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0秘密(月票喲)  
   
070秘密(月票喲)

鳳鸞兒臉一紅,抬起頭看著楚月南,撅著嘴巴.

"這麼明顯嗎?"

楚月南笑了:"哭成這樣,還不明顯啊!"

鳳鸞兒害羞地直往楚月南的懷里鑽:"人家哪有!"

藍時琳傻眼了,這個小公主,一會兒哭,一會兒鬧啊!

"唉,"鳳鸞兒輕輕歎了一口氣,"我父皇老說我,什麼都放在臉上,臉皮子還比誰都薄!"

眨了眨眼睛,鳳鸞兒宛若一個瓷娃娃一般可愛.

"我今年已經十五了!我大姐和二姐,在我這麼大的時候,早就嫁人了.可是我一直等著,等著,那個木頭回頭看看我!"

鳳鸞兒又是鼻頭一酸.

"唉,恐怕我能等下去,我父皇也不一定會讓我等了!"

楚月南突然對這個小姑娘多了幾分憐惜.

鳳鸞兒將頭靠在了楚月南的肩膀上:"楚姐姐,貴為皇族,生為鳳女,我的身上是有使命的,雖然我一直裝傻充愣,故作幼稚,但是,我也不能一直拖下去!"

楚月南沒說話,靜靜聽著,一旁的藍時琳也靜靜地聽著.

不禁聯想到自己的身世,藍時琳,突然覺得,並不是每一個看上去幸福的人,都那樣的幸福!

就算是一國的公主,也有著太多的自己的無奈!

"你們兩個不知道吧!麒川大陸,重武學,可是,天生下來,男女之間就是有所差別的!所以,上天賜給了麒川大陸,神女!"

"神女?"這個說法,藍時琳還是第一次知道.

鳳鸞兒點點頭,也不知道咋滴了,自己竟然和這兩個還算陌生的女子,說起這個來了.

鳳鸞兒又看了一眼一旁的楚月南.

輕輕一歎.

"也不怪,鳩墨喜歡你!楚姐姐身上有一種很奇怪的魔力,瞧我說著說著,竟然把這樣的秘密給說漏了嘴!"

楚月南笑著摸了摸鳳鸞兒:"沒事兒,既然是秘密,不想說,不用說!"

"沒事兒,說都說了!"

"就是,說都說了!小公主,你說說吧!我們師姐妹二人也不是多嘴之人!"

藍時琳走到了兩個人對面坐下,她就喜歡聽江湖上的八卦傳說神馬的了!

楚月南好笑地白了一眼時琳,這孩子!

"據說,神女有撼動天地的力量,會守護麒川這片大陸.但是,百年過去了,這已經變成了一個傳說.不過,這百年來,到是也沒有什麼特別危機的事情發生."

"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藍時琳撓了撓頭,按理說,這樣的事情,江湖必有傳聞啊!

"這是皇室中的秘密,你以為為什麼四大國,都會有自己控制的門派?因為神女不會隨隨便便出現在普通百姓之家,不是皇室的血脈,是不可能成為神女的!"

原來如此,藍時琳點點頭.

"神女,必須自身強大,所以需要有人教她武功,這也就是,會有'禦’字門派的緣由!"

也通過'禦’字門派,皇室控制整個武林,如此,皇室才能永葆太平.

楚月南漸漸明白,為何,麒川大陸,如此重視七大門派了.

"你剛剛說自己是鳳女?"藍時琳突然想到了什麼.

鳳鸞兒點點頭,輕輕撩開自己的衣襟,雪白的肌膚上,有一個紅色的朱砂痣.

"這是胎記!我一生下來,父皇見到這個胎記,就將所有接生我的公公和嬤嬤都殺了!我是我們凌南國的秘密!"

楚月南蹙眉,這孩子,怎麼把這樣的事情也告訴她們了!

本來只是覺得不過是個傳說的事兒,突然覺得事情好似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了.

"不礙事的,恐怕是剛剛哭得太厲害了,心里一下子覺得空空的,我這張嘴到是關不住門了!"

鳳鸞兒看到楚月南的蹙眉,便知道她在擔心什麼.

"我父皇說,神女必然已經出現,才會出現我這個鳳女!"

"是嗎?"藍時琳聽得都緊張起來了.

"嗯,神女身邊,四大護衛,鳳女,龍女,靈女,巫女!只有當神女降臨人間,我們四個才會跟隨一起到來!恐怕其他三個國家中,必然也有和我一樣使命的女孩子,但是,在神女出現之前,都不會有人敢伸張出來的!"

鳳鸞兒的眼神中充滿了擔憂.

"楚姐姐,這一次,把我們掠走的那群人,我想,目的沒有那麼的單純!"

鳳鸞兒看著楚月南,其實,這才是她為什麼會說這麼多的原因.

抓了這麼多貴族家的女子,不可能單純只是為了誣蔑天策派.

天策派這幾年發展的是快,但還不至于,讓人如此惦記.

"幸好你救走了我!不然,我的身份暴露,必然會掀起軒然大波!整個麒川大陸就不會太平了!"

"難道抓了那麼多人,就沒有人是?"楚月南不禁懷疑.

鳳鸞兒搖搖頭:"我們四個護衛,並不會每個人都和我一樣有胎記!每個人的印記不同,故而,不一定會那麼容易被認出來!"

"那如果那天,我沒救走你?"

鳳鸞兒輕輕一歎:"我如果逃不出來,就必須剜肉!我的身份絕不可以暴露!"

瞬間,鳳鸞兒仿佛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似的,再也不是剛剛哭鼻子的那個小姑娘了.

楚月南點點頭,也能理解,怪不得,凌南國皇上最喜歡這個小女兒.

"所以,我是不可以隨隨便便嫁人的!除非,能找到願意用自己的生命守護我的人,否則,我父皇為了我的身份,也會將安排給一個他能控制並能信得過的人."

鳳鸞兒的眉頭緊緊鎖著,又流露出少女的的狀態.

鳳鸞兒通過車窗望向了外面,看著鳩墨的背影,輕輕歎了一口氣.

"鳩墨,雖然是凌南國大將軍,人人眼中凌南國近年來,最優秀的男子.但是,卻不是我父皇心中理想的人選."

這也是鳳鸞兒為什麼這一次,執意要跟著鳩墨出來的原因.

她只是希望,最後一次努力,希望鳩墨看到自己!

楚月南突然發現,其實鳳鸞兒內心很成熟,不似一般普通十五歲女子那般無憂無慮.

她一直在用開朗的外表掩藏自己的內心.

鳳女這樣的身份,恐怕給這個孩子帶來了很多的壓力吧!

突然鳳鸞兒露出了一個明朗的笑容,深深歎了一口氣.

"不過,今天開始一切都好了!"

"啊?"藍時琳,又有點跟不上了,剛剛不還哭鼻子嗎?怎麼就又好了.

"我一直以為,他是一個木頭!不懂情趣.如今倒也明白了,其實我不是他眼中的那個人!"

鳳鸞兒看著楚月南,楚月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看楚姐姐的眼神都不一樣!楚姐姐,你好福氣,鳩墨是個好男人!"

"別別別!我們家師姐,是有主的人!"楚月南還沒有什麼,藍時琳脫口而出!

"誰?難不成真的是龍墨邪那個魔尊!"

鳳鸞兒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楚姐姐,龍墨邪不是好人啊!他是妖怪!"

鳳鸞兒脫口而出.

雖然,楚月南對藍時琳說自己是有主的人,也沒有那麼開心.

不過見到鳳鸞兒這樣說,突然能夠理解龍墨邪內心的痛苦了.

"楚姐姐,他生下來就是克父亡母的妖怪!當年他母後執意要保護他,最後還是被他克死了!"

說到這里,鳳鸞兒緊張了起來,低聲說道.

"而且,聽說,凡是靠近他的人,都不得好死!他母後宮中的人,一個個死的都很慘!"

鳳鸞兒抓著楚月南的胳膊,深怕她會落入壞人的手中,眼神中也都是擔心.

但是,楚月南突然從剛剛的溫柔全身僵硬了起來,身上也散發出陣陣的寒氣來.

鳳鸞兒明顯感到楚月南的變化,支支吾吾地問道.

"楚…楚姐姐…我是龍墨邪,你是不是生氣了?"

楚月南看了一眼鳳鸞兒,搖了搖頭:"沒有!"

不過不再多說什麼,閉上了眼睛,靠在了一邊.

楚月南響起,曾經和龍墨邪說到'妖’這個字的時候,這個男人眼中劃過的寒冷.

原來他從小是這麼長大的!

無稽之談!

世上人的嘴,竟然能夠無情地將一個人毀滅成這樣.

藍時琳坐在一旁聽著,心里突然有種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

龍墨邪真的會將自己身邊的人害死嗎?

那麼,她們家師姐是不是也會有危險?

藍時琳愣愣看著楚月南,確實,自從認識了這個男人,她家師姐的命運好似徹底變化了起來.

不過,龍墨邪那張俊美的臉出現在藍時琳的腦海中.

其實師姐和龍墨邪真的挺配的!

唉,矛盾啊!

三個人再次陷入沉默之中.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三個人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還沒來得及問,就聽到,鳩墨在外面大聲一呵:"什麼人!"

一群黑衣人攔住了鳩墨他們前進的方向.

楚月南在馬車中,睜開了眼睛,好強的氣場!

來的人武功都很強大!

這些人為誰而來?

"鳩墨!交出公主,給你一條活路!"

其中一個黑衣人厲聲說道.

楚月南看了一眼鳳鸞兒,眉頭一簇,為這個孩子而來?莫非她的身份暴露了?

"時琳,保護公主!我出去看看!"

"是!"

一道紫色玄氣劃破天空,楚月南飛了出去,站在馬車頂上,俯視幾個攔路的黑衣人.

那樣的霸氣震懾所有人.

幾個黑衣人吞了吞口水,怎麼這里還有一個紫玄高手在!

沒人說啊!

媽的!他們幾個就算都上,也不是這個丫頭的對手啊!

"還打嗎?"楚月南鄙夷這地上幾只螞蟻.

"你…你什麼人?"

"我的名字,你們不配知道!鳳鸞兒,是我的朋友,改動她!死!"

楚月南話音剛落,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飛了起來,一劍,就將剛剛說話男子的頭砍了下來.

滴溜溜地落在地上.

太快!太殘忍!太無情!

其他幾個人嚇得後退.

早知道,這樣的活,他們哥幾個就不接了!給再多的錢也不能接啊!

幾個人互相對視:"走!"

瞬間就消失了.

鳩墨看著楚月南那張無情的臉,說不出的滋味.

這丫頭,有時候,殘忍的人讓人覺得心疼.

到底,在她的身上發生過什麼,讓她小小年紀,竟然如此的冷酷無情!

楚月南看了一眼鳩墨:"恐怕,回凌南國的路上,不再太平了!小心!"

鳩墨點點頭:"我知道了!"

楚月南不再廢話,就走了進去.

"難道你的身份曝光了?"楚月南看著鳳鸞兒.

鳳鸞兒搖了搖頭:"我也有我的敵人.只能說,有人不希望我回凌南國."

"為何?"這點,楚月南略微吃驚.

"我父皇膝下無子,所以凌南國將會出現女王,而我們姐妹四個,就是這女王的繼承者!"

鳳鸞兒抬眼看著楚月南,嘴角一絲苦笑.

"而我自小,父皇最為喜歡,有些人,是不願意我再回去的!"

楚月南看著小小年紀的鳳鸞兒,輕輕一歎,皇室!

藍時琳看著鳳鸞兒小小一只,突然產生了極大的保護*,站了起來,走到了鳳鸞兒的身邊.

將這丫頭緊緊摟在懷里.

"丫頭,我們保護你!"

鳳鸞兒鼻頭一酸,藍時琳這麼簡單的一句話,讓她感動極了,竟然又要哭鼻子了.

正准備謝謝的時候.

藍時琳幽幽來了一句:"給點保護費就行."

噗,正在喝水的楚月南一口噴了出來,看著她們家時琳.

矮媽,之前怎麼沒有發現,她們家時琳這麼有才華呢!

"你一邊去吧!"鳳鸞兒狠狠一推藍時琳,這丫頭……

"好了,好了,和你鬧著玩呢,錢不要,也會把你安安全全地送回去的!"

藍時琳聳聳肩,這年頭,銀子難掙啊!

"鸞兒,你給我說說,凌南國你們四個公主,如今都是什麼背景.剛剛來追殺你,你心中有沒有懷疑的人?"

鳳鸞兒想了想:"我猜測,可能是二姐,但是也不能確定."

歎了口氣,鳳鸞兒的眉頭緊緊蹙著,她不想,也不希望,是她任何一個姐姐.

不管怎麼樣,她們都是親姐妹啊!

這個女王,她可以不當,她只希望,她們四個能像小時候一樣,在一起無憂無慮的.

鳳鸞兒想了想,幽幽開口道:"我母後在生完我後,難產而亡了.所以從小,我是在大姐的照顧下長大的.大姐很溫柔,嫁給凌南國諸侯國長子,如今,連兒子都有了,常年生活在諸侯國,應該不是她."

臉色略略發白:"二姐,從小性子最烈,嫁給了,凌南國帥府長子,由于這個性子,和二姐夫的關系並不好.而且,她不止一次,放言,想要成為女王."

再次想了想.

"至于,三姐."鳳鸞兒搖了搖頭,"我最搞不清楚的就是三姐,我們倆年紀最相仿,從小,她也最討厭我,覺得我是害她失*的原因.若是說,這一次,是她干的,也無不可能!"

楚月南靜靜地聽,抬起頭,看著鳳鸞兒,有一點她想不明白.

"鸞兒,既然你們從小就知道你是鳳女,為何你的武功這麼差!小時候沒學?"

鳳鸞兒,臉一紅.

"楚姐姐,你問的問題,有木有太尖銳了!"

楚月南聳肩:"有嗎?一般吧,來,說說看!"

--

二更,五千!今天萬更結束,麼麼噠

月票抖一抖喲~

ps,這兩天太忙,留言每條都看了,謝謝大家!也謝謝所有人的打賞!

上篇:069敗家娘們(一更,求月票喲)     下篇:071你我眼中的不同(月票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