!"

說完,楚月南就走了下去,臉上一點點憤怒也沒有.

一直在一旁聽著的鳩墨和鳳鸞兒,都覺得有點聽不下去了,畢竟這可是再說他們凌南國的相爺.

可是,卻看到楚月南毫不在意地走了下來.

鳳鸞兒不解,這可是在說她的父母.

可是,鳩墨的眼神中,對楚月南更多了幾分敬佩.

那邊,這幾個大老爺們,也不知道又說了什麼,齊齊哈哈大笑.

而此刻鳩墨已經站了起來,示意請楚月南過來坐.

吃人家的手短,楚月南也只好帶著藍時琳走了過去.

剛坐下,就聽到一邊剛剛還在大聲笑的幾個大老爺們,通通被人打趴在地上.

"男人的嘴巴,如此賤的,還真是少有!若是有點本事,就不會在這里像婦人一樣胡說八道了!我看留著你們的舌頭,也沒有什麼用了!"

說完,此人一劍,就將這幾個男人的舌頭都割了下來.

高手!

楚月南抬起眼睛,那如深潭般的眼睛盯著眼前這個女子.

四十歲上下,臉上不苟言笑,穿著簡單,但是材質上乘.

這個人會是誰?

還沒有多看幾眼,這個女子,已經在眾人詫異的表情下,離開了.

楚月南微微蹙眉,莫不是和母親有幾分關系?

再看看地上那幾個一臉痛苦的男子,也只能說一句,活該!

"楚姑娘,打算何時動身?"鳩墨開口,讓楚月南的思緒轉了回來.

"今天!"

"去哪?"鳩墨咳嗽了兩下,自己如何像個毛頭少年一般不穩重.

楚月南眉頭攏了攏,總覺得這個鳩墨對自己太過熱情了點.

"凌南!"

鳩墨心中一激動,可是卻不好意思說出來了.

但,鳳鸞兒開口說了出來:"那我們一起吧!楚姐姐,這個人一路上一點情趣都沒有,我都快無聊死了,咱們一起,說說話,時間過得很快的!"

藍時琳立刻湊在楚月南的耳邊說道:"師姐,答應!咱們沒有錢!"

楚月南看了一眼藍時琳,無奈,確實是個問題,點了點頭:"好吧!"

鳳鸞兒歡呼,鳩墨的心也踏實了下來.

*

楚月南後悔了,看著馬車里,藍時琳和鳳鸞兒兩個人說的熱火朝天.一路上,嘰嘰喳喳,像兩只小鳥兒.

太吵!

終于下車,可以休息,楚月南立刻尋了一個幽靜的地方待一待.

眉頭輕攏,楚月南剛剛靜坐運功,就睜開了雙眼.

"朋友,一路跟蹤,很辛苦吧!"

--

萬更,今天更新結束,麼麼噠~

筒子們,小小要月票!投吧,那客戶端給小小投!

每增五十張,加更五千字喲!

上篇:067算盡先機,還是傻(首訂,快到碗里來)     下篇:069敗家娘們(一更,求月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