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一集:名為生化 第五章:活著的證明(上)  
   
第一集:名為生化 第五章:活著的證明(上)


(死了嗎?我是死了嗎?)

鄭吒雙眼無神的站在那里,前一秒的情景他還深深記得,那只存在于噩夢中的怪物迎面撲來,那對巨大的爪子已經來到了他眼前,只需要一瞬間,只需要一瞬間而已,他馬上就會被撕成碎片!

(那麼……我死了嗎?)

鄭吒茫然的看著眼前的情景,他正站在一個空曠無比的巨大平台上,平台正中央是一顆巨大無比的光球,它仿佛太陽一樣給整個平台提供了光亮,而大平台四方都是無邊的黑暗,那是一種漆黑得連一絲光芒都沒有的幽遠黑暗,不過看了四周的黑暗幾眼而已,鄭吒已經覺得腦袋有些發暈了。

“活下來了,媽的,千鈞一發啊!我們終于活下來了!”

張傑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鄭吒這才回過神,這個平台除了他以外,還有張傑,詹嵐,李蕭毅三人,不,除了他們四人以外,從平台邊緣一個房間里沖出一個女孩來,那個女孩哭泣著跑向了張傑,這個大男人第一次露出那種兒女情懷的溫柔表情,他也向那個女孩跑了過去,接著就在眾人面前一把抱住女孩痛吻起來。

“……有什麼規則不懂的就問‘主神’,直接用意識交流就行……”

“除了自己造個女人以外,千萬別兌換任何其它東西!一切等明天再說!對了,自己隨便選個房間,想要什麼樣子用意識去想就行了……”

張傑抱著那個女人頭也不回的向房間沖去,剛來得及說出兩句話,接著二人就沒在了房間門內,只留在鄭吒三人大眼瞪小眼,好半天後,三人才猛的軟倒在了地上。

“那家伙真厲害,竟然還能跑得那麼快,而且居然還有性趣去做愛做的事……”

詹嵐仰躺在地上軟弱的說道:“當時我被嚇極了,現在還手腳發軟呢,沒想到那家伙竟然像沒事一樣……”

她說了半天發現沒人理她,轉過頭去時正好看到兩個男人正閉著眼睛站在光團下,而且看他們下半身聳起的樣子,應該都是在構思他們想要的女人。

“你們兩個白癡!男人都是白癡!好不容易才活過來,受了那麼大的驚嚇,你們居然一回來就想到了H的事情!男人都是大白癡!”

詹嵐氣呼呼的沖向了某個房間,接著她推開房門就沖了進去,嘭的一聲巨響,關門的聲音將兩個男人從閉眼狀態里驚醒過來,他們都略帶尷尬的笑了笑,接著繼續閉上了眼睛。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鄭吒站在光團下只要閉上眼睛,就感覺到自己仿佛融入了光團中一樣,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個類似于電腦程序操縱平台的屏幕,四大類別分別列在其中,科技類,魔法傳說類,輔助類,娛樂類,除此以外還有個人六大屬性,智力,精神力,細胞活力,神經反應速度,肌肉組織強度,免疫力強度,剩余的就是獎勵點數與恐怖片支線劇情數了。

鄭吒看到自己的六大屬性分別是智力107,精神力122,細胞活力97,神經反應速度131,肌肉強度112,免疫力強度103,看來他除了經常鍛煉,讓肌肉強度比普通人稍強一些以外,其余屬性都和普通人差不多,精神力和神經反應速度是因為在恐怖片里得到了獎勵,分別多給了二十點和三十點。

他的獎勵點數是6502,其中完成一次恐怖片得到一千點獎勵點數,另外五千點是B級支線劇情獎勵的,還有五百點是得到了其它獎勵,至于那兩點應該是殺了二十多個喪尸才得到的吧。

“自己制造個女人,自己制造個女人……”

鄭吒並沒打算今天就拿獎勵點來兌換東西或者強化自己,經過了第一部恐怖片的數次生死關頭後,他已經知道謹慎的重要性,雖然獎勵點數比較多,他也打算詢問張傑之後再看看能夠強化些什麼或者兌換些什麼,他現在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

(蘿麗,能夠把蘿麗制造出來嗎?)

光團“主神”似乎能夠分辨出鄭吒心里的想法,四大類別中的娛樂一類瞬間翻開,接著其中一個選項在鄭吒腦海里開始放大,一個死板但莊嚴的聲音說道。

“第一次制造人形生物免費,以後每次將使用五百點獎勵點數,請在腦海里模擬你想要的生物類型,性別,模樣,身高,年齡,膚色,人種……”

鄭吒慢慢沉侵入自己的記憶里,那年……還是青澀的童年,微微的暗戀,淡淡的曖昧,記憶里最清楚的是她秀發傳來的清香,她的笑顏,她的話音,她的記憶……

原來那仿佛死了般了無生趣的生活,是因為沒有了她……原來自己之所以不停向黑暗中墮落,是因為失去了她的小手……

“原來,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的心就永遠不會墮落……”

鄭吒閉著的眼角處慢慢溢出一顆淚珠,接著跌碎在地面消失不見。

當他睜開眼時,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名嘻嘻笑著的女孩子,她約莫十五六歲,長長秀發,雪白柔膚,朦朧雙眸,如朱紅唇,這個女孩子分明就是他記憶深處永遠不會忘記的影子,蘿麗。

從小的青梅竹馬,她的存在就仿佛是身邊最自然的風兒,雖然已經習慣到並不在意的地步,但是雙方都知道彼此對自己的重要性,城市里的孩子童年大多是寂寞的,在這個鋼鐵水泥叢林里,門的對面也是鋼鐵大門緊緊封鎖,住了幾年甚至還不知道鄰居家的人長什麼模樣,所以城市里長大的孩子其實尤其寂寞。

鄭吒從小就覺得很幸運,他的父母是那種非常豪爽的類型,總喜歡大聲說話,同時拿出自己家的好菜邀請鄰居家一起品嘗,而恰好鄰居家的兩位也是同樣性格的人,這種人在城市中是相當少見的類型了,最幸運的是,他認識了鄰居家那位比他小一歲的小妹妹。

她就仿佛是神的眷物,完美得像那透明水晶,不存在一絲氣泡的瑕疵,她冰雪聰明,善良堅強,和她外表柔柔的模樣不同,這是一個總喜歡大聲笑鬧的女孩,不會被任何困難所嚇倒,她總是喜歡摟著他的脖子逗弄他,向他耳朵里吹風。

他想,有她在身邊,他的心就永遠不會冷卻。

但是人類的生命為什麼會如此脆弱?那一年她十五歲,躺在白色病床上的她看起來那麼脆弱,因為放射治療導致那長長秀發都整個掉光,蒼白的臉上再沒有了往日那抹粉紅,只有那爽朗的笑容依然持續,但是他知道,那笑容僅僅只是為了安慰身邊她的親人……還有他。

人的生命究竟是什麼?為什麼記憶里的她前一秒還是那樣美麗笑著的模樣,轉眼間就變成陶瓷罐子里的灰燼了呢?他不要這樣,他還想看到她那溫柔的笑容,看想看到她趴在他身上打滾,還想看到她往他耳朵里吹氣,他不要這樣……

人海里沉沉浮浮,黑白色的世界,學校里同齡人的打斗紛爭,大學里交錯的肉欲與傳說中的青春,畢業後工作時仿佛還能證明他活著的勞累,不停墮落,不停腐朽,一個又一個女人,上床後分手,一個又一個酒吧,女人,搖頭丸,冰毒,乃至也許不久後就會吸到的白粉……

“原來,只要有你在我身邊,我的心就永遠不會墮落……”

當鄭吒醒過來時,牆上的時鍾已經顯示為早上十一點時分,他撓了撓腦袋,正想抬手伸向床頭櫃上的香煙時,他的手臂碰到了一團軟弱無比的東西。

“呃,別鬧我,再讓我睡會……”

一個誘人心魄的聲音馬上在被內響了起來,鄭吒愣住了,他下意識的用手捏了捏那團渾圓柔軟,一點微微的凸起在他手掌里慢慢變硬,同時那個聲音也發出了更加誘人的呻吟聲。

電腦屏幕上的選項,恐怖片輪回,生化危機一,死亡,還有蘿麗……

鄭吒腦海里的記憶不停回轉,他猛的一把掀開了被蓋,果然在他胸口上縮著一個美麗無比的女孩子,大約十五六歲的模樣,一身如雪的肌膚竟比雪白床單還要白亮一些,她的容貌暫且不說,在她的小臉上還有著兩道淚痕,鄭吒順著她的身軀向下看去,在她的大腿和床單上還有斑斑血跡。

女孩子抓了抓本來蓋在她身上的被蓋,但是卻沒抓到,于是她將身體挪向了旁邊的鄭吒,這期間她一直閉著眼睛睡得迷迷糊糊的,甚至她連雙手抓住了一根硬東西時都沒發覺。

鄭吒只記得昨天在‘主神’處造人時,將腦海里的蘿麗不停回憶起來,她的一言一笑,她的一舉一動,不但將她整個構思了出來,甚至將關于她的許多回憶都一一回想起來,之後當他張開眼看著眼前的麗人兒時,他壓抑了盡十年的感情一下子爆發出來,隨便挑了間房間就把她給次掉了,一夜里不知道折騰了多少回,直到她哭著哀求時兩人才相擁而眠。

此刻女孩雙手緊緊握著他的堅硬,這讓他連動都不敢動一下,而且看著她那張熟悉無比卻又陌生得很的臉龐,鄭吒心中仿佛有千言萬語道之不出,不知不覺間,他已是熱淚滿眶。

女孩子似乎感覺到有些冰冷,她又一次向身上抓了抓,但是手里依然什麼也沒抓到,她偷偷把眼睛張開了一條細縫,從眼縫中她看到了鄭吒全神貫注注視她的模樣,女孩頓時大羞,她猛的掙紮了起來搶過鄭吒手里的被蓋,她用被蓋將自己身體嚴嚴實實包裹了好幾圈,直到這時,她才感覺到下半身一陣刺痛,頓時她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女孩邊哭邊說道:“死鄭吒,臭鄭吒,昨天你把我弄得那麼痛,一大早起來還欺負我,你這個壞蛋,虧我這個月還為你做早飯,說好了等我十八歲那年送我戒指,然後二十二歲結婚後才那樣的,你這個大壞蛋,我還有好幾個月才滿十六歲呢……”

鄭吒聽得渾身一震,他猛的一把抓住女孩的小手道:“你……蘿麗,你有記憶的嗎?你還記得之前的記憶嗎?”

女孩哭了一會就停了下來,她不停用眼角偷望鄭吒,聽到他的話後女孩奇怪道:“什麼意思?什麼叫作我還記得之前的記憶?你說話怎麼不清不楚的呢?還有……大色狼先生!請你把衣服穿上,然後到我家去把我那件綠色長裙拿過來,昨天你把我的衣服都撕爛了……哼,幸虧現在爸媽已經上班去了,不然看你怎麼解釋!”

鄭吒聽得心神大震,眼前這個女孩的神態,語氣,動作,甚至連她哼聲時的俏麗模樣,這分明就是他記憶深處蘿麗的翻版,不,是一模一樣才對!他這才注意到這個房間,這里分明就是他十多歲時,和父母一起住的自己的睡房,甚至連一些小細節的擺設都完全一樣。

“天啊,昨天我們的聲音肯定被伯父伯母聽到了,嗚,這下他們肯定以為我是那種壞女孩了,你這個大壞蛋,大色狼……嗚,本來說好趁這些天暑假時學伯母做菜,這下我都不敢再見伯母了……”

女孩說著說著又輕輕哭了起來,那模樣看起來梨花帶雨,看得鄭吒整個人都呆住了,女孩哭著哭著忽然露出惱羞成怒的表情,她雙手開始急急的拍打起鄭吒來,但是她又害羞自己的身體被看到,所以打了幾下後又將被蓋裹緊,接著又伸手打幾下,這樣小巧可愛的模樣,看得鄭吒簡直是心神皆醉。

“等,等等啊,難道說我一直都在夢,剛才那一切,不,連同你生病了的一切都是我在做夢嗎?哈哈哈,原來一切都是我在做夢啊!”

鄭吒大笑著緊緊抱住了蘿麗,他哈哈大笑著,也不管懷里的蘿麗邊掙紮邊咬他,但是笑了一會後就低聲哭了起來,一個大男人抱著一個女孩不停哭泣,蘿麗也慢慢停止了掙紮,反而是回手緊緊的抱向了他。

(真的是太好了,原來那一切都只是做夢啊,那樣的未來我不想要,我不想要啊……)

就在這時,忽然從大廳的門外傳來了敲門聲,蘿麗頓時又大羞起來,她一下子鑽進了被蓋中急急說道:“是伯父伯母他們回來了,嗚,你這個大色狼大壞蛋,這下我怎麼出去啊,昨天衣服都被你撕爛了!”

鄭吒卻是聽得心底發涼,因為他分明還隱約聽到有人在叫喊他的名字,那個聲音正是張傑的聲音,換句話說,他並非是在做夢,而懷里的蘿麗也只是他所制造出來的生命體而已。

鄭吒強笑道:“麗,我出去看看,隨便給你拿衣服回來,乖,待在這里別亂走。”

幸虧蘿麗正埋頭在被蓋中,所以她也沒看見鄭吒的表情,她只是小聲哼了幾下,接著就一動不動了,鄭吒默默歎息了聲,穿好衣服就向大廳走了去。

果然房間里的擺設都一模一樣,完全是他十多歲時所住房間的擺設,鄭吒走過大廳後將大門打開,站在門外的果然就是張傑等三人,他又將目光越過他們向外看去,門外就是一處平台廣場,廣場中央處則是那顆巨大的懸浮光團。

“你們等我一下。”

鄭吒在三人說話之前就急急的說道,接著他排開眾人就向光團“主神”跑去。

“告訴我,主神,她不是你制造出來的生命體嗎?為什麼會擁有她的記憶,為什麼會和她一模一樣,為什麼她會不知道這里的一切?告訴我,主神,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上篇:第一集:名為生化 第四章:救命的激光通道(下)     下篇:第一集:名為生化 第五章:活著的證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