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魚 062 不是人4  
   
魚 062 不是人4

(本書很殘忍。這卷也是如此。今天的章節更加無恥。膽小者,有心髒病者勿看。自命正義者勿念)

所有的出血都再次被止血噴霧止住。

三個小時後。幾乎山本未來已經看不出是個人了。面目全非,只能憑借著那些人類固有的器官特征來辨別。顱骨被打開,蠕動著的大腦。臉上的肌肉也被剔了個乾淨。耳朵也被割下。心髒還在跳動著,只是肺、腎等器官組織都只留下一個。

但山本未來依舊沒有死。如果說她還有力氣的話,一樣可以和旁人聊天。

于是在這個房間內又出現了電磁爐和一口大的湯鍋。碎肉和幾個內髒被丟了進去。不久散發出了陣陣肉香。

鄒航蹲坐一旁疲憊的說:“還不交出來嗎?”所有人已經吐的虛脫在地上。沒有人在說話,沒有人還能平靜的思考。除了鄒航。所有人都沉浸在無限的恐怖之中。

鄒航提起了‘山本未來’如果這還能稱做一個人的話。支離破碎,各種體液混合。胰液、油脂、口水、血液、等各種從細胞壁破損後流出的汁液撲滿了僅剩的脊椎內髒筋骨。此時,除了那條脊椎骨之外‘山本未來’就只是那團軟嫩的內髒組合。腸內的各種穢物早就四散一地。最後甚至是頭骨都被鄒航小心的剝離掉了。卻沒有傷及大腦和里面的各種軟組織。

沒有人說話。鄒航抱起那堆‘爛肉’丟進了鍋里。

烹煮

烹煮之刑可能聲如其名,即「請君入甕」的典故由來。那是唐朝時代,武則天當皇帝的時候,朝中有位酷吏叫來俊臣,崇尚嚴刑峻法,對不肯招供的犯人往往以酷刑對待。方法是找個大甕,把人塞進去,然後在甕下面用柴火加熱。溫度越來越高,受刑人也越來越受不了,如果不肯招供的話,往往就被燒死在甕里……後來武則天聽說了這件事,就把來俊臣找來,問他犯人不肯招供要怎麼辦?來俊臣很得意的把這個方法說了出來,武則天就淡淡的說了句:「則請君入甕」,把來俊臣燒死……

“不!”‘山本未來’還能夠發出呻吟,她喉嚨里的音帶還健在,不過也現在她也只能發出些微的哼聲了。自然那個呻吟很微小,不過掉入沸水中的‘山本未來’還是掙紮了一下,自然也只是那幾個器官跳動了一下。那個‘不’字出自山本一夫的嘴里。他已經崩潰了。還健在的原因支持著他的,只是那個信念。山本一夫在外可以說心狠手辣,雖然遠不及鄒航,在內對自己的子女還是疼愛有加,雖然在他的心中,永遠是兒子的地位在心中要高些。卻能在各族不屑女子之時都給予山本未來很多關愛。雖然有一部分利用之心,可天下的父母心卻是真摯的。

或許山本未來不願意將她最寶貴的送給鄒航。雖然鄒航也不屑得到。只是如果她能知道自己的下場,或許她什麼都能放棄。可是直到現在山本一夫如果知道山本未來會這樣,恐怕還是放不下那個守侯的東西。自然鄒航也知道。

也許鄒航不是個專業的執刑人。或者說凌遲已經算不上凌遲了。

但是鄒航絕對超越了專業的執刑人,或者說這已經是凌遲能達到的究級版本。1644刀,如果有時間鄒航也絕對可以將這極度傷神的工作分為幾天完成。讓山本未來超越受此刑最有名的人就是大太監劉謹。

鄒航絲毫沒有感覺到恐怖。因為是他帶給了別人無限恐怖。

山本未來的死。這個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是她和鄒航共同完成恐怖的過程。這個過程牢牢的進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記憶深處。除非死。恐怕所有人都無法忘記。

這樣看來目的已經達到了。

“如果是令郎山本龍二先生的話,可能還可以增加宮刑的體驗。”鄒航的話,猶如出自了深淵中魔鬼的口。打破了所有人的石化。

“我交出來。但請讓我代替我的兒子龍二。我求你了!”其實山本龍二還有個哥哥叫山本龍一,只是在很久以前就死去了。所以山本龍二可以說邊成了山本一夫最重要的東西之一,是保存山本一脈延續的種子。死可能真的避免不了了。眼前的少年他‘不是人’!

“我答應你。不過他的命要以‘鑰匙’換取!現在請將鑰匙交出來吧!”鄒航點了點頭。

山本一夫此刻頹然的歎了一口氣。也許這個50多歲的老頭前幾個小時還精神奕奕,但幾個小時後這個人已經仿佛獨自生存了幾個世紀……

太累了!仿佛已經很久沒有這麼疲勞過了。所謂的鑰匙。其實是一張山本太郎的通行證。像一個磁卡一樣。另外還有磁卡的密碼。磁卡或許是真的,但是鄒航卻是對密碼有所懷疑。當他只身和山本一夫從一座別墅回到之前的私人會館里面,鄒航象征性的在山本龍二身上割下幾片肉來。山本一夫才又說出一個密碼。

其實凌遲太過勞累了。鄒航從來沒有想過放掉這里的任何人,或者更加想試探密碼的真假,鄒航活活將山本龍二打成全身癱瘓,卻又讓他頭腦清醒的時候和山本未來一起。被烹株了。山本一夫的憤怒只需要一顆子彈。

而且幾個人的血全部被吸干。可能真的是幾乎增加一倍的精神力的原因。吸血技能一施展開來幾個人的血液都少有從傷口流出,而是直接從身體表面沖破皮肉彙集到鄒航的嘴里。而且只持續不過十多秒鍾的時間罷了。

“走吧!”當一切都已經結束。鄒航靠近安然之時。安然猛的顫抖,仿佛被恐怖的東西嚇到。當所有隊員都回過神來,他們幾乎幾個小時以來都不曾移動過。只是呆滯著。

“為什麼?”白雨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多出了一把,鄒航之前用于行刑的刀具。直指鄒航散發出一陣殺意。

“你也想殺他們吧!”鄒航答非所問。

“這是我的事!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就為了什麼‘鑰匙’要下這種毒手!”白雨是個殺手,或者說殺手更能讓人解脫,不過一下而已。只是現在白雨想知道鄒航到底想干什麼。因為白雨感到恐懼。因為從生到死的過程對于一個殺手來說可能非常的短占,就這麼多年來。也許有不少事物都讓白雨感到害怕,但是能讓他第一次感受到無限恐怖的就是眼前這個迷一樣的少年。

死很簡單。但是如果死想死在鄒航手中,死于那種折磨之下……不敢想象。

“如果我們兩個人之間必須要死一個。你希望是我死還是你死?”鄒航已經將臉轉向了白雨,此刻的白雨雖然殺氣逼人,但是眼中卻出現了恐懼。

雖然不知道鄒航是什麼意思。但他也知道鄒航也確實有實力可以殺他,他冷冷的回答道:“你死!”

鄒航微笑著點了點頭。讓白雨大跌眼鏡。只聽他說道:“不錯!你還算誠實。你們都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或者說還對我這麼做有很深的成見。若殺我也是當然。‘鑰匙’如果說我沒猜錯的話,算是解決現在這個恐怖世界完成任務回歸主神空間的關鍵線索之一。所以如果我們的不到的話就死在這里。那麼如果你們是想我們回去的話。“鄒航說道這里那種恫人心神的目光掃視了每一個人,說道:你們想要活著,最好習慣我的做法。不然,成為我的帳礙我將會毫不猶豫的讓你們感受無限的恐怖!”

突然,白雨眼前一晃。鄒航已經用了閃現技能來到了他的身後:“白雨!因為你剛才的舉動,我們的合作算是終結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次的任務,很困難,或者說像我剛才的殘忍比起即將面領的一切或者都可以說是仁慈。或者可以在給你一個選擇。將你的命交給我保管!”

如果一個謊話能說的合情合理又很完美,那麼其實謊言就是被大多數人認可的事實!而不是說那些本來是事實的廢話。更何況鄒航現在所說的卻是摻雜著事實的謊言。過不了幾天將要面臨的的確是更加讓人瘋狂的事件。而如果白雨拒絕。他也將死在鄒航手中。

白雨真的混亂了。他也預感到了什麼。或者他早就相信了這個世界很恐怖,何況鄒航的實力的確可以直接殺了他。

“也許你是對的!好吧!我同意。也希望你值得讓我的性命交給你!”白雨將刀子丟在一旁。

上篇:魚 061 不是人3     下篇:魚 063 搶灘登陸的步行魚1