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無限恐怖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六章:第三日!丑惡(三)  
   
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六章:第三日!丑惡(三)


(大爺們,別玩我了吧,都已經殘了……………………)

————————————————————————————

眾人快速商量了一下,零點,詹嵐二人上到樓頂去尋找他們的蹤跡,一個負責狙擊,一個負責保護狙擊手的身後,詹嵐也有一把微型沖鋒槍,至于齊騰一因為腦震蕩還沒恢複,眾人只能將他留下來,于是鄭吒,張傑,趙櫻空三人乘著電梯追向樓下,而零點和詹嵐則向樓頂而去。

“已經發現他們了,在娛樂街入口處,他們似乎正在自動提款機那里取錢,佛經在逡眾仃手上,從你們的位置向左跑去,大約半分鍾後可以追上他們,二十秒後我會開始狙擊……鄭吒,速戰速決,要在警察到達前將佛經帶回來。”

“……好!”

鄭吒三人向公路左邊跑去,邊跑他邊問向趙櫻空道:“趙櫻空,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們不向警察泄露出我們的蹤跡?”

趙櫻空愣了一下道:“殺掉他們咯。”

“殺掉要扣分的。”鄭吒說道:“別的辦法呢?你們殺手一定還有別的辦法可行吧?”

“那就很簡單了,砍掉雙手雙腳,刺瞎雙眼,割掉舌頭,震聾耳朵,如果你要更簡單一些,可以用銀針刺入他們的背脊,讓他們直接成植物人就行了……需要我幫忙嗎?”

“不!”鄭吒默默的說道:“我的責任由我自己來承擔……”

眾人跑著時已經看見了前面的自動提款機,在自動提款機邊的正是陸仁甲三人,陸仁甲正在取錢,逡眾仃則抱著文表看向自動提款機,只有那身穿睡衣的銘煙薇看見了正在沖來的鄭吒三人,她竟然朝三人露出了嫣然一笑。

“嘭!”

一聲劇響,逡眾仃的左腿瞬間消失,一股巨大的沖擊力將他左腿擊成了碎肉,高斯狙擊彈的威力甚至打入了他腳下水泥地里,將地面上打出一個碗口大小的深坑。

槍聲響起後,三人明顯都愣了一下,陸仁甲反應最快,他轉身就抓住銘煙薇擋在了身前,手里那把手槍更是死死頂在銘煙薇頭上,而在他們身邊,逡眾仃倒在地上瘋狂嚎叫起來。

陸仁甲一看見鄭吒三人沖來,他馬上就大聲叫道:“別過來!誰敢過來我就殺掉她……還有那佛經,逡眾仃!只要他們再敢踏前一步,你就把那佛經給揉碎了!”

鄭吒三人馬上就停了下來,此刻離陸仁甲三人只有不到五十米距離,鄭吒冷冷的說道:“別的話我也不想說了,放下佛經,我讓你們安全離開。”

逡眾仃抱著斷腿邊嚎邊道:“離開個屁!你們知道‘那東西’有多恐怖嗎?沒有了佛經我們還不如自殺更痛快,媽的,你們為什麼要追出來?為什麼不讓我們安全的把佛經拿走?你們那麼厲害,為什麼不把佛經讓給比你們弱得多的我們!呸!什麼把佛經放在大廳里人人都可以避免啊,明明就是你們幾個資深者想要霸占它,我抄你們全家!”

鄭吒心里已是恨得咬牙切齒,這樣丑惡的人性他還是首次見到,雖然書本上和電視上經常出現,但是真的出現在他眼前時,這種震撼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真的……錯了嗎?)

逡眾仃說話的同時,又是一聲槍響,他抱著佛經那只手臂齊肩而斷,斷臂帶著佛經文表一起落在了地面,眼見如此,鄭吒和趙櫻空同時向那邊沖去。

逡眾仃似乎也是鐵了心,他知道肯定是零點在某處狙擊他,還記得第一次相互介紹時,零點說出了自己是狙擊手的話,當下他再不遲疑,瘋狂嚎叫著將佛經向公路上猛的扔去,在扔出佛經的同時,他這條手臂也被齊肩轟斷,但那佛經卻不可逆轉的落在了公路上,啪的一聲脆響,一輛飛馳而過的轎車狠狠壓過文表,帶著粉碎的佛經頁面隨風而散,地面上只剩下點點金色映入眾人眼眶。

“不!”

鄭吒已是怒得睚眦俱裂,他抬起匕首狠狠砍向了正在瘋狂嚎笑的逡眾仃,嘶的一聲輕響,逡眾仃那猙獰的頭顱被砍得飛出老遠,落在了公路上……被疾馳而過的車輛壓成了肉泥。

“殺掉成員一名,扣除獎勵點數一千點……”

鄭吒腦海里響起了“主神”那特有的嚴肅聲,他也顧不得仔細聽“主神”究竟說了什麼,只是赤紅著雙眼又看向了陸仁甲。

陸仁甲此刻已經被嚇得手腳發軟,他褲腳下不停流著出黃色液體,當他看見鄭吒又看向他時,這個大學生渾身打著擺子道:“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殺人不是要被扣一千點獎勵點數嗎?不要殺我……”

“嘭!”

卻又是一聲巨響,陸仁甲雙手都在顫抖,握著手槍那只手更是顫抖得劇烈,接著頂在銘煙薇腦袋上的手槍火光一冒,她腦袋頓時被打得半邊粉碎,白的,紅的,黃的,一下子全都流了出來,所有人都愣愣看著這個美豔女子緩緩倒地,數秒之後,陸仁甲忽然癲狂般的大聲笑起來。

鄭吒還沒有任何動作,在他身邊的趙櫻空卻猛沖了上去,只見這個小女孩猛沖到了陸仁甲身邊,雙手指甲一劃,陸仁甲握槍那條手臂就整個被斷了下來,然後是另一條手臂和雙腿,盡管汙血噴了她一身都是,但是這個小女孩連眼睛都沒眨一下,最後她真的做完了之前給鄭吒所說的話,砍掉雙腿雙手,割掉舌頭,刺瞎雙眼,刺聾雙耳,直到這時,趙櫻空才抖了抖手上的血跡慢慢走回到鄭吒身邊。

鄭吒默默從納戒里取出止血藥劑,將陸仁甲身上的傷口噴了幾下後,他接著掏出聯絡器對零點說道:“零點,附近如果有街頭攝象機就麻煩你打掉,還有幫我們找一處可以藏身的地方,等警察離開後,我們再找個時間回來。”

“……明白,從你們所站地方一直前進五百米,那里有個下水道入口,進入下水道後一路向右跑,大約第十二個向上通道處是座公園,在那里等到中午人多時再回來吧,記得先把染血的衣服換下。”

“零點,謝謝……那句對不起,等大家聚在一起時,我再親口說吧……”

(難道我真的做錯了嗎?)

此刻正是深夜時分,三人順利來到了公園里,只是公園深處漆黑一片,光是看一看就足以讓人毛骨悚然,無奈下,三人只好背對背各自看向一邊,而在他們背中間則放著數張護身符紙。

(我真的做錯了嗎?難道將新人當作炮灰,從一開始就不信任他們,這才是正確的做法嗎?)

鄭吒只覺得腦袋里仿佛有只手不停在攪拌,正當他覺得腦袋生疼時,他的聯絡器再一次震動了起來。

“零點嗎?發生了什麼事?”

“是我……”

鄭吒渾身一震,這個聲音卻是……楚軒的聲音!

“事情我都看到了,大概能夠猜到你現在的心情,那麼想和我談談嗎?”

鄭吒呼了口氣問道:“你怎麼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有,這些天你都藏在什麼地方?”

“藏在那里並不重要,咒怨是不會因為距離長短而放過任何人的,你們白天去的那座寺廟我也去過了,很可惜,晚上時那開字山門並沒有白天的功能,事實上,你們手上的佛經或許是完成這個恐怖片重要的‘道具’呢……”

“……是因為聯絡器可以偷聽嗎?”

“沒錯,‘主機’在我手上,你們的副機所說的話我都可以聽到,即使不開機也無妨。”

鄭吒看了看聯絡器,他苦笑著道:“是來嘲笑我的嗎?是的,我承認我失敗了,我承認我做錯了,像個白癡一樣去認可伙伴,卻被自己認可的伙伴從背後捅了一刀……楚軒,你從最開始就預見到我會做錯事,所以才離開這個不安全的團隊嗎?”

“不,我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看看星星罷了……”

此刻在陽光酒店不遠處的一座高樓頂端,楚軒坐在高樓邊緣處默默看著天空,他淡淡的繼續說道:“沒有什麼是真的對,也沒有什麼是真的錯,你想得太多了……伙伴固然重要,但是身為首領卻不可以將自己放在和他們平等的位置上,能力越強責任越大,你所負擔將是所有隊員的安危,該拋棄什麼,該堅持什麼,或許這方面你還有所欠缺……”

“你唯一做錯的一件事,就是一視同仁了……這個恐怖片輪回需要的是選擇,我們選擇的道路也罷,‘主神’選擇進來可能會進化的新人也罷,又或者是在恐怖片里適者生存的選擇,你必須要看清誰能成為你的伙伴,並不是那些根本不適應這恐怖片輪回的人,如果你選擇了他們,那麼他們被這個世界淘汰時,也將拖著你的手一起被淘汰……”

“人的一生都是慢慢成長起來的,我很羨慕你們啊……知道錯了會懂得改正,並不是一切早就知道,鄭吒,慢慢成長起來吧,記得,你要將自己放在首領的位置上,而不是站在隊員的位置上和他們一起抱怨,而且選擇伙伴時也尤為重要,沒有才能的,可能背叛的,心有丑惡的,這些人你都無法拯救,記得吧,你並不是救世主,你並不是為了拯救他們而活,而是為了活下去才需要他們的力量,千萬不要把這順序給搞顛倒了……”

鄭吒靜靜聽著楚軒所說的每一句話,腦海里那一團糨糊也慢慢平靜下來,他平靜的說道:“為什麼對我說這些,這不符合你的性格啊,在沒有絲毫利益的情況下對別人施恩……楚軒,你在聽我說話嗎?”

“恩啊,在聽著。”楚軒忽然笑了起來道:“不是毫無關系的啊,我欠你一個人情,還記得我要你帶回去的資料嗎?謝謝你……呵呵,原來向人道謝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啊。”

鄭吒沉默了一下道:“你就真的就那麼愛……”

“愛國嗎?我想你可能誤會了什麼,從事實上而言,進入這個輪回世界的人,其實都已經不再是那個世界的人了,如果再談愛國的話,聽起來就未免虛假了些……是因為我總算可以真正休息了,很累呢……”

楚軒忽然渾身一僵,他又笑道:“看來時間已經到了……如果還能見面的話,我希望你能成為一個真正的隊長,記得吧,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是真的對,也沒有什麼是真的錯,你所想要的,不正是為了單純的活下去嗎?所以將任何妨礙你活下去的障礙,全部都粉碎掉吧!”

“對了,給你一點提示,‘主神’既然可以想象成是程序,那麼除了佛經這樣的‘道具’以外,它所公布的數字說不定也是一種提示,七……”

這是鄭吒聽到的最後一句話,接著就從聯絡器里傳來了咯咯咯咯的聲音,這陰森恐怖的聲音聽起來讓人毛骨悚然。

“……七天,說不定這個七,就是暗指殺掉咒怨主體所需要的數字呢……已經斷了嗎?”

楚軒默默轉過頭來,在他身後不遠處,一個渾身慘白的女人倒掛在那牆壁上,從她嘴里不停發出咯咯咯咯的聲音……

上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六章:第三日!丑惡(二)     下篇:第三集:咒怨陰影(一) 第七章:安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