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69敗家娘們(一更,求月票喲)  
   
069敗家娘們(一更,求月票喲)

瞬間,一道濃厚的殺人氣息,就從楚月南的身後傳了出來.

轉身,定住.

原來是他!

"看到是你,我並不覺得奇怪,只是不知道,是誰怕你來的呢?慕容諾?還是蕭雅蘭?"楚月南處變不驚,臉上的表情極為的平淡.

這一點,鷹眼是極為地佩服的,這個女人不簡單!

小小年紀,能有她這樣氣場的,殺了著實有些可惜,但是,他是殺手,沒那麼多的憐憫心.

二話不說,鷹眼就飛了上來,凜凜的劍光,直直刺向楚月南的心髒.

鷹眼的武功很怪!

你根本不知道他是什麼等級的內功,但是劍法極其得快!快到,有一種錯覺,此人的武功,莫不成達到了無極之界?

楚月南跳起,躲開了鷹眼的劍,本以為就這樣解決了,誰知道,這個人竟然能在一瞬間就轉身,再一次,用飛快地速度刺向了自己.

這到底是什麼邪門的劍法?

楚月南眉頭微蹙,可是什麼也沒有說,既然逃不過,那就打一架吧!

楚月南也不再躲避,用自己身上的紫玄之氣,配合著劍法與鷹眼對打起來.

你不是快嗎?我偏偏和你玩慢的!

楚月南的劍法極為慢,像極了太極,但是每一道劍法,都含著濃厚的玄氣.

鷹眼眉頭越發凝重.

好一個楚月南,竟然看出了他武功中的破綻!

鷹眼的劍法再快,可是抵不住楚月南的內功深邃,很快,劍氣也隨著楚月南的速度放慢了下來.

綠色輪光慢慢顯現出來.

楚月南倒也有些吃驚,這個人竟然只有綠玄!

其實,綠玄的武功已經不低,只不過和鷹眼的身份不符.

武功高低,立刻就顯現出來.

楚月南,一劍,挑在鷹眼的肩頭,鷹眼一躲,往後倒退幾步,只是緊接著楚月南的掌風就拍了上來.

鷹眼這個人,自己談不上討厭.

只不過,可惜,他是慕容諾的人,不殺,將來後患無窮!

楚月南的眼神中飄出了殺氣,鷹眼的心突然平靜了.

作為一個殺手,這麼多年,他一直四處追殺各種人,有時候,午後夢回,他也是會驚醒的.

一個殺手的覺悟就是,當一個殺手,必然有一天死在另外一個人手中,這就是自己一生的輪回.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明晃晃的藍輪之氣沖了出來.

沒看清楚人.

鷹眼心中詫異,莫非是慕容諾?他竟然會來救自己.

可是,立刻一道高挑的人影落在了楚月南和鷹眼的面前.

"誰要殺他,先殺我!"女子臉上如刀刻出來的棱角,少了幾分女子的嫵媚,但,卻多了幾分男子的颯爽.

這個姑娘也很美,可是美的非常有個性.

本身個子就比普通的女子高出不少來,更顯得英氣十足!

楚月南看了一眼她身後的鷹眼,沒想到,這小子還能有這樣的福氣.

哪知道,楚月南還沒有說話,就聽見鷹眼低沉著聲音說道:"慕大小姐,你快回去,別胡鬧!"

慕雨林哪里能聽他的話!

"我說了,你可以一次又一次拒絕我對你的好!但是,阻止不了我這麼做!"

依舊的任性,卻不讓人討厭,反而,能讓楚月南感受到,這個丫頭心中的一片執著.

只不過,一個女人如此愛一個男人,值得嗎?

最後一定能得到幸福嗎?

一絲苦笑,在這個慕雨林的身上,楚月南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

一心想著付出,一心覺得,有付出總有回報.

卻從來沒有想過,一廂情願的付出,其實都是自己給自己埋下的坑!

有一天,會被埋在那越壘越厚的黃土之中的.

輕輕一歎,楚月南放下了劍:"你們倆走吧!"

楚月南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只是,她不希望這樣的女子死在自己的劍下.

而,不殺她,恐怕她不會放棄保護鷹眼的.

兩個人都是一愣,憑著楚月南的武功,今天他們倆都別想活著離開.

可是......

慕雨林不解地看著楚月南.

"我是慕容諾的妹妹,我哥如果要殺你,我和鷹眼必然是要完成的.你不要指望,你今天放我們走,就能讓我們以後手下留情!"

慕雨林說的事實.她不需要領人情,任何事情,都喜歡說的清清楚楚的.

楚月南笑了.

"等你,有那個殺我的本事的時候,再說這個話吧!至少,如今你我之間,是我能殺你!"

慕雨林一窒.

見過的女人多了,還是頭一次遇到和自己一樣張狂不羈的女子!

"你們趕緊走吧!只不過,我要奉勸鷹眼一句!"

鷹眼抬頭,這個丫頭要說什麼?

"劍法再快,也無法彌補你自身玄氣太差!對于一個高手來說,一開始可能會被你唬住,可是,追究是要死的!"

"哼,他們不會有看出我玄氣的機會,就會死!"

"可惜,我就活著看出來了!"

鷹眼愣住了.

"你的運氣不會永遠都那麼好的!善待你的運氣吧!"楚月南的眼角流露出幾絲同情.

"慕容諾和蕭雅蘭都不是什麼有同情心的人,你這樣,就算死了,他們也不會為你留下半滴眼淚的!還不如這個小姑娘,對你的好,來的真實!"

楚月南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留下這兩個人在那里發呆.

一轉身,楚月南就有些後悔了.

這話,自己又何必說出來呢?

只是,對這個高挑的小丫頭有幾分好感,不願意她那樣癡傻地等下去.看看吧,也許,這兩個人有自己的緣分也說不定呢?

想到這里,楚月南大步向前走了下去.

沒走幾步,就看到鳩墨抱著劍站在那里,熾熱的眼神看著自己.

"沒想到,你會是這樣的女子!"

"什麼樣的?"楚月南差異.

"表面看上去冷冷的,卻有一顆善良的心!"

楚月南又一次笑了!搖了搖頭.

好吧,第一次聽別人說自己善良!

那笑容,將鳩墨看呆了,好美的容顏.

第一次見到這個小丫頭,那一臉丑陋的傷疤,到是讓這個女子有幾分神秘感.

說不上來的感覺.

當時,鳩墨就覺得,這丫頭這樣的性格,和那樣的容貌,有些格格不入.

如今,看上去,就順眼多了,這才是真正的她!

"鳩大將軍,再冷漠的人偶爾也會有管閑事的心,剛剛就是我在多管閑事了!但是,和善良,搭不上邊!"

楚月南向前走了起來.

"如果我善良,你的那些屬下,就不會都死在我的劍下了!"

這個人是不是金魚?曾經的事情都忘了!

他的手下都是被她無情殺死的.

"那是因為,那些是你的原則!"鳩墨依然認真地說著,跟著楚月南往前走.

楚月南突然覺得,這個鳩墨,好奇怪.

怎的?在他的眼中,莫不成,自己做什麼都是好?

見到楚月南不說話,鳩墨立刻有些急了,是不是自己剛剛表現太明顯了?

將自己心中對楚月南的好感,全都表現出來了?

停頓了一下,鳩墨換了一話題:"楚姑娘,准備回凌南國做什麼?"

"探親."

鳩墨點點頭:"也對,楚姑娘應該很久都沒有回家了吧."

"家?呵呵."楚月南冷笑道,"鳩大將軍,我沒有家!這世界雖大,但是卻沒有我的家!"

說完,楚月南覺得有些累了,向著鳩墨點了點頭,就自己走進了馬車里,等著再出發.

鳩墨看著離去的楚月南,眼睛看的發呆.

這個女子的身上到底有些什麼?

剛強,堅韌,倔強之外,竟然又剛剛流露出的一絲絲無奈.

鳩墨的心,十八年來第一次,亂了.

里面滿滿地塞下了一個女子,怎麼也無法忘懷了.

突然一旁一雙怨念的小眼神,盯著鳩墨.

鳩墨這才發現,原來鳳鸞兒一直都在.

"公主,怎麼了?"

"沒怎麼!"

"又想出去玩了?公主,咱們該......"

"誰想和你玩!現在就回宮!我想我父皇了!"

說完,鳳鸞兒的眼睛里突然微微發紅,鼻頭發酸,轉身就走了.

進入馬車,一句話也沒有說,就是傻傻坐在那里.

時不時抬頭,用怨念的小眼神看楚月南兩眼.

剛剛,鳳鸞兒和藍時琳還一路嘰嘰喳喳地不停的說話,可是此刻,馬車里,一片安靜.

藍時琳看了一眼鳳鸞兒,這是怎麼了?休息了一下,怎麼突然整個氣氛都不對了!

鳳鸞兒一會兒咬著嘴唇瞪一眼楚月南.

一會兒又哼兩下.

再不然,就干脆把自己的後背對著楚月南.

"師姐,你得罪小公主了?"藍時琳摸摸後腦勺,剛剛也沒有看到,師姐和小公主說話啊.

一直閉目養神的楚月南,抬眼看了一下鳳鸞兒.

正好對上了她的眼神.

哼,鳳鸞兒降頭扭了過去.

"師姐,你做了啥,把人得罪了!"藍時琳接著湊到了楚月南的耳邊,低聲說道,"師姐,謹記,咱們現在沒錢!"

楚月南好笑地看了一眼藍時琳.

這孩子!

恐怕是被那天店小二的眼神和話語刺激到了.

"哼!"鳳鸞兒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轉身過來,對著楚月南大聲哼唧.

雖然楚月南無心管,這個鳳鸞兒到底再發什麼神經病!

可是老這樣哼來哼去的,她仿佛在豬圈中一般.

"給你一分鍾,把話說明白,不然這一路,你都這樣哼哼唧唧的,累的人是你!"

楚月南話音一落,藍時琳就白了她幾眼.

她這個師姐,怎麼就聽不懂呢!現在她們沒錢,這個丫頭是金主,要對她好一點.

可是,她師姐這話說的,仿佛她才是這輛馬車的主人似的.

果然,鳳鸞兒撅著小嘴說道:"楚月南!這馬車是我的!我可以隨時讓你滾出去!"

楚月南挑眉,看著鳳鸞兒,這是吃錯了什麼藥?

"小公主,你可知道這是江湖!如果我不高興,就能讓你從這馬車里滾下去!"

噗!藍時琳咋舌了.

突然發現,她們家師姐,好似和那個龍墨邪一樣,不講理!

配!這兩個人真的很配!

"你......"鳳鸞兒從小嬌生慣養,哪里有人和她這麼說話.

馬車里亂糟糟的,騎馬在前面的鳩墨走了過來.

"楚姑娘,你們沒事兒吧!"

鳳鸞兒的臉一下子拉的老長的!

楚姑娘,楚姑娘,楚姑娘!

自從有了這個楚月南,鳩墨的眼中就看不到別人了!

看到鳳鸞兒的臉色,楚月南蹙眉,得,原來是打翻了醋壇子.

"楚姑娘?"馬車里突然的安靜,讓鳩墨有些慌了.

"我們很好,剛剛不過和公主斗嘴大發時間呢!"

"好!"如此,鳩墨就又向前趕路起來.

鳳鸞兒的小眼珠子滴溜溜地直轉,心里難過極了.

"我是堂堂凌南國的小公主!我父親,有四個女兒,最疼愛我!從小,我要什麼就能有什麼!"

說著說著,鳳鸞兒委屈地哭了.

此情此景,藍時琳有些害怕,這個小公主不是大腦有什麼病吧?剛剛,各種哼哼唧唧,現在,就開始哭了!

怎麼回事兒啊!

藍時琳表示,女人好麻煩哦!

"在宮里,有吃有喝!我為什麼要出來受苦?還不是希望,可以單獨和他待上兩天!"

鳳鸞兒一醒鼻子.

楚月南也沒有說話,坐在一旁,靜靜地聽著鳳鸞兒的訴苦.

"可是,他呢!"

鳳鸞兒埋下頭,哭了.

鳳鸞兒用絲帕蓋著臉,所有的哭聲都是悶悶的,藏在那絲帕之中.

楚月南還是沒說話,藍時琳想要上去安慰兩下,卻被楚月南拉住了,搖了搖頭.

終于,鳳鸞兒哭夠了,頂著一雙紅透了的眼睛.

反過來,瞪著楚月南和藍時琳:"不許把我哭的事情說出去!"

藍時琳傻眼,這是什麼邏輯!

"公主,您現在眼睛鼓得就和小魚一樣,你覺得我們不說,別人看不出來嗎?"

"啊呀!"哭夠的鳳鸞兒,才想到.

剛剛就怕鳩墨聽到自己的哭,所以拿帕子遮住了聲音.

卻忘了,捂著眼睛,眼睛會腫的!

鳳鸞兒傻眼了,自己,似不似傻!

楚月南這個時候站了起來,坐到了鳳鸞兒的身邊,掏出了自己懷中一個金燦燦的東西.

輕輕擠出了一點汁液,幫忙塗抹在鳳鸞兒的眼睛上.

很輕,很溫柔.

鳳鸞兒眨著眼睛,看著楚月南,突然很愧疚,自己剛剛,還和她發脾氣.

那麼了解鳩墨的鳳鸞兒,怎麼能不知道呢?

如今,明明就是鳩墨的一廂情願.

鳳鸞兒,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看著楚月南手中的果子,好神奇的東西.

"這是火龍聖果."

楚月南大方地將這果子遞給了鳳鸞兒.

"火龍聖果!"鳳鸞兒和藍時琳都驚訝地叫了出來.

矮媽,藍時琳在一旁搖頭啊,她們家師姐是敗家娘們啊!

這是多麼寶貴的東西,就給鳳鸞兒擦眼睛啊,賣了,她們就有錢了啊!

楚月南好笑地看著藍時琳,她一定要趕緊去掙錢,不然,她們家時琳都要變成錢眼子了.

"你喜歡鳩墨是吧?"楚月南看到鳳鸞兒的情緒平穩下來,柔聲細語地問道.

--

這一更,五千字,還有一更,在下午.

昨天加班到家十一點了,想眯一會兒再寫,然後睜眼就五點了,咳咳,大家先看著,麼麼噠.

月票,有木有!咔咔

上篇:068該相遇的人總會見到的(求月票)     下篇:070秘密(月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