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4撿到寶了  
   
074撿到寶了

楚月鳴現在看到這個楚月靖就覺得煩.

不過一個庶出,卻對自己指手畫腳!

只不過是,更討那個女人的歡喜罷了!

可惡!

雖然自己是嫡女的身份,可是,武功卻不如這個楚月靖.不然,她敢和自己這樣說話?

"大姐越來越閑了,不在家中,相夫教子,又跑來管我的閑事?"

楚月鳴不高興地坐到了一旁.

楚月靖看著楚月鳴這張臉,氣不打一出來.

"我說了,楚月南的事情我會處理的!你為什麼還要去強出頭?"

楚月靖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讓你!大姐,還真是會邀功啊!"

楚月鳴心里一陣憤恨,明明是她的原因,公主才和楚月靖認識的!

可是後來,楚月靖竟然成了公主的心腹!

昨夜,竟然公主單獨召見她,說楚月南回來了!讓她們楚家人注意!

什麼時候,她成了楚家人的代表了?

楚月鳴恨!

恨的全身顫抖.

楚月靖看著這個比自己只小一歲的妹妹,搖了搖頭.

"月鳴,我是為了你好!你看到別人的幸福,都不一定是真的幸福!你這樣,也許是很多人羨慕的."

哼!

此刻,楚月鳴哪里能聽下去.

"大姐,還真是會說笑......"

楚月鳴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門口一個溫潤儒雅的聲音響了起來.

"月靖咱們走吧,恐怕娟兒要醒了."

連少峰,萬花派大師兄,楚月靖的夫君,娟兒,是她們的女兒.

楚月鳴一聽到這個聲音,整個人都不好了.

冷笑道:"大姐,就不要在這里裝聖人了,趕緊去吧!可別讓大師兄等急了."

楚月鳴冷笑.

楚月靖苦澀地看了一眼楚月鳴,她嫁給大師兄兩年了,這個丫頭,到現在還不肯喊一聲姐夫.

輕輕一歎.

"記住,你別在冒失了!楚月南如今是紫玄高手,你不是對手."

楚月靖又看了一眼楚月鳴的臉,從懷中拿出一個膏藥.

"過幾天,就是父親的五十大壽了,你這張臉,可不能這樣!"

丟下藥膏,楚月靖就走了出去.

剛剛關上門,就聽到屋子里傳來了砸東西的聲音.

楚月靖尷尬地看了一看連少峰.

"讓你看笑話了."

連少峰搖了搖頭:"二妹,我從小看著長大的,性子我了解,沒事兒.走吧,娟兒,快醒了."

"好!"

楚月靖安靜地走在連少峰的身邊,兩個人不像年輕夫妻,更像一對,相敬如賓,已經很長歲月的老夫老妻了.

話不多,但是一個抬眼,一個動作,就能知道彼此的心意.



"醒了?"看著鳳鸞兒睜眼,楚月南輕柔地問道.

鳳鸞兒只覺得渾身酸痛,自己怎麼就睡過去了.

"怎麼回事兒?"

鳳鸞兒有點迷惑.

"小事,已經過去了."楚月南也不想說那麼多.

"鸞兒,你們四個公主,可有人在萬花派?"

楚月南看似漫不經心地問道.

"我三個姐姐都在萬花派啊!"鳳鸞兒想也沒想,就回到了.

楚月南抬眼,想了想,也對.

皇上有心讓禦鷲派支持鳳鸞兒,那就不可避免,其他三個公主只能選擇去萬花派了.

怪不得,凌南國萬花派這麼多年,一直沒有發展起來.

因為凌南國皇上,是不可能,像其他國家那樣,讓萬花派和禦鷲派平起平坐的.

麒川大陸,四大國,七大派.

除了這幾年日漸衰弱的天澤國,只有,禦霄派.其他三個國家,為了平衡自己'禦'字派的實力,都培養了另外一個門派.

兩相競爭,如此,皇室就不用擔心獨大禍國的發生.

但是,很明顯,凌南國,雖然也有兩個門派,可是,萬花派,並沒有和禦鷲派相提並論的實力.

想清楚,這個關系後,楚月南倒是不疑惑,為何其他三個公主都在萬花派.

可是,卻有了另外一個問題.

三個公主都是萬花派的,還是無法確定,到底誰是這一路謀害鳳鸞兒的主謀啊.

還是,這三個公主其實是一個黨派?

楚月南沉默不語,一直在思考.

"回京了!"

一旁鳳鸞兒大聲喊道.

楚月南撩開了車簾,就看這人流,凌南國果然繁華啊.

不一會兒,就走到了皇城根下.

幾個人紛紛下車.

鳳鸞兒立刻就要進宮,卻發現大家都停了下來.

"楚姐姐,你不和我一起進宮嗎?"

楚月南淡淡一笑:"小公主,這里是你的家,但是卻不是我的.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辦,把你安全送回來,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抬眼,楚月南就看到鳩墨一雙深邃的眼睛看著自己.

輕聲一歎,自己什麼都沒做啊!

楚月南皺了皺眉頭,這桃花太重,也是頭疼啊.

還沒說話,就突然在兩個人中間跳出來一個.

問天!

"走吧,楚姑娘,帶我去京城里轉轉,吃吃好東西去!"

楚月南看了一眼問天,非常坦白地說道:"我沒錢!"

"呃......"

問天突然後悔了,忘了找龍少要錢了!他們家女人吃東西,不應該他掏錢嗎?

妹的!

這次太失算了.

"走吧,應該還能請的起你!"問天咬咬牙,決定大方一次.

"還有我!我和我師姐,是綁在一起的!"

藍時琳跟在後面喊道.

問天想哭啊!

好一個龍墨邪!給自己找事,還不給錢!

賠本,太賠本了!

本來是離別的悲傷,這三個人倒是說說笑笑離開了.

鳳鸞兒站在一旁看著鳩墨眼中的不舍,瞬間好似明白點什麼了.

有些人,你怎麼抓都抓不住.

是因為,這個人的心根本不在你身上.

半天,鳩墨才意識到自己走神了,回頭,看著鳳鸞兒.

"抱歉!"

"沒事兒,回宮吧,我想父皇等著我們呢!"

這一次,鳳鸞兒沒哭沒鬧,安靜地自己回頭,就往宮中走.

鳩墨蹙了蹙眉頭,總覺得如今的小公主,好像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可是,有說不出來,到底哪里不對.

"父皇!"鳳鸞兒抱著自己的父皇,撒著嬌.

"還想著父皇呢,這麼久都舍不得回來!"凌南國的皇上眼中充滿了關愛.

一看,就是對鳳鸞兒滿滿的愛.

鳳鸞兒吐了吐舌頭.

皇上拍了拍自己的小女兒.

"行了,你先去梳洗梳洗,父皇有話和鳩墨說."

"好,兒臣告退."鳳鸞兒輕輕撫了撫身子,就下去了.

皇上略感吃驚.他們家的小鸞兒長大了,竟然不像以前那樣任性了.

也許,這次的出宮也不是一件壞事.

鳳鸞兒一退出,皇上的神情立刻肅穆了起來.

"鳩墨,說吧,這一路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鳩墨抬頭看著皇上,果然什麼都瞞不過皇上啊.

鳩墨一抱拳,便將一路上的事情娓娓道來.

"楚家?"凌南國皇上的臉沉了下來.

"皇上覺得這件事情,和相爺有沒有關系?"

"楚涵風,從小和朕一起長大,他應該不會對朕的任何女兒有所偏頗的!行了,你下去吧,這件事情,容朕想想."

萬花,相府,如果他們聯手,那麼他的寶貝小女兒恐怕真的有危險了.

皇上的心沉了又沉,瞬間眸子里放出了陰冷的光芒,如果迫不得已,毀了其中任何一個,他也要保住自己的鸞兒.

一顆愛女的心,皇上的眉頭緊了又緊.



"你有何打算?"問天看著一旁的楚月南.

一個下午的相處,問天發現,這是個極為安靜的女子.

十六歲,能這樣沉得住氣,還真是了得.

飯桌上,楚月南輕笑:"是怕我們師姐妹吃窮你嗎?"

問天聳聳肩:"你們兩個女子也還好."

話音剛落,就聽到藍時琳大聲一喊:"店小二,再來一碗拉面!"

問天深吸一口氣,這話他收回.

這麼吃下去,他身上的銀子也不夠吃幾頓的!

看著問天的表情,楚月南笑了笑,她們家時琳確實能吃了點.

不過,楚月南話鋒一轉,進入了正題.

"凌南楚家你有幾分了解?"

"楚家,是凌南國的世家.你父親,應該是和凌南國皇上從小一起長大的,交情匪淺."

問天蹙眉又想了想.

"同時,你父親年輕的時候,闖蕩過一陣子江湖,尤其和你的二師伯熬向南關系很好!江湖人也是給他一些情面的!"

說到這里,問天頓了一下,咳嗽了兩聲繼續說道.

"也正因為,交情好,你父親在天策住過一陣子,隨後不久,你母親就有了身孕,再隨後就被逐出了師門.後來的事情,恐怕你也知道了.我想,你名字中,有一個南子,也是出于,你父親和你二師伯之間的交情的."

楚月南點點頭:"那你覺得凌南國皇上和我父親的關系能有多好?如此放心,我父親的幾個女兒都是萬花派?"

"不光如此,你大姐還嫁給了萬花派的大師兄."一旁喝了湯面的藍時琳說道.

楚月南更為吃驚.

如果皇上要保護鳳鸞兒,怎麼可能,看著楚家和萬花派結合呢?

"還有,我母親懷著我被趕了出來,我父親,不顧自己的名譽也要納我母親為妾,還將整個西苑都給了我母親,不許人打擾她的清靜,可是,對我這個女兒,卻冷漠如此."

這一路上,楚月南一直在思考著一切,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疑點太多!我父親如果那麼愛我母親,為何,至少在我印象中,從未來過我母親的屋子!"

說到這里,藍時琳咳嗽了幾聲:"師姐,那個,有個事兒,師父一直沒人我和你說."

"什麼?"

楚月南看著藍時琳.

藍時琳一想,她們既然已經來到凌南,早晚師姐要知道.

"師姐,你母親後來又為你父親生了一個女孩.如今,楚家是有四個女子."

呵!

楚月南冷笑,原來如此啊.

原來自己是被這個楚家徹底遺棄的女子啊!

一陣陣寒氣從楚月南的身上散發出來.

問天和藍時琳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沒有說話.

這個楚月南也是個可憐的人兒啊.

就在這時候,門口有幾個人說道.

"聽說,再過幾日,就是相爺的大壽了!"

"可不是,這一次,楚家早就開始准備了,好似場面很大!"

"我還聽說,請了京城最紅的琴師,紅苕姑娘呢!"

"喲,紅苕姑娘可難請呢!"

"那是,人家的琴聲,可不是普通人能聽到的呢!"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楚月南看著這幾個人,目光清冷,嘴角上揚,勾起冷笑.

琴師?

很好啊!

藍時琳看著自己的師姐發呆,每一次師姐有這樣的表情時,一定是要做什麼了!



入夜,明天就是自己父親的五十大壽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現,他還會不會認出她來呢?

還有她那個對自己處處冷漠的母親.

楚月南冷笑,真是想不出來,全天下,還有母親像她這樣的冷漠的!

"睡不著?"問天一副痞像歪在楚月南的門口.

"深夜站在我閨房門口,不合適吧?"

"怎麼怕我像鳩墨一樣愛上你?"

"你沒那麼傻,還不想死,如果你敢,恐怕,第一個殺死你的,就是龍墨邪."

擦!果然是一家人啊!

"喲,你還記得龍墨邪啊!這麼多天,你也沒問問他?不想知道他好不好?也不怕有人害他?"

楚月南挑眉:"害他?這世上有人有這樣的本事嗎?"

一模一樣的表情!

問天服了.

轉念,問天走了進來,非常靠近楚月南,賊兮兮地問道.

"那,萬一這幾天相處,你愛上我怎麼辦?我可不會為了你,和龍少決斗的!"

楚月南一副無奈地看著問天.

"拜托,我又不瞎!"

問天要吐血了!

這兩個人行不行!

楚月南笑了笑:"我說,問天帥哥,你來我這里,就是耍嘴皮的啊!"

一句帥哥,喊得問天倒是舒服了幾分.

"找你喝酒的!"

一缸酒放在了桌子上.

"明天,你回相府,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怕你太過生氣,今天先陪你喝幾口."

楚月南白了一眼問天,明明是他饞酒了吧!

不過一想,也是,誰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走!咱們喝酒去!"

"走!"

兩個人坐在了月下,喝著酒.

"你就叫問天?沒姓?"這問題,楚月南一直想知道.

"沒有,無父無母,何來的姓!"

楚月南看著問天,只見他毫不在乎.

"我是被谷主撿回去的.谷主說,要想知道我是誰,只能問天!所以,就有了問天這個名字!"

楚月南看著問天,也笑了,喜歡這個人的性格.

"好!那咱們同命相連.我也無父無母!"

"可別,我可比你好多了!我是了無牽掛,而你,那樣的破家!"

"說的好!破家!喝!"

楚月南爽朗笑了.

問天看了一眼楚月南,也將自己手中的酒一飲而盡.

龍少這一次,撿到寶了.

天亮,楚月南一身華麗的衣裙,藍時琳手抱瑤琴.

"師姐,咱們出發吧!"

"走!"

--

二更,今日更新完畢!

親愛的,月票喲!

上篇:073打的就是你     下篇:075琴師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