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一章:仿如隔世(下)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一章:仿如隔世(下)


(下個星期上三江閣推薦了呢,各位支持無限恐怖,喜愛著無限恐怖的書迷朋友們,請繼續支持我吧,下個星期將會保持告訴更新,每天會更新6000到8000字之間,感謝你們的支持,如果,我是說如果,能夠進入周推前12名的話,這將是大家對我最大的承認和鼓勵,感謝你們了.)

鄭吒深深松了口氣,他望著窗外的景色,這里確實就是他當主管時的工作地點,窗外陽光燦爛,一群鴿子飛過,平和的氣氛,隱約的人聲,這里就是他出生成長的現實世界,這里沒有怪物,沒有異形,沒有T病毒,更沒有時刻提心吊膽的恐怖,平和的現實世界仿佛是天堂。

恍惚間,鄭吒忽然覺得現實世界是那麼陌生,就好像是隔世的前生一般,經曆了恐怖輪回的掙紮,他終于轉世重生了回來。

蘿麗拍拍胸口說道:“我剛才好害怕呢,就害怕自己是那個光球制造出來的幻影,嘻嘻,原來真的可以回到現實世界呢,這下就安心了……大色狼,你在想什麼呢?”

鄭吒晃了晃腦袋,一些東西出現在了他腦海里,那是“主神”留給他的信息,在現實世界三十天內,不能用任何方式說出關于“主神”空間里的一切,否則他和他所有的東西都將被抹去。

三十天時間之後他必須回到這個辦公室,“主神”會將他帶回到“主神”空間里,同時,他必須肉體觸摸著他的所有物品,否則該物品會被留在現實世界,如果該物品是“主神”空間特有物品,則其存在會被抹去,如果三十天之後他沒有回到辦公室,那麼他和他的所有物品將同時被抹去。

“意思是不能說出那里的一切,三十天之後必須回到這里來,還必須牽著蘿麗的手吧?”

鄭吒暗暗點了點頭,將這些注意事項牢記在了心中,接著他說道:“走吧,麗兒,我帶你去見我父母。”

蘿麗乖乖的牽上了他的手,這個小女孩笑嘻嘻的跟在他身邊,接著二人推開房間大門就從里面走了出來。

在辦公室外是忙碌的辦公人員,有數十人正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打著鍵盤或者處理文件,也有一些人正在嘻笑交談,當鄭吒和蘿麗從房間里走出來時,許多人都下意識的看了過去,接著這些人全都愣住了,一時間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鄭,鄭主管……”

“鄭吒……”

這些人安靜了幾秒,接著都七嘴八舌的圍了上來,一個個詢問著各自的問題,總的來說,基本上都在詢問鄭吒這些日子的去向。

鄭吒隨意的打笑了幾句,拉過一個熟悉的青年就向樓梯口走去,走出這群人包圍後,他才問向那青年道:“王三,我離開公司多久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那名為王三的青年掏出包煙,遞給鄭吒一根後說道:“鄭哥,家里出事了?怎麼一聲不響就走了呢?好歹也給兄弟們留個口信啊,這次誰都不知道鄭哥在那里,結果趙蕾那賤人硬是以曠工為借口把你給解雇了,現在的主管變成了她老情人李良棟,兄弟們被李雜種搞得個個有火,鄭哥再不回來,我們可能都要集體辭職了吧。”

鄭吒點燃煙抽了一口道:“確實出了些事……王三,教你們個法子,那賤人不是喜歡在自己辦公室里玩嗎?你們去買一套針眼偷窺器,找機會把里面的情況弄出來,也不要做得太絕,就拿來嚇嚇李雜種,以後他絕對會比你家養的狗還聽話……兄弟我要走了,以後家里有事你多照顧著,老太太老爺子身體不好,你時常帶上兄弟去看望看望。”

王三愣住了,他還待再說,鄭吒已經先一步走進了電梯中,只留在王三一個人站在那里發呆。

鄭吒和蘿麗從大樓里出來後,二人頓時都有些唏噓,鄭吒是因為經曆了生死關頭,雖然還談不上什麼大徹大悟,但是心理上難免有了些變化,應該是心里變得滄桑些了吧。

至于蘿麗則是因為驚歎,她的記憶還在十年之前,那時的這里還沒有被發展起來,低矮平房到處都是,馬路也都是凹凸不平的小路,而現在一眼望去到處都是高樓大廈,寬直的馬路,還有周圍黑壓壓的人群,二人走出大樓後,很快就被淹沒在了人海中。

蘿麗被人群擠了幾下,鄭吒連忙一把將她半抱了起來,這個小女孩頓時就羞紅了臉,但是她臉上卻是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她笑嘻嘻的說道:“改變好大呢,如果你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我保證幾分鍾後就會迷路,嘻嘻,說不定還會被人販子給拐賣了呢……”

鄭吒重重抱了她一下道:“我不會把你拋下的……絕對不會!”

蘿麗笑得更是甜蜜了,她幾乎整個人都吊在了鄭吒身上,笑嘻嘻的問道:“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走?時間只有三十天呢,呃,還先去見阿姨和叔叔吧,接著再去見我爸爸媽媽,怎麼樣?”

鄭吒笑著點了點頭,但是接著他卻突然愣住了,好半天後他才苦澀的說道:“糟了……我們沒有錢呢,我放錢的那件衣服在異形一里……呃,看來只能走回去了。”

再沒有比這更尷尬的事了,納戒里明明有一立方米的鉑金金磚,但是卻沒有錢來搭乘的士,鄭吒當真是有種捧著金飯碗餓死的感覺,無奈的,他只能和蘿麗牽手向父母家走去。

直到中午時分,二人才來到了鄭吒父母家,這里是一棟公寓式住宅,看起來應該是城市中等人家所居住的地方,當二人敲開房門後,打開大門的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老婦人。

這婦人眉目間依稀和鄭吒有些相似,她一眼就看到了鄭吒,馬上笑呵呵的說道:“兒子,今天怎麼來了?上個星期六星期天你不在家,打你手機又說出了服務區,出差了吧?來來來,快進屋。”

鄭吒牽過躲在門後的蘿麗,他笑著對婦人說道:“媽,你看這是誰?”

蘿麗羞澀的從鄭吒背後走了出來,她甜甜的笑道:“阿姨好,麗兒過來玩了。”

婦人一陣迷茫,接著就是大驚的拉過了蘿麗,將這個小女孩從頭到腳看了好幾遍,她接著大聲說道:“老伴,快出來啊,老伴!”

鄭吒靜靜的將房門關上,然後看著二老欣喜若狂的打量起蘿麗,這個小女孩又是羞澀又是高興,雖然她因為鄭吒的叮囑而閉口不談自己的來曆和去向,但是還是把二老給高興得一刻也停不下來,二老又是給蘿麗的父母打電話,又是不停詢問起蘿麗的事情,詢問好幾回都被蘿麗給繞開了話題,二老也就只能談起了普通家常。

約莫又過了一個小時,鄭吒和蘿麗還在吃午飯時,門外傳來了無比急促的敲門聲,鄭吒母親剛一拉開大門,從門外就急匆匆鑽進來兩個身影,這是兩個年齡差不多五十來歲的夫婦,他們一看到正在吃飯的蘿麗就撲了上去,那婦女抱住蘿麗一下子就大哭了起來,嘴里不停念著麗兒麗兒的話語,倒是那個男子很穩得起,雖然他眼睛一下子就紅了,但還是先和鄭吒打了聲招呼。

“好了好了,先把事情問清楚。”中年男子拉住了婦人,他眼圈發紅的看著蘿麗問道:“你真是麗兒嗎?不可能啊,我們是親眼看到她去世的……”

說到這里,他又看向了鄭吒道:“鄭小子,該不會是你花錢請的人來吧?說啊,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到最後,他簡直是吼了起來。

鄭吒看見蘿麗哭了起來,並且似乎打算開口說些什麼,他馬上就拍了拍她的小手,接著說道:“蘿叔叔,我再怎麼開玩笑,也絕對不會拿麗兒來開玩笑吧……我在這里發誓,她真的是麗兒,你們的女兒蘿麗,至于別的事情請恕我實在是無法多說。”

中年男子還沒說話,鄭吒父親卻大聲說道:“有什麼不能多說的?這是什麼事?你以為是你公司的機密?還是你那些女人們的電話號碼?這是關系到性命的事!我是你老子,我讓你說,你就得說!”

鄭吒苦笑著搖了搖頭,他說道:“爸,你說的話我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呢?但是我真的不能說啊,說了我和麗兒就會死,總之我發誓她就是你們的蘿麗……”

鄭吒父親還要再說,鄭吒的母親卻攔住了他,這個中年婦女風韻尤存,看得出來她以前絕對是個大美女,她樂呵呵的笑道:“不管怎麼說,孩子能回來就是好事,若真是從地……那里回來的話,不能說出來的話可能是真的。”

幾個中年人頓時恍然大悟,地什麼?當然是地府了,他們這個年齡段的老人家們其實最信這些東西,眼看著死了十年的女兒突然出現,模樣,神態,語言,這些全都一模一樣,而且帶她回來的鄭吒說話還吞吞吐吐的說不清楚,他們頓時全想到了這方面,蘿麗的母親又再抱著她哇哇哭了起來。

鄭吒心里卻是松了好大一口氣,他最擔心的事就是無法將蘿麗的來曆說清楚,老人們的猜想雖然是誤會,但是這誤會卻是恰到好處的解釋了這一切,而他也就樂意裝糊塗了。

“爸,媽,伯父,伯母,我和蘿麗只是暫時回來住一個月,一個月後我們還要走。”鄭吒見四個老人都平靜下來,他這才笑著說道。

鄭吒母親頓時渾身都顫抖了起來,她眼中含淚的說道:“兒,你該不會已經,該不會已經……”

鄭吒連忙扶住了母親,他笑著說道:“媽,沒有,我可沒有死啊,我還活得好好的,你摸摸我的手,是不是溫的?呵呵,我是說我要和蘿麗離開……離開一兩年,因為有一些事情我們還沒做完,一兩年以後我就會帶著蘿麗一起回來,那時我們就再也不會離開了。”

鄭吒母親邊哭邊捏著他的手,蘿麗的母親哭聲也越發淒涼起來,兩個中年漢子對望一眼,他們分別開始勸慰起自己的妻子,蘿麗父親更是說道:“是啊,能回來就是好事啊,還哭什麼哭?不就是一兩年嗎?十年時間都熬過去了,這一兩年時間眨眼就結束,別哭了……”

眼看著氣氛顯得越來越淒慘,蘿麗看著自己已經老去的父母,她也是哭得不行了,抱著她的父母哭得越來越傷心,那模樣簡直就像是要暈倒一樣。

鄭吒歎了口氣,他走到窗口邊拉上了窗簾,接著運行內力打開納戒,將里面的東西一骨碌全倒了出來,頓時嘩啦啦全是金屬清脆的響聲,三指粗細的鉑金金磚頓時滾滿了客廳地面,銀亮色光芒簡直是刺得人眼生疼,除了金磚以外,還有沖鋒槍,匕首這些,幾個老人頓時全都愣愣的看向了他。

鄭吒拿起了一塊鉑金金磚,他笑著說道:“你們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帶著麗兒回來的,這些鉑金金磚是那里……就是我和麗兒要回去那里的特產,這東西在那里便宜極了,伯父伯母,這些年你們一直過得拮據,這里金磚也有麗兒的功勞,你們也分一半去吧,不過財不露白,這東西值錢得很,拿出去賣時也千萬小心,一次拿上一塊金磚都足夠了。”

相比于他的話,滿地的鉑金金磚更讓人感到震撼,一時間整個大廳靜悄悄的,只剩下蘿麗輕輕的抽泣聲,這時誰也不曾注到,地上那把高震動粒子切割匕首的刀柄底部,一顆細小的黑色圓點輕輕閃了一下淡綠光芒,不過一瞬而已,接著它又恢複了刀柄的膠黑色,仿佛它從未閃動過一般,這一切,誰也不曾注意到……

上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一章:仿如隔世(上)     下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二章:驚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