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龍騎戰機 龍騎戰機 第八十三節 - 用拳頭讓你們唱"征服"  
   
龍騎戰機 第八十三節 - 用拳頭讓你們唱"征服"

第八十三節-用拳頭讓你們唱"征服"

"殲10?中國人的東西能行嗎?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懷疑'前衛-4’的性能了,這麼普通的飛機都打不下來,這'前衛-4’會不會比我們想像的還要遜."勞倫斯.科特勒拿起了煙灰缸上還未燃盡的雪茄,似乎與黑發東亞年輕人比賽似的互相吹著煙圈.

"怎麼可能?中國的軍迷們可是極為推薦,連射程和速度都比毒刺要高出20,這種參數可造不了假,我們那兩架F14是不是該換換了,實在是太老舊了,我推薦殲10,要是能搞到殲14更好了,中國產的東西,性價比絕對一流."

黑發東亞年輕人嘻嘻一笑,活像一個拎著百變箱子的上門推銷員,極其專業的曆數著自己商品的各項指標,大作進攻性營銷.

"你別再向我推薦中國貨了,那個充滿了仿制品的國家,我還是相信質量是歐美的最好,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兩架老舊的F-14已經落伍了,聽說上次差點摔下來,零件更換是個大問題,聽說邊上的老拉提卡打算攢著錢買架蘇-27,我們可不能失了制空權,唉,就這麼小的鬼地方,至于裝備戰斗機嗎?這都成了裝備競賽了."勞倫斯.科特勒搖搖頭,在這種地方土豪式的爭斗實在是提不起他的興趣,若不是考慮周邊與政府軍的軍事緩沖和天然阻隔,他早就拉著部下把所有的競爭者全部一掃而空.

"另外安排一下,給中國境內的東突分子贊助一批武器,讓他們去搞點事,也算禮尚往來,讓中國人知道我們'赤蠍’也不是好惹的."勞倫斯.科特勒輕描淡寫地又決定下了一件草菅人命的計劃,至于死多少人,跟他無關.

"好了好了,別抱怨了,來,看看我給你帶了些什麼好東西."黑發東亞年輕人從侍從手里接過一個大背囊,從里面往外面掏著東西,"看看,上好的西湖龍井,還有茯磚茶,普洱茶,鐵觀音,這里除了羊肉就是駱駝肉,吃得我都快一身洗不掉的騷味,還是茶葉好啊,解腥解油膩,調理腸胃,嗯嗯,還有上好的和田羊脂玉,給你泡妞用,只要看中什麼妞,拿塊玉往她大胸脯里一塞,保證今天晚上她只屬于你一個人."年輕人嘻嘻哈哈地往外掏著,還向湖里游泳的波斯美女們揮舞著手里的玉石,顯然他已經看中了那些美人魚中的一個.

勞倫斯.科特勒卻是皺起了眉頭,臉色開始愉地道:"夠了,豪斯,你應該多想想你的工作,別成天弄這些沒用的,小心老大割掉你的舌頭."

一聽到"老大"這個詞,黑發東亞年輕人仿佛聽到了什麼禁忌之語,渾身一僵,臉色漸漸開始發白,不再翻弄著自己的大背囊,眼珠子轉了轉,一拍腦袋,道:"我想起來了,中國方面可能最近盯上了我們,這可不是好事,與哈薩克政府對仗已經很麻煩了,再加一個中國政府,實在是太可怕了,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提前派人拔掉了好幾個別人的'釘子’,最近一定要加強防衛,嚴格審查陌生人,不行,我馬上得通知佛蘭克那家伙,也許中國的那些特種兵部隊已經潛伏進了阿依蘇魯,狙擊槍正瞄准著你和我的腦袋."

黑發東亞年輕人哪里顧得上自己的背囊,慌慌張張地跑了.

"這家伙,不要成了烏鴉嘴!"聽到豪斯提到狙擊手,勞倫斯.科特勒一陣寒意直湧上心頭,不自然的清了清噪子,拉了拉衣領,又甩了個響指.

另一個穿著黑西服的隨從出現在勞倫斯.科特勒的身旁.

"讓木斯塔法帶人把整個阿依蘇魯排查一遍,看看有沒有陌生面孔,若有可疑的,先抓起來,敢有反抗的,一律就地擊斃!"勞倫斯.科特勒也被黑發東亞年輕人的最後一句話給嚇住了.

木斯塔法是"赤蠍"負責阿依蘇魯的治安官,土耳人,絕對狡詐凶殘的一個家伙,被世界刑警組織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最終投入了"赤蠍"的懷抱,正因為出了名的狡詐使他坐到了治安官的位置,為"赤蠍"當起了忠心看家犬.

雖然是**組軍閥組織,依然需要對內部民政管理,放任的混亂不利于"赤蠍"組織的安定和發展,畢竟屬下們還有那麼多家屬需要生活不是.

一隊全副武裝的士兵帶著已經被卸下武器的獨狼雅可夫和他不到一百人的手下,來到了一處由混凝土模塊牆圍成的營地.

跟著雅可夫全是最忠誠可靠的精銳,其他人則跟著二頭目冒充另一支投誠隊伍將會在後面進入"赤蠍"的地盤,這其實很正常,各個武裝組織分分合合,混不下去的就投靠實力強的,實力強的若是沒有了控制力,又會被手下背叛,這種弱肉強食的沙漠法則幾乎是這里不成文的生存規則.

營地內還有不少人,服飾多種多樣,有前蘇聯舊軍服,有維吾爾族的民族,也有哈薩克族的,和雅可夫的隊伍一樣,都是最近來投奔的雜牌軍,各自占了一塊地盤,分自己人或圍座著,或在賭博,或者干脆在打架斗毆,各行其事,極為混亂.

混雜在雅可夫隊伍里的林默,咋一眼看上去和中亞人沒什麼區別,用特殊草汁抹黑了全身皮膚,原本一對劍眉被特別加重描黑,看來雅可夫這種事沒少干過,在林默臉上簡單擺弄了一下,隱隱帶上了哈薩克人的相貌特征.

一次偶然中林默才知道,雅可夫這個像是陳年老匪似的家伙,想當年居然還是前蘇聯的克格勃,前蘇聯解散後,生活無著,才不得不返鄉拉起了隊伍,爭搶地盤接一些雇傭兵的活兒作為主業維持著生計.

說是軍營,也不過比監獄或集中營強不到哪里去,林默和獨狼雅可夫帶著人剛一進入營地就招來一片異樣的目光,就像是一群狼中看向一只小綿羊的目光,凶殘,嗜血,窮凶極惡.

這些在死亡線上搏命作為職業的人,幾乎和野獸沒什麼區別,在他們眼里只有錢,人和槍,根本沒有任何道義和法律的存在,其他一切都無法束縛他們.

"原來是獨狼雅可夫啊!哈哈,你小子也混不下去了嗎?"人群里有人認出了雅可夫.

"哼!"雅可夫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沒有理那家伙.

"說話的叫馬刀,這家伙是沙漠西部的一個部族首領,聽說去年的時候被中國和哈薩格兩**隊給圍剿了,沒想到還活著."雅可夫小聲為林默翻譯和解釋著,源自于前蘇聯克格勃的敬業精神,收了錢後他就把林默當作最好的主顧來對待,不論林默想做什麼,"小心些,這些家伙都不太好惹,雖然被政府軍打散了,卻都是殺人如麻的家伙."

"嗯!"林默不動聲色,摸了摸手腕上變成一個灰不留秋的鐲子,剛進入盆地的時候,這些"赤蠍"的士兵比土匪還土匪,雖然管飯,但是除了少數個人財物和民族短刀外,槍支彈藥,連把長一點利器都不留,全數沒收.

林默多了一個心眼兒,讓金幣變成了一個不起眼,做工粗劣的鐵鐲子.

被雅可夫認出叫"馬刀"的那個家伙的話,引起一片哄笑聲,看來雅可夫的獨狼外號,在克孜勒庫姆地區還是頗有名聲.

"雅可夫,當初老子拉你入伙一起吃肉,一起搶地盤,你當初怎麼也不願意,還敢跟老子動槍,現在你的骨氣上哪兒去了,還不是一樣乖乖的加入'赤蠍’喝別人喝剩下的湯.""馬刀"顯然與獨狼雅可夫有過什麼嫌隙,並沒打算就這麼放過雅可夫.

呼啦啦,"馬刀"推開人群向雅可夫走來,身後還跟著一大幫手下.

從"馬刀"的語氣,顯然是想拿新來的雅可夫的隊伍立威,討好"赤蠍"的同時為自己的身價加碼,以獲取整編後更好的待遇.

光著毛絨絨胸口的上半身,傷痕累累,一條大刀疤從左耳劃到鼻下面人中的位置,左耳朵已經沒有了,看樣子是曾經被人一刀劈在了臉上,連耳朵都被劈掉了,只剩下一個孔洞,棕黃的瞳仁泛著凶光,臉色不善地看著雅可夫等人.

一塊白色頭巾半遮住臉的林默表示沉默,雖然聽不懂對方說著什麼,但一眼就知道來者不善,是來找碴生事的.

"該死的'馬刀’,他是想來找碴,莫林先生,等會兒躲到後面去."雅可夫滿是皺紋的臉擰在了一起,卻沒有任何後怕,壓低聲音對身後的手下說道:"阿依瑪克,沙丁,你們兩個保護好莫林先生,阿紮提,沙爾汗,大家准備好,不要散開,等會兒給我好好教訓教訓這幫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嘿!"雅可夫的手下面色沉著,顯然早就司空見慣了這種挑戰.

兩個漢子護著林默退到了隊伍中間....
———————————————————————————————
第八十三節 - 用拳頭讓你們唱"征服" 完,您可以返回龍騎戰機最新章節列表.

上篇:龍騎戰機 第八十二節 - 阿依蘇魯的赤蠍旗     下篇:龍騎戰機 第八十四節 - 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