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五章:第二日(下)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五章:第二日(下)


(每天會堅持更新6000字以上的,從明天開始,直到5月7日為止,都將每天三更,每次3000字,請各位繼續支持我吧,謝謝。)

——————————————————————————

午飯後,眾人開始商議接下來的行動,除了需要到寺廟去尋找消滅咒怨的方法以外,繼續監視警務網絡也非常重要,同時零點提出他要在附近尋找一個狙擊點,另外豔麗美女銘煙薇希望下午去逛街,而那三個大學生同時希望保護她。

總之除開了這幾個人以後,最後只剩下了鄭吒,張傑,詹嵐,齊騰一四個人,這卻是和鄭吒以為的情況完全不同了,看起來大家似乎都對寺廟之類不報什麼希望,仿佛擁有了手槍和靈類子彈之後,他們已經不懼怕任何鬼魂了一樣。

只有鄭吒自己才知道,咒怨的恐怖遠遠超過任何人想象,正因為無知才無懼,如果是一頭可以看得見,打得到的異形站在他們面前,他們可能反而會知道害怕恐懼了,但是只看過電影的他們,又沒有鄭吒所具有的敏銳感官去感覺咒怨恐怖,擁有了靈類子彈之後,他們除了膽氣足夠以外,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生命保障。

鄭吒很是有些無奈,但他也不能綁著人去寺廟吧,能夠找到克制咒怨的辦法,這僅僅是他的個人猜想而已。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如果是楚軒遇到這種情況的話,他會如何行動呢?

鄭吒搖了搖頭,將腦海里一些想法驅趕了出去,這時,的士已經來到了第三座寺廟前,之前四人已經尋了兩座寺廟了,除了人多以外,這兩座寺廟的主持根本不知道什麼詛咒之類,除了給眾人念一些經文以外,就是抓了些香灰給四人包了起來,當然了,鄭吒並沒有感覺到身上的陰冷印記消失,換句話說,這兩座寺廟僅僅只是普通寺廟而已。

這個城鎮果然已經到了旅游季節,第三座寺廟前也是人山人海,那個小小的開字山門里不停進出游人,黑壓壓的人群順著山路不停向山,小山頂端上那座看起來甚是古樸的寺廟中。

鄭吒呼了口氣道:“走吧,希望這座寺廟能夠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已經三點了嗎?”

其余三人都是默默歎息了聲,雖然之前就沒抱太大的希望,但是真的徹底失望時,這種感覺絕對讓人極端不好受。

無論如何,寺廟總是要去的,四個人混在人群中慢慢向著開字山門而去,走著走著,鄭吒忽然渾身一顫栗,他猛然看到一個慘白的小孩身影從人群中鑽了出去,一種無法形容的惡寒湧向了四人,隱約間,仿佛有一只手從下方抓住了他的左腳腳腕。

“唰!”

鄭吒上衣內袋里放置的護身符瞬間燃燒起來,這火焰並不燒人,反而從胸口燃燒的地方產生了一股溫暖,溫暖順著身體向下而去,瞬間來到了左腳腳腕處,那只冰冷無比的手馬上縮了回去,直到這時鄭吒才猛的從那狀態中恢複過來,而他的左腳已經冷得麻木了。

三人見到鄭吒呆滯的愣了一下,接著他走路都蹣跚起來,張傑連忙一把扶住他道:“怎麼了?是腳扭著了嗎?”

卻不想,三人竟然看到鄭吒左手上黑光一閃,那把微型沖鋒槍出現在了那里,接著他神色嚴肅的說道:“我剛才被攻擊了,快,快點進入到寺廟內!我上衣口袋里的護身符正在燃燒……”

三人再也顧不得這許多,張傑和齊騰一挾起鄭吒就向開字山門處沖去,也不管前面還有多少行人,齊騰一是個東北大漢,人高馬大,而張傑更是參加了好幾場恐怖片,身體素質僅次于鄭吒,兩人合力一擠,硬生生在行人群里擠出一條通道來,終是在護身符燒完前沖進了開字山門中。

一進開字山門,鄭吒頓時覺得渾身一輕,四周那股陰冷的壓迫力頓時消失不見,他連忙招呼張傑二人停了下來,而此刻四周的行人也都對四人喝罵起來,無奈之下,鄭吒只好拉著張傑二人向旁邊一條小路走了去。

等走出了山路主道范圍以外,鄭吒連忙蹲下來將褲腳卷起,果然在左腳上出現了一個灰青色的手掌印,看那手掌大小應該是一個小孩子的手掌,同時他也將上衣口袋里的護身符取了出來,這張護身符已經燒為了灰燼,但是衣服和身體處卻是毫無傷痕。

“果然是被攻擊了。”鄭吒苦笑著說道:“還記得咒怨里有兩個鬼魂嗎?一大一小,剛才攻擊我的估計是那個小孩子鬼魂,我僅僅只是被它抓住了腳而已,身體馬上就不能動了,如果那個大人的鬼魂也是這樣,或者比這更厲害的話……即便我們有靈類子彈也沒用了,一被抓住就死定了。”

張傑三人都是臉色發青,他們看著那團燃成灰燼的護身符默默不語,只有詹嵐摸了摸額頭問道:“你為什麼在這里停下來了呢?我們趕快進寺廟里去不行嗎?在這里被攻擊的話,我們四個人都會很危險的吧。”

“你們都沒感覺到嗎?”鄭吒苦笑著說道:“是了,只有我才感覺得到,剛才我們一進入那開字山門,之前我感覺到的陰冷壓迫感就消失不見了,看來這所寺廟很有些名堂,說不定這里就有我們想要尋找的東西,而且我懷疑剛才那鬼魂來攻擊我們,說不定也是因為我們即將進入到這寺廟里,它害怕我們進入到這里來!”

張傑頓時興奮的叫了起來道:“那可好了,沒想到這里居然真有能夠對付咒怨鬼怪的東西,哈哈哈,來吧,我們趕快到山頂寺廟里去吧!”

鄭吒又開始苦笑起來,他之所以找個地方停下來,實際上就是因為他左腳整個麻痹了,這下可好,其余三人都興沖沖的想要到山頂上去,最後實在是無可奈何,只能任由張傑和齊騰一挾著他一路向山頂而去。

這座寺廟從外形上看確實不俗,和其余兩座寺廟最大的不同是,這座寺廟充滿了一種古樸氣息,雖然寺廟看起來並不殘破,但是卻給人一種年代久遠的感覺,齊騰一更是仔細看起了寺廟圍牆和幾處大門,等到眾人已經進入大殿里後,他才悄聲對鄭吒三人說道:“是唐時風格,估計是那時的僧人來日時留下的古刹吧,看起來已經很有些年代了,雖然整修過,但是風格上確實一直沒有改變。”

眾人心里頓時有了些底氣,像鬼魂惡靈這樣的東西,應該還是古代的高僧名道更能降伏吧,雖然在現實世界里人人都以為那是封建迷信,但是到了這個有鬼魂惡靈的地方,眾人還是不由得相信了這方面的傳聞,事實上,越是古老的東西給他們的安全感越大,比如齊騰一所說的靈類子彈上的符文是甲骨文字和契形文字的類似體,這就給了他們極大信心。

四人虔誠的尋到了這寺廟的住持,但是非常遺憾的是,這寺廟的住持和之前兩座寺廟的住持表現得幾乎完全一樣,根本看不到四人身上的咒怨印記不說,反而是給他們念起了經文,而眼看著外面天色漸漸臨近黃昏,四人的心情實在是糟糕得無以複加。

鄭吒心里一動,他忽然問道:“大師,請問這里的第一代高僧是唐時來日的著名高僧嗎?”

齊騰一連忙將這段話原本翻譯了過去,那住持看起來也是個慈眉慈眼的老者,他回答了幾句話,並且還指著大殿上的一座古佛說了起來。

“他說這座古刹是由唐三藏的弟子來日宣揚佛法時,由附近居民所建造,據說這名高僧最後坐化在了這大殿上,那座古佛都是按照他坐化的模樣和位置所鑄造擺放,這是一位道德高尚無瑕的大唐僧人。”

鄭吒連忙又問道:“那麼大師,他的金身呢?還有那開字山門處曾經發生過什麼古怪嗎?”

齊騰一又將這段話傳了回去,卻不想住持苦著臉色搖了搖頭,接著合掌念了一句佛語才繼續說道。

“那僧人的金身在戰國時,被第六天魔王織田信長所焚燒,最後被徹底燒了灰燼,織田信長更是命人將他的骨灰灑在了山門口上,讓所有過往過下的人千世萬世踩著他,唉……”

那住持說到這里時不住的唉聲歎氣,而四人對望了一眼,他們已經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了,看來那高僧確實是個得道僧人,連他的骨回都能夠克制邪魔,但是這樣一來,卻讓他們最後的希望成空了。

四人也陪著住持唉聲歎氣了幾句,直到四人要離去時,那住持才忽然讓一個小沙彌帶了一個文表,表里是幾張黃色舊書頁。

“這是當初那位高僧手抄的佛經,他說有朝一日傳道結束,就將回到唐朝,可惜他卻是坐化在了這山間……既然幾位與這位高僧有緣,不妨把這幾頁佛經拿去研讀一下,說不定能夠尋找到解除詛咒的辦法。”

這幾頁文紙看起來已有些地方碎裂,但是從那古樸剛勁的文字來看,即使不論年代若何,這幾頁佛經也是高價難尋的寶貝,而這住持毫不介意的送給了他們,光是這份豁達就足以讓四人肅然起敬。

鄭吒接過這幾頁佛經,入手處一種奇特的溫暖傳到了他身體里,與此同時,他感覺到身體上的那股咒怨印記突然變得極淡,仿佛已經弱不可覺了一般,自從進入到這個咒怨恐怖片中,他從未感覺到身體如此舒坦過。

那佛經采用金粉書寫,夕陽光照下,每一個字都仿佛活過來一般金光閃閃,一股肅穆神聖的感覺透字而出,看得四人都是相視而笑。

“我們一定可以活下去,一定可以!”

上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五章:第二日(上)     下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六章:第三日!丑惡(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