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庶女成後,魔尊束手就擒 075琴師誕生  
   
075琴師誕生

拖尾的長紗裙,繡著百只蝴蝶和百朵鮮花,都不帶重樣的,隱隱約約透著里層桃紅色的長裙.

楚月南的臉上帶著一層薄紗,擁著幾分朦朧中的美.

藍時琳就站在楚月南的身邊,透著那薄紗,看的她直犯傻.

"你這丫頭看什麼呢?"

"師姐,你真好看!真的!"

楚月南笑了笑:"待會兒,記住,喊我姑娘,不要說漏嘴了!"

藍時琳吐了吐舌頭,她又忘了.

兩姐妹坐在馬車上去楚家的路上,楚月南又閉上了眼睛繼續養神.

沒想到,從小,沒事兒,跟著師父後面學的琴技,今天倒是派上用場了.

"姑娘,那個紅苕不會跑出來吧?"

藍時琳還是有幾分不放心.

"放心吧,我的藥,估計她兩三天也不一定醒來!"

"唉,那個問天呢?一早上就不見這小子的人影!"藍時琳又想到了什麼.

楚月南抬眼,看著藍時琳:"丫頭,你是不是緊張啊?這問題那麼的多!"

藍時琳吐了吐舌頭:"確實,咱們這樣冒充別人,進楚家,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啊."

發生什麼?哼!

楚月南的眸子里透著幾絲冰冷:"放心吧,那里不是我的'家’嗎?就算出事,我回自己的家,還不行嗎?"

藍時琳點點頭,也對!

不過,這個問天還是不知道去了哪啊?一大早就沒了人影,她還意去看了看.

兩個人轉眼就來到了楚家,剛到大門口,就被人攔下來了.

"什麼人,也要從咱們楚家的大門口走?"一個狗眼看人低的小厮,站在門口插著腰.

"這位小爺,這是紅苕姑娘,是來給咱相爺祝壽的!"

"一個彈琴的罷了,走一邊去!"小厮的聲音提的老高.

"是是是."說著,馬夫立刻調轉車頭.

馬車正准備走,就聽到馬車里的女子高冷地喊道.

"等等!"

馬夫心頭一抖,今天紅苕姑娘怎麼了?莫不是要惹事?這可是相府!

"既然相府難入,咱們就回去吧!"

"姑娘……"馬夫都顫抖了.

"你!一個琴師,不要給臉不要臉!"小厮囂張地喊著.

"本姑娘還不需要你一個下人給我臉!"楚月南未露面,但是說話聲音中透著嚴厲.

瞬間,把門口的小厮震住了!

"相府既然如此看不上我一個小小的琴師,那我也不伺候了!如若待會場面上沒有我,那你就自己和你們家主子解釋去吧!我們走!"

楚月南半點退讓也沒有,小厮傻了眼.

本想拿一下風頭,沒想到,反而被將了一軍.

"干什麼呢你!"本來站在一旁看好戲的大一點的小厮,立刻走了出來,給馬車里的人賠罪.

"紅苕姑娘,莫要和一個不懂事的看門人生氣,您快請!"

轎子里的楚月南冷哼,不著一聲,馬車緩緩從相府正門走了進去.

"嘶,今天這個紅苕姑娘,怎麼感覺怪怪的!"

小厮撓了撓頭,也不知道,哪里不對勁.

沿路,楚月南望向了車窗外,一陣陣過去的影像都回到了腦海中.

她在楚月南呱呱落地的時候,穿越而來,雖然只是個繈褓中的嬰兒,可是卻有一顆大人的心.

那一雙冷冷地眸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將這相府中的一花一草都看在眼里.

如今回來,倒也不覺得陌生.

也就才十三年,相府又能有多大的變化呢?

"姑娘,到這里,馬車就不能進了,您自己進去吧."車夫在外輕聲說道.

楚月南倒也不再為難,慢慢走了下去.

馬夫一看就是個老實人,看了一眼楚月南,輕聲說道.

"姑娘,老頭子我也陪著您去了很多大門大戶了,知道您性子冷,但是,咱們這些當百姓的,別和官斗啊!就算是個小厮,那也是官家人啊!"

楚月南笑了笑,倒是個好人.

"我知道了!"說完,楚月南就帶著藍時琳走了進去.

"唉!"馬夫歎了口氣,轉身就離開了.

"師……不對,姑娘,咱們不等等接我們的老婆子嗎?就這樣自己進去,不合適吧?"

楚月南停住了腳,對,這里確實還是要注意一下禮節的.

自己剛剛一時想在這里轉轉到是忘了規矩.

不一會兒,兩個四十多歲的大嬸就走了出來.

"紅苕姑娘,咱們這邊走吧!"

兩個大嬸眼皮子也沒抬,白了一眼'紅苕’,癟了癟嘴,兩個人就走前面.

"王嫂子,聽說,你們家姑娘就要出嫁了啊!"

"可不嘛!二姑娘給配的好人家,咱們家二姑娘沒話說了,人美,脾氣好,心腸也好!"

"女人家啊,就要結婚生子,相夫教子,整天出來拋頭露面,自個兒掙錢的,嘖嘖嘖,都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姑娘!"

這話說給'紅苕’聽的.

楚月南突然覺得,這個紅苕過得並不如意,雖然自力更生,但卻讓人輕賤.

被叫做王嫂的人冷笑著:"可不嘛?就算是個頭牌,那也出來賣的!"

話很難聽.

楚月南眼神冰冷,從小這群人,就是這樣,對生為嫡女的,楚老二,楚月鳴,那是捧上了天,而,對她們這些庶出,都是這樣的語氣語調.這樣說紅苕,也算是輕的了.

"只可惜了,咱們二姑娘,到現在還沒嫁!"張嫂歎息.

"你說什麼呢!"那個王嫂立刻叫嚷著,"那是咱們二姑娘不想嫁!咱們二姑娘要是張張口,咱們相爺府,還不要排到京城口的男子啊!"

楚月南冷哼:"里的頭牌,張一張口,香客也是要排到京城口的!"

"你個賤皮子說什麼呢!"瞬間,兩個大嬸子都轉頭,凶神惡煞地看著楚月南.

說完,其中叫做王嫂的人,就已經伸出了手,要給楚月南大嘴巴子.

這丫頭,竟然敢拿她們家二姑娘和那種地方的女人對比.

可是手還沒有落下,已經被藍時琳狠狠捏住了.

"哎喲!"王嫂大聲喊著.

"沒規矩的兩個臭丫頭,還不趕緊放手!我們可是相爺府里的人!"此刻,張嫂挺胸,眼中帶著傲氣.

"相爺府里的老媽子,就這樣沒有規矩嗎?"

楚月南清冷的聲音說道.

"我是你們相爺府請來的!"

"呸!你也配個請字?"張嫂在一旁一撅嘴.

"不配?"楚月南的眼神中瞬間一道戾氣.

張嫂的心一抖,矮媽,這個丫頭的眼神好鋒利.

"在干什麼呢?"一道輕輕柔柔的聲音在一旁響了起來.

"大姑娘."張嫂扶了扶身子,極為的恭敬.

楚月南笑了,原本,自己這個大姐和她在家中地位差不多的.都是庶出,還不如自己的地位,至少她那個母親在相府家中,更得*.

不過,如今,風水輪流轉,看到這老媽子都對大姐如此尊敬,看來,這大姐個夫婿嫁的好啊!

"大姑娘,這個丫頭嘴巴不干不淨的!"

"行了,你們剛剛說的話,我也聽到了!人家紅苕姑娘是咱們請來的人,今天是父親的大壽,你們都省點心!"

楚月靖柔聲說道,但是話語中帶著幾分厲害.

楚月南看了一眼藍時琳,藍時琳放開了王嫂的手.

王嫂搓著自己的手腕,可是也不敢再說什麼,和張嫂兩個人對視了一眼,不再說話.

楚月南隔著紗籠,看著楚月靖,這個大姐變化很大,一張素淨的臉,能看得出她娘的模子,淡淡的神情,倒顯得沉穩.

十三年,雖然這院子還是原來那般模樣,可是,這里面生活的人,都變了!

"紅苕姑娘,我帶你去前面先休息吧,待會,還請您開心點,琴聲愉快些."

楚月南點點頭,跟在了楚月靖的身後.

"母…親!"一旁一個踉踉蹌蹌走過來的小姑娘,一把撲在了楚月靖的懷里.

楚月靖抱起了小丫頭,眉頭攏了攏:"你父親呢?"

隨後,仿佛立刻明白什麼,拍了拍自家的孩子:"行了,娘知道了,不用說了!"

連娟一雙大大的眼睛,在自己母親的肩頭,看著楚月南.

"姨姨!"

楚月靖淡淡一笑:"這位是紅苕姨姨,彈了一首好琴.娟兒長大了,也要有一技之長,至少,可以自己在這世上活著,知道嗎?"

楚月南眉頭一攏,楚月靖不是應該嫁的不錯嘛?

為何,這話說得,有幾分心酸?

楚月靖回頭一笑.

"讓姑娘見笑了.不過,別看我是相府庶女,有時候,更希望,像姑娘這樣,可以自己在這世上獨立生活!"

"也有辛酸!"楚月南話很少.

"但,至少自由!"

自由!多麼可貴的兩個字啊,楚月靖呆了一下,轉眼就到了一間屋子.

"姑娘休息吧,待會兒,時候到了,自然有人會來請姑娘的."

楚月南點點頭:"謝謝."

走到了門口,楚月靖回頭看著楚月南,輕聲說道:"剛剛對不起了,大門大戶,狗仗人勢的人,總是有的!"

楚月南點了點頭,坐到一旁休息去了.

"姑娘,你這個大姐倒是不錯!"藍時琳在楚月南身邊低聲說道.

楚月南輕輕一笑,很多事情,可不能看表面.

從剛剛大姐走路的儀態一看就知,武功很高,勝過楚月鳴.

如此高的功夫,可是話語中幾分心酸,恐怕楚家,這十幾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情.

如今,必須要搞清楚的就是,她那個父親,到底心里想幫的人,是誰?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聽到外院子,鞭炮聲響了起來,看來,壽宴開始了.

沒一會兒,就看到一個小厮,著急忙慌跑了來.

"紅苕姑娘,您快去前廳!皇…皇上帶著幾位公主都來了!一聽,您來了,點名說,要聽您彈琴呢!快…快走,別讓皇上等急了!"

小厮喘著氣,說著就拉著楚月南往外走.

"時琳,你去和小公主打個照面,別待會,這丫頭,看到你,太過吃驚!"

"哦!好!"藍時琳立刻跑走了.

楚月南慢慢走上台,一抬手,如高山流水般的琴聲,就流動了出來.

正在和皇上聊天的楚涵風瞬間愣住了,呆呆地看著台上的這個小丫頭.

是紅苕?

琴技長進更大了!

紅苕的琴,楚相爺當然是聽過的,雖然好聽,可是卻不像今天這個.

今天這個,琴聲之中不光有女子的柔美,更多了幾分灑脫,以及豪邁!

好,好琴聲!

更重要的是,是這首歌!

楚涵風還未說話,一旁的楚大夫人就笑盈盈地說了起來.

"老爺,看,還是鳴兒心疼你吧!知道您最愛這首古風,竟然有心請紅苕姑娘彈了出來."

楚月鳴是什麼人,立刻就了解自己母親的意思.

"父親喜歡什麼,做女兒的當然知道了!今天是父親的大壽,女兒自當要討父親的歡心的!"

楚涵風此刻有一些失禮.

還是愣神看著台上的'紅苕’,這首曲子,多久沒有聽了.

恐怕從向南兄失蹤以後,他就再也沒有聽過這首曲子.

這首曲子,算是他和向南兄結交的起源點.兄弟失蹤了,這曲子,再聽任何人彈,都沒有了神韻,索性就被自己塵封了.

去沒有想到,今天這丫頭能彈出那份神韻來!

楚涵風癡傻地看著台上.

"幸虧,平筱妹妹不在,不然看到老爺這樣子,恐怕,醋壇子都要打翻了!"楚夫人笑著說道.

高手中的高手,所有人都還沒有見到,楚家的云姨娘,但是對這個云姨娘已經有幾分認識了.

"哈哈,楚夫人,朕看你也是個醋壇子啊!"皇上笑著說道.

楚夫人大方地和皇上對話:"皇上,奴家可是實話實說啊!您瞧瞧,我們家老爺的眼神!"

所有人都大笑了起來.

可是,第一次來參加相府宴席的人,都不禁感歎.

不愧是楚相爺啊,相爺夫人竟然和皇上說話,都是如此的隨意自如,可見,皇上和相爺的關系,是有多好.

"姐姐就是會陷害妹妹,奴婢看,是姐姐眼紅呢吧!"

楚月南的母親,云平筱,一襲長裙走了出來.

眾人都看傻了,天呢,都說楚相爺金屋藏嬌,為了這個云平筱,不惜得罪北冥天策派,受天下人的恥笑.

這個女人還真是美啊!

雖然已經是個年近四十的女子,可是身段還和少女一般,又有著成熟少婦的風韻,讓人移不開眼睛.

尤其是那一雙眼睛!

楚楚動人!

云平筱看了一眼楚夫人,不露聲色,眼角里確有幾分鄙視.

對著皇上福了福身子:"皇上萬福金安,奴婢參見皇上!"

"喲,這金屋藏嬌的真人,涵風是終于舍得放出來見人了啊!"

楚涵風一看到云平筱,立刻回過神來,五十歲的老頭,竟然多了幾分少年的害羞.

楚月南在台上,看著台下的這一幕.

自己終年不願出南苑之門的母親,今天竟然也願意來到大廳了.

噔的一聲琴音,仿若萬丈瀑布,奔流而下,讓人驚豔.

云平筱一回頭,盯著台上的'紅苕’!

誰讓這丫頭彈得這首曲子!

云平筱雖然心中太過震驚,可是畢竟也見過大場面,鎮定了下來,坐在了一旁,越看,越覺得這台上的丫頭,不對勁!

"老爺,這是哪里的丫頭?"云平筱問了出來.

--

一更,四天萬更承諾已經完成啦!但是今天繼續萬更哦,感謝'懂得珍惜1988wp’小親親的大紅包!

二更,晚一些.

ps,月票還差9張就能加更啦~~

上篇:074撿到寶了     下篇:076太美,看呆(打賞加更五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