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龍騎戰機 龍騎戰機 第七十五節 - 手表面上的最後一滴血  
   
龍騎戰機 第七十五節 - 手表面上的最後一滴血

第七十五節-手表面上的最後一滴血

"他怎麼追上來的!"其他劫匪在林默身後和附近什麼都沒有找到,空空如也.

"你是什麼人!趕快滾開!"

黑夜,曠野,獨自一人,橫跨將近一百多公里的距離,真不知道是怎麼追上來的.

夜路走多了總要撞鬼,這伙劫匪卻有一種撞上鬼的感覺.

劫匪們一點也不敢大意,這個被搶過的年輕人行為帶著詭異,他們不敢擅自開槍,殺人是容易,對手的底細卻一點都摸不清楚.

面對著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林默毫不在意,除了少數大口徑,強火力的火器外,像這些劫匪們手上拿著的TT-33手槍和AK,幾乎不能將他怎麼樣.

語言不通,沒辦法,只好用拳來交流,林默從這些劫匪搶劫與殺人過程中習以為常的熟練,就看出這些人都是背負累累人命的亡命徒,游牧民族的犯罪分子更加凶狠,更加草菅人命.

林默毫無征兆地突然雙腳一蹬地面,僅僅眼睛眨了一下的功夫就沖到了劫匪們中間,直接一拳就給一個劫匪放了風箏.

嗷嗷慘叫著摔飛出去十多米高,手中不慎扣動著的AK74噴吐著子彈,槍焰急促爆閃,一道道暗紅色的彈道撒向天空,緊接著就傳來一聲沉悶的落地聲,再無聲息.

這樣的高度摔下來就算草地柔軟,也是要去掉半條命.

林默的動作太快了,這些劫匪甚至沒有來得及反應過來,這麼近的距離,手中的槍簡直成了燒火棍,極容易殺傷自己人,這伙劫匪大多裝備著俄制AK74突擊步槍,采用的5.45口徑的小口徑槍彈號稱"毒彈頭",打入人體後會劇烈翻滾,造成嚴重傷勢.

劫匪們在慌亂中散來,可是林默的第二個目標就是曾經搶劫過他的那個劫匪,一巴掌拍掉對方手中與中國產五四式手槍同出一源的TT33手槍,另一手直接捏住了對方的脖子,猛地往上一提,一轉身就像拎一個麻袋一樣翻起,毫無反抗能力的被狠狠拍在林默身後.

其余劫匪被林默凶猛的攻擊給嚇得激靈了一下,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忍不住扣動的扳機,失去了理智,瘋狂掃射起來.

突然一張巨大的鍋狀金屬圓罩出現在林默身邊,360度全面罩住了他全身,無數子彈不分先後擊打在金屬圓罩上,就像打擊了無底洞,甚至連個火花都沒濺起直接消失無蹤.

這家伙到底是人還是妖怪,劫匪們簡直快要被嚇瘋了,完全失去了人類語言能力,連連怪叫著.

恭候多時的金系巨龍早已按捺不住,趁著這些劫匪的注意力被林默吸引,在他們對准林默開火前,化身為一面巨大的半球形盾牌生生護住林默,曾在異界做為龍騎士的時候林默都不曾享受到如此的待遇.

AK74火力凶猛,戰斗射速每分鍾40-100發,可畢竟不是機槍,火力持續力不足的敝病暴露出來,突擊步槍說不好聽點就是炮灰專用槍,打仗沖鋒陷陣時,沖不上去就是一個死,當逃兵死得更快,一場陣地突擊戰時,士兵未必還能活著堅持到用完一個彈匣的火力.

現實畢竟不是小說和電影,沒有人個個都是手里都有無限彈藥的主角模式.

30發弧形塑料彈匣傾刻間一泄而空,火器近距離遭遇近戰對手,如果一摟火全部放了空,那麼,接下來就杯具了.

林默右手虛握凌空一揮,籠罩住他周身的金屬圓罩化作一柄長度幾乎與林默身高等同的巨劍,落入他的手中,樣式幾乎于以前的斬龍劍一模一樣.

斬龍劍的殺傷力連龍族都不敢小視,這才是龍騎士的戰斗方式,可是對于普通人而言,這種戰斗方式太血腥,太凶殘了.

龍騎士可是與巨獸作戰的高端戰斗力!牛刀屠雞,就是形容眼下這個場面.

巨大劍身泛著凌厲的寒光,金系巨龍的演化能力與龍騎士配合的天衣無縫,猶如電光一閃,林默附近又有一個劫匪槍斷人亡,僅僅是一劍,恐怕連坦克都能劈的開,更何況血肉組成的人類.

甚至來不及更換彈夾,劫匪們的末日降臨了,從林默現身開始,就沒打算留下任何一個活口,把這些亡命徒殺一萬遍都不夠抵償他們犯下的累累罪孽.

劫匪們走了調的淒慘叫聲也無法阻林默的殺戮,巨大的劍身揮舞中將子彈一一吸收融合,連林默的毛都碰不到.

正如林默所想的那樣,那些彈頭全是喂金系巨龍的糖丸,有誰會怕零食攻擊自己的,只需要張口吃就行了,連手都懶得抬.

瘋了一樣的劫匪甚至忘記了逃跑,可能他們心底認為,碰上這樣的怪物,哪怕是開上法拉利也無法逃走吧.

這個時候人類已經在恐懼到了極點後猛然爆發出無畏的勇氣,從一個極端沖向了另一個極端.

草原上爆起激烈的槍聲,暗紅色的彈道在空氣中縱橫交錯,可偏偏卻無法擊中林默,甚至有劫匪被自己人的子彈給擊中,還沒來得及痛嚎幾聲就見到一道寒光迎著自己撲面而來,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近半的劫匪被林默殘忍分尸,槍也斷人也斷,子彈打空了,那些劫匪甚至拔出了馬刀,如螻蟻撼樹般向林默亡命沖來.

AK也好,TT33也好,馬刀也好,子彈也好,人類手上絕大多數武器都是金屬制品,可偏偏碰一頭異界以金屬為食的怪物,當然是來者不拒,多多益善,再加上一個龍騎士,哪怕是上帝或真主安拉降臨,恐怕也是只有一個結果,全是送菜!

轉眼間,只剩下最後一個劫匪高高舉起的馬刀凝滯在空中,親眼目睹了近前一個同伙被林默從左肩劈到右腿,就像切奶豆腐一般生生分了尸,一腔滾燙腥氣的熱血噴了最後一個劫匪一臉.

被血一淋,那個劫匪似乎終于回過魂來,左右看看,除了自己和對面的林默,草原上再無一個站立的人,空氣中濃重不散的血腥氣讓他一陣陣的反胃.

這家伙難道是地獄里爬上來的惡魔嗎?!

他手里的是什麼?!還有之前出現的罩子又是什麼,是神器嗎?!

難道我們真的是罪孽深重,上天派神使來懲罰我們了嗎?

僅剩的劫匪發出嘶心裂肺的嚎叫,就像狼群中最後一頭瀕死的孤狼,十幾個呼吸的功夫,剛才還歡聲笑語的同伴都倒下了,螳臂當車,甚至連反抗的勇氣都在同伙鮮血迎面一澆的時候消耗殆盡.

啊!~~最後幸存的那名劫匪扔下手中的馬刀,掉頭轉身就跑,他此刻唯一的念頭就是離這個惡魔越遠越好,能夠享受每一次生命的呼吸都成了他的奢望.

突然,他的腳步一頓,無法再往前一步,帶著疑惑慢慢低下頭看向開始向全身擴散麻木感的胸口,一支帶著弧形的利刃從胸口透體而出,越伸越長,直到顯現出一支巨大的彎月形無柄單面弧刃.

猶如一輪美麗的殘月在他胸口顯現,末尾離開胸口的一刹那,劫匪感覺所有五感都離他遠去,一片黑暗籠罩住了他的靈魂.

直徑近三米,近乎一輪美麗的下弧月形狀的弧刃漂浮在空中,微微抖動一下,鮮紅的血液毫無阻礙滑過閃爍著寒光的刃面,展現出一種近乎絕望的殺戮藝術.

弧刃輕輕微轉,猛地撲向未曾挪過一步的林默,在空中越變越小,最後化作一塊造型奢華的手表在輕輕一聲碰擊聲中,扣在了林默的手腕上,精確顯示時間的晶瑩剔透的表面上最後一滴殘血滴落在草叢中.

林默繳獲的贓物極多,有好幾匹馬是專門用來背負贓物,這伙劫匪並不是短期內第一次作案,估計是多次得手,恐怕警方也無法找到全部失主.

劫匪們的劫掠物全部堆到了一起,除了撿回屬于自己的東西,林默沒有多取一件.

槍,刀,子彈,一切金屬制品全部成了金系巨龍金幣的戰後甜點,這點慰勞並不為過.

至于那些尸體,並不在林默的考慮之內,就這麼隨便丟在那里,等到有人能夠找到時,恐怕也會荒野的野獸給吞食地不成樣子,即便有心人能看出些什麼,卻只能發現冷兵器利刃切割的痕跡,光憑這一點痕跡,並不能追查到林默的身上.

恐怕這個時候警方已經將林默歸入了失蹤名單了.

劫匪們帶著的馬匹在剛才的戰斗中被流彈打死了好幾匹,林默只牽過一匹棗紅馬,其余的馬全部松開籠頭,解放了一切人類施加在它們身上的東西,直接放生了.

背起背包,林默拿出地圖和指南針,認准了方向,牽著馬慢慢的步行在草原上,這里到處是戰斗後的痕跡,實在是不適合紮營.

當晨曦第一縷陽光撒在林默的臉上時,沉睡中的林默眼睫毛抖了抖,從香甜的夢鄉中清醒過來,他揉了揉眼睛坐起來,昨晚的戰斗使在夢到了異界的龍騎軍團,戰友阿卡和他的火系巨龍,葛代爾大隊長,還有民政大臣那該死獨子的葛朗,林默和他們又在一起打打鬧鬧,和特西帝國火拼了好幾場....
———————————————————————————————
第七十五節 - 手表面上的最後一滴血 完,您可以返回龍騎戰機最新章節列表.

上篇:龍騎戰機 第七十四節- 殺戮序章     下篇:龍騎戰機 第七十六節 - 哈薩克氈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