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盜墓筆記 怒海潛沙 第九章 鬼船  
   
怒海潛沙 第九章 鬼船



我們與驚濤駭浪搏斗了將近4個小時,才得到一次喘息的機會,這個時候甲板上的工作已經基本上完成了,所有需要固定的物資都用尼龍繩網牢牢綁在釘死在甲板上的鐵環上。那些來不及固定的,全部已經給沖進了海里,成了貢獻給海龍王的祭品。

張禿子想用鐵鉤將一些浮在海上拋貨勾回來,可是船老大不同意,他說西沙的漁民有自己的規矩,掉進海底的東西就是屬于海龍王的,沒拜過瑪祖之前絕對不能撈上來。

入鄉隨俗,我們沒有辦法,只好眼睜睜看著那些貨物消失翻滾的海面之下。

東南風一陣比一陣大,浪高幾乎已經達到了七米,船老大大叫著我們回倉里去,就算是水手,也必須要在腰間綁上繩子才可以出去作業。

我正打算回倉,一閃眼就有一道七層樓高的巨浪打在船上面,把船都頂的飛了起來,我聽到一聲驚叫,忙回頭一看,只見一個人被甩到了船舷外面,阿甯和張禿子揪著他的衣服,他才沒掉進海里。

我沖過去幫忙,三個人手忙腳亂將那人拉了上來,掰過他的臉一瞧,操!又是伍永,他娘的這家伙也太不長記性,天生平衡力差我們已經不怪你了,你他娘的沒事還老往甲板上跑,這不是存心添亂嗎?

伍永嚇的臉色慘白,一個勁的說謝謝,張禿子對他說你快點回倉里面去,千萬不要再出來了,甲板是很危險地。

他抖抖嗦嗦指著海里,似乎還想說什麼,突然船老大大叫了一聲: “蹲下!”

話還沒聽清楚,一個巨大的浪頭拍在船舷上,船身發出痛苦的扭曲聲,兩人多高的浪尖越過船身沖了過來,我們雖然遵循了船老大的命令,蹲倒減少沖擊,仍然沒有頂住這一股沖力,身體給卷進了海浪,眼前一白,耳朵轟的一聲,就掉了海里。

我踩水探出頭來,看見船已經漂到了幾十米之外,張禿子一邊劃水一邊對我大喊:“我去追船,讓他們掉頭,你去找找其他兩個人∼”。

海浪暗流湧動,滿眼都是浪頭撞擊產生的白色浪花,我拼命踩動雙腳,朝四面看去,除了遠去的張禿外,其他人都不見了蹤影。

剛才一個大浪過來,情況混亂,到底有幾個人給打下水,我也沒看清楚,現在不知道如何找起好。

正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從我左邊的浪頭里浮出個人頭,朝我叫了一聲,隨即又給一個浪頭壓到了水下。

我一看是阿甯,忙探頭下去將她抱住,把她抬出水面。

阿甯給海水嗆的直咳嗽,剛緩過勁來,沒辦法說話,一邊大口的吸氣,一邊給我打著手勢。

我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小點在離我們很遠的地方上下浮動,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阿甯這時候終于說出了話來,大叫道:“那…那是伍永,快去救他!”

我一看糟了,這家伙不會游泳,掉在這樣的驚濤駭浪里,給幾個浪花一打,不淹死也給嚇死了。

剛想游過去救他,突然一個大浪卷過來,把我們壓進了水里,等我再探出來,那個小點已經不見了。

我和阿甯焦急的找著,可是那個小點卻再也沒有出現,不知道是給卷到了更遠的地方,還是沉到水里去了。

現在形勢危急,沒有時間去擔心別人,我們現在在熱帶風暴影響的大海里,雖然暫時沒有危險,但是這里海浪太大,以我們的體力,不知道能夠堅持多長時間。張禿能不能追上那艘船,船回來能不能找的到我們,都是未知數。

浪頭一個接一個的壓過來,互相拍打形成很多急促的旋渦,水底下各種的力量交彙,互相影響,形成了大量不可預測的水流。

我雖然沒有參照物,但是能感覺到水下的動靜,我們正被一股力量強制性的推向一個方向,逐漸遠離我們船的航線。

我一邊與海浪搏斗,一邊招呼阿甯往回游去,這樣漂在水里,只會給海流越帶越遠,等一下船回來找我們的時候,我們可能已經被沖到馬來群島了。

在浪頭里游泳,體力消耗實在太大,連自己也不知道游了多久,我感覺到手逐漸失去了知覺,眼前的景象也開始模糊不清,心里有點絕望,這樣下去,兩個人都堅持不了多久了。

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阿甯突然停了下來,指著遠處大叫。

我順著她的手指看去,只見在滔天巨浪里,有一個巨大而又模糊的黑色影子正在朝我們靠近,速度很快,我眯起眼睛仔細去看,但是光線太暗,完全分辨不出什麼。

當下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我咬緊牙關,拉著阿甯向那個黑影游了過去。

黑色的影子瞬間到了我們的面前,那是一艘與我們乘坐的非常相似的漁船,船身被刷成深綠色,船頭既沒有打信號燈,也沒有打倉燈, 整艘船一片漆黑。

我看著覺得有點不對勁,一般的船就算動力全無,船倉里也應該點起煤油風燈,這樣的黑法,難道船上沒人,那啟不是幽靈船?

我們滑動自己的已經幾乎麻木的手臂,用盡所有的體力向它靠攏過去,那船在我們五六碼外滑過,並沒有停留,一下子就漂到了我們身後。

我一看糟了,這是我們生存的唯一期望,如果錯過這艘船,那就沒戲了。

當時的情景也容不得我想太多,我咬緊牙關跟了上去,前面的阿甯已經抓住了那船的船舷,爬上了甲板,她向我扔出一個帶著繩索的求生圈,大叫: “接住這個!”

求生圈正好落在我的身邊,我趕緊抱住,扯住繩子一點一點將自己拉到船邊,直到我的手抓住了船舷上的鐵環,心里才送了一口氣。

阿甯將我拉上船舷,我已經完全脫力,重重摔了進去,身下的甲板幾乎不勘重負,馬上發出一聲刺耳的咯吱。

我們兩個人大難不死,臉色都白的離譜,也不知道是給海水泡的,還是嚇的,我們喘了口氣,阿甯發現船倉外掛著一盞風燈,將燈打亮,示意去船倉里看一下。

船倉雖然關著門,但是仍舊有不少海水從縫隙里濺了進來,風燈照亮的地方,都是濕漉漉的。

這艘船的結構和我們的很相似,是七八十年代生產的老漁船,鐵皮的船身,倉室空間很大,船倉過去就是貨倉,里面同樣一片漆黑,我們喊了兩聲,除了甲板摩擦的吱吱聲之外,沒有任何的回應。

我感覺到有一絲異樣,這無疑是一艘在海上行駛的無人船,上面的人到哪里去了,風暴來臨的時候都棄船走了?

貨倉里堆了很多東西,我看到一只掛爐,急忙打起來取暖,這個時候如果有一杯熱咖啡,就算死我也認了。

阿甯扯開貨物上面的放水布,發現都是些潛水器械,大部分都是的氧氣瓶,瓶子上面還有一些編號。

我們拿起一只,仔細看了一下。

阿甯突然驚叫了起來,把我嚇了一跳,問她干什麼,她發抖著說道:“這艘船是k5-883!”



上篇:怒海潛沙 第八章 變天了(改)     下篇:怒海潛沙 第十章 枯手 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