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龍騎戰機 龍騎戰機 第二百三十六節 - 血腥清道夫  
   
龍騎戰機 第二百三十六節 - 血腥清道夫

耳際傳來鼓聲和瑣呐聲,林默的目光掠過帶著載歌載舞的人群.

分明仍然身在險境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活著到達目的地,可是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在此刻忘記了一切憂愁,只剩下那眼前的片刻歡樂.

跳著激情四射的戰舞,放聲吟唱著英雄們的史詩,帕坦人們聚集在一起,把這片荒涼之地演繹成歡樂的海洋.

事上,光是這些破破爛爛的車輛,老化嚴重的武器,白送給林默都不要,連胃口養刁了的金幣都不屑于下口.

至于錢,一個逃難的村子還能有多少錢嗎?

而那個載歌載舞的姑娘們,林默直接選擇了無視.

"好吧!我可以護送你們到目的地,我並不需要你們給我什麼."

林默收回目光,對向穆德.紮里耶夫村長充滿期望的渾濁目光,終于點了點頭.

"真的?真的!真是太感謝您了."穆德.紮里耶夫村長情緒變得十分激動,林默的話讓他看到了希望,原本在計劃里,整個隊伍穿過種種險惡之地和各支武裝攔截後,等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估計會再失去三分之一的年輕人.

可是林默的加入,將大大提升了隊伍的戰斗能力,意味著更多的年輕人能夠一同走到終點.

"就算是同路吧!"林默沒有再多說什麼.

雖然不是一個方向,卻也只是繞點小彎.

"這是我自己個的一點心意!"

穆德.紮里耶夫村長在自己身上摸索著,最後掏出了一支造型古樸的小刀,遞到林默的面前.

雖然沒有用貴重金屬和寶石裝飾,卻是地地道道充滿了帕坦人民族特色的小刀,刃身上浮現出層層細膩複雜的云紋,應該是經過了千錘百煉的手工制品,牛角馬尾纏絲的刀柄,牛骨和牛皮制作的刀鞘,沒有任何珠寶裝飾,還掛著一串不知名石頭的小飾物.

油汪汪的棱角可以看出,這柄小刀一直都在主人的手中被撫摩著,深受主人的寵愛,似乎有著特殊含義.

林默欣然接受,這不存在客氣,而是尊重對方的風俗.如果不接受,那麼就意味著敵對.

林默的反應令穆德.紮里耶夫村長十分高興,他扯著嗓子喊了幾聲,一只烤全羊被抬了上來,作為這里的主人,穆德.紮里耶夫親自拿了一把割肉小刀為林默送上烤得焦黃冒油,散發著香料和羊肉混合在一起的奇異香味,令人食欲大開.

歌聲與舞蹈交織在一起,這是一個歡樂之夜,所有人對明天更加充滿希望,期待著太陽再次升起,他們更加努力迎接新一天的生活.

"'騎士’大人,請喝水."

庫爾哈克突擊了幾天英語,算是成為了林默的跟班,專門提供翻譯和後勤打雜的工作,他給林默送來了滿滿一袋的水袋.

庫爾哈克是米卡里村找來的雇傭軍隊長艾比克手下之一,村落大遷徙光靠著本村的青壯武裝起來是遠遠不夠的.

穆德.紮里耶夫村長托了無數的關系,ォ找到了這支信譽非常不錯的雇傭軍,大概有十幾人的樣子,卻是擁有不短的實戰經驗,而且對道路上盤踞的那些勢力還算比較熟悉,一路護送著村里男女老少.

事實上在這片戰亂不斷的混亂地區,除了窮凶極惡的家伙們以外,還有一些是依靠真真正正用槍火和信譽換取飯吃的武裝,就像當初塔利班也曾經從事過試圖打開巴基斯坦與中亞貿易的車隊等護送性任務起家的.

"謝謝!"林默從這個長著稀疏胡子的帕坦青年手中接過了一只碩大的水袋,里面裝滿了清涼的水,他並沒有直接飲用,而是倒了自己的長劍和半身盾上,沖洗著剛剛沾染上的鮮血.

這已經是第幾回了?

林默並不記得,他也沒有興趣去記這種無關緊要的事.

都是螻蟻,就算是拿著AK,也無法掩飾螻蟻的脆弱,只要數量達不到一定程度,光戰氣加鎧甲和龍騎士的彈道預判,即使金系巨龍不出手,他也有自信全部解決掉這些連正規軍隊都不算的烏合之眾.

庫爾哈克卻記得很清楚,幾乎每隔兩三天就會有那麼一次血腥場景上演,硬生生推出了一條安全的通道,層出不窮的武裝分子,讓他感到不寒而栗,而現在,他們只是走了ォ三分之一的道路.

可以想像,村長原本預計的行進風險,依然嚴重低估了現實的可怕程度,如果沒有這位"騎士"大人,庫爾哈克可以相信,全村老小根本堅持不到目的地,就被無數的武裝分子給吞沒.

作為答應沿途護送的工作,林默干得也是盡心盡職,他做的甚至比穆德.紮里耶夫村長想像的更出色.

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進攻,再進攻!

作為另一個世界的高端戰斗力,林默深得進攻這一味精髓.

跟在車隊里,享受每天最好的食物供給,最舒適的帳篷和床褥,甚至有女人願意自薦枕席,雖然沒有金錢做酬勞,可是這種日子遠遠比在荒涼里山溝溝里扒草根打野物要強多了.

阿富汗貧窮,民風剽悍,山頭林立,各種武裝組織多如牛毛,特別是被擊潰的塔利班武裝分子控制著偏遠荒涼的區域,不知道從哪里會冒出來,現在已經淪落為"代理人"手中的刀劍,完全沒有了當初自己的立場,和其他武裝一樣為金錢而戰.

沒有人能夠活到老,混亂,為生存而互相殺戮,成為這片土地的生存法則.

若大的遷徙車隊在各個武裝分子們面前,簡直就是一個散發著香味的大蛋糕,吸引著形形色色不懷好意的家伙們.

林默很少會給對手機會,與其等著來攻,還不如主動出擊,每天天一亮就出發去搜索附近的武裝分子,凡是攔在米卡里村民行進道路上的武裝分子全部倒了大黴,清一色被龍騎士在絕對的殺戮碾壓而過,這家伙一旦出手就是雞犬不留.

看得庫爾哈克心驚肉跳,直到對鮮血和尸體麻木不仁的地步.

凶悍的殺戮幾乎每隔幾天就會上演一次,無論什麼樣的對手,無論什麼樣的武器,都敵不過一支鋒銳的奇形長劍,在原米卡里村民們的目光中,林默幾乎快成了神靈的武士,一身絢爛的銀色鎧甲隱隱帶上了暗紅色的血痕,也無法阻止在村民們視線中猶如鑲上了一層金邊.

無數被斬的支離破碎的武器碎片成了金系巨龍的零食,甚至金幣一度甘願成為林默手中的利劍,與那支奇形長劍融合到了一起,使劍的殺傷力直線上升,甚至無視任何金屬,真正的削鐵如泥.

一劍切開,哦不,應該是一嘴巴啃開.

或許應該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融合進長劍的金系巨龍ォ比較合適.

"前面還有一小搓,等會兒滅了,隊伍就可以准備安營紮寨了."

林默沖完劍身和半身盾,痛飲了幾口,淡淡說道.

"前面還有?"庫爾哈克嚇了一跳,這幫實力不強的小土匪就像煩人的蒼蠅,驅之不散,因為有自動武器,即便是人少,也能對米卡里村的隊伍帶來重大傷亡和損失.

不過庫爾哈克更驚訝的是這位"騎士"大人是怎麼知道的,要知道自己和他所在的位置是在車隊的前十公里處的位置,遠遠超過了負責偵察的村民所在的位置,他是如何發現的.

"大人,您是怎麼發現的呢,我怎麼看不到!"庫爾哈克大著膽子問道,雖然知道這個"騎士"大人除了在砍人的時候,一向脾氣都很好,除了身上揮之不去的殺氣,在平時,庫爾哈克幾乎把他當做一個普通的,毫無威脅的平民大學生.

"當然是用眼睛看到的!"林默指了指自己眼睛,不過這個說法顯然沒有太大的說服力,庫爾哈克嘿嘿干笑了幾聲,並不太相信.

"我去了,你留在這里,不要亂跑!"

林默的聲音響起,但身影卻消失不見了.

庫爾哈克抱著AK-47,坐倒在原地,看守著那些食物和水,這就是他主要干的活兒,"騎士"給他的另一個印像就是飯量超大,吃得多,干得也多,這也相應可以理解.

不一會兒,遠方傳來慘叫聲和激烈的槍聲,這幾乎快成了例行公事,每一次林默出發都會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米卡里村遷徙隊走過的路幾乎就是像這樣,用鮮血和尸骨鋪就的平安之路.

"'騎士’先生,'騎士’先生!"

和其他人稱林默為"大人"相比,帕坦姑娘莎莉似乎更喜歡叫林默"先生",或許是因為她看到平時林默表現出來溫文爾雅的一面,少女的心菲總是不經意間被這樣充滿了極端矛盾的人物所吸引.

在莎莉眼里,這位"騎士"先生渾身上下都被神秘和未知的光環所籠罩,雖然有些秘密是非常可怕,而且村長爺爺和"騎士"先生都嚴正警告過自己,好奇性不要太過.

可想而知,這種壓抑的好奇有多麼折磨人.
———————————————————————————————
第二百三十六節 - 血腥清道夫 完,您可以返回龍騎戰機最新章節列表.

上篇:龍騎戰機 第二百三十五節 - 隨遇而安     下篇:龍騎戰機 第二百三十七節 - 郁金香之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